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 :中国从来没有“贵族精神”,也不需要什么“贵族精神”

从前听过一个可笑的笑话,说中国需要贵族精神。


有一帮遗老遗少总是慨叹:“现在的中国人太现实,太功利,缺乏贵族精神”。

你要问他什么是贵族精神,他就会告诉你什么“有素质,有修养,肯承担社会责任”之类虚头巴脑的话,顺便再举几个伊丽莎白公主二战上阵打探照灯、法国王后上断头台踩了刽子手的脚还要道歉之类的地摊文学。

 

然而这些贵族的美好品质只在他们的想象中,贵族,面临国破家亡、社会危机的时候,从未真正担负起社会责任。他们该敛财的敛财,该兼并的兼并,即便改朝换代也没什么关系,换一套服饰照样可以当老爷。

 

我实在不知道什么叫贵族精神,难道贵族精神就不事生产剥削致富还要姿势优雅?是自诩名门出身玩女人还要装文青?是“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是富可敌国之后上节目吹牛逼“先定一个小目标”?是三妻四妾姨太太二奶小三风流倜傥人生赢家?是金子、车子、票子、房子、婊子“五子登科”?就是血统高贵“我爸爸是李刚”?是“平日袖手谈心性,临难却道水太凉”?


 

西晋时期,有一位著名的贵族老爷,叫做王衍,出生于当世第一大豪门世家王家,血统纯正,世代贵族,这货长得帅,钱很多,口才好,放在现在大概是王思聪+高晓松+吴亦凡的水平,经常是谈笑风生、口若悬河,连晋武帝司马炎都是他的粉丝。这家伙非常清高,平时说话,绝口不谈钱,钱在他眼里就是王八蛋。有一回自己家钱掉地上了,让佣人去捡起来,他不说钱,免得脏了自己的嘴,他给钱起了个别号叫“阿堵物”,可见其贵族风度。

 

这人经常公开演讲,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但也喜欢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十句里有九句都是地摊文学,常常发明历史典故,不输袁腾飞老师,但这货脸皮极厚,说错了也不怕,当场就换个说法,人们因为他还发明了个成语,叫做“信口雌黄”。(注:雌黄就是古代的涂改液、橡皮,写错了可以立马修改)

 

这位王老爷最不要脸的事情,就是八王之乱之后,西晋危在旦夕,王老爷世代贵族,又是丞相,众人推举他当元帅,统领晋军,结果他推卸责任,说“我也不是谦虚,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正当拖拖拉拉的时候,王室和大臣都被石勒率军包围了,一锅端。

 

大英雄石勒年轻时也曾是王衍的粉丝,喜欢听他说书,这回抓到了王衍,就问他有什么话讲,王老爷瞬间跪舔石勒,说天下这么乱,也不是我的错,我从小就不问世事,石大王您这么英明神武,不如你来称帝,取代垃圾晋朝。石勒大怒:“你这厮几十年前就名闻天下,位高权重,怎么能说天下事和你无关呢?现在天下坏成这样,正是因为有你这种硕鼠巨贼!”当晚就派人推墙杀了老王,还对人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衍自说少不豫事,欲求自免,因劝勒称尊号。勒怒曰:“君名盖四海,身居重任,少壮登朝,至于白首,何得言不豫世事邪!破坏天下,正是君罪。”)

 

许多人瞧不起底层出身的暴发户,然而似乎历史上的暴发户才懂得天下的矛盾所在,懂得社会应该公平,懂得上层阶级应该克制自己的欲望,励精图治,兼济天下。比如石勒、比如刘邦、比如刘裕、比如朱元璋,他们可比那些尸位素餐、占着茅坑不拉屎、无视底层死活、自以为高贵却反复无常成了三姓家奴的贵族高到不知道那里去了。

 

《大明王朝1566》中有个段子,说徐阶徐阁老的老家,他的家族亲戚们都是大地主大富商,资助棉布商雇佣农户生产棉布,生产出来的棉布,六分归徐家,三分交给朝廷,一分归老百姓。徐阶家的人不是严嵩家的人,算是仁慈的地主了,你想想,其他地主士绅得凶残成什么样?大明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时候了,公务员工资发不出,京畿周围都有灾荒饿殍,南边在抗倭,北方在防卫鞑靼,天下都沸成了一锅粥了,然而地主富商士大夫们,还是只顾着自己捞钱捞土地。

 

怎么形容历史上的“贵族”们?日本人的四句歌词说得十分贴切:

 

权贵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

豪阀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


 

人人都说贵族们讲规则,讲契约精神,理想主义,然而真正的贵族们是在自己制定的规则下欲壑难填,完全不给穷人活路。明清之后的士绅阶层是不用纳税的,只要考取了功名,他们和他们的家族就是独立的地方小王国,自己对农民们收租子放高利贷,却一分一毫都不愿意上缴国家,这就成了国家躯体上的毒瘤,尾大不掉,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他们不惜和中央对着干,甚至养寇自重,威胁中央政府。

 

这都逼得统治阶级的有识之士向他们动刀子,对自己人“革命”,张居正的一条鞭法,雍正的官绅一体纳粮,都是看到了问题的症结,然而人亡政息,这些改革,最终还是毁于既得利益阶层的反扑。

 

晚明的众生相,展示了王朝末年,贵族们的操守和作为。


明末朱元璋的子孙已繁衍至100万人之多,山西的庆成王朱钟镒一个人就生育子女共94名。


据徐光启的粗略推算,明宗室人数每30年左右即增加一倍。而当代人口史学者推算的结果是,明代皇族人口增长率是全国平均人口增长率的10倍。查明代皇家档案也就是玉牒上正式收录的人数,洪武年间是58人,到永乐年间增至127人,到嘉靖三十二年增至19611人,而万历三十二年又增至8万多人。(陈梧桐《洪武皇帝大传》)这还仅仅是玉牒上列名的高级皇族数目,不包括数量更多的底层皇族。据安介生等人口史专家推算,到明朝末年,朱元璋的子孙已繁衍至近百万人之多。


朱元璋子孙数量的急剧膨胀不但在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也是世界人口史上的一道风景。各地长官惊慌地发现,本省的财政收入,已经不够供养居于此省的皇族。这些王爷在王朝风雨飘摇之际,都为国家做了什么呢?就一件事,生孩子,因为多生一个孩子,国家就按等级多发放一份俸禄。所谓“宗室年生十岁,即受封支禄。如生一镇国将军,即得禄千石。生十将军,即得禄万石矣……利禄之厚如此,于是莫不广收妾媵,以图则百斯男。”


百万张嘴都要吃饭,王爷的增加,必然导致王府的增加和圈地的扩大。天下最好的土地越来越集中到皇族手中。明代中叶之后,全国人均土地不断下降,而同时,皇族占有土地却迅速扩大。许多王府拥有的土地动辄万顷:景王、潞王在湖广等地庄田多达4万顷,福王庄田2万顷,桂王、惠王、瑞王的庄田各3万顷。吉王在长沙,有地七八十万亩,长沙、善化两县田地的40%也归吉王所有。河南全省土地,有一半归各王府所有。


如此这般,老百姓还活个屁,这群王爷呢,在李自成、张献忠、清军打过来的时候,要么等死,要么投降,要么投降了等死,朱家子孙一点用都没有。


不但朱家子孙没有用,那些不交税不纳凉的士绅地主们,也纷纷剃了头留了辫子,大开城门跪迎王师,跑得比狗都快。而江阴城死守八十天,为大明死节殉葬的,都是满城百姓!


最后百折不挠,独守西南,两蹶名王,为明王朝尽忠的,非王非侯非贵族,只是一个底层农民起义军出身的匪寇——李定国!

 

看吧,贵族和既得利益者是没有祖国的,每到国破家亡的关口,他们还是只顾着吸食平民的膏血,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他们厚颜无耻跪得最快,最坚定的英雄和爱国者,往往还是来自于人民!

 

中国最宝贵的精神,不是什么贵族精神,而是来自于底层平民间的那一声声怒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对于那些怀念贵族精神的,我要说一句。

 

什么狗屁贵族?中国千百年来流血牺牲,正为消灭此辈硕鼠巨贼。

 

贵族精神有没有我不知道,我倒是知道如今有一堆精神贵族,三代贫农翻身得解放,却又贱骨头痒痒上赶着要回去跪老爷,当奴隶,这是什么精神?

 

不过请你们放心,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自以为贵族的尽管作死,“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故事只会重复上演。

 

这镰刀锤子劈出的天地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文章来源:平原公子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21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 :中国从来没有“贵族精神”,也不需要什么“贵族精神”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