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大乱而后大治的中国股市

危机只有发展到最困难的阶段,才有可能倒逼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权威人士


品读帝师文集至此句,不禁颔首点头,思绪纷飞,想起了毛主席在文革时期写给江青的那句话,“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英雄所见俱同,只是,难道乱后方治,一乱一治,真的是逃不过躲不开免不了的历史周期律?

当时沉吟许久,忽然想起中国股市的历史,一叹——果然大乱方能大治。


一、自上而下  初期混乱


中国股市和外国的股市是大不相同的,现在执江湖牛耳的纽交所,可以追溯到1792年,24名经纪人在华尔街的一棵梧桐树下约定,每日在此聚会从事交易,并订出了各种交易条款,华尔街开始登上世界舞台,但中国这边,却是另一番风景。

如同洋务运动一样,国家引进海外专业人才,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的前身“联办”创立,1989年,这伙人在万寿宾馆开了一个会议,酝酿创建中国证卷市场,因为国情决定,中国不能像西方一样从下至上,而是要自上而下设计游戏规则。

然而这并不表示那时国家对证卷市场能实行有力监管,毕竟“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钱字当头,涌入股市的权贵大鳄与小散草户都顾不得什么了。

1992年深圳特区新股认购,坊间爆传,只要买到抽签表,少说赚2-3万,多的4-5万,那是一个人人都做发财梦的年代,虽然广州到深圳的火车票从30元炒到了300元,但是依然有百万股民顶着炎炎夏日集结深圳各个认购发售点。

甚至有人带着被子排了几天几夜的队, 矿泉水瓶子、快餐盒子仍的到处都是。

当时买抽签表一份要一个身份证,10份中签一个1000股,意味着你要10个身份证以上才有资格排队一次。那几个月,身份证最高炒到了500元一张的价格,有的邮局收到的包裹竟是装有重达7公斤的身份证。广东的身份证不够用了,黄牛跑去湖南江西乡下收购身份证再去深圳倒买,赚取暴利,有的机构集团化作战,装满身份证的麻袋塞满了一面包车,集结兵力猛扑深圳。

然而,政商媾和是当年避不开话题,在抽签表发放过程中,有人大肆营私舞弊,经历千辛万苦排队折磨的数万人并没有等到认购表,收到蒙骗愤怒之极的人们上街围堵深圳市政府,事态极速恶化,砸车烧车,打伤公安,成了震惊中外的“810”股疯。

拿着一叠身份证的股民,失望愤怒

“8·10”风波之后,时任深圳市副市长的张鸿义在接受采访谈及这场风波时认为,“在售表过程中存在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成为直接导火索。”,当年官方公布的数据,“8·10”股市风波中被各种权力“截留”的新股认购表超过10万张,涉及金融系统干部、职工4180人,最终9人被处理。

“不患寡而患不均”, 老祖宗此话,诚不欺我也。

当然,有受害者,就有受益者,810股疯坑了万千股民,也从此奠定了沪强深弱的大格局,但如德隆系的唐万新和南朱北吕的吕梁等人就直接由此发家,而事件里被免职的深圳某位副行长,摇身一变成了中经开的副总。

但“收益”最大的,是国家。

1992年10月底,也就是险些葬送内地股票市场的“810事件”,发生两个月后,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即证监会正式成立。

大乱方能大治。

这是深市,那沪市呢?

沪市搞的新闻更大,这是中国证券史上的巴林事件——327国债期货事件。

这件事,真的可以拍一场电影了。

主角:

主力多头,财政部直属的中经开总经理戴学民,虽得全胜,但年底在北京,即被仇家刺杀。幸不死,后贪污事发,潜逃国外整容,重返大陆以另一身份重出江湖,誓报当年之仇。然仇未报,牢已坐,他成了红色通缉令下达后,首个落网人员。

主力空头,万国证券的管金生,在他执掌期间,万国证券一级市场承销业务占中国总份额的60%,二级市场经纪业务占到全国总份额的40%。英美两国的权威机构评定万国证券为中国第一大证券公司。他在美国上BBC节目,喊出了“万国证券,证券王国”的口号,要在世纪末把万国证券打造成中国的高盛,然而在327事件中,证券教父一脚踏空,获刑17年。现已出狱,静养天年,不问江湖。

配角:

全球交易所最年轻的老总尉文渊,事件后被免,后下海,修成正果;辽国发掌门兄弟高岭兄弟,黑道起家,327中由做空改做多,事件后收拾细软潜逃国外,至今不详行踪;戴学民直属部下,魏东,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后成涌金系掌门,风光一时无二,最终落得个自杀下场;周正毅一朝发财,得志后身陷囹圄,被判16年;刘汉,袁宝璟,不用细说,两人皆是死刑。

327事件,四大赢家三死一坐牢。

除了尉文渊和高岭兄弟一个下海正果,一个成功外逃,算是好下场,其他人要么做十几年的牢,要么就是一个死字。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说多了,都是泪啊。管金生的市场化之泪,戴学民的弱肉强食之泪,四大赢家狰狞而死之泪,散户的割肉踏空之泪,监管的失信无奈之泪。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原本会走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却用了15年时间慢慢消化这些眼泪,直至淡忘、死亡、退位、破产之后,才慢慢又回到原地。

为何会这样?何必要这样呢?

马克思早已一针见血的说出了真相:

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挺而走险,

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

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

特别是在中国,资本加权力的组合,更是要让世间一切都在他们面前颤抖。

327事件告诉了世人一句话:

在中国,资本为王,权力称皇!

回归正题,327事件后,刚挂牌两年的证监会,只是个副部级单位,面对上海深圳,一直不是那么有底气,甚至有媒体不怀好意的说,“一个副部级单位竟然设立主席”,但是,在处理完证券之父管金生和最年轻所长尉文渊后,证监会扶正了自己的地位。

大乱而后大治。

可惜证监会收拾了327国债残局,但收拾不了疯狂向钱看的人心。

327事件两年后,1997年沪深两市龙争虎斗,竞相哄抬股价,在当年短短几个月里,上证指数暴涨120%,深成指暴涨340%,涨幅达到5倍以上的股票就超过百只,市场烈火烹油,中国一片疯狂,那时候中国人见面的问候语是:“你炒股了吗”。

不能再这样了,北京一个月不到连续发布了12道调控政策,被称为股市的“十二道金牌”,结果仍然没拉住疯牛。

96年年底证监会借着人民日报的版面,发了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严厉批评了股市的不理性、不正常。

“中国股市今年快速上涨,有其合理的经济依据……但是,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则是不正常的和非理性的。”

“他们众口一辞,说明年香港要回归,‘十五大’要召开,政府一定要把经济搞好,绝对不会让股市掉下来。这种对股市的估计是十分糊涂的看法。

政府要把经济搞好是真,但绝对不会在股市暴跌时去托市,也托不起市。投资者对此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这篇文章发出前一天,央视《新闻联播》全文宣读了文章内容。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此文发表后的星期一,沪市跳空低开105点,开盘在1005点,收于1000点,当时绝大部分的股票都收在跌停板;深市当天也是跳空低开423点开盘在3776点,同样全部的股票也是收在跌停板。

证监会高调亮剑,沪深市归于沉寂,而之后,《人民日报》对股市发表评论员文章,这一中国特色的监管方式也传承了下来。

疯狂大牛,十二道金牌,严格调控。

大乱而后大治。


二、2015年股灾


15年的股灾,是一个怎么也绕不过去的话题。

15年的股灾,也是一个怎么也写不好的话题。

只能提一个点,6月15日。

6月15日,是股民最后清仓的机会,错过了这天的股民,将陷入深渊。然而,很多人的想法是,这一天,绝不会跌,就像当年看好为了97回归国家一定会继续托市一样,6月15日依然很多人对疯狂的股市抱有幻想。

因为

用某人曾经说过的话,就是——


三、鸟笼经济理论


这一章,让我们重温陈云同志的鸟笼经济理论:

计划像鸟笼,市场像小鸟,小鸟不应该也不能够飞出这个鸟笼。

以小喻大,足见功力。

是的,我们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确要解放思想,要大胆尝试,要市场经济起主要支配作用,这句话没错,肯定没错。

但是,也诚如某人在《政治的人生》里提到的比喻一样:

在中国,就像叫农民打篮球一样,不能一开始就把规则定得死死的,那么篮球没有办法打起来。

只有一开始允许走步等等,篮球才能打起来,慢慢再严格。

但是,有些基本的规则要建立,如举击比赛,一开始就要规定不能打腰以下的部位,不能用脚,不然就要打死人了。

是的,一开始允许你走步,然后再慢慢严格,最终建立起完善公平的市场机制,可惜,在这一过程中,总有人不是在打球,而是在打人。

那么就要管管那些打球打人的人了,这一管,不是抱着破坏市场的目的,而是抱着拯救市场的念头。当年的十二道金牌,今天天的去产能去杠杆,皆是如此。

从改开后,经济学界里主张全盘西化的声音就不绝如缕,如周小川在2000年2月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中国资本市场由此进入海归派主导的市场时代,当时证监会中的“海归人士”数量近50人,占证监会总人数的20%,且多数为实权,但成绩单如何呢?

当时推出的国有股减持充实社保基金、推出开放式基金、国内投资者投资B股、上市公司增发无一不遭到市场的抵制与质疑,水土不服尽现无遗。还有前几年的学熔断,搞出了两次熔断的闹剧,。

想想在15年股灾里逆势上涨的泽熙基金掌舵人的阿玛尼外套,再想想《人民日报》上权威人士苦口婆心地向人民阐述经济走势究竟是"V还是“U”,再想想中国面对双螺旋式金融危机下,还实行国际发展战略各个海外买买买的某达某星某苏,如今栽了跟头后,都纷纷表示要把企业战略重心放回国内。

拨乱反正,大乱大治。

<p

炒股不跟国家走,关灯吃面暗割肉。有些人鼓吹市场经济压倒一切的言论,背后却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些人炮制各种所谓的理论创新好逃脱各方监管,呵呵,连美联储的格林斯潘都看不下去了,直接说道:
近几十年各种金融创新,唯一做对的就是发明ATM机。

吃一堑长一智,15年这么严重的股灾,如果发生在欧美国家,早就引起经济危机了,而中国之所以能危而不倒,靠的正是国家的铁腕手段,美国08危机,国会批准的7000亿救市资金,首先就拿给华尔街高管发钱了,引起不满的美国人民新一轮“攻占华尔街运动”,反观中国这边,是公安部带着真枪实弹的警察入驻证监会。

中国这些年楼市泡沫这么大,为何没有像美国一样引起金融系统性风险,也正是因为中央不完全放任市场,没有通过建行等银行提出向西方学习,将房贷打包成理财产品推向市场的提议,没让社会大众为房市二次接盘,这才守住了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在地方债上,真要学西方那套,地方政府就要和底特律一样宣布破产了,重庆被拔苗助长了这么多年,欠钱直接欠到了2050年,要不是国家继续托住重庆,重庆想都不要想2020年的全面小康了。

地方债如果不是拆弹而是引爆,国家对地方基层的治理能力将陷入瘫痪,城乡差距将再一次被拉大,乡镇一级将更大的滋生暴力黑暗事件,北上广深也将出现拉美国家的落后暴力的贫民窟。

再看看这些年大玩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庞氏骗局跑路潮,国家对金融这块,不是管的太严,是管的太松了。

在全球大国集体经济摆烂的情况下,各国都在挣扎着熬出头,各国经济都好不到哪里去,这就是一个比烂的世界,看谁先撑不住谁就输。

中国经济的问题,当然是太多太多了,就是靠着强有力的国家集权,才能几次转危为安,如何能自废武功呢?

80年代有一位中央领导,退休之后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提起陈云同志的时候就摸一摸左耳朵,提起小平同志的时候就摸一摸右耳朵。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总是提小平同志,记住了右边这只耳朵,但是忘记了左边这只。

四、赵薇再上头条,资本大鳄是谁

去年想写的笔杆子系列,就要提到赵薇,后无疾而终,这一次她再上头条了,然而并未多引起岱岱的关心。

去年的性质和今年的性质,前者泰山,后者鸿毛。

当然,刘士余的回答的确很幽默。

“至于你问我野蛮人,害人精、妖精、资本大鳄是谁,如果我都告诉你了,我下一步还怎么干活?”

资本大鳄,都在北戴河的干岸上,有几条被挤下水的,已经不是大鳄了,只能说是落水狗。

赵薇已经很久没和某人同框了,去年事件后,就切割了,所以不必太激动。

赵薇事件的发展,会验证《人民的名义》里的那一句

用权力换来的利益,在权力重新洗牌时,终究会被新的权力所没收。

看着新闻,想着国事,这年头,钱不是万能的,是万达的,不是银行印的,是许家印的,看到国徽,想起中信公司的印章一印一个国徽,看到五星红旗,想起荣家的公子说过:那五颗星,有我家的一颗。

国人为了伟大复星的目标,立志安邦定国,做事正大光明,奈何芝麻开门,却是一地鸡毛,只能说服自己相信,明天会更好。

不管黑猫白猫,想起左耳右耳,提起陈云同志的时候,就摸一摸左耳朵,提起小平同志的时候,就摸一摸右耳朵。

岱岱摸了摸右耳朵,听到了两只猫的叫声,一只猫的叫声逐渐抽厉狰狞,竟发出了老虎的低吼。

哦,原来现在的老虎,都是当年喂饱的黑猫。

岱岱摸了摸左耳朵,是一片杂音,听不分明,仔细屏气后,才听到了细若游丝的两句话。

当国家与资本同向,我们能迎来复兴的黎明。

当权贵与资本合流,我们将陷入无边的黑暗。


2017-12-21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27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大乱而后大治的中国股市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