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中)

上一篇文章,我们从刘晓庆的人生经历的对比衬托中,梳理分析了中国83年的利改税,和93年的分税制,从中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83年和93年这两个年份,既是刘晓庆关键的人生节点,又是中国税改史的关键节点,可以说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同时,经过上篇阐述,更多瓜友对中央和地方的博弈关系,有了更深刻具体的认识,有些瓜友之前认为,中央对地方是令行禁止,毕竟中央发话了,地方谁敢不听啊,而实际上,诸侯坐大挑战中央权威的现象,不仅存在于古代,更存在于新中国,特别存在于改革开放时期。

太宗的改革开放,本质上就是一个中央不断分权的过程,而有趣的是,习武的深化改革,本质上是一个中央不断集权的过程。

改开初期,吴稼祥有过这样的比喻,他说“改开放权消灭了一只单头鹰,却诞生了一只九头鸟”。“单头鹰”指中央政府,“九头鸟”指各地方政府。

新时代下,“四个意识”贯彻到底,机构改革釜底抽薪,栗战书向各地诸侯敲黑板:“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某人很有章法,从地方集权到中央,从中央集权到核心,所以十八大以来这五年,中国政界只有两件事:

所以,改开初期地方大佬利益威胁、叫板中央的做法,一去不复返了,在新时代还敢这样做,分分钟钟扣上一顶“妄议中央”的大帽,然后上至大佬下至小弟全部进去,曰“塌方式腐败”,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在中央权力的一放一收中,九州多少风云变幻,人间多少宦海浮沉。

还是恩格斯一针见血:

历史,总是螺旋式地上升。

所以说,分税制对中国,是有起死回生的意义的,在中央财政极度困难地方实力极度雄厚的情况下,地方阴奉阳位、不顾大局,甚至当时理论界都盛行研究“联邦制”,为地方势力坐大铺路,吴稼祥、肖滨、张欣等学者就鼓吹中国政治改革要走联邦制的路子,而王绍光、胡鞍钢等学者则奋力维护中央集权。

如果不是分税制救命般的遏制住了地方尾大不掉的势头,让中央重振旗鼓,那估计中国第一个独立出去的联邦省份,就是广东了。

广东有过两次“雄起”,一次是改开初期,一次是十八大初期。改开初期很多人知道,十八大初期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犹记得十八大后的第一次两会,广东代表、上下官民集体炮轰分税制,本来,每年两会上对分税制的讨论都很热烈,但13年两会是十八大后的第一年两会,广东的讨论就显得过度激烈,媒体的报导就显得过于渲染。

甚至广东省长直批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不透明。

广东是分税制下受损最大的省份,反应强烈无可厚非,但在十八大的开局之年,这样的猛烈开炮和媒体这样的传播渲染,就不是无可厚非了。

面对广东的这些,某人不免心里一咯噔:

刚给我上了一张海外三千的请赏名单,这里又急着抢中央钱袋子了,广东啊广东,原来你扶龙,是想把朕扶成汉献帝啊!

后面广东发生的那些事情,黄华华卸任、东莞扫黄、万庆良落马、保利被封、梅州帮覆灭、给黄华华诗集题词的书法家作古,等等,就不必细说了,我们只需要知道事情的结果——

这是十八大上的广东:

这是十九大上的广东:

如某人在今年三中全会上所指出的那样:

治理好我们这样的大国,要理顺中央和地方的职责关系。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淡如开水的一句话,怎么翻译呢?

一言以蔽之——叶家也好,邓家也罢,都敌不过平天下。

扯完一些散笔碎语,下面进入文章正题。

是的,让我们梦回2001年,看看在强势中央仍未建立的时期,中国税改史上最混乱的一幕,是怎样发生的……



2001年,是刘晓庆最不堪回首的一年。

那一年,她被公司人举报偷税漏税,警方去她公司带走了总经理,刘晓庆得知动静后面无血色,拥有法国绿卡的她打算外逃出国,她认为“不能从北京出关,太显眼了从深圳出关!”因此她一路逃亡,转道深圳,然而,在深圳码头即将出关的千钧一发之际,她被警方拦了下来。

事后她回忆到那一刻的心情:

“我们惊心策划的出逃计划就这样彻底地失败了”

“他们不会枪毙我吧?我要死了!”

2001年,刘晓庆外逃出国未果,被警方抓获,十七年后,另一个涉嫌偷税漏税的女明星,倒是吸取教训,鞋底抹油跑的比谁都快。

当刘晓庆被审讯时,专案组告诉她,偷税漏税是坐牢,不是枪毙,吓的手脚乱颤的刘晓庆,拍拍心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然而,专案组对刘晓庆说的另一句话,更是信息量十足,揭示了01年在全中国涌动的暗流:

“专案组说,要抓一百个明星,你是第一个。”

可惜,当红女星刘晓庆因偷税被抓新闻,轰动了全国,给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税法课,人人纷纷安分守法起来,不敢触及政策高压线,专案组想抓一百个明星的计划,最后是未能完成。

然而,国家要的目的已经达到。

是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偷税漏税事件历年都有,层出不穷,国家为什么就选择在01年动手呢?

无他,2001年,国家正式启动了所得税改革,而刘晓庆,被拿来祭旗了。


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从1949年到2001年,一直都是地方税源,地方政府收而不是国家收。然而,从1993年分税制实行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2000年,企业效益和国民收入增加十分之快,所得税增长的速度超过了流转税,成为分量越来越重的税源。

数据显示,1993年,全国个人所得税是25.5亿元,而地方企业所得税293.3亿元,夹在一起一共是300亿出头,而93年中央财政收入是4300亿,前者是后者的6.9%。

全国所有省的所得税加起来,才到中央财政一个零头,体量不值一提,没有利益驱动的中央没必要和地方争这个税种。

然而,到了2000年,全国个人所得税510.2亿元,比93年增加了2000.78%,地方企业所得税1005.5亿元,比93年增加342.8%,加在一起是1500亿,而2000年中央财政收入是1万3千亿,前者是后者的11.5%,相比93年的比例,几乎翻了一倍,已然是十分之一的体量,

份额巨大的所得税,已经不是当年的蝇头小利了,而且用发展的眼光看,所得税的增长速度常年走高,在未来,这一税种的体量将越来越巨大。

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马上就要成中央的心头肉了,为了对国人普及税法,保障税收,拥有巨大公众影响力的刘晓庆,为什么被拿出来祭旗,专案组为什么还要抓100个明星,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言而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风云。

看准所得税这块肥肉的中央,在2001年开始和地方诸侯谈重新分蛋糕的事了。

中央打算怎么分蛋糕呢?

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指示,财政部拟定方案,分管财政、税收、教科、文卫的副总理李岚清批准方案,于01年10月17日召开30个省和6个计划单列市财政厅局长会议。

财政部部长项怀诚,宣布所得税分享方案:

(二)分享比例。

2002年所得税收入中央分享50%,地方分享50%;2003年所得税收入中央分享60%,地方分享40%;2003年以后年份的分享比例根据实际收入情况再行考虑。

(三)基数计算。

以2001年为基期,按改革方案确定的分享范围和比例计算,地方分享的所得税收入,如果小于地方实际所得税收入,差额部分由中央作为基数返还地方;如果大于地方实际所得税收入,差额部分由地方作为基数上解中央

是的,所得税这块大蛋糕,中央先和地方五五分账,然后六四分成,日后的分账日后再议,会议开完,国务院挥挥手,各地财政厅局长回去汇报吧,记得给国务院书面答复哦。


(写到这里,岱岱突然想起一件事,觉得有必要专门提一下。

很多人骂朱镕基,是因为他搞国企大下岗,搞医改、教改、房改,这些改革很多地方都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切身利益,东北国企大下岗是朱镕基拍的板,责任在他,但其他地方的国企下岗,更多是分税制实行后地方政府自行其是的甩包袱。

而且国务院有严格的程序流程和责任分管,房改是朱镕基从副总理到总理都一直主管并推行的,责任在他,但扩大高校招生有功有过的教改,和陷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医改,都是分管教科文卫的李副总理,提出方案并落地执行的。

我们要实事求是分析问题,如果你把当年的改革一股脑的安在朱镕基身上,成败是非皆由一人,只能说,正国级的常务副总理在你眼里是个摆设。)


回到话题,各地财政一把手在中央开完会,都懵逼了:

这是中央明目张胆的抢我们钱啊!这样的会议精神回去怎么和省里传达啊?每年财政少收这么多钱,省委那帮人不把我骂死啊?

你们有政策,我们有对策,先回去吧,和省委大大们商量下,这次怎么对付中央。

各地财政一把手各个表情不一的散会了,看着底下这帮人精离去的背影,主持会议的财政部部长项怀诚,突然有点不安,他找到朱镕基总理,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们把基期年设为2001年,会不会不太合适啊?2001年还没结束,那帮人都是人精,什么账他们做不出来,朱总理,你又不是不知道底下人玩的那些手段,这次他们会不会又忽悠我们啊?

朱镕基大手一挥,自信说道:

放心吧,01年定为基期年没问题的,今天都是10月17日了,2001年还剩几天啊?一个多月而已,他们那帮人能搞出什么花样呢?

再说啦,99年厦门走私案,00年汕头骗税案,地方上枪毙的枪毙,无期的无期,中央这几年这么强势,他们还敢跳?

小项啊,还记得93年吗?那些年中央多弱啊,你跟着我飞遍中国,我们跟一个个地方政府谈分税制,谈的那个叫鸡飞蛋打,知道的人说这是中央和地方在沟通工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美国和本拉登谈判呢,如今8年过去了,再要和地方重新分蛋糕的时候,还要你我一个个去地方登门拜访吗?直接叫他们来中央开会领文件就行了,看,我们中央已经不是当那个弱势中央了。

面对朱相的自信满满,项怀诚配合的笑笑点头。

这里,为什么2001年作基期年就这么敏感呢?

因为中国财政体制这样设置,基期年就是取那一年的财政做基数。

假设地方去年总收入10个亿,以去年10亿收入为基数,中央地方实行六四分,那么就有这两个情况。

如果今年地方收入还是10亿的话,地方中央六四分,地方分得了4亿,上交给中央6亿,但相比去年基期年的数据,地方还差6亿,所以中央就要从自己的分成里拨出6亿返还给地方,补到10亿,全还给地方了,中央没收到钱。

如果地方今年总收入上升到20亿,那么地方中央六四分,地方分到是8亿,中央分到12亿,而地方的8亿比基期年的10亿差2个亿,所以中央就从地方上交的钱里补给地方2个亿,这样地方达到10亿的基数。这样中央实得10亿,地方实得也是10亿。

是的,一句话,税改税改,怎么改,地方总不能越改越穷吧,国家设定一个基期年,该年的数据就是一个水平线,低于这个水平线的,中央就要补给地方。

所以说,一言以蔽之,从地方利益出发,基期年数据,越高越好。

这就是财政部的担心了,2001年还差一个月,地方完全可以在所得税的数据账表上吹泡沫,这样未来就能少交不少钱,可是朱相很自信,01年的中央已经不是93年的中央,93年那么困难中央都搞好了分税制,何况现在?而且中央连续两年办大案,中国第一走私案远华案,和中国第一骗税案汕头案的胜利推进,更让朱镕基对中央权威信心满满。

而且,估计他也觉得,中央一句话不说就抢地方蛋糕,给地方政府留一个月作弊的时间,也算是对地方安抚安抚嘛。

所以,地方作假就作假呗,吹泡沫就吹泡沫咯,中央这么强势,一个月时间又这么短促,地方数据能假到什么地步?

然而,历史是最天才的编剧,现实有最狗血的台词,2001年地方最后一个月的数据,狠狠的给了朱镕基一个耳光。

朱镕基:来吧,给我看看,一个月时间,你们做账能做到什么地步呢?是增收一倍还是两倍啊?不会增收三倍吧?

地方政府:不好意思,年末行情好,大家所得税收的有点多。

最后一个月,地方数据增收了多少呢?这是二十八路诸侯的增收数据:

今年10月份中央提出2002年实行所得税收入分享改革以后,地方企业所得税收入出现了超常增长。

江西省增长816%宁波市增长708.7%河南省增长609%

广西壮族自治区增长597.7%、青岛市增长577.2%、内蒙古自治区增长496.9%、

浙江省(不含宁波市)增长467.5%、宁夏回族自治区增长462.2%、安徽省增长404.5%、

贵州省增长376.5%、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增长352.9%、吉林省增长314.8%、山东省(不含青岛市)增长235.6%、

天津市增长230.1%、江苏省增长223.5%、重庆市增长197.5%、湖北省增长179.2%、河北省增长173.3%、甘肃省增长167.4%、大连市增长164%、山西省增长155.7%、云南省增长142.8%、湖南省增长128.6%、陕西省增长104.6%。

是的,你没看错,二十四个省份,为了少交钱给中央,在最后一个月,疯狂的数据造假,增长一倍是那是起步价,翻个三倍四倍是开开胃,翻个5、6倍的更比比皆是,带头大哥江西省,所得税竟然丧心病狂的翻了8倍!

在那次疯狂增长中,各省干部群众觉悟一夜之间大大提高,省委星夜发动各级组织,下死命令去催收所得税,有的企业把历年向各级政府争取到的优惠政策全部放弃,一次性补缴多年优惠的企业税款,甚至有的已经倒闭多年的企业,也复活过来主动缴税,各级财政单位的大楼更是灯火通明,加班加点的做账。

江西财政厅厅长:书记,数据做好了,最后一个月我们翻了八倍!

江西省书记:哦,八倍好啊,数字吉利,那我们明年所得税,要交多少给中央啊?

江西财政厅厅长:翻了八倍还交毛线啊!我们三年所得税都不用交啦!

江西省书记:转告组织部,这位同志有政治觉悟,值得重点培养。

江西在基期年的数据,翻了八倍,不仅好几年都不用上交所得税,中央还要补贴江西好几年,这顿操作真是666。

带头大哥江西,拼命老二宁波,牛逼三弟河南。

2001年,时任江西省书记的,叫孟建柱,大家耳熟吗?

2001年,时任宁波市书记的,叫黄兴国,大家耳熟吗?

2001年,时任河南书记的,叫陈奎元,大家不熟悉是吧,不过时任河南省长的那位,叫李X强。

牛逼人物,果然从小就与众不同。

厉害,厉害,中央是自信满满,以为地方不敢跳太高,结果利之所在,地方诸侯虽千万人吾独往矣,什么中央权威,什么党纪国法,什么大局为重,三位大哥带着后面一帮人马带头冲锋,振臂一呼,造假的数据就从花果山涨到了西天

真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二十四路诸侯闹中央。

不用说,自信满满的铁腕朱相,看完这么离谱的数据后,那是火冒三丈,整个人气的的像一座火山样不断冒烟,时刻等待着爆发。

1993年谈的这么憋屈,为了国家大局,我老朱都忍了,01年了,你们还跟老朱我玩这一套,而且跳的比93年还高!你们有谁顾全过大局!有谁尊重过中央!有谁考虑过国家!!

朱相的铁腕,大家是清楚的,99年远华走私案,规模庞大震惊世人,朱相一追再追,逮谁查谁,差点把中南海裤子都给扒下来,00年汕头为抵制中央查案,大火烧死钦差大臣,朱相更是雷霆震怒,派出400人的专案组,800人的安保组,广州军区开坦克进汕头,汕头骗税案最终水落石出,十九个人人头落地。

这也是福建和广东两地,没有出现在这次数据造假名单中的原因——福建和广东,已经被朱相杀怕了,怎么敢再触霉头?

可是,在远华案余波未平、汕头案人血直流的情况下,各地政府为了地方利益,竟然还敢公然挑战中央权威,赤裸裸的数据造假,这在中央看来,在朱镕基看来,何止是冥顽不灵,简直是自绝于民!

朱镕基想起了93年的忍气吞声,这一次,他决定好好教训地方诸侯。

国务院动作很快,02年1月朱镕基收到报表,本来临近年关,各部门都准备放假,结果国务院态度坚决,派审计署赶赴各地专项检查所得税征收问题。

朱:你们不让我过个好年,那大家都别过年了!

新闻显示,02年1月15日起,财政部和审计署全军出击,16个审计特派办检查组,加上19个财政专员办检查组,共计1500余人的庞大队伍,从北京倾巢出动,涌向全国35个省市,从一月份,一直检查到五一节,历时四个月,三轮大检查,全国各地上万财税干部卷入配合调查。

调查的结果是明显的,国务院一共查出有256亿元是不正常的收入,占增收总数的40.6%。

国务院拿到了证据,下面就是该怎么处理那帮人了。

对这帮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如此胆大包天的造假,如此兴师动众的调查,如果最后还是轻轻放下,那中央的权威往哪搁?

对这帮人,重重惩治,永不叙用?

如此大规模的造假,各地各级无不牵涉其中,都说法不责众,如果把他们全部整掉,下面谁帮中央收税呢?

对这帮人,主犯严惩,从犯不究?

带头大哥是孟,老江的人,拼命老二是黄,在宁波高速路挂老江的巨大画像,也是上海的来头,三弟背景倒是最浅,可单搞他一个又不能服众,河南省省长更是下任最高领导人的心头肉。

对这帮人,只搞财税干部,不责省委书记?

这怎么可能呢,是地方政府不想让利数据注水,又不是财税干部做假账贪钱,那些干部哪个不是在替省委背锅?哪个不是在省委动员下拼命做账呢?省里对他们还不会照顾吗?估计那些干部今天被记过,明天就要高升了。

朱相:我不管你什么说法!都是借口,这不是工作疏忽,是严重的作风问题!这次一定要处理到人!!

然而,最后真的处理到人了吗?

朱相,很抱歉,二十四路诸侯闹中央,结果一个人也没有被处理!

是的,疯狂的数据造假,严重的政治问题,兴师动众的三轮大检查,人证物证俱在的案情,结果,是一个人也没有被处理!

财政部给出了一个和稀泥方案,拒不承认各地交上来的财税数据,中央自己定了一个35.6%的合理增长数据,所得税以此为基数实行分账,然后一千多人的检查小组全部回京,各地财税干部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财税数据修正过来后,无一人被查处追究,二十四路诸侯一片欢腾,神州大地朝野上下一片和谐景象。

是的,当年惊动朝野的二十四省财税造假案,就这样出人意料而又不出所料的,烟消云散了。

这,就是中国特色体制。

一年后的2003年3月,朱镕基卸任。

朱镕基,曾在他最后的两会上,向国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

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关联文章: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上)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中)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0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