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耶路撒冷,特朗普的神秘执着!

昨天,特朗普搞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大新闻。


美国设在耶路撒冷的驻以色列大使馆举行开馆仪式,以色列总理、特朗普女儿及女婿、美国财政部长、副国务卿等出席了仪式。


特朗普虽然没有去现场,但是以视频的形式致辞。“今天,我们在耶路撒冷的美国大使馆正式开馆。祝贺!这一天我们等了很久。”特朗普还说,“耶路撒冷是真正的首都。”




说起来,此次迁移美国大使馆引发的骚乱,已经造成至少50多名巴勒斯坦抗议者死亡,数千人受伤。


同时,特朗普此举也引发了伊斯兰世界的愤怒,“基地”组织领袖扎瓦希里对此呼吁其追随者拿起武器,对美国发动“圣战”。



扎瓦赫里在视频中称,特朗普的决定证明,“谈判”与“让步”根本行不通,他重申美国是穆斯林的头号敌人,向美国发动圣战是唯一选择。


说起来,耶路撒冷作为穆斯林世界的圣地,早期穆罕默德规定了穆斯林的朝拜方向就是耶路撒冷。而且穆罕默德在圣殿山上,一夜登上云霄然后回到麦加。所以后世,在穆斯林心目中耶路撒冷的地位,仅次于穆罕默德常年生活战斗过的麦加与麦地那了。


因此,特朗普此举不仅将得罪他的中东盟友们,更将使得占据全球1/4以上人口的穆斯林民众因此而愤慨。


而且,美国的铁杆盟友们也对此举频频指责。虽然以色列将此次美大使馆迁移视为大事,向所有邦交国家发出邀请,但是欧洲联盟28个成员国中,仅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和奥地利派代表出席,美国的铁杆盟友西欧诸国选择了集体缺席。


特朗普如此“任性”,除了以色列之外,几乎不顾所有盟友的强烈反对,非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究竟是为什么呢?


说起来,可能朋友会想到从地缘角度分裂阿拉伯国家,或者从能源角度引发中东矛盾提升油价,甚至从获得犹太财阀角度考虑选票。


的确,在政事堂看来,这些道理都能说得通,也都可以解释。


但是,这些角度都无法解释一个问题,就是此举的投入成本过高。


譬如,就拿遏制中国来说,无论是“重返亚太”的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还是“印太战略”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都是穆斯林大国。特朗普此举将严重伤害这些国家民众的感情。


而这种政治上的失分,需要经济和外交领域花费极大的努力才能弥补。更不要说在特朗普挑起的全球贸易战期间,显然是给了对手们一个联合在一起的机会。


因此,刚才说的那些可能的收益,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成本更低的方式来解决。


举一个形象一点的例子,就像我想吃猪肉,去超市买就可以了,但没必要为此花大价钱去特拉维夫建一个养猪场。


要知道,就像当年同为共和党的总统小布什,都敢发动“新时代的十字军东征”入侵伊拉克,甚至默许以色列囚禁和毒杀阿拉法特,但是都不敢像特朗普这样,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


因此,从利益角度去分析特朗普的此次决策,很可能就会走偏。


政事堂看来,特朗普此举,很可能就是超越了利益的理想了。


说起来,特朗普上台两个月后,也在白宫里面搞了一个学习小组,叫做圣经学习小组。


小组的成员汇集了美国政府最顶级的官员,从副总统彭斯,到刚刚提拔为国务卿蓬佩奥,以及能源部长,司法部长,卫生部长、能源部长、教育部长、农业部长.....每周三,这些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就会齐聚在华盛顿的一间神秘的会议室,学习圣经。


由于大量的内阁高管聚集在一起,出于安全考虑,外界既不知道该小组的上课时间,也不知道上课地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值得特朗普信赖的内阁成员们,均来自这个学习圣经的小组。


有没有一点“共济会”或者《达芬奇密码》里面郇山隐修会的感觉呢?




很多人不清楚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新教和伊斯兰教的关系,政事堂觉得,如果对比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就会很好的理解。


如果将马克思主义比作犹太教,那么他的继承者列宁主义就是基督教,后来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分裂,相当于基督教分裂成天主教和东正教。而从苏共孵化出来的中共,则像从天主教中分离出来的新教。至于伊斯兰教,则是照着犹太教为壳,搞出来的“主体思想”,和其他现行的宗教已经没啥关系了。


而其中,美国的新教和以色列的犹太教有着根本上的渊源。


公元前1200年,希伯莱人在其首领摩西的率领下,逃出埃及,他们渡过红海,来到巴勒斯坦,并创立了犹太教,信仰犹太教的以色列人建立了以色列国,定都耶路撒冷。


而1620年,大约100名清教徒搭乘“五月花号”前往北美,在这里,他们订立了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申明他们愿意在这块新大陆上建立社区,并服从那里的法律,结成了一个世俗的公民政治体,成为美国政体发展坚实的基石。


因此,虽然历史上,美国扶持以色列有分裂中东阿拉伯国家的目的,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宗教上,美国社会顶层的清教徒和犹太人,在信仰上就有深层的一致。连特朗普的女儿嫁人后也转信犹太教,他自己访以时,也带上犹太小帽。



如果回归原教旨,那么让以色列人在上帝的“应许之城”耶路撒冷建都,则是在履行与上帝的约定。


政事堂看来,特朗普在将大使馆向耶路撒冷迁移,仅仅是一个开始,他的最终目的,一定是要让以色列的首都从特拉维夫搬回耶路撒冷,成为犹太人的首都,在他的任期内,兑现与上帝的约定。


所以政事堂判断,特朗普执政的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矛盾,未来势必会逐步激化,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会陷入比小布什政府更深的宗教泥潭中,而这,也将为我们带来一次历史性的机遇。


当美国人和以色列人在谋划他们的“应许之地”的时候,相信,中国人民也该收回自己的“应许之地”了!




中美各取“应许”,岂不美哉?



往期关联文章:

文章来源:政事堂plus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6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耶路撒冷,特朗普的神秘执着!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