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从美国政党更迭,看中国资本流向


昨天凌晨,在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之下,随着中美贸易战停火的消息传来,很多互联网和传媒行业的读者留言,说此次谈判背后,中国将开放传媒和互联网,甚至很多已经开放部分网站的截图,也在朋友圈和群内广泛流传。


这看的政事堂有点火大,对于这些谣言,政事堂的读者,看了这么多相关文章,按理说,应该很容易看破的。


美国的媒体和互联网,都是美国民主党的传统势力范围,尤其CNN还是特朗普的死敌。


而此次谈判,作为中方主席特使的刘总,在使用的“两桃三士”的阳谋之后,连美国共和党内部,都已经撕逼到公开互骂“Fxxx”,打成一团糊。那么,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有油水留给代表着传媒与互联网的民主党呢?



此番,中方代表团好不容易打了一场艰苦的战役,连刘总都意气风发的接受了采访。很显然,这两天的这些谣言,这与前些天美国部分媒体放出“2000亿美金”的谣言一样,都是有人故意炮制的。


不过相比于没机会参与中美经贸谈判的民主党,放出来的2000亿美金谣言,此次开放互联网和媒体普遍都是中文,很显然这些谣言都是国内团队。


记得年初,政事堂写了几篇互联网两大巨头的相关文章,其中,政事堂看好某巨头并看衰某巨头的观点,与主流观点向左,在留言区没少被喷。


而这小半年来,政事堂看空的那个巨头及其某重磅小弟,随着他们的股东大肆减持股票,两家公司的股价今年来已大幅下挫。


那么,这两家公司的海外股东为啥要抛售股票呢?这个,政事堂要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说起。


中国互联网的两次大浪潮,分别是1998年和2011年。


阿里、腾讯、百度、网易、新浪、搜狐等第一代互联网巨头,都是在1998年前后,拿到融资迅速崛起的。而京东、乐视、小米、滴滴、美团、饿了么、头条等中国互联网第二代巨头们,则是在2011年前后先后,拿到融资后迅速崛起的。


而这两个时间点,资本的集中爆发并非巧合。


两拨互联网浪潮背后,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是我国领导人1997年7月以及2011年1月的两次访美。


而这两次访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两位主席都在加利福尼亚州停留很久,并会见了大量的美国工商业人士


加利福尼亚州作为全球的硅谷,聚集了几乎全球最主要的互联网公司,中方选择加州作为访美的中转站,自然就像此次主席特使刘总,在谈判前释放的农业利好消息一样,在向美国释放谈判前的善意。


而这个惯例,也一直延续到2015年的那次重磅访美,那一年,网上流传最多的,就是那一场总市值超过3万亿美元,相当于中美两国GDP总10%的一张合影。



而这张合影,也被《福布斯》杂志称之为中国的“高科技外交”。


外交外交,就是涉外的交换,就在这张合影的的几个月后,Facebook的扎克伯格不顾北京的雾霾在天安门前跑步;另一家离开中国的Google,则大规模注册China系列域名以及大陆的公司。



更不要说随着那一次的出访,在15~16年,伴随双创的兴起,大量资本的涌入互联网,间接推动了中国的打车出行、外卖、单车以及支付领域的大规模战争,中国的互联网的投资又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要知道,最高领导人的正式出访,势必伴随着长期的准备和双方大规模的交换。而这几次的交换中,中国获得了平稳发育的时机,以及美国对华资本输入和市场开放,那么美国政府背后的老板们,自然要从中国的高速发展中分一杯羹。


区别只是在于,哪股势力要来参与发展,以及对我国那些市场输入资本。


所以,作为政事堂的读者,一定要闻弦音而知雅意,明白中国互联网浪潮背后最根本的道理。因为这三次最高领导正式出访的背后,1997、2011、2015,都是互联网和传媒支持的美国民主党执政时期。


所以就像雷军说的,风口上的猪也会飞,并不是你多牛逼,而是你借了民主党上台后的资本风罢了。


反过来,我们再看美国共和党执政时期。


江主席2002年的访美,是在小布什总统击败克林顿的副手,“信息高速公路”之父的戈尔后进行的。


所以,咱根本就没像以往那样,首站去民主党的大本营加利福尼亚州,反而将首站放在了美国农业和金融中心芝加哥,并会见波音公司领导人,之后,在共和党的大本营德克萨斯州与小布什举行正式会谈,此外,还在德州会见了美孚、壳牌等公司的总裁及老板。


不同于那两次的互联网高潮,2002年的出访之后,中国互联网的资本市场,迎来了长达八年的低谷,反而中国的银行和石油公司,迎来了上市融资的热潮,而与此同时,中美农产品的和交易与科技合作也迎来了春天,从2003年始,豆油取代了菜籽油成为第一大消费油种。而汽车行业在关税下浮50%以后,又取消了进口汽车配额许可证制度。


同样,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中方领导人访美,也没有去加利福尼亚,而是去了共和党的另一个大本营,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


所以,这场中美经贸战打下来,并不是政事堂真的能步步算得先机,而是中美谈判的大方向,本就是可以进行预判。



既然有的领域会迎来春天,那么有的领域自然就会遇到寒冬。


个人再怎么努力,脱离了历史的进程也难以成功,就像政事堂非常敬佩的小米雷军以及京东刘强东,他们在第二次互联网浪潮之前,拼了那么多年,没有资本的辅助,只能做精,而无法作大。


可是第二次浪潮资本一旦涌入,他们很快就拥有了冲击互联网一线巨头的能力。互联网圈当年的BAT三巨头,在资本的冲击之下,这才几年的时间,口号就变成了加入京东的BATJ,以及小米取代百度的ATM。


而反过来说,资本浪潮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在攀高峰,可浪潮一旦褪去的时候,就会知道谁在裸游。


16年前,随着布什的共和党政府上台,以及美国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中国互联网资本市场大量的资本开始逃离,当年的百舸争流,迅速就变成了几个还有现金流公司的苦苦挣扎,连BAT三巨头当年都大幅出让股权来支撑。


所以,再看看现在,烧了这么多年的钱,欠了这么多的债,资本市场一旦降温,拿什么还?所以,未来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真正的含金量,取决于谁能够拿到CDR和两地上市的门票。


这是因为随着特朗普共和党政府的上台,以及民主党的失势,就像16年前那样,在政治的影响之下,不仅全球资本市场的重心势必开始转移,全球监管层面对互联网的放纵也势必开始收缩。毕竟,停火之后,该各自收拾自家屋子了......


这两点,在巨头们的外资股东大幅抛售股票,以及最近好几个巨头连续爆事儿就能够看出来。


因为,资本家和监管层永远比吃瓜群众看得明白,随着美国政府的换届,一切都会重新洗牌。


而在这种政治倒逼的改革之下,只有选择对了方向,并进行大规模的创新,才有可能在政府的支持下跳出竞争的红海。


而一旦选错了方向,后果就极为严重,譬如明知道中国要开放燃油汽车市场,还在琢磨骗新能源补贴的车商,这就像十六年前的布什时代,明知道美国的转基因大豆要进来,还准备在中国靠补贴买地种大豆。真心都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这些年很多本就技术落后还能活下来的产能,就像国内的大豆种植的落后产能一样,一方面靠着政府的行政补贴,一方面靠着爱国群众宁愿高价吃国内的非转大豆,也不吃美国的便宜转基因大豆。


所以,某些一直靠政府补贴和爱国群众支持的品牌,在寒冬将至之季,倘若还继续“做”下去,就只能一曲《凉凉》送给你了......



看完这篇文章,未来资本的流向,应该很清晰了吧?



往期关联文章


文章来源:政事堂plus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17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从美国政党更迭,看中国资本流向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