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尊卑有序的社会——道德、婚姻、性交易及中国革命(八)


书接上回。制造了性工作者的私有财产(或权力)统治的社会强调等级,极难容下性工作者。

 

从统治的角度出发,建立在财产和权力基础上的金字塔社会中的统治,有必要建立森严的等级制度。

 

比如,罗马时代,公民、非罗马公民和奴隶,公民之中包括贵族和平民。比如,欧洲国家有贵族和平民,贵族内部有亲王、公侯伯子男爵和爵士。比如,日本有公家、武家,武家之中包括将军、大名、旗本、武士等等阶层。



中国实行编户齐民以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理论上是平等的,但是仍然有细密的社会分层。以职业为依据,把社会成员分成三教九流。

 

上九流是:一佛祖,二仙,三圣贤,四官,五公卿,六相,七僧,八道,九庄田。

 

中九流是:一评书,二医,三卜筮(算命),四棋(棋师),五丹青(画匠),六仕(兵卒),七横(说客),八义(侠客),九打渔。

 

下九流是:一高台(唱戏),二吹(吹鼓手),三马戏,四剃(剃头),五池子(开澡堂),六搓背,七修(修脚),八配(配种的),九娼妓。

 

这种等级制度中,上层社会成员拥有更多的特权,下层社会成员则承担更多义务。在整个社会中养成一种高层对底层的歧视的社会氛围——每一个更高阶层的人,都歧视比自己阶层更低的人。

 

这种等级制度,可以有效瓦解被统治阶级,强化阶级统治。

 


对被统治阶级来说,改善不利处境的途径不是推翻整个等级制度,而是努力使自己晋升为更高的等级。那些不想跌落到更低社会阶层的成员,也必然努力奋斗。无论是晋级还是保级,这些社会成员奋斗的方向,往往是符合统治阶级意志,有利于统治的方式——比如,勇于公战,怯于私斗;比如,十年寒窗,金榜题名。

 

这就如同,低种姓的人不反对种姓制度,他们反对的是自己的种姓低。于是,他们往往历尽千辛万苦,努力提升自己的种姓。

 

晋级成功的人,往往排斥自己当年的同辈,成为捍卫等级制度或者说阶级统治的中坚力量。

 

一旦低种姓的人获得较高的种姓,他们会立即通过联姻等方式巩固自身的地位,同时修筑身份壁垒,排斥、歧视比自己种姓低的人。他们是种姓制度最坚定的维护者。因为他们支付了巨大的成本才获得身份的跃升,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投入付诸东流。他们往往誓死捍卫不平等的等级制度,歧视比自己低的种姓——他们是绝不愿意与数量更多的更底层的社会成员平起平坐的。

 

在财产(或权力)统治的社会中,底层社会成员,往往没有什么私有财产和权力。另一方面,没有什么财产和权力的社会成员,也必然属于底层。

 

在任何社会中,性工作者除了自己的肉体,都几乎是一无所有的,与奴隶差异不大,自然处于社会最底层。从维护统治的角度,她们必然受到强烈的歧视。

 

这是性工作者受到歧视的原因之一。

 

这种统治与优秀的基因关系不大。被统治阶级阶级不是那么好加入统治阶级的,即使拥有优良的基因(美貌、聪明、强健)也一样。

 

自古以来,利用亲密(尤其是性关系)关系上位,俗称攀高枝,就是出身社会底层的社会成员向更高层移动的重要手段。处于更高阶层的社会成员,为了保证本阶层的身份的含金量,自然有必要使用各种手段阻止这些新晋的外来者。这其中包括设置婚姻限制,以及培养对与本阶层社会成员发生性关系的低级阶层的社会成员以及他们的子女,进行歧视的社会氛围。



《红与黑》的主人公于连,出身底层,凭借其长相、气质、智慧和武艺,先后勾引出身贵族的雷纳尔太太和拉默尔小姐,后来悔悟,在法庭上发表了抨击整个社会制度的演讲,主动选择了死刑。不难想象,即使于连与拉默尔小姐结婚,跻身贵族,他、拉默尔小姐和他们的孩子,也难免处处遭受其他贵族的白眼。这就如同《哈里波特》中,纯血的魔法师看不起普通人,称之为麻瓜(Mud Blood、泥巴种)

 

中国自古有一个说法,娶妻娶德,娶妾娶色。所谓德,其实不如说是老丈人家的财产和权力。

 

如果我们考虑《红楼梦》的话,就会知道,王夫人也好,薛姨妈也好,邢夫人也好,王熙凤也好,或者被看好的薛宝钗也好,都不是德行出众的女子。这些女子,除了邢夫人,基本都与王子腾这位重臣有关。

 


王子腾,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裔,王夫人、薛姨妈、王子胜之兄。初任京营节度使,后擢九省统制,奉旨查边,旋升九省都检点。

 

从作品中对王子腾描写交待的痕迹可以看出,他对朝廷来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作者给他用的名字,依谐音,乃是“王之藤”,这里“王”或许指的就是国王或皇帝;“腾”与藤同音,隐含有藤儿、藤蔓儿之意,即王子腾是“王(皇帝)的藤蔓儿”,关系非同寻常。当时现实环境下的王子腾是个掌有军权拥有重兵的实权派人物,作品的开始部分交代时他位居京营节度使,即掌握着京城一带的军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军政要员。难怪护官符里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这里不只是渲染了王家的富贵,同时还隐喻性地交待了'龙王'对王家或可以说是对王子腾的态度。

 

娶妻子的目的是结成财产(或权力)同盟,娶妾的目的是满足性欲。所以,妻子的家族必然远远强于妾的家族。妻子的孩子,是嫡出,也必然拥有优先继承权。妾的孩子低人一等,他们是庶出,是嫡出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的替补,是父族的备胎。只有妻子的孩子夭折、残疾,无法继承祖业成为财产和权力的新一代宿主的时候,为了避免财富或权力流出,才轮到他们继承——他们与父亲的妻子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们继承父亲的财产(或权力),意味着他们的父亲与父亲的妻子两个家族财产(或权力)同盟的削弱。一般来说,他们的母亲的家族(妾的家族)往往又没有什么实力。嫡出子女,子以母贵,庶出子女继承权力,是母以子贵。前者是正常,后者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特例。

 

因此,他们的社会地位比一般的普通人高,但是远远低于他们同父异母的嫡出的兄弟姐妹。他们的嫡出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往往看不起他们。

 

比如,袁术看不起袁绍,无非是因为他是嫡出,袁绍是庶出。

 

比如,《红楼梦》之中,贾宝玉是嫡出,贾环是庶出。虽然贾政显然很喜欢赵姨娘,但是贾宝玉代表了贾家和王家两个家族的利益,贾环则是半个奴才,所以在地位上远远不及贾宝玉。

 

贾探春,也是庶出,她甚至回避自己是赵姨娘的女儿:

 

探春没听完,已气的脸白气噎,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习按理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谁给谁没脸?幸亏我还明白,但凡糊涂不知理的,早急了。”

 

赵姨娘出身卑贱,是贾探春回避她的主要的原因。

 


为了强调嫡出的合法性,自然有必要让庶出低人一等,或者说歧视庶出,这是必然的。庶出子女的母亲,或者说妾,没有什么家族势力和经济来源,完全依附于男方,是半个奴才,必然也会受到歧视。

 

比妾身份更低的性工作者,自然更属于人下人。从统治阶级的角度,更有必要矮化、歧视她们,强化尊卑的概念。这是性工作者受到歧视的原因之二。

 

此外,一些妾或从良的性工作者的作为,本身也难获得同情。很多情况下,她们一旦转为夫人,为了割断过去,显示自己新晋的高贵身份,往往立即变本加厉虐待、歧视自己当年的平辈。鲁迅先生《二心集·上海文艺之一瞥》中的一句话,很形象:

 

奴才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

 


这是低阶层晋升为高阶层的社会成员的通病。

 

她们一旦成功晋级,往往会变本加厉地歧视别人,别人自然也看不起他们。这是性工作者受到歧视的原因之三。

 

消灭阶级以后,这三种歧视,也就没有存在的基础了。

 

但是,歧视并不会因此消失。这是因为性交易违背人类的本性,并且因为环境原因,性工作者往往道德水平低下。下部分将对此进行讨论,请持续关注。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4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尊卑有序的社会——道德、婚姻、性交易及中国革命(八)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