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现代姨学启示录


研究姨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存在的价值在于我们如何去认识它,只有活着的现实才能从死去的历史之中唤醒意义;孔夫子笔削春秋,也正是一个通过人的意志来将具体的事实(facts)提取转化成可供读者感受的事件(events)的过程。而阿姨对历史的解读,其实也是这样的一个过程——简单的来说,目前的姨学已经具备了许多主流宗教的特征:通过循环论证的方式构建了一套完整的终极答案,再以此解释过去,现在以及将来;以地狱为恐吓(大洪水),以天堂为诱惑(山颠之城),先散播硫磺与火(费拉化),再许以救赎(脱脂)。



所谓舆论舆论阵地你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去占领,阿姨和他的姨学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这句话的绝佳注脚,在舆论阵地空无一人,官宣忙着玩Cargo Cult,社会缺乏一个主流的元叙事的情况下,大家就开始拜白莲教了。所以即使是姨学这种乍看之下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相当荒唐的理论,也能正大光明的占下一片领地,正儿八经的传播起来,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一个相当成功的现代邪教了。

 

当然,姨学的建筑基础之中确实存在很多合理的地方:所谓成功的谎言是由99%的真话和1%关键的假话组成的——通过现实中真实存在的问题引申出其推论自然要比全部现编要来得简单,姨学的迷惑性其实也正是来源于其合理的建筑基础之中。但是最让人诧异的是,很多相信与传播姨学的人总是默认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先验的自然状态(更准确的说,对于这个世界【原本/最初】的状态,他们有一个解释;而且这个解释的真实性是“不言自明的”);这种‘自然状态’不仅是阿尔法,也是欧米茄;不仅造就了当今的世界,同时也是当今世界一切问题的解答。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一切论证与证明的过程都是多余的,都是对真理的无礼试探和粗暴亵渎;而凡是和这个理论图谱不合的事实都需要修改,而他们(自认为)的天赋使命就是(在自己的想象中)监督这个(在他们的理论上)总是出错的世界,把它所吐出来的每一行(被他们认为的)错误代码都一一(在口头上)订正。

 


故此,他们纷纷套上书报检察官的黑袍子,亲自(在精神上)构建出无数形而上绞架,满满的写上诸如:‘费拉!’‘刻奇!’之类的罪行,然后洋洋洒洒的写上几百字的判决书,宣布“因为(我觉得)你穷或(我认定)你愚蠢,所以你的反对证明了我的正确。”随即(在幻想中)吊死所有敢于持不同意见者们,或者直接盗掉你的社交账号,乃至发起线下天诛(不过至今尚未见成功案例)。

 


但说来可笑,阿姨和阿姨的支持者们往往是一边鄙视兔小将、小粉红、工业党等一切他们看不顺眼的人的星辰大海论,一边自己又极端热衷于千年千年的宏大叙事风格。

 

比如,在姨学人士向他人阐述(或者用保定府、天津卫和北平城老话精确的说,在线坐地炮,不明白的请自行百度)自己学说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如同00年代初的华强北产复读机般复述他们说过几万遍过的内容,强调某种先验的,具有毫无疑问的神性的逻辑,也即是阿姨大法好,或者说基督教道德约束下的乡绅贵族自治团体好,因为他们既有道德又有理想,创造出了更好更棒的地区自治邦联体系,是人类的希望和未来,中国这种大一统制度锁死了乡绅和贵族自治的可能,所以贵支费拉们都是奴性深重的贱民,没有希望也没有未来,除了注定的终结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可能;从结果倒推原因,用各种fancy的辞藻和从斯宾格勒、福山一类人的书里面挖出来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作为装饰,以几百年上千年的眼光从历史里面抽出来这样那样的东西作为佐证;这样的论述与其说是理论,不如说是缺乏韵脚的诗歌。

 


虽然从历史上来看,基督教教士和欧洲贵族乡绅们既不道德也没有文化更不知道什么叫理想,只喜欢拿隔壁领主(和犹太人)试刀、拦路抢劫商旅、卖赎罪券(含多级代理)、收十一税、充分利用收税和群架之外的业余时间乱搞男女关系、骑很多的小女孩、骑更多的小男孩以及用各种罪名吊死敢在自家猎场里面捡树枝的农奴;而中国古典时代的乡绅一直都和豪族一起把持地方实际运营,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人家是按照一千年一千年的眼光在预言未来和过去,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细节问题,正如阿姨所言,离开了正确的方向,史料越多越没用,所以只要结论对了,其他都没有关系。

 

然而,作为一个历史虚无主义者我一向鄙视这种东西的原因是,任何叙事跨度超过百年的全指性论调,诸如“我大明如何如何”“我大清如何如何”“我罗马如何如何”往往都是极度抽象的唯心论调,因为在时间长度超过百年这个尺度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全指性论点都是建立在虚空之中,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也就是说,指望从几千年的历史里面总结出什么指导世界运行规律的宏大叙事论调都只是看起来很美的bullshit,就好像读罗马史时看完前十页然后立马跳到最后十页,只看到罗马被日耳曼雇佣军搞得一团乱麻这一结果,然后立马得出结论说,啊,蛮族,太坏了。或者,用典型的阿姨体结论就是,失去了伟大的德性,即使是伟大的罗马也难以避免堕入深渊的最终结局。

 


进一步的说,对于罗马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罗马的军队确实极大的影响了其后期政局的变换,如果你认为罗马军队体制的变迁是决定其衰落的决定性因素(或者决定性因素之一),那么在这个主题里,你可以从市民阶层的存续与否来论证市民阶层对于罗马军队战斗力的影响,或者罗马军队职业化与否对于战斗力的影响,又或者军事独裁官体制的缺陷如何导致了一家独大的结果等等等等,总之一个人可以有很多观点,但是这些观点必须经得起重复推论的考验,而不能建立在某种虚无的唯心性全指概念(比如德性、德性和德性等等)之上,否则就变成了因为我假设喜欢看做俯卧撑是电梯上到三十层的核心因素,外加我观测到某人在做俯卧撑的时候电梯真的上到了三十层这一个客观事实,于是非常自信的得出结论说,任何不会做俯卧撑的人都不可能让电梯上到三十层。

 


所以说,阿姨与阿姨的崇拜者们这种“拜真理教”和另外一部分“反真理教”完全可以是同一个人同时在做的事情。举个例子,上午在淘宝下单买了所谓的“纳米抗疲劳手环”的人,下午到小区里发传单抗议说手机基站有辐射必须拆除显然毫无违和。 类似于淑娟阿姨所提出的“土豪论”等等本身只是封装他们概念的外壳,就好象裹香肠用的报纸,同一份报纸里面包的完全可以是不同的东西。

 

现实中一般来说有两种人爱对既有事物作二次设定,一种是想借鸡生蛋(可以卖衍生品,比如各种“上师”们拿来和人“结缘”的Maide in YiWu小佛像),另一种是看不懂原著的(念经太麻烦经书装滚筒里面转一圈就算念一遍好了),最常见的手段就是极致地简化,不懂或者不喜欢的都删了,把一个复杂的东西变成一个很容易理解(即两条腿好,四条腿坏)的简单逻辑,然后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佛经光盘,内刻高达5TB容量的佛经,光碟机里面转一分钟相对于念经99999999999999999万年)。

 


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问题就变得很简单了,淘宝上卖的佛经光盘和“姨学”,在思考回路上是相当一致的,出于某些不方便说太细的原因,他们受众的思维回路中很有可能只有一个P/N结,所以必须把一个复杂系统的演变过程浓缩到一个(有且仅有一个)因素之上,才能够被他们理解(两条腿坏!四条腿好!)。所以可能虽然你觉得他完全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但实际上这套程序光盘已经在他们的系统上已经非常愉快的转了起来(一分钟相对于念经99999999999999999万年哦),于是,矛盾就出现了。

 

说的刻薄一点,如果所谓德性能决定一个民族的未来,那会不会做俯卧撑自然也能决定某人能不能成坐电梯上到三十层了。明明受过教育还这么喜欢抱着相关肯定因果的民科思维看世界,难免显得脑子有点贵恙,毕竟如果你站在历史面前问他说:“请问您有什么一句话的真理可以教给我们吗?”,他最有可能的答案只有可能是“老子能教你的就是你们这群傻逼最后都要死!”


PS:所谓【姨学的建筑基础之中其实也存在很多合理的地方】这个说法,要理解的话并不难,只要记住一个关键点就行了:相关未必因果。姨学本身是对现实的一种解释,这种解释必然要依托于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如果姨学谈的是关于天津三(我知道它是恒星谢谢您了)上可能存在的的某种噬菌体的再复制结构这种话题,那肯定是没法吸引多少人的关注的;所以说现象的合理并不代表着理论的合理,两者之间其实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唯一必然的先验逻辑就是你我最后都要死,就这么简单。


小编PS:整篇文章全是作者编的因为作者嫉妒阿姨成功跑路脱脂而作者却没有女朋友所以非常愤怒。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1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现代姨学启示录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