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神圣罗马共和国瞎编史

记忆力比较好的朋友可能还记得,大概在两年多以前,一位著名的维也纳之声播音员曾经被爆出来他在饭局上针对凯撒发表的一些非常负面的评价,轰动了大概好几天,最后还是维也纳时报出来和了这个稀泥,把事情揭了过去。


在大家不像现在这样见多识广,眼界尚且不是很开阔的时候,这件事情让很多人产生了一种怀疑,为什么元老院看起来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他们的家谱上不都说自己的太曾曾曾曾曾爷爷才是凯撒的亲儿子吗?难道说油印小册子上说的是真的,他们修那么大个凯撒宫的目的只是为了分包工程?



一个并没有被公开承认的事实是,自查士丁尼继位,神圣罗马帝国改宗新教之后,就更加符合伏尔泰大爷的评价了:既不神圣,也不罗马,更非帝国,自从神圣天主教的残尸维也纳城塞满了新教徒和普鲁士野蛮人,诸位选帝侯们眼看现在新教势大,也开始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偷偷改宗,一边把科隆大教堂租出去给新教徒结婚玩亲亲,一边努力把自家血缘可疑的侄子或者养子塞进修道院当教士卖赎罪券;虽然每隔几年,他们还会正儿八经的聚在一起玩‘假装我还是个天主教徒’的游戏,坐在洗刷得白白净净的凯撒石像下面一脸正经地讨论下次谁戴桂冠或者要不要重建万神殿之类的问题。


但是实际上呢?比起几百年前提出来的,统一法国、奥地利、西班牙、波兰、巴登、符腾堡、波西米亚和意大利,建立伟大天国的理想,他们现在更在意自己在英国、荷兰、法国、西班牙和墨西哥的王位继承顺序上排名第几,以及自家侄子什么时候能提红衣主教;吃发酵饼或者无酵饼,牧师到底要不要考拉丁语四级资格证这种以前能够吵到打出脑浆的问题,现在都已经无所谓了。至于什么罗马或者凯撒,现在已经变成了不良资产,对于他们来说既无感情又无需要,所以现在就算有人当街Cosplay布鲁图,或者当众往母狼雕像上面尿尿,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既不疼也不痒。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考虑维也纳之声那位著名主播的言行和后续发展的话,事情其实就变得容易理解得多了:若是他们对此毫无表示的话,未免会被人发现自己已经改宗的事实(Which 虽然大家都知道或者说感觉到了,只是大家还处在不公开讨论只会露出“你懂的”表情的阶段),但要真的跳起来扇人大嘴巴子的话又未免有点太小题大做(毕竟说不定哪天就得把十字架上的耶稣拆下来,到时候这耳光也就扇在自己脸上了)



这也是为什么维也纳时报要跳出来让大家宽容一点,再罚酒三杯意思一下,就是想让双方有一个台阶可下,免得惹出来几个远东跑过来的东正教蛮子,让他们有机会趁着人多把九十五条论纲当众贴在科隆大教堂门上,指着撕开的裹尸布给大家看里面密密麻麻蠕出来的蛆,戳穿所谓:“天主教永不灭亡!罗马永在!教皇还是爱我们的!”一类的精神幻觉,搞得当事双方都很尴尬。毕竟现在又不是几百年前大家动不动就要打生打死的时候,大家和和气气坐在一起吃饼卖赎罪券才是正事,为了一个几百年前的死鬼就把人家的饭桌掀了,意义在哪里?也就塔郎列那种不识好歹的人才会在公开场合大煞风景的讲“你们能不能想点中风之外的理由?”这种话。


幻觉也好错觉也罢,最近又发生了一些实际上并不大,但是一不小心就把元老们身上那层薄得都透明了的尸皮戳穿了的事情,当初撕开裹尸布时蠕出来的蛆都要爬到旁观者的脸上了,再装作啥都没发生啥也没看见也实在是有点对不起颅骨上那俩窟窿,于是问题就来了,如今的罗马到底是谁的罗马?而且罗马到底他妈的在哪?喊了这么久的“元老院及其人民”到底几个意思?希腊人算罗马人的话,那么安纳托利亚的塞尔柱人自耕农,也有资格被算在“元老院及其人民”里面吗?如果不算的话,边疆区交血税的马扎尔人呢?另外凭什么哥特人这种硬盘也能算罗马人?如果明天禁卫军又又又又又又跟四百一十年前那样闯进马格德堡玩上一盘皇上您为什么要造反,抬出来个新皇帝,算不算数?



也许你会说现在的局面和之前不一样了,不要那么咬文嚼字,虽然现在罗马不在罗马,但是希腊人确确实实是精神上最正宗的真正罗马人(哥特硬盘滚回去!),而且现在我罗马的情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可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只要您愿意签约加入禁卫军,那么不仅每一季都能从皇帝本人手上亲手接过金币和绸缎,还都有机会当皇帝的老子,皇帝的养子,皇帝的宠臣或者皇帝本人;你看就连塞尔维亚来的色雷斯农民都能当上皇帝,岂是当年那群亚平宁半岛上面的土炮能比的?


可是问题又来了,说这么半天,现在的神圣罗马帝国和罗马到底还有什么联系?还是说现在继续叫这个名字只是花点小钱借壳上市买个方便,披着这身早就长了蛆的残尸冒充活人并没有继承其因果的意思?那么岂不是说现在的罗马是日耳曼人的罗马(希腊硬盘滚粗去!维也纳人不是奥地利人!我们吃你们多瑙河的水有给水费啦!)?这么说起来的话,现在发生这么多狗屁倒灶一点也不罗马的事情也就完全说得通了,毕竟当年给大家看凯撒选集大家又不爱看,君士坦丁堡被打下来的时候大家也没殉国,差不多整三十年里光顾着维也纳的马戏好看,面包随便吃,走到今天也确实是属于题中应有之义。


如果我们承认罗马早就死球了这个事实的话,那么讲道理,一个在维也纳或者君士坦丁堡连房子都没有的无产阶级,爱他个鬼的新罗马?就算你有个学区房走廊,若是在拉文纳没有官邸,那么跟穿紫袍的保持一点距离才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在元老院关起门来光屁股,我们管得着吗?现在紫袍老爷们养的狮子胃口大了,光吃剪刀差吃不饱,吃个人算什么?被人发现了轻轻打两下给你个解释已经很够意思了,还敢要求枪毙老爷的狮子?还要不依不饶地念叨些当年我们只拿农村户口的奴隶喂狮子之类的屁话,是不是有点不识好歹?



所以,刻薄一点的说,进入斗兽场之后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看清楚自己到底是坐包厢还是坐普通座,然后就是要看清楚下面喂狮子的人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区别,如果你发现狮子嘴里面嚼着的是你邻居,那你最好小心一点,先不要因为这人欠你钱不还就急着鼓掌,因为站在紫袍老爷们的角度来说,你的邻居和你,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心情好,拇指向上,你可以继续看你的斗兽,但是遇上他们心情不好,拇指向下的话,你就得下去给人看斗兽。


毕竟在我大神圣罗马国如今这种大斗兽场式的环境里,指望穿紫袍的大爷们每次把目光投到你身上的时候都会大发慈悲拇指向上是很愚蠢的;因为自己讨厌的人被喂了狮子所以也跟着鼓掌就更加愚蠢了,因为只要你还没穿上紫袍或者至少当上公民,那么从概率上来说,总有一天会轮到你下场去喂狮子的;不是喂凯撒老爷养的那只就是喂奥古斯都老爷养的那只,如果连这种程度的觉悟都没有的话,那还是多吃多睡少运动,争取让狮子吃成脂肪肝然后英年早逝算了。

 

作者PS:最后,上面全部都是我编的。我知道罗马东罗和神罗不一样,也知道神罗没有共和国,谢谢您了。


小编PS:本来想加个导读,然而并不知道作者在说什么鬼。硬要扯点东西的话,只能说旧结构解体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没法用旧的语言去解释。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2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神圣罗马共和国瞎编史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