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山东,想说爱你不容易

前面四篇文章,介绍了山东在中国政坛和军界的辉煌成就,各地方人觉得山东厉害,山东人也感觉与有荣焉,但这一篇的声音,就不是那么顺耳了。



一、从酒说起


岱岱酒量不行,也不抽烟,最怕的就是参加那些乌烟瘴气的酒局,而喜欢豪饮斗酒的山东人,他们在酒桌上的战斗力,接触过的朋友,应该都清楚。

某朋友曾贡献过一个金句:“没想到能活着从山东回来。”


看看你家乡排在哪


山东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弥漫民间,自然也影响到了军队。

军人这份热血的职业,不仅与山东大汉不喝酒不是男人的豪言十分契合,也和中国独有的酒局扩展人脉方式不谋而合。

山东籍军人在军界逐渐做大的同时,无形之中助力了军队的酒文化发展。


注意右下角水印


问题是,我们小老百姓喝多了酒,是不太好,但不至于太大问题,而随时准备“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军队,如此沉溺于酒精,就上升到政治问题了。

古人云:“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一支作风不正的军队,不会有战斗力,也打不赢战争。

这里有一件被曝光的极端实例。



第26集团军的军长张岩,在军部与39集团军的两名老部下喝酒,都说人生四大铁“一起嫖过娼,一起扛过枪”,他们见面肯定没少喝,于是最后,喝死了一个人。

其中的26军,驻扎在山东潍坊。

特别是山东籍军人,发展于战争后期,崛起于和平时代,靠着上头有人大家抱团,才壮大称雄,所以虽然军界将星如云,但真正实战的有战功的不是很多,好像是湖北籍的军人,曾这样讥讽道:“山东帮都是在酒桌上升官的。”

言语有点酸,有点刺耳,但估计也不是完全无根无据。

再先进的钢枪,被酒浇多了,也得哑火啊。

幸好的是,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随着军改的完成,枪杆子也迎来了自我的净化。






老大的左右手,许将军,出身山东,其人正气凛然,深晓军队弊政,出力甚多。

此外,因为山东整体经济发展一直比不上东南沿海,且齐鲁大儒家文化深厚,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在山东出了这么多将军的光辉例子下,不乏有一些家庭,是抱着解决经济问题的想法送子参军的。

别的地方的征兵部门,都是求爷爷告奶奶连哄带骗的努力完成征兵任务,而在山东部分地区,你想当兵,是要送礼塞钱找关系的。

不要觉得不可思议,“这年头只有逃兵役的,竟然还有为当兵送礼的?”

如果你的老家,是一村一个少将一镇两个中将的算法,岱岱想,你也许也会为当兵而花钱找关系的。

于是有了这个新闻:



交通违章的这位山东男子,是这样对交警说的:“你敢动我试试!”“我儿子是国防生,怕你啊!”

而这几年,军队反腐的成绩很大,一方面,军队国之根本,我们要再接再厉,另一方面,成绩越大,说明之前我们欠的债越多。

反腐,永远在路上,军队亦然。


二、省内乱象


枪杆子的乱象不太好写,这里我们把视线转回山东。

儒学,可谓中华文化的国教,山东,可谓中国的耶路撒冷,孔庙,可谓中华的文化地标。想起了这么一个文史典故,清朝年间,世袭罔替的孔家后人进朝廷受封,在大内等待,孔子后人见宫廷之中有麻雀飞过,有感而叹,赋诗一首:


一窝一窝又一窝,三四五六七八窝。

食尽皇王千钟粟,凤凰何少尔何多!


这位圣人后裔算是菩萨心肠,痛恨官吏贪污,关心百姓疾苦,可是历史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山东最大的剥削者,就是孔府。


“历代帝王封赠孔氏奉祀祭田共大顷三千六百顷,每顷一百大亩。”合计一百零八万市亩。

史记: “(孔家)率众数千人,蜂拥沛境,私立屯庄二十五处,平地修盖房舍数百间,遍插‘圣公府’三字旗帜”,“灭没村庄百余处”, “多带器械……居民莫敢仰视。”

被誉为“天下第一家”的孔府,保存了一套珍贵完整的满汉全席餐具,餐具的总数为404件,倘若将这些餐具装满美味佳肴,可供20个人吃上三天三夜。

与珠光宝气琳琅满目的餐具相对应的,是文革时期,从孔府搜出的上百件刑具。

这么多刑具是要干什么?要知道孔府极端恪守封建礼教,等级森严,对仆从佃户十分蛮横。《清史稿》记载,顺治年间,孔府数位仆人致死,惊动顺治皇帝,而满清的顺治是这样“圣谕”的:

“因人命关天,天下皆知,事干国法,朕不得不行,朕读你祖书,朕有不为你的?”

“朕有不为你的?”——人命大案的最后,孔府仅得“微责”。


黑暗在山东,一直如跗骨之蛆,从封建时代到我们如今的时代,都是如此。

毕竟,山东深受儒家影响,官本位思想,估计在全国各省,都是首屈一指,从这个新闻里的山东丈母娘,就可见一斑:




三年赚百万的女婿可以算抢手货了吧,月薪两万多呢,山东丈母娘竟看不上?

记者采访这位丈母娘想问明白,但她拒绝接受采访,只留下这样一句话:公务员多好,我的女儿只嫁给公务员。

厉害了,我的丈母娘。

又想起了调侃山东的那句话:

在山东,除了当官,其他都叫打工的。

五道杠黄艺博同志,应该会十分赞同。



好吧,毕竟山东是儒家发源地,毕竟山东是政坛梦工厂,山东这么热衷于官帽子,也算无可厚非吧。



but,山东出的这么多官员,他们是怎样的表现呢?

记得文革后拨乱反正,山东地主们要求贫农返还他们土改被分的土地,记得改开初期,胶东半岛走私猖獗,乳山市书记直接判了死刑缓期,到了十八大后,山东官场貌似依然故我。

这是山东人自创的段子:

科学发展观,胶东有亮点。

工程紧上贪,过村没这店。

烟台楼垮垮,全球榜上挂。

海阳路渣渣,名超奥巴马。

楼板刮银两,地皮当金矿。

书记钻钱仓,局长敛财狂。

酒池福尽享,舞厅随便浪。

地雷战故乡,皇军又扫荡!

段子看的想笑,但是山东人心里苦啊。

还有被山东人传诵的临沂连承包,德州黄三亿,莱芜臭咸于。

一个在临沂只手遮天,市里很多基础工程都是他亲戚承包干的,而且一年30亿的财政,敢大量举债建八星级办公大楼,一直说要倒要到,然而一直不倒不倒,没办法,荣成的啊。



一个在主政德州时期,卖爵鬻官明码标价,委书记50万元,县里某个局的局长20万元,最低价码是副镇长5万元,最后的涉案金额是三个亿,因而人送外号“黄三亿”,他倒是和妻子早就搞了假离婚,将家人和资产移民国外,被判无期徒刑家人也能酒池肉林。

还有一个臭咸于,胶东帮里的烟威帮出身,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三亲六故全都土豪的套路,一路货色不想说,而且估计人家都靠岸了。


更别说那个震惊全国的炸死情妇案,作案人是济南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





以及几次死人的强拆事件,还有轰动一时的山东辱母杀人案。





还有临沂“电击教授”杨永信,还有鲁荣渔2682号惨案,政治昏暗下的乱象,是太多太多了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旧时代的小偷大盗们,都不在自己老家做买卖,这是盗亦有道,看看他们的做法,不是盗亦有道,而是盗可盗,非常盗。

想起落马两千厅官的广东,看看成队成队进去的山西,什么时候,山东能来一次自我净化啊?



中央对山东,心里是有数的,不然为何出过最多中委的山东,却没有几个人进董事会呢?

而且,这几年,山东的动作还是不紧不慢的开展的。

最大的动静就是王敏了,这个一生仕途从未离开山东的人,在山东经营40年之久,号称山东帮大总管。对于王敏的问题,上至官场下到草野都心知肚明,然而,大总管落马后,山东依然岿然不动。

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落马后,为何迟迟不见人来接位,一篇文章隐晦的这样写到:



山东震动不大,有两个原因:一是官场生态较好;二是官场盘根错杂。分析到此,各位可以自行脑补。

嗯,要么是官场生态较好,要么是官场盘根错杂,你这话,等于没说啊……

另外,军界山东帮,省内胶东帮,在胶东帮坐拥山东天下的几十年间,山东各地经济的发展如何,大家是心知肚明。山东这么高的GDP大部分是由国营经济贡献,老百姓是没什么钱的。另外,山东人得感谢GDP达人高丽同志,没有他那几年的战略规划与执行,如今后劲不足的山东估计要歇菜了。

下面这张,是山东人P的图:


《山东省的纤夫》


有点搞笑,有点无奈。

青岛地理位置优越,加上青岛人经商传统,所以经济发展一直很好,不能说青岛是吸血山东促进自身,但青岛红红火火的背后,政策倾斜的助力的确也是不能忽视的。

联想到烂姜主政山东的表现,怪不得中央定下这条不成文规定了:青岛书记不可以升任省长,青岛人不可以成为书记省长。

又想起那句话,那句万达旅游城落户济南时,某位胶东烟台的副省级干部对王建林说的话:

“别在济南建了,在烟台建吧,济南不如烟台有前途!”

美不美,家乡水,即使一直说要统筹发展,但有些胶东人还是太爱自己的故乡了,所以导致其他山东人对胶东人看法不太友好。

这位烟台籍的副省级干部是谁,大家就不用猜了,反正济南人已经报仇,为烟台编了这样一句顺口溜——

“黄县嘴子,蓬莱腿子,掖县鬼子”

烟台三县集体中枪……


有你家乡吗?


当然,物竞天择,抱团生存,这是常理,就如同某位热心瓜迷的想法一样,没帮没派,是不可能的。





是的,更何况这个帮那个派的,只会贪钱不会做事,那就直接没有竞争形成垄断,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于公影响稳定,于私自身难料,这时就需要上面介入进行反垄断了。

比如在电力系统一家独大的山东帮,就被国家“反垄断”了。




刘振亚下去后,新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不是山东的。

相比电力系统的顺利,踏上新时代征程之后,山东大管家落马之后,山东依然是“反腐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而不是“反腐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更没有山西广东的“夺取反腐压倒性胜利”。

山东的腐败,可谓触目惊心,中央心里哪能

不得不说,山东泰山之高,黄埔江水之深,天朝两处胜景也。


三、结语

桂霭桐阴坐举觞,    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    皮里春秋空黑黄。


酒未涤腥还用菊,    性防积冷定须姜。


于今落釜成何益?    月浦空余禾黍香。

这是《红楼梦》第三十八回里,薛宝钗写的《咏螃蟹》,书中是这样旁白的: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宝玉看罢道:‘骂得通快!我的诗也该烧了。’”

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

不细读红楼之人,会简单的认为商贾家庭出身的薛宝钗,虽然成熟稳重,但过于圆滑世俗,可是细品下她的这首诗和《白海棠咏》《柳絮词》,就知道,原来宝钗妹妹是愤世嫉俗的小愤青啊。她年轻轻轻就协理薛家生意,对于官场、商场上的黑暗污浊不可不谓不了解,厌恶之情郁积深厚,但受封建礼教的束缚一直不得而发,故借诗一舒郁气。

怪不得《终身误》里她的评语是——“山中高士晶莹雪”。

岱岱写文,嬉笑怒骂,信笔由缰,难得有一篇是讥讽贪官污吏,不是奢求“山中高士”之名,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有感而发罢了。

毕竟,山东出了这么多政界军界大员,山东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生态,却是如此情况,不由人不唏嘘。

之前两篇文章历数的密密麻麻将军高官,富也好贵也罢,都是他们一家一姓之富贵而已,和大部分山东人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不信可以问问自己,这将军书记是你家人不?

而他们的一些不作为和坏作为,会产生地方腐败和山东区域发展差异等各种负面影响,这时候,不仅是中央,广大山东人也该好好思量下这个帮那个派有无控制削弱的必要了。

另外,除了枪杆子和地方的乱象,山东还踩到了一条警戒线,一条绵延千年的政治警戒线——这才是中央不得不对山东高高举刀,又不得不轻轻割肉的深层次原因。

下一篇,就要写到那条警戒线,写到冰山下面的下面,写到重庆的那位了……

最后,让我们把宝钗妹妹的诗句,送给那位仁兄:

于今落釜成何益?    高墙空余菜花香。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26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山东,想说爱你不容易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