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复兴路上——国家资本主义


一、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国家资本主义”这个名词,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不过在对它展开阐述之前,还要理解该名词在中西方语境里的不同。


追本溯源,该名词由列宁发明,是苏联实行新经济政策时奉行的路线。


来自列宁的几段话:


让政府成为资本的主人,由政府代替私人资本家推进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是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公有制经济,具有成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可能性。



我国正式承认实行过“国家资本主义”,是建国后的三大改造时期。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三大改造的时候,毛泽东对国家资本主义展开过多次论述。


来自《毛泽东文集》的几段摘抄:


有了三年多的经验,已经可以肯定:经过国家资本主义完成对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较健全的方针和办法。


《共同纲领》第三十一条的方针,现在应明确起来和逐步地具体化。所谓“明确起来”,是说在中央及地方的领导人物的头脑中,首先肯定国家资本主义是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和逐步完成社会主义过渡的必经之路。


现在多数公私合营厂的缺点必须改正,否则将阻塞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


请瓜迷注意,三大改造完成后,中国政府任何纲领性文件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国家资本主义”的字眼了,中国官方媒体也仅仅承认在三大改造时期奉行过国家资本主义,现在,仅我国和外国资本家合作经营的合资企业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其他国企也好民企也罢,都是正儿八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嗦嘎,原来是这样。


物换星移几度秋,“国家资本主义”作为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一个短暂过渡路线,原本已经泯灭于共产主义的故纸堆里,却不料在21世纪焕发新生,意外走红,屡抢头条。


08年经济危机后,西方国家经济集体嗝屁,而中国经济却风景这边独好,全球权力重心有所偏移,于是,别有用心的西方政客学者,将共产主义的专业术语——“国家资本主义”拎了出来,结结实实的批判一番。


西方对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列举了种种弊病,声称奉行“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国不擅长科技创新,国家专制,社会不自由,政治腐败,而且该道路最终必将失败,将严重威胁西方“自由世界”等“劣迹”。


一言以蔽之就是,在这轮全球经济危机下,西方体制走下神坛,中国道路中国智慧大受世界追捧,西方媒体和政客从意识形态出发,以“标榜自我、打击敌人”的动机将中国戴上国家资本主义的帽子进行种种“劣迹批判”,以此来攻击中国发展前景,并阻吓新兴国家自主选择道路。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是国际社会里中国和西方争夺话语权与发展道路合法性的斗争。


北京对西方玩的这些伎俩一清二楚,早在2012年,人民日报就发表了《乱贴“国家资本主义”标签用意何在?》的文章,直指西方的别有用心,中国和西方就“国家资本主义”打起了国际嘴仗。



世界各大国都在争夺笔杆子,笔杆子厉害吧。


在中国官方语境里,“国家资本主义”是过去三大改造时期的过渡路线和当下中外合资企业,在西方的语境里则成了“恶龙经济”的形象。


所以岱岱在展开概念阐述前,不得不先交代此概念的在中西方语境里的不同含义。


好,现在我们已将西方强加的有色眼镜摘下,该好好地客观剖析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特点了。


是的,客观。




二、释义


西方自由市场经济认为,政府的职能是执行合约、限制道德风险以及创造公平竞争的经济环境,政府对经济管的少,才是管的好甚至市场原教旨主义一派认为市场看不见的手会自动调节经济发展,根本不需要政府的干预。


简单的说,西方自由市场经济认为:一个不当球员的裁判,才是好裁判员。


而奉行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在西方经济霸权的大背景下,该主义认为国家经济要崛起突围,就需要政府对经济保持重大影响,在涉及国计民生的经济领域,占主导地位的不应该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而该是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而且为了社会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国家在进行经济决策时,除了经济上的考虑外,更多应该考量政治因素(参考中国房市股市)。


简单的说,国家资本主义认为:想要赢下大国比赛,政府要既当球员又当裁判。


在“国家资本主义”的百度词条里,这样写道:


国家资本主义指资本与国家政权相结合,由国家掌握和控制的一种资本主义经济。


它的性质和作用决定于国家的性质。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它实际上就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为资产阶级统治服务的,是变相的私人资本主义。


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它实际上就是国有或半国有企业,属于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经济的一种手段。


后面两句是从意识形态说的,我们是吃瓜群众,不用纠结国家资本主义到底是姓社还是姓资的老问题,且来看看资本是怎样与国家政权相结合,国家又是怎么掌握和控制资本主义经济的。


答曰:国家资本无限好,只因有这三个宝。




三、国家资本主义的“吉祥三宝”



第一个宝,就是国有企业。


了解国企,首先要有的基本概念,就是国有企业并不是中国特有,国有经济在世界任何一个大国中都普遍存在。


资本主义的发源地,欧洲,从上世纪30年代至今,共经历了三次国有化和三次私有化浪潮。


上世纪80年代是法国国有化程度最高的时期,2000名员工规模以上企业几乎都是国企,全国有4300多家国企,营业额占全国GDP的40%。在德国,目前国企仍占全国企业总数一成左右;在意大利,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部门大多属于“直接国有”或“间接国有”企业范畴。


许多中国人熟悉的公司,如雷诺汽车公司、英国石油公司、瑞典钢铁公司,政府都是唯一或最大的持股者。



甚至有美国学者这样写道:


西欧资本主义已“变质”,很少有人意识到欧洲多国政府已在50个最大公司中的一半拥有直接控股权。


毕竟,国家要实现对国民经济的有效调控,必须保留一定比例的国有经济成分,这是无问东西,不分社资的。


相比西方国企,中国国企情况如何,看500强名单,就能有很直观的体会。


2017年,中国500强榜单中,共有274家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上榜,占比54.8%,资产占比86.19%,国企净利润占比71.76%,纳税占比85.87%


另外,2017年中国这500家企业的营业收入,相当16年中国GDP的86%。


——逼近GDP的90%,中国寡头时代已然来临。



而2017年500强榜单里,国企营业收入占比高达71.83%,也就是说,单单就上榜的这274家国企的营业额来算,他们相当于16年中国GDP的86%*71.83%=61.77%


法国历史的最高峰,全国四千多家国企加起来也仅仅是40%,中国两百多家就达到了61%。


——最大的寡头还是国家啊。



再联系到国企集中分布在能源,化工,通讯,电力,交通,钢铁,国防,邮政等行业,较多垄断行业。


所以,中国国企是风景这边独好,在国民经济里,中国国企牢牢占主导地位。


毕竟,我国宪法第七条,这样写到:


“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



第二个宝是国家主权基金。


国家主权基金简称SWFs,百度SWFs有一大堆文章出来,但那些文章太艰深晦涩了,我们从国际大环境出发,直透本质的看国家主权基金,它可以说是后进国家用来稳定经济和实现弯道超越的金融工具。


为什么说它是后进国家搞的呢?


搞国家主权基金的主要是两大类国家,自然资源出口的外汇盈余,包括石油、天然气、铜和钻石等自然资源的外贸盈余,主要以中东、拉美地区国家为代表,如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等opec国,和俄罗斯挪威文莱等产油国,其中世界第三大石油出口国挪威的国家主权基金,规模超过一万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



另一类是出口外贸发达拥有巨量外汇储备的亚洲国家,主要以亚洲地区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台湾等五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其中新加坡的淡马锡被誉为最成功的国家主权资金。



不管是卖能源的还是卖商品的,大多为后进国家,而西方老牌发达国家的国家主权基金的规模普遍不大,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美国,该国最大的国家主权基金,阿拉斯加永久基金的规模是可怜的61.6亿美元,索罗斯量子对冲基金都是290亿美元,更别说香港金管局的规模。



老牌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里,对冲基金力量远远大于主权基金,国际上力推国家主权基金的,都是后进国家。


为什么说国家主权基金是稳定经济的金融工具呢?


在美国霸权的国际背景下,世界政治经济秩序不平衡,后进国家累计的国民财富再多,也是被剪羊毛的命,为了更好的保障和拓展国家财富,抵御危机风险,各大后进国家以国家财政为后盾,纷纷设立主权基金。


另外,上世纪石油危机后油价上涨,石油和美元捆绑,经济全球化下石油供不应求,中东各国靠石油积累了天量的美元,美国经济学家保守估计有20万亿美元从全球各地流入中东,布热津斯基甚至在书里说“这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财富汇聚”。中东国家除了豪车游艇买买买外,在上世纪70年代就纷纷开设国家主权基金为国理财,由此,中东成为了世界上最早设立主权财富基金的地区,也是如今基金规模最大的地区,全球最大的主权基金桂冠,曾连续多年被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投资局霸占。


清真味十足的阿布扎比投资局标志


但在17年,阿布扎比投资局被挪威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拉下马。


因为经济高度依赖石油的挪威,在石油大跌的背景下十分难过。



鉴于自家主权基金的收益可观,可以稳定国内经济情势,还是8千亿美元规模的主权基金,在三个月内,被挪威政府加仓至一万亿美元之上,登顶全球,如此大手笔,引起世界范围内的瞩目。




PS:挪威入手的是新加坡和日本房产,中国房市挪威是不敢接盘的。


石油土豪国纷纷国家理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实现了外汇资产和国有金融资产的保值增值,这成了亚洲外贸国家们仿效的对象,2007年,中国最大的主权基金,有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楼继伟挂帅一把手,高西庆就任首席投资官。



中投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为解决国家外汇储备过多,实现外汇资产保值增值,所以中央起初给中投定的原则就是只许在境外投资,不许在国内投资,(中投后来手贱,跟着明天系一起炒房)于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动作很快,如此新闻屡见不鲜。




然而,相比挪威一年狂赚530亿美元,中投为国理财的路,并非一帆风顺。中投投资摩根士丹利和黑石,然后西方金融危机,中投投东京电力公司,然后福岛核电站泄露。


中投以此辉煌战绩被誉为中国打击外国经济的“三炮”部队。


求中投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对于国家主权基金,国内了解的也许还不多,但主权基金的救市,股民应该很熟悉。


如同挪威经济不景气时从主权基金里拿钱补贴财政,中国在615股灾后出动的救市国家队中,社保基金和中央汇金赫然而为主力军。



在这轮救市中,被称为“平准基金”的证金公司大力扫货,从7月初开始入市,直至8月14日证监会宣布“一般不入市操作”,部分相关股份转让给中央汇金公司。


市场将证金与汇金这两大机构的持股上市公司,称为“王的女人”。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央汇金”)是中投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自设董事会和监事会。


这就体现了主权基金在关键时刻稳定国内经济的重大作用。


第三个宝是有国家支持背景的民营企业。


这个部分,岱岱在之前的那篇《红星闪闪放光彩——那些与国同运的企业家们》一文中,已经写了很多了。


在中国,很多有影响力的企业,其实和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连斗鱼主播都有党支部,真的是“天下无人不通共”啊。



成立党支部的女主播们,怎么没在直播间直播两学一做呢,岱岱会刷礼物的。


在国家对民营企业的渗透控制上,西方国家做不来(市场经济大过天的教条),其他国家做不好(没有足够的威权政治驾驭不了),中国政府这方面的确有难得的国情优势。


国家不仅对国计民生的关键行业十分关注,而且在涉及到信息安全的互联网领域,国家也动作频频,紧抓不放,在能推动产业升级成为振兴经济助推器的汽车行业,中国更是放手一搏,支持力度之大为世界第一。



看看,在中央的示意之下,有多少人搞汽车。






搞汽车的,除了熟知的贾跃亭董明珠,BAT一个都没落下,滴滴和华为更是撸起袖子加油干。


汽车工业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综合的工业能力,其拉动就业和创造利润的能力数一数二,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的汽车工业,经过一百年积累的技术优势,在如今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联网的大趋势下已经摇摇欲坠,中国政府已然把壮大民族汽车行业上升到实现国家弯道超车的战略高度,和人民币国际化、全球能源互联网、洲际高铁战略一起,成为助力中国复兴的四大助推器。



凭借着国家对私营企业无孔不入的影响,政府一呼,企业百应,充分体现了我国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




三、中国到底是不是国家资本主义?


从国家资本主义的三大基本特征,国有企业、主权基金和有国家背景的民营企业来看,中国似乎离国家资本主义路线不是很远。


毕竟,世界各国中,中国国有企业最强最全最大,主导地位最明显,全球主权基金中,最大的前十基金中国有四个,从总额规模算,中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之最,而从国家对民营企业的影响力来看,中国有着其他国家没有的威权政治保障,各大企业对国家政策一呼百应的情形,和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党支部,就印证了国家无处不在的掌控力。


so,如果将此三项特征视为国家资本主义的程度指数来衡量的话,三项指标都为世界之最的中国,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最大的“国家资本主义”。


中国巨龙,就问西方怕不怕?


好的,写了这么多字,终于到这里了,瓜迷们,现在大声告诉岱岱,中国是不是国家资本主义!!??


万,兔,思瑞,勒次狗!!


吃瓜群众: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吒!!



且慢,中国政府,会这么回答我们:



吃瓜群众:what?



就像本文第一章,岱岱交代了国家资本主义在中西语境里的差别,在这一章,也有必要交代中国政府之所以不承认“国家资本主义”的原因。


三大改造完成后,中国政府任何纲领性文件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国家资本主义”的字眼了。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党建理论就是一门让政权“名正言顺”的重要学问。


经过几十年的理论总结和实践,中共思想路线大致可以这样划分:


新民主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路线——特色社会主义


1919年五四运动之前,为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之后,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建国后1953-1956年的三大改造时期,国家资本主义成为短暂的过渡路线。


1956年后的人民公社等运动,毛主席把社会主义划分为两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十三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发展完善了这一说法,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述,于是有了适应初级阶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我们可以看到,从新民主主义到如今的特色社会主义,是从低级到高级,一步步进化的,国家资本主义早已写进了中共纲领文件,在中共既定的政治语境中,它是短暂的过渡路线,是次于特色社会主义的低级形态。


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已经成为过去式的国家资本主义,被西方成功嫁接到21世纪的中国身上,这不仅将打乱党建的理论体系,更将抹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成绩。


只有向前进,没有往后退,人和国家一样,不能越活越不如从前,所以中国是不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争论,上升到了中国发展道路合法性的理论高度。



因此,中国绝对呈现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但中国绝对没有奉行国家资本主义路线。


吃瓜群众:



我们应该这么说:


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伟大实践中,部分借鉴了国家资本主义在紧密结合新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后的理论升华和成功经验,我国高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朝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目标前进。


嗯,就是这么个说法。





四、小结


本文有点长,但脉络其实很清晰。


第一章,交代了国家资本主义被西方回炉改造的国际背景,澄清了该概念在中西语境下的不同意义。


第二章,交代了国家资本主义的三大基本特征,国有企业、主权基金和有国家背景的民营企业,在分析三大特征在中国的情况后,重点阐述了其特殊优势。


第三章涉及到党建理论,怕过于生涩,就写的幽默些。为了不掉西方坑里,解释了中国虽有三大特征,但为何不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原因。


就像西方一直恐惧中国的复兴将严重损害西方利益,所以将国家资本主义渲染成专制腐败的“恶龙经济”,的确,国家资本主义在新时代的成功运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中国的复兴进程,但一个硬币,从来都是有两面的。


我们用国家资本的成功经验,大踏步地在民族复兴道路上砥砺前行时,有一个幽灵,一直和我们如影随形。


下一篇,当我们翻开硬币的另一面时,我们会发现: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26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复兴路上——国家资本主义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