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道德、婚姻、性交易及中国革命(一)——道德起源




性是伴随人类与生俱来的行为。必须承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地球生物进化史上无数次性行为的结果。金钱交易,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有了足够的剩余产品,才可能有金钱交易。

 

两者结合,出现了性工作者。于是,又出现了如何评价“性工作者”这个问题。

 

本文将从道德讲起,分析人类异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家庭结构的变化、财产对人类亲密关系的异化、性交易的起源、统治阶级对性工作者歧视的原因、性工作者道德标准低下的原因、性交易对性工作者内心的影响以及新民主主义革命和解放对我国异性间亲密关系的影响。今天是第一部分。



自古以来,性工作者这个行业就是与“不道德”联系在一起的。评价性工作者,首先要把道德说清楚的来源和作用说清楚。道德是我们评价一种社会行为是非善恶的尺子。这把尺子不是先验的,而是经验的,说不清楚这把尺子的来龙去脉,就无法用这把尺子衡量社会行为。比如下图的新选组三番队队长,后来的警部斋藤一的信条是“恶即斩”。问题是,什么是恶?这个问题可能也经常困扰斋藤一。



道德是一种社会行为规范,脱离了种群或社会是无从谈起道德的。


如果我们静下心来想一想的话,善恶是不能脱离人类社会独立存在。有哪种善恶是脱离社会关系独立存在的?一种也没有!善恶都是评价人与人之间的行为而言的。鲁滨逊在无人岛上,谈不上道德,他既做不了伤风败俗、伤天害理、罄竹难书的事情,也做不了高风亮节、乐善好施、宅心仁厚的事情。

 

道德是一种普遍认可的、非强制的、主流的社会行为规范。

 

社会行为规范的内容,有先天的部分,也有后天的部分,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种群或者社会的繁衍、兴旺和存续。反过来考虑,如果一个社会的道德有悖于种群或社会的繁衍、兴旺和存续。那么这样的道德是无法存在的,因为施行这样道德的种群或社会必然逐步消亡,如果他们不愿意改变他们的主流道德标准,他们必然灭亡。种群或社会灭亡了,道德自然也就消亡了。

 

进入阶级社会以后,道德还有第三个来源,即统治阶级强加给被统治阶级的行为规范。

 

原始的动物,对自己的同类,并不存在认同感,完全没有族群的概念,更遑论社会。

 

很多情况下,同类也完全可以出现在它们的食谱上。大多数相对低等的动物,都存在同类相食。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任何蛋白质和热量都是必须的,不论这些热量、蛋白质来与什么食物,哪怕是正在于自己交配的同类,或者自己的子女。有些动物,甚至有雌性动物交配过程中,吃掉雄性的习惯,比如螳螂,比如有些种类的蜘蛛。(以人类的繁育能力,显然不能有这样的行为,否则妻子吃掉丈夫,生下孩子,考虑到流产,婴儿夭折等原因,人类的数量必然迅速下降,很快灭亡。)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相对高等的动物,往往存在一种先天的自我约束。大多数热血动物(比如鸟类和哺乳类),都有哺育幼仔的习惯。一部分相对低等的动物,也有类似的习惯,比如有些种类的蝎子,比如负子蟾(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不贴照片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找。密集恐惧症患者慎看)。



我们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会感觉很温馨。猫妈妈给小猫宝宝喂奶,多可爱。猫妈妈的眼睛中,可是充满了警惕。她随时可能为了保卫自己的小宝宝和外来闯入者拼命。

 

在野外遇到可爱的猛兽的幼崽的时候,一定要尽快离开,千万不要碰——因为凶猛的母兽就在附近,而且随时准备为了幼崽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也是一种进化出来的本能——对自己的幼崽给予照顾,保证幼崽的存活率,而不是无条件地捕食一切猎物。

 

这种行为是本能,不用教,每一代猫妈妈都是如此。

 

人类也一样。如果一位母亲生下孩子以后,毫无理由把孩子遗弃,我们都会认为这位妈妈是一位冷血的妈妈。

 

大多数社会化的动物,都在捕食同类的问题上,有一种天然的戒惧。如果没有同类不相互捕食的禁忌,外加必要的牺牲和合作,任何食肉类(杂食类)的动物种群都是无法存在的——因为很快就内部吞噬殆尽了。

 

比如,我们看到被宰杀过新鲜的牲畜和禽类的胴体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不良反应。但是,如果我们看到新鲜的人类尸体,往往会有恐惧、恶心的感觉。除了那些经常从事与死者打交道的职业的人,大多数人在见到人类的尸体、骷髅的时候,都会莫名恐惧、紧张。

 

许多智力水平比较高的哺乳动物,比如大象,也有类似的反应。

 

同样是一堆骨肉,但是我们的反应不同。因为前者是我们的食物,后者是我们的同类。

 

同样有巨大潜在危害的是乱伦,因为乱伦可能导致遗传基因蜕化,遗传病高发,毁灭种群。

 

动物之中,限制乱伦的行为比较少,但是大多数群居动物(比如狮子、猴子)的雄性幼崽成年后,一般会被逐出种群,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母子、兄妹之间的乱伦。

 

同理,舍己为人的行为,有利于种群的存在,也是大多数群居动物拥有的行为规范。


比如,日本蜜蜂群起攻击日本本土黄蜂,有兴趣的可以上视频网站上搜索“


日本大黄蜂VS日本本土蜜蜂”。下面是引用的文字介绍资料。


日本大黄蜂VS欧洲蜜蜂


欧洲蜜蜂是日本大黄蜂最喜欢攻击的目标。50年前,日本蜂农引进了这一品种。可是由于它们不是日本本地产的品种,没有防御日本大黄蜂攻击的能力。一只进行巡逻侦察的大黄蜂发现了蜜蜂巢穴,它就会在蜜蜂巢上做上记号。不一会儿,几十只日本大黄蜂就会飞来,它们的个头是欧洲蜜蜂的5倍。

 

欧洲蜜蜂不会群体作战,而是一对一与日本大黄蜂决斗。欧洲蜜蜂绝不是日本大黄蜂的对手,日本大黄蜂只需一口就能把欧洲蜜蜂的头咬掉,一只日本大黄蜂可以在一分钟里杀死40只欧洲蜜蜂,30只至40只大黄蜂在不到3个小时内就可以消灭3万只欧洲蜜蜂。当所有的欧洲成年蜜蜂被消灭后,它们的幼虫就会成为大黄蜂下一代的美食。

 

大黄蜂VS本土蜜蜂


日本蜜蜂是一种小型蜂,针刺也短得多,如果一对一作战,肯定不是大黄蜂的对手,但它们有自己的绝招,就是用“热球”焐死大黄蜂。一只日本大黄蜂侦察到日本蜜蜂的巢穴后,也会在上面做记号,但日本蜜蜂能够探测到敌人的到来,严阵以待,当大黄蜂再次飞来进行袭击时,群起而攻之。大约会有500只蜜蜂把一只大黄蜂团团围住,形成一个紧密的圆球,蜜蜂并不用针刺攻击大黄蜂,也不用嘴咬,而是不断振动自己的飞行肌发出热量,圆球中心的温度5分钟就上升到47℃,这正好超过了大黄蜂对热量的承受极限,那就是44℃至46℃,大黄蜂20分钟后就被热死,但这个温度不会伤害到日本蜜蜂,因为它们的承受上限是48℃至50℃。仅仅是4℃之差,就让日本蜜蜂在残酷的战争中胜出,战胜日本大黄蜂。


捂死大黄蜂的战术很有效,但是在大黄蜂头部附近的日本蜜蜂肯定会被咬死。如果没有蜜蜂主动作出牺牲,捂住大黄蜂的头部并被大黄蜂咬死,那么就无法形成一个封闭的“蜂球”,捂死大黄蜂。于是整个蜂巢中的蜜蜂会在3个小时内灭亡。反之,如果有愿意自我牺牲的蜜蜂,那么整个蜂巢就能幸免。很显然,存活下来的日本蜜蜂把这种奋不顾身的行为方式遗传给了自己的后代。



人类的祖先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人类的祖先在没有发明现代化的武器以前,相比猛兽,没有尖牙利爪,速度和敏捷性也很差,肌肉也远远不如其他哺乳动物发达,完全没有能力在与野兽的肉搏战中占上风。相比其他哺乳类动物,人类的生殖能力也偏弱。世界著名的拳王、大力士、巨人,在猛虎面前,也是小个子。须知史前的猛兽,比现代的猛兽还要魁梧得多。比如,有些品种的剑齿虎的体型是现代老虎的两倍以上。


这种情况下,人类如果不能形成有效的群体对抗猛兽和各类风险的话,是难以存活下来的。群体成员奉行舍己为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行为规范,都是群体存在的必然要求——我们显然很难想象一个所有成员都是搭车者,都想占便宜,都信奉己所不欲偏施于人的群体能稳定地存在下去,其成员能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幸存。

 



可以看到,人类祖先的体型和史前巨兽相比,多么渺小。使用现代化的霰弹枪杀死这样的巨兽,也不是容易的事。和这样野兽肉搏,简直是噩梦。不过,人类有团队精神。所以,这些巨兽都灭绝了。而我们的祖先不但存活下来,而且发展壮大,他们的子孙占据了整个世界。我们应该为我们的祖先骄傲。



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祖先在我们基因上打了很多的烙印,这些烙印往往与我们的道德规范相吻合。这些都是行为遗传学研究的内容。


我们的很多基本道德行为,比如照顾幼儿,比如不捕食同类,比如不乱伦,比如舍己为人,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都有生物学的意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烙印发挥作用,也需要外界的条件支持。或者说,这些本能,会因为外在物质条件产能异化,异化的目的仍然是为了种群或者社会的繁衍、兴旺和存续。


我们将在第二部分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最后,请读者们有空的话花几秒时间帮我们点下文章下面广告并迅速返回即可,为作者提供支持。感谢 。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5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道德、婚姻、性交易及中国革命(一)——道德起源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