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一个谣棍的自白——兼论谣言是怎样养成的


曾经在网上流传过一篇很火的历史钓鱼贴《99%的中国人所不了解的中国历史》,其中很多段子颇有影响,至今百度一下还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今天我们请该贴的原作者胖登同学现身说法,传授谣棍秘籍,谈论谣言如何养成,揭秘谣棍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咱家本来已经退隐,过着辛苦搬砖只求温饱的幸福生活,谁知被某大V在知乎揭了当年炮制钓鱼贴《99%的中国人所不了解的中国历史》(以下简称《99%》)的老底,于是平静的搬砖生活被打破了,颇有当年朱三太子隐姓埋名几十年后不小心被朝廷发现的感觉。不同的是,朱三太子死的明明白白,而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我一个建筑搬砖狗怎么就变成网络谣棍了。


说起来网络谣言咱家是见的多了,但是那些大V们搞来搞去就是那么几种手法,一点新意都没有。作为一个前网红、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发明家,咱家感觉很有必要给大家讲一点关于造谣的人生经验,希望可以让谣言在大家面前无所遁形。




   |  历史沿革


造谣的历史跟我国文明史一样长。


由于古代传播手段比较落后,谣言的传播是需要政治力量来推动的,也就是所谓的“笔杆子”。而历史本身也是胜利者的笔杆子来书写的,所以各种官方史书以及流传下来的文人笔记都是谣言的重灾区。


最早的典型事例就是褒姒“烽火戏诸侯”。故事里提到了褒姒的出身,说是夏朝收集龙唾沫所化黑蜥蜴与周厉王侍女的女儿,且不说怪力乱神之事不可信,单看这名字就知道事情绝不可能是故事里所写那样,这分明是当时典型的贵族女子的姓名。而褒姒得到这样的名声只是因为她的存在损害了申后的利益,后来周幽王欲以褒姒之子取代申后之子为太子,于是申后之父申侯联合犬戎发兵攻入镐京,杀死周幽王,立申后之子为周王,史称周平王。于是,作为胜利者的他们自然对褒姒和周幽王没什么好评价,“烽火戏诸侯”这个编的一点不严谨的故事便应运而生了。


接下来是春秋战国时期,产生了我们熟知的一些成语,这完全可以算是古代版的地域歧视了。比如杞人忧天,郑人买履,燕国人的邯郸学步,宋国人的守株待兔、揠苗助长、尔虞我诈、朝三暮四、智子疑邻等,楚国人买椟还珠、刻舟求剑、叶公好龙、沐猴而冠等,很明显,自号蛮夷的楚国人和殷商王室后裔宋国人受到的伤害最高,其中恶意可见一斑。


曹操也是一个著名的受害者。《三国演义》里面,曹操被刻画成了一个好色、多疑、狡诈、无情且军事无能的奸臣形象,其他且不论,单说他的军事水平也足以与李靖、岳飞比肩了,毕竟宋代可是将曹操注解版的《孙子兵法》作为最正统的军事教材。



为我国近代落后挨打背锅的理学也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作为理论创始人的朱熹更是有话要说,比如那个经典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就是后人断章取义的谣传。原文是这样的:“昔伊川先生尝论此事,以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自世俗观之,诚为迂阔;然自知经识理之君子观之,当有以知其不可易也。”你看,明明是程颐老学究说的,而朱夫子是反对的,谣言害人呐。


不仅如此,朱熹还沾上了一个狎妓、扒灰的名声,这对于讲究“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但是这事也不可尽信,这事起源自朱熹以提举浙东常平盐茶公事的身份去台州赈灾的时候,六次弹劾台州知府唐仲友贪赃枉法,其情妇台州名妓严蕊等为虎作伥、残害小民,然而唐仲友作为宰相王淮的亲家,朝中有人,不仅没受惩罚,反而是朱熹遭了殃。朱熹不仅仅丢官,而且受到“千夫所指”,唐仲友的好友、文学家洪迈在自己所著《夷坚志》里虚构故事,御史沈继祖又编造罪名弹劾朱熹,其中就有所谓寡儿媳怀孕之事。可怜清贫一生的朱熹就这样败给了谣言。


当然,最著名的受害者还属明朝太监。大家耳熟能详的有《龙门客栈》里面的曹吉祥,《碧血剑》里的曹化淳,还有出场率最高的“九千岁”魏忠贤,反正就是公公都是武林高手,也是坏人。



甚至,北宋的太监也跟着遭了殃。同样是打西夏获得胜利,范仲淹这种文官去做就是“所谋甚大”、“栋梁才也”;种氏将门去做就是“功为西方最”;李宪这种跟文官关系好的宦官去做就是“以阉为将,虽有小获,害莫大焉”;而童贯去做就是“擅开边衅,动摇国本”。


这主要还是因为文官有笔杆子有后代,可以掌握话语权,而武将只有后代没有笔杆子,太监只有笔杆子却没有后代,所以他们历史形象只能任凭文官一支笔随意书写,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不是也是。这时脑海里总能响起《宰相刘罗锅》的片尾曲: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  网络谣言


到了现代,网络的兴起又极大丰富了造谣的手段,虽然大部分谣言背后都有政治势力或者资本的推动,但也造就了诸如宋朝外战胜率超过70%(来自我的《99%》)的经典草根段子。


目前看,网络谣言的重灾区就是微博了,我对传播学不是太了解,但我认为某些大V并不出众的智商和文字能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毕竟写140字很容易,看140字更是不费力气的。而且也不怕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大不了删微博禁止评论什么的,比BBS论坛还是友好多了。


BBS论坛时代则是各路大湿引领时代,说起来还是有点怀念的。咱家虽说历史水平不算很高,但怎么说也是具有丰富的对大湿(大V的前身)斗争经验的人。几年以来,咱家在各大论坛见识过的形形色色的大湿多如恒河沙数,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水平高低各有不同,但不知为什么他们没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去。或许,这就是子曾经曰过的“小人同而不和”吧。


后来BBS论坛开始衰落了,知乎可能是BBS最后的荣光了吧,此地大湿们的互动就更少了,但是造谣也是更加方便了。可以禁止评论,基本只与受众互动,被点赞多就是胜利。于是,相亲根本不可能取得成功的王威大国湿横空出世鸟,财色两得。而且,大湿们并不在乎谣言是否被识破,只要骗到一部分吃瓜群众就是他们的胜利。

 

闲话少说,经过长期的与大湿们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之后,咱家见识到了大湿们各种各样的伎俩,后来又通过写《99%》体验了一把当大湿的感觉,对大湿手法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现在总结如下。



   第一式:拉大旗做虎皮    



我在《99%》中“两宋外战胜率超过70%”这一条中使用了这一手法,当时为了增加说服力,在备注中列举了一大堆书名,声称八个月看完这些书经过统计得出了这一结论。其实这些书八年也看不完,我所做的无非就是检点了一下史料,牛皮吹的有点大。


不过很多时候不这么说无法引人注意,而这也是大湿们最常用也是最基本的招式。一旦分歧产生,很多大湿都会先故作高深一番,或是装模作样地以专业人士的口吻说教一番,或是说一下自己看过多么多的书,总之就是一只弱鸡拉来一张虎皮。但这改变不了他们纸老虎的本质,只要我们勇敢地迎战,认真查资料,看准了一拳砸下去,多数大湿是要变成一团废纸的。



   第二式:诡辩    



如果第一式失效,尤其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水平不高的大湿往往会使用诡辩这一招。这一招最常用的手法是在不同事物之间进行不恰当类比、引申,反正就是把文学手法用在本该严谨的历史考证之中了。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方式在这里稍作梳理。最典型的方式就是玩文字游戏,对于这类人可以不必理睬,聪明人自然能辨别出谁是谁非。现在每当我看到大湿诡辩之时,总会想到鲁迅笔下孔乙己那句“读书人的事能叫偷么”,哈哈,实在是太形象了。


还有一种诡辩方式可以称之为故意曲解。比如“存在就是合理”是最常被用来曲解的一句话,尤其在提到历史的偶然性的时候,反对的大湿们最喜欢用这句话来反驳。可惜的是,大湿们也仅会从字面上理解罢了。



   第三式:双重标准    



我在《99%》中有这么一条:有史以来差异最悬殊的以少胜多是1161年采石战役虞允文一万八千破六十万。《上下五千年》里也是这么说的,但这条最大的问题是采用了双重标准。


宋军一万八千人是采石战场上的实际人数,而金军的六十万是自己号称的南侵总兵力,古代“号称”的水分大家都是知道的,实际总兵力不过三十万左右,而采石战场总兵力不到十万。由于金军是渡江作战,没有大船,每次过江的兵力不过一千多人,连续三次渡江全军覆没之后,战斗结束。其实也就是连续三次数千人之间的战斗。


人嘛,毕竟还是有感情的动物,难免存在各种缺点,比如任何人都有可能在一些问题上搞双重标准。但是呢,有些人把双重标准作为一种生活习惯可就不对了。典型的例子常见于网络上对宋朝的评价,我对此做过如下总结:


唐朝的皇帝决定打就是英明神武,宋朝的皇帝决定打就是穷兵黩武;唐朝的皇帝决定不打就是审时度势,宋朝的皇帝决定不打就是屈辱求和;而且,无论打不打得赢,唐朝的皇帝都被称作铁血,宋朝的皇帝可就惨了,输了自然是软弱无能,即使赢了也是劳民伤财……


还有其他网友也总结过类似的一番话,这是针对网络上很多人关于明清对比的心态的一些评价:明朝皇帝学习骑射叫荒嬉无度,清朝皇帝打猎那叫强身健体弓马娴熟武艺高超;明朝皇帝不管事叫昏庸无能,清朝皇帝不管事叫神机妙算高瞻远瞩;明朝皇帝想出去玩玩需要想尽办法用各种借口恳求糊弄大臣反而被骂,清朝皇帝想下江南没哪个奴才敢说半句话反而趋之若鹜;明朝皇帝杀大臣叫心理变态基因缺陷,清朝皇帝砍人脑袋似乎都是奴才罪该万死;明朝正德跑出去跟蒙古人干架叫不务正业,清朝康熙跑去打噶尔丹叫维护国家统一天纵神武……



   第四式:道听途说    



我在《99%》中写有一条“郑和宝船排水量5000吨”,其实就是道听途说,从网上看的“三无”文章里摘抄的。然而这是违反科学常识的,木船根本做不到这么大。


至于很多大湿以及大V,他们就是故意“道听途说”了,或者就是自己编的,最后加一句“求辟谣”妄图撇清责任。



   第五式:转进    



大湿的必杀招之一。有些大湿一看局势不利,马上扯开话题,拉长战线,然后找到你不擅长的领域展开决战。换句话说就是将你的智商降低到跟他一样的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这时候我们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紧盯一处集中发力,避免被动地跟着大湿的步伐走。但水平低的大湿往往用不好此招,不仅扯不开话题,还会造成立场游移,被人一击必杀。当然,如果自身实力过硬,无论大湿怎么转移话题,都是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可以更方便地被全方位碾压。



   第六式:循环论证    



很多大湿的核心逻辑是“因为所以,所以因为”,也有一些大湿会用更隐蔽的手法来玩这一套,比如可以在因为所以、所以因为之间多转几个弯形成一个隐蔽的循环。这就需要我们有足够的逻辑能力来辨别。



   第七式:杜撰资料    



这是最下作的两种手法之一,其中还有两种不同的类型。一是篡改史料,这是秦桧最喜欢做的事情;二是发明史料,这是《百家讲坛》里面袁腾飞最喜欢做的事情。



   第八式:移花接木    



这就是所谓的拼接史料。这也是现代媒体常用手法,把不同人物、不同事件的不同要素拼接在一起,整个事件看起来就面目全非了,用来挑动吃瓜群众的情绪无往而不利。


最纠结的事情是,如果不能做到史料娴熟,主动权就会掌握在造假者手里。而且,造假的成本总是低的,被揭穿之后他们大不了再换一个马甲继续造假,辟谣成本又远远高于造谣,实在是无可奈何。



   第九式:望文生义    



严格说这不算什么招式,只是大湿水平太低的表现而已。但如果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则很容易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被骗。


有一个现代产生的广为流传的谣言,就是叔梁龁与颜氏“野合”而生孔子,看到这两个字,很多“大湿”就高潮了,但是如果高中文言文认真学习一下,也不会闹出这种笑话了。


“野合”的实际意思是不合法的婚姻。“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在讲究礼法的春秋时期,任何不符合礼法(所谓“文”)的事情都是让人非议的。至于“合”就更简单了,“百年好合”这样的成语估计大湿们早就忘了吧。



   第十式:去真存伪    



故意拿出一些没有可信度的史料来证明一些错误观点。比如有些大湿总喜欢拿《金史》来否定一些南宋的胜仗。要知道,《金史》讳败为胜是家常便饭已经成为最基本的史学常识,但大湿们往往会拿出与天下为敌的气魄来个不予承认。



   第十一式:静态史观    



不能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或者更严重的就是鼠目寸光,只看得到自己经历的,更早的事情是完全不了解的。


比如一直以来有个甚嚣尘上的说法,“犹太人掌控了美国,所以以色列是美国干爹。”且不说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几十年前以色列可是苏联的小弟,这岂不是说苏联是美国爷爷。当然,那时候他们还没出生或者还没开始懂事,于是事实如何真是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第十二式:无中生有    



史料不好无中生有,但猜测古人心理活动却可以无限去猜测。心理阴暗者很喜欢如此,以便私货去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典型例子就是《帝国政界往事》这本烂书,无限制揣测宋高宗、秦桧、岳飞的心理活动,在没有任何史料支撑的情况下



   第十三式:断章取义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子曾经曰过“以德报怨”,然而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不知道子还曰过“何以报德”。另一个例子就是第一部分所举关于朱熹“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里就不赘述了。



   终极必杀式:撒泼打滚    



这个大家想必都见过不少,这里就不挂人了。欢迎大家去微博知乎等等大湿们活跃的地方围观。



虽然本篇文章只是针对历史类谣言进行讨论,但其中涉及的手段,用在社会政治经济等等类型的谣言上也是完全通用的,这里就不举例了。想不被谣言蒙蔽,除了要了解谣言常用手法以外,最重要的还是分析问题要保持冷静清楚的头脑,坚持思考查证。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3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一个谣棍的自白——兼论谣言是怎样养成的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