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半岛四月众生相


2017年的朝鲜半岛注定不太平。早在2月朝鲜试射“北极星-2”型中距固体弹道导弹时,我就担忧朝鲜持续进步的战略打击能力终将触及半岛周边及相关国家的容忍底线,半岛局势正在向最终摊牌的局面快速发展。果不其然,随着3月底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抛出“对朝忍耐无效论”,曾在选举中曾号称“愿意会见金正恩”的特朗普政权,其秉承的强硬对朝态度终于浮出水面。


在这样一个高度敏感复杂时期,朝核问题有关各方也正在开展一系列的博弈和推演,交易与妥协。以下即从朝核问题各方的“众生相”着手,为大家描绘一下各方当前的意图、目标、实施方式与担心。



   |  美国:特朗普建立朝鲜核问题“新思维”的野心


可以说,美国——或者具体而言,特朗普,是本轮朝鲜半岛危机的主要推手。而造成这样的紧张情势,也是特朗普某种程度上所期待的,因为通过这套体系,特朗普正期待在半岛上建立一套应对朝鲜核问题的“新思维”。


从蒂勒森的发言到特朗普的推特,我们都能看出特朗普新政府对于美国“近20年以来”(真·地图炮)朝鲜半岛政策的失望。应该说,特朗普的失望主要不在于朝鲜发展核导计划的对美强硬,而在于美国历届政府对朝鲜的“软弱”。很显然,在特朗普看来,拥有世界顶级军力的美国,在军事上并不存在荡平朝鲜的巨大困难,但美国却一次次以同自己身份不相称的忍让和低调面对着朝鲜不断升级的核导能力,之前实施的“在朝鲜挑事后被动应对”策略必须得到修正。


为此,我们看到特朗普试图用“新思维”来“结局”朝鲜问题,亦即背靠区域内的军事力量,通过主动的军事外交措施,辅以同域内相关国家的交易和沟通,实现对朝的全方位压迫,并最终在“上不封顶”的军事威胁下逼迫朝鲜进行退让。


特朗普这样做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随着朝鲜核导计划的推进,越发具有实质威胁的朝鲜核导已经开始影响朝鲜传统盟友国家的安全:中国停止购买朝鲜煤炭自不必说,连俄罗斯空天军都在对外新闻发布中表态,朝鲜的飞行物是“不安全”的——也就是说,朝鲜的外部环境的确如特朗普想定的一样,正在迅速恶化,特朗普“新思维”的“对朝大包围圈”具有实现的利益基础。



更加令特朗普自信的,则是4月8日美国对巴沙尔发动的战斧导弹袭击。尽管俄罗斯已经明确介入叙利亚内战,但对于这次巡航导弹袭击却以惊人的低调进行了反应,不得不说,这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一次加分表现,而在这一“快速响应+快速打击”战略成功的鼓舞下,特朗普政府在以此成功案例威慑朝鲜的基础上,显然也会考虑将这一措施用于朝鲜核问题的解决。


当然,特朗普也深知这一模式在朝鲜半岛上运用的危险:朝鲜不是打了六年内战的叙利亚,不说已经基本实现武器化的核武、化武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单论在三八线附近部署的巨量人民军前线部队,要做到“打老鼠不伤花瓶”就非常困难。一旦美方意图泄露,甚至是朝鲜产生战略误判(毕竟美国当前对朝分析的最大变量就是对金正恩决策模式的不确定),一旦在半岛发生冲突,其烈度很难如特朗普所料,被控制在他所期望的范围内。


因此,我们才看见特朗普在8日举行的中美峰会上与中国领导人着重讨论了朝鲜半岛问题,通过一系列的利益交换(感谢特朗普的推特,我们现在知道他试图用中美自贸协定的签署换取中方对朝进一步施压,促进朝鲜去核)推进大包围圈的形成,树立“中美精诚合作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外在形象;同时,也在不断通过外交场合提醒朝鲜,美国的相关措施是针对朝鲜核问题而非朝鲜政权,试图软化朝鲜的对立情绪,产生战略误判。


特朗普的“新思维”,正是这一基于军事优势下的压迫式策略,其核心就在于,要让美国重新夺回半岛问题进展的主导权,解决“被动应对朝鲜挑事”的定式。



   |  朝鲜:面临考验的“超强硬对强硬”政策


实话实说,朝鲜此次受到的外部压力,同其进入2017年所作所为的严重程度,并不相符。


进入2017年朝鲜开展的,能被视为明确“挑衅”的举动除了2月开展的固体地地导弹发射外,就只剩下3月开展的导弹集群突击训练:虽然这些行为依然属于安理会决议禁止的“使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范畴,但这些同朝鲜年初预告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试验”相比,对局势的影响程度依然弱得多。当前美国对朝的军事外交压迫除了特朗普“新思维”之外,更多是基于对朝鲜搞“献礼”的预期,而朝鲜也深知这一点。


正由于特朗普赌的是“预期”,而非是对“已有事态”的具体反馈,所以我们发现,暴风眼中的朝鲜依然维持着宁静,各项日常节庆活动依旧照常开展:尽管人民军、外务省和相关政党团体发声对喷特朗普,但这些常规动作在朝鲜的对应辞典中已经相当之微不足道,人民军等武装力量也未开展军事准备工作。可以说从朝鲜观点来看,其自认为,在不进一步开展核导试验的前提下,政权的安全依然有保证,当前的形势并不需要进行军事应对。这一判断,从某种程度而言同蒂勒森“无意颠覆朝鲜政权”的发言是遥相呼应的。


朝鲜的问题在于,其当前面临着两难选择:


1、进一步采取“超强硬对强硬”的策略,以朝鲜的观点来看,自然可以为本国带来更大的安全保障,获取更大的独立自主地位,但当前的国际形势却未如朝鲜预期,走向阵营对抗的局面:美国立志解决朝核问题,中俄也对此表现出了明确反对——更可怕的是,新上任的特朗普政府似乎很“莽”,说干就干地打了叙利亚。这一打击,必然会影响朝鲜对美国军事打击风险的评估:虽然朝鲜遭受军事打击后可以选择升级局势,给韩日造成巨大伤亡,但这也必将引来烈度更高的打击,以及不可避免的政权颠覆。


2、而如果朝鲜此次采取以静制动的形式应对,则可以化美国的军事威胁于无形,令特朗普的“主动作为”策略遭遇“无人回应”的尴尬,并在国际舆论中占据一定的道德高地,部分恢复中俄对朝鲜的信任:但这样的“理性应对”依然面临两个风险:


 一则,朝鲜的“超强硬对强硬”政策将在美国真正的军事压力下破产,这意味着特朗普夺取半岛局势话语权的措施取得重要进展,此后半岛形势的发展,将在很大程度上不再受到朝鲜主导,这对于朝鲜而言,意味着对朝核问题乃至半岛局势主动权的丧失;朝鲜相信,美国在一次威慑奏效后的“得寸进尺”,将会为之后的局势发展开一个极坏的先兆。


二则,朝核问题各方之所以在这一问题上长期被朝鲜“牵着鼻子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对朝鲜决策机制不明晰,领导层决策不理性的恐惧,如果此次朝鲜选择了“理性”“可控”的应对措施,则朝鲜问题上将第一次形成“外部施压-朝鲜退让”的恶性循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朝鲜的第一次退让,也必然将恶化其之后的议价能力。



此外,留给朝鲜的此次核导试验决策时间已经不多:韩国5月9日即将举行总统大选,当选总统几乎可以确定是对朝相对友善的左翼人士(安哲秀或文在寅),如朝鲜在标榜对朝友好的新总统后开展试验,无疑将自断同韩国改善关系的可能性,这对于朝鲜推进经济建设,继续维系金正恩时代“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形象是毫无助益的。


综上,朝鲜的“超强硬对强硬”策略,在特朗普的主动施压新战略下,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是继续强硬,面临潜在的战争危险,还是忍气吞声,忍受此后美国(可能的)无尽威胁和压迫?


留给朝鲜决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日韩;瑟瑟发抖的吃瓜邻居


在这一轮局势发展中,韩日两个域内相关国,更多扮演了“看客”的角色。作为美国在西太平洋区域的两个重要军事基地驻在地,韩日的相关表态在兼顾本国利益的同时,其尺度并未超出美国划定的大框架范围。具体而言,韩日当前的主要关切,依然集中在对美国可能军事打击的关切上。


美国此次骤然提升半岛紧张局势,很显然和日韩交流的并不多:虽然蒂勒森正是在访韩时抛出的“二十年对朝努力无用”论,但韩国本身,由于正处在总统被弹劾,即将举行新总统大选的特殊政治局势下,其本身对于朝核问题的处理思路尚未发生质的变化,依然以“管控”为主。


因而我们看到,虽然韩国政府对美国日趋强硬的对朝表态表示了“欢迎”和“支持”,然而,随着美国单方面加强半岛兵力部署,快速反应开展了对叙利亚的导弹袭击,韩国国内舆论则更大程度地转变为对半岛进一步局势恶化的担心,统一部甚至在不久前的记者会上开始辟谣“四月危机”论调,说“美军的一切行动都会和韩国商量”。



这样来看,尚未做好摊牌准备的韩国依然对半岛局势激化后自身受到的波及有着强烈的担忧。联系到中美峰会后武大伟第一时间访问韩国,可以说,中美也在试图安抚当前已显不安的韩国政府。(虽然这一幕让我想起了慕尼黑会议)

作为另一个拥有大量美军基地的日本,在这轮局势中依然保有类似的担忧。虽然日本并非朝鲜的第一打击对象,但其国内驻在的大量美军基地当前亦面临着被朝鲜中程导弹打击的风险,3月朝鲜举行的弹道导弹突击训练则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担忧:发射的四枚导弹均飞向日本海,其中还有一发落入了日本的EEZ。对于日本而言,能保护本国不被朝鲜导弹袭击是当前的第一要务,自然,随着日本右翼政权谋求“正常国家”的脚步不断加快,日本必然也会谋求从朝鲜局势中捞取有利于本国的政治军事利益,这对东亚局势而言,亦多了一层不安定因素。


韩日并不是半岛局势的主要玩家,尤其对韩国而言,保持本国政治稳定,避免外部战火波及就已经善莫大焉。而对试图玩“富贵险中求”的日本而言,保护本国安全仍然是第一优先。



   |  中国:形成新互动形势和管控南北的努力


在某种程度上说,能够掌握当前半岛形势走向的,除了朝鲜,还有中国。尽管特朗普的“新思维”意味着试图重新控制朝核问题的主导,但归根结底,美国的当前政策依然需要根植于对朝鲜核导试验的对策上。只要朝鲜不试验,美国在已经表态“不推翻朝鲜政权”的前提下,要主动“有所作为”很显然无法迅速占领舆论高地,更无法获得域内国家的全力支持。


然而中国不一样。随着朝鲜核导试验日渐影响中国国家安全,特别是由于朝鲜片面追求本国安全权益,导致韩国引进萨德系统,严重危害了中国的战略安全,中国对朝鲜核导计划的愤怒程度,已经远超朝鲜初次爆炸的2006年。为此,从确保朝鲜半岛无核化,保障中国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中国有理由对朝鲜开展进一步的管控工作。


客观讲,特朗普说“朝鲜是中国的事情”并非毫无道理:尽管朝鲜的外交体系是独立自主的,但朝鲜的对外经济依然受控于中国这个最大贸易伙伴国。从朝鲜在2月导弹试验后被中国停止煤炭进口,进而愤怒破口大骂的事件中,我们发现,中国通过和平方式依然能够“打疼”朝鲜。


当前的问题就在于,中国虽然同美国就进一步加强遏制朝鲜核问题达成了一定共识,但自身却处于一个同各方均无法“精诚团结”的矛盾局面中。显然,中国的目标在于:


对朝鲜,中方力图使其相信,朝鲜去核并不会影响其国家安全,亦有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期待朝鲜依旧作为站在韩美阵营对立面的“战略缓冲区”存在;

· 对韩国,中方希望其能撤去“萨德”部署,恢复正常经贸往来,为建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并进而推进亚太地区自由贸易(RCEP)打下基础;


对美国,中方则对美国提出的“自由贸易协定换朝核问题”表现出了一定的心动,期待与新的“孤立派”总统特朗普保持好的经贸往来。


然而,当前中国却无法在当前形势下与上文的任何一方开展完全互信的对话与合作,其原因在于,由于各种复杂的历史政治原因,中方与朝鲜、韩国、美国,当前尚无足够政治互信存在。



因此我们看到,中美领导人峰会重点发出的信号即在于建立充足的战略互信。毕竟如果美国在朝鲜半岛这一中国邻近区域动手,必须同中国保持充足的沟通以防战略误判;此外,加强互信也意味着双方对朝政策的整合与合作:对朝鲜发出“同一个声音”,用同样的尺度实现同样的目的,或许比任何一方的“独走”更能影响朝鲜的最终决策。


综上,中国的目标,正如官方已经多次声明的一样,力图在“朝鲜半岛不生战生乱”的大前提下实现半岛无核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不仅需要通过强化对朝施压实现朝鲜的退让,也要通过相应的方式,避免另外一方——韩美的“萨德”部署等行为,危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如何同周边国家达成互信开展合作?如何维护半岛和平稳定,管控朝韩双方对中国产生的战略威胁?这些问题都有待最高领导层进行判断和决策。



   |  结语


随着冷战的结束,朝鲜半岛的攻守之势发生了质的变化。经历了“崩溃”与“背叛”的朝鲜,痛感缺乏战略威慑措施,走上了拥核之路。核武器,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给了朝鲜主导半岛局势发展进程、同各方讨价还价、获取援助的资本,但也进一步恶化了朝鲜自身的经济发展,影响了区域安全环境。


但本质上来说,朝核问题的爆发依旧同美国意图敌视、制裁、消灭朝鲜政权的后冷战思维存在,以及周边国家立场、诉求各不相同,政策执行尺度参差不齐有紧密关系;而朝鲜力图追求国家的绝对安全,追求独立自主国家地位的政治理想,又从内助推了本国发展战略威慑能力的动力,并最终形成了当前这样的复杂焦灼局面。



当前,随着朝鲜核导开发即将迈入一个新的技术高度,除朝鲜外的其他各方正愈发强烈地感受到朝鲜核导能力带来的安全威胁,实现半岛无核化,已经成为多方的共识。然而在基于这一共识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互相存在根本性战略冲突周边各方,是否能够妥善管控分歧,调和利益,并进而发出对朝核问题的统一声音,当前尚在进行密集的整合,特朗普“新思维”是否能带来朝核问题的突破性进展,目前尚有待观察。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朝鲜依旧置国际社会关切于无物,进一步发展其核导能力,那么各方整合分歧、形成对朝制裁的进度将会更加快速推进,而朝鲜面临的经济、政治制裁以及军事威胁,则将最终威胁到其本身的国家安全与政治稳定。


到那个时候,局势的发展,必然将向着对朝鲜绝对不利的角度滑去。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4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半岛四月众生相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