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握紧笔杆子丨用互联网思维分析网络舆情(一)

偶然一数,笔杆子系列已写9篇,大都是从舆论发展、人物关系和政治博弈等进行分析,自觉有必要进行一些理论上的补充,这篇文章即是岱岱个人对网络舆情的一些观察分析。



1、网络舆情

网络舆情是社会舆情的一种,分析网络舆情,先让我们看下社会舆情是怎样的。

社会舆情可谓由来已久,如《诗经》三百篇很多都是周王室从民间采风而来的,如果周朝有论坛的话,那《诗经》就是论坛的精华帖,孔子就是精华帖的版主了。

然而,古代的社会舆情还是很独特的。

古代社会舆情大多是口耳相传,是街头巷尾的议论,难以捕捉,稍纵即逝,传播范围有限,传播时间不久。古代社会为了弥补口耳相传的局限性,开发了“童谣”、“谶言”等“发帖形式”字节短小朗朗上口而信息量大,字节短小、朗朗上口易于广大民众的获取和传播, 信息量大则满足了传播者们的舆论需要,因此成为信息传播途径有限的古代社会里,主要的社会舆情表达方式。

古代社会舆情典型的传播案例,有秦朝统一后“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民间传言,有十分经典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有元朝末期的“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还有清朝流传已久的“帝出三江口,嘉湖做战场”

是的,在信息传播主要靠口耳相传的古代社会,在以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农民群众为主要传播受众的古代社会,“字节短小、朗朗上口而信息量大”,是当时社会舆情事例的标配。

当中国从农业社会跃升至信息社会后,信息传播的主要途径,从传播效率低下的口耳相传,变成了传播效率极高的网络交流,网络上的舆论主力军也有了鲜明的群体分际线,情况已然大不相同。

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技术大大提高了信息的生产力和传播力,让传播者们有足够的方式、方法,来对社会各个方面各个事件进行全方面态度、信念、判断、价值观的表达,大大凸显了网络舆情的全面性和立体性。

由此,在信息时代,网络舆情超凡入圣,第一次拥有了独立的定义:

网络舆情,是以网络为载体,以事件为核心,广大网民情感、态度、意见、观点的表达、传播与互动,以及后续影响力的集合。

是的,网络舆情有三大要素,载体为网络,核心为事件,参与人为广大网民。

毛主席教育我们,分析事物要抓住主要矛盾,我们分析网络舆情,就要抓住这最主要的三要素。




二、网络舆情的网民分析

主席教育我们,任何时候,人的因素都是第一位的,网络舆情也是如此。

网络舆情的主要参与人是广大网民,当然也不要忘了,还有一些媒体公司豢养的水军,和国外收买的美分。

但主体还是广大网民,广大的吃瓜群众。

让我们用互联网思维的大数据工具,对广大网民群体进行分析。

1、我国网民规模大

大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6月,中国网民的人口规模已经达到7.51亿,比2个美国人口还多,而全球网民37亿人,中国网民占比19%。

我国网民规模是如此之大,其每天每小时甚至每分钟,在网络上生产的信息和分享的信息,其量级都是十分惊人的,在中国这样地域辽阔、矛盾繁多、天量网民的国家,即使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想对网络舆情进行全面覆盖性监控管理,依然是十分十分困难的。

古人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在巨大规模人口的网民群体面前,在日益丰富且高效的传播途径面前,这一古人云得到了最好的时代注释和实践证明

2、我国网民男女比例协调

是的,男女比例,我们要不得不提下。

网民的男女比例为52比48,和中国人口的男女比例大致相同,而我们之所以要专门提男女比例,是因为在网络社会中,女性群体于消费欲望、感性认识、情感表达等方面和男性网民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份差异性同样传导到了网络舆情。

女性网民感性居多、理性居少,的确是有点,当然这点有弊也有利,在网络舆情上关于安全问题、社会不公问题等方面,特别是在以女性、孩子为涉事主体的事件中富有同情心理和母性关怀的女性网民贡献是最大的。

虽然网民比例中男多女少,但在如三鹿奶粉事件、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空姐滴滴被害事件中,这些涉事主体为女性、孩子的事件中,女性网民的发声、支持和抨击都是最有力度的,可谓战斗力MAX,为中国、为自己、也为孩子尽了自己最大的力。

这也类似西方社会中,最有战斗力的民间组织是女权组织。

而有利也有弊,部分女性网民感性认识居多,理性分析居少,一方面辨别能力有待提高,另一方面情感宣泄方式却暴力粗糙。

比如很多女性热衷的煲毒鸡汤的咪蒙,比如最近拿慰安妇来论证女性性别优势的Ayawawa,比如很多以骂男人为噱头写出十万加文章的女性公众号。

这时候,这样的女性网民对舆论能否有正面推动作用,就值得重新评估了。

当然,这一弊端现象不仅存在于女性网民,男性亦然,有时男性更过,如给中国国足寄刀片绳子,在国足现场披麻戴孝,在抗日游行中打砸抢烧等等,的确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能说,在舆论日趋多样化、复杂化的局面下,我们吃瓜群众,都要不断提高姿势水平,在提高明辨是非的能力的同时,明确合理表达的态度,对网络舆论进行正面推动。

3、我国网民的年龄层次

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6月,我国网民以 10-39岁群体为主,占整体的72.1%,60后和70后加起来是28%。

其中最多的是90后,即 20-29岁年龄段的网民占比最高,达29.7%,占了三分之一。

00后即10-19岁群体占了19.4%。

80后30-39岁群体占比为23%。

60后和70后一起,占比为25%

而通过敏感词和热点词的大数据分析,各个年龄群体的兴趣偏重点不同。

00后是新生代,主要是对娱乐话题参与度较高,如C位出道的徐蔡坤和火到不行的抖音,毕竟,还在校园中生活的00后对社会新闻不热衷,对政治、经济更是陌生。

而90后作为网民的主体,出生于中国经济腾飞之时,奋斗于中国新时代复兴之际,一方面,90后对中国的未来有信心,普遍具有爱国情结,爱国动漫那些年那些兔的主要面对群体就是90后,而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行为缺失和中国贫富差距及阶层流通性的狭窄,又引发了90后普遍的不满,正值血气方刚的90后是中国热点事件中的舆论主力,外媒十分关注中国的90后,认为中国90后对西方文明不卑不亢,是“自信的一代”。

90后的优势是自信、爱国,90后的不足是较少深入意识形态话题。换言之,当代中国信仰缺失后,90后是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部分代替人生信仰的第一代人。

80后是第一代网民。天涯、榕树下、西西里等论坛开一代风气之先,80后奋斗至今,如今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是社会的中坚阶层,他们对互联网的使用习惯更多的是娱乐和关系交际,同时80后群体也是中产阶级的主力军,在网络舆情方面,更多关注的是人身安全、教育公平、社会流动等事关生活质量和个人发展前景的话题,因经济实力和社会能力,80后掌握了网上部分话语权,热衷利用网络发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

可惜在中国,底层最苦,中产最难,经过保姆纵火案、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615股灾事件、互联网金融乱象事件等等后,80后中的中产群体在中国已然缺乏安全感。

如果说90后悲愤的是中国贫富差距和上升渠道窄小,由此沦为佛系青年,那么80后悲愤的就是股票、学区房,由此沦为韭菜……

嗯,90后成了佛系青年,80后成了韭菜。

60后70后,最关心的是两个,一个是养老问题,一个是意识形态问题估计。

养老问题很好理解,毕竟60后70后已是朋友圈养生大军的主力,而意识形态方面,60后70后在网络上则泾渭分明,一方拥毛反邓,一方拥邓反毛,一方批判西方普世价值,一方拥护西方普世价值。

80后特别是90后对意识形态已经淡化,但60后70后对意识形态一直思想紧绷,如果说当下最撕裂中国的是前后30年之争,那么60后70后群体就是最撕裂的群体了,所以那些红二代都六十多岁了还见面掐架,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此可见,因网络群体的年龄层次不同,各年龄群体对网络舆情的反应态度也不同,在进行舆情分析时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4、我国网民的城乡比例和学历比例

数据显示,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6.7%,规模为2.01亿,城镇网民占比73.3%,规模为5.50亿。

二线城市,则成了热点舆情事件中网络舆论主要发声地,占比高达71.6%,只有26.65%网民来自一线城市,45.1%网民来自二线城市。

另外,网民中,初中高中学历的占比是最多的,中等学历群体在2015年的占比高达65%。

一个是二线城市在网络舆情中占比高达71%,一个是中等学历占比高达65%,看到这两条,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明白,为什么互联网行业有这样一句话了——

是的,“得屌丝者得天下”,在互联网行业中,成功的互联网产品多是抓住了“屌丝群体”、“草根一族”的需求,如qq、淘宝、YY、小米等等。

而在网络舆情中亦然,虽然中产阶级是网络舆论的主力军,在推动社会公平公正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千万不要忽视中国的“无产阶级”,因为一个社会的公平公正是需要大家来维护和保障的——没有“无产阶级”的公平公正,何来中产阶级的“独善其身”?

最能说明这点的,就是近几年层出不穷的幼儿园虐幼事件了。

岱岱无意替里面的教职工洗地,岱岱只想指出几点事实。

一方面,这些名牌幼儿园一个月就要好几千学费,幼儿园老板大发横财,另一方面,这些名牌幼儿园的教职工,工资普遍几千块,没有一个过万。

是的,中产阶级花了大价钱,将送孩子进了这些幼儿园,以为孩子能健康的快乐成长,却遭到了教职工各种虐待,这些教职工的确是反人性,但另一方面,这也恰恰是人性——这些收入低薄生活拮据的教职工,看着中产的孩子一个月光学费就是他们的全部收入时,你觉得他们心里会不会怨恨呢?

这就是之前提过的“中产陷阱”概念:

当一个社会愈加贫富分化,却无法打土豪分土地进行重大财富分配时,社会矛盾就会十分激化,然而此时,不是富豪阶层,而是中产阶级,才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因为底层民众最被压迫,他们的怨气得不到释放,而富豪阶层离他们最远,且富豪阶层有私人订制和私家服务,被戾气的底层民众围攻的,只能是中产阶级,被牺牲的,也只能是中产阶级。

于是,我们看到,在名牌幼儿园里,被压迫的一个月只拿几千的教职工,没有把钢针刺向他们的老板,而是刺向了中产阶级的孩子。

也有人这么说过,从朝廷的层面来看,抄家宰富豪,难度大,加税宰底层,要造反,那就只能割个韭菜宰中产羊了。

所以,网络舆情里,也是“得屌丝者得天下”啊。

中产阶级虽然是网络舆情的主力军,握有部分舆论权,而“屌丝们”缺乏舆论权,但在推动中国公平的道路上,底层民众是不能缺失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屌丝”们合理诉求的满足,不仅“中国公平”成了一个伪概念,中产阶级一次次争取而来的成果也将被葬送。

还是毛主席那说得好——




未完待续……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25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握紧笔杆子丨用互联网思维分析网络舆情(一)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