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沉思录某小编送了几个月外卖之后的一点感想

这几天收到很多读者的关心和鼓励,小编们非常感动,也跟大家说声沉思录不会停更,可能频率会放慢,但我们会一直坚持。谢谢大家。



一两周前,美团的某位员工在内部招聘的时候,发表了诸如“黄泛区不予录用”的言论,一时将这家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由于小编最近因实在太穷而辞职去送外卖了(我呸),所以对于这行多少也有了一点了解,今天就和大家介绍一下其间的一些轶事吧。

   

以外卖为代表的“互联网+”近年来成为资本的新宠。在过去几年当中,各路平台摧枯拉朽地扫荡了传统的餐饮、零售、商业地产、生活服务……一时间,互联网化似乎变成了所有行业必经的解决方案;于是,我们甚至能够听到“只有互联网才能救中国”这样的论断。

         

      

大凡新兴行业,多少都喜欢发明一套诘屈聱牙的话语体系来自我吹嘘;比如我一个送外卖的,突然就和人工智能搭上了关系,又成了继即将成为明日黄花的搬砖业之后,全中国九亿蓝领职业生涯转型升级的希望所在。其实仔细研究一下电商爆发式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许多相同点:同样是PC/移动手机快速普及的浪潮,同样是经济结构从外向出口向内向消费作调整,城市人口消费需求一引即着的窗口,甚至是同样的启动方式、发展轨迹:电商解决了基本的商品流通自由与可靠的结算,传统的零售没有;外卖解决了透明的支付和基本的配送,而传统的餐饮没有……与其说互联网本身有魔法,不妨说传统的服务行业本身就只能提供作坊式的、不合格的服务,由此才在初具那么一点“工业化范”的后生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这些行业如何一步步从新兴走向成熟,或是最终能够形成怎么样的业态,其本身就不是特定的技术进步、资本介入、政策导向所能单独左右的。如今的业态,本质是介于利益关方之间博弈后生成的一个有效解;没有人能够主宰真实的需求,历史的进程才是唯一的搬运工。 

   

唔,理解了上述的情境,才有了我们这个行业的众生相。

    

    

无论互联网公司表面上吹的多么天花乱坠,其间实际开展业务的方式本身往往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和传统的公司一样,他们需要行政、销售人员,需要处理稀奇古怪的问题,也需要做各种各样的交易;具体到美团、饿了么这类业务充分落地的公司,其间会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首先是基层配送人员的组织形式。

 

“共享经济”的故事我们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这个故事的逻辑说的简单一点,那就是“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就会变成美好的明天”;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显得浪漫的地方,起手式就是改变世界。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基于众包、兼职等目的而招募来的“目标用户”有着无数的毛病:远的单子不做,客单价低的不做,半夜没人上线,刮风下雨要回家睡觉,货损货差没人负责,所以活下来的平台们只能口是心非地一面讲着“供需透明“和”优化配置“,一面依靠全职的、有合同约束的、有团队管理的组织解决大部分的需求。不难看出,后者除了少了个美团/饿了么的正式编制,和正儿八经的聘用也没有什么区别了;由此,好好的一件代表人类社会未来的产业,硬生生地做成了传统到不能再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共享经济”的泡泡也由此戳破。

 

这件事不仅说明了社会化分工是历史大趋势,大体也再次证明了这届人民也许真的不行。

 

如今,中国大多数主要城市中星罗棋布地分布着各路外卖配送站;走进其中任何一间,都不难有浓浓的施工单位现场办公室即视感:有早晚点卯、早会晚会、“企业文化”、喊口号,有区域地图(类同施工平面图)、操作手册(类同现场管理和安全手册)和劳保用品,甚至还有绩效统计,会给当日表现出色人员标记小红花——简直是土建专精的中国人民的劳动智慧的伟大迁移。非常有趣的是,即便业界往往都将自家的自动化调度系统吹的玄学透顶,但只要在可能的情况下,一线的站内调度人员往往会选择采用人工,究其原因,也无非“熟悉”和“可控”;听他们开过几次会,会上总是三令五申“注意作业(施工)安全”、“把关客户(施工)体验(质量)”、“勤奋努力多送(搬)几份(块)“、”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云云;诸如此类的做法不胜枚举,感觉和TG家别的成分的公司也没什么不同,怕不是再过一两年,还会出现党员配送站,每天晚上开会的时候搞两学一做。

 

你看,TG家的成功企业,基本就是一次又一次有力地动员、组织和领导劳动人民。

     

    

外卖行业还有一个中国特色的东西,就是加盟代理机制。

 

鉴于物流行业是一个诸侯经济明显的行业,为了解决外来和尚难念经的问题,外卖行业早早地就引进了加盟体制,诚邀全国各路牛鬼蛇神一起发财,除了一些大中型城市,其他地方早早地就放出了代理权。诸位英雄好汉们也着实给力,在资本大手开道之下,一路攻城拔寨,眨眼之间大家就都踩到了上市的门槛。可这个行当一路走来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不改,财报着实难看,奈何资方逼得实在是紧,借着上市这个槛,自然要清算一下过去的爱和情仇。

 

可这世间哪有拆的清账的上下家?

 

其实一开始并没有人想放代理,大家都觉得既然是能够自己做的生意,又何必让外人来插一脚呢,何况还有快递行业珠玉在前?于是碰见了边际成本暴增、扩张举步维艰等困难,然后才有了代理;

 

其实一开始大家觉得三线之上的城市政治昌明、经济发达,在资本大棒之下,哪有什么螳臂当车的暴徒敢冒出头来开历史倒车,于是真的遇见了各显神通的土豪劣绅,然后某些二线省会也放了出去;

 

其实一开始这些互联网公司塞满了胸怀理想、像花儿一般纯净的年轻人,他们虽然没什么钱而且整天加班,但是满满的都是正能量,于是年轻人们和各路英雄好汉们一番龙争虎斗,然后他们勾兑在了一起;

 

其实一开始好汉们也是被类似传销的套路骗进门去,其间最艰难的岁月里也不知有多少人急流勇退。等到剩下来的人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却又是到了卸磨杀驴的关口,于是好汉们由长久以来的绩效考核、系统更迭、人事变动养成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驱使施行沉默的对抗,然后他们在沉默中敲出了GG。

 

其实,也没有什么其实。

    

    

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从整个供应链来看,随着链路的不断后延,在订单逐渐碎片化的过程当中各,行业人群的对应图谱也在悄然变换。长途干线需要木讷又圆滑的司机、长袖善舞的信息贩子和色厉内荏的甲方;仓储、物流园呢,只有家底殷实的,能够坐地起价的地主老财才能够玩得转;到了末端配送这个环节,尤其是外卖为代表的这样最零散的末端,虽说现在招来了各路大资本呼风唤雨,但其实最终能够在这行长久做下去的,基本都是在当地拥有一定资源,但也就仅此而已的“小开”们。所以,尽管他们能够决定某项业务在某地、某时间段的成败,却无助于整体的节节溃败。与其将他们当成依附在互联网行业上敲骨吸髓的寄生虫,不如还是看做是为行业大发展发光发热的干电池吧。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某次接触某平台一个南方城市的代理,此君乃是最符合大众幻想的那种东北人,浑身左青龙右白虎,混过社会也蹲过号子,平日里吆五喝六,出入必有三五小弟相随,不甚威风。不料某天深夜突降暴雨,其分管的区域订单暴增,人手实在分配不过来了,受困于考核体制,某人便亲自驾着一辆Q7出门送外卖,一直忙到深夜两点才赶回站点。是夜,我问他何苦来哉,此君竟是露出了田间老农般的淳朴笑容,“有什么办法,客人要吃宵夜,怎么也要送完”。一时间,我不知如何回话,只能感叹经济因素再一次证明了自身在对人的驯服这一点上对于传统社会、文化因素的超越。

       

                 

随着人机大战的热潮,兴起了一个有趣的思潮,认为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最终会取代大多数的低层次工作。此间的逻辑其实比较滑稽,因为资本主义从出生起就在优化效率、降低成本的道路上一路飞驰,不为特定因素的变更而有所改变,只是某些“体面人”预设了自身超然事外的处境,还远远没有物伤其类的自觉罢了。不过,抛去那些充盈着优越感的部分,我们确实需要思考一下,人类从裸猿的泥潭当中挣脱出来,难道就是为了投身于没有尽头的痛苦循环当中?

 

当然,历史毕竟是螺旋式对抗上升的,至少今天的外卖小哥,比昨天的快递小哥,要好过一点。

 

好了,该吐的槽吐完了。不管如何,各位看官下一次点外卖的时候,能够多少体恤一点从业人员的不易,即是这篇文章最好的收获。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1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沉思录某小编送了几个月外卖之后的一点感想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