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下)

前面两篇文章,我们梳理了从1949年到2001年的中国税改史,并和刘晓庆的人生轨迹一一比较,由此,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1983年,刘晓庆在首届春晚舞台上闪现登场,1983年,中国启动了“利改税”,迈出了税改历史性的第一步。

1994年,刘晓庆因出演《武则天》而攀上事业巅峰,1994年,中国开始了重塑央地关系的“分税制”改革。

2001年,刘晓庆因偷税漏税而被捕入狱,2001年,中央启动了深化分税制的所得税改革,这不仅是刘晓庆等一批人被捕入狱的深层次原因,也是当年二十四路诸侯闹中央的利益原因。

可以说,83年、94年、01年,不仅是刘晓庆人生轨迹的重要时间节点,也是中国税改史的重要时间节点。

刘晓庆一生都和“税收”二字剪不断理还乱,最终因税而入狱,不得不说是冥冥之中,似有注定。

而有趣的是,和刘晓庆一样,和中国“税收”剪不断理还乱的,还有范冰冰。

是的,那位同样演过武则天的女明星。



一、2016年,范冰冰日吸千金,中国“营改增”改革

2016年对范冰冰来说,是成功的一年,

2016年,《福布斯》公布2该年全球收入最高女演员Top 10排行榜,全球前十中,只有一个中国明星,她就是范冰冰。

《福布斯》全球十大最高收入女星:

1、詹妮弗·劳伦斯4.6千万美元

2、梅丽莎·麦卡西3.3千万美元

3、斯嘉丽·约翰逊2.5千万美元

4、詹妮弗·安妮斯顿2.1千万美元

5、范冰冰1.7千万美元

6、查理兹·塞隆1.6千万美元

7、艾米·亚当斯1.35千万美元

8、朱莉娅·罗伯茨1.2千万美元

9、米拉·库尼斯1.1千万美元

10、迪皮卡·帕度柯妮1千万美元

中国女星范冰冰高过奥斯卡影后艾米·亚当斯,名列全球收入第五,还力压周杰伦,成为16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榜首。

16年的范冰冰能这么成功,电视剧《武媚娘传奇》的火爆,是很重要的原因,武则天的电视剧和电影,给她带来了4千多万的收益。

有意思,94年刘晓庆也是因《武则天》而火爆全国,而该年中国启动了分税制改革,16年范冰冰因出演武则天火爆全国的时候,中国全面实施了 “营改增”改革。

当年中国“利改税”,如今中国“营改增”,这营改增究竟是什么概念呢?

“营改增”的意义和作用,洋洋洒洒,万字千言,其实重点就这两个——

1、加强中央集权

2、加强税收监管

先说中央集权。

94年分税制施行后,央地分家,税务局划分为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两种,国税局是国家收钱,主要征收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地税局是地方收钱,主要征收营业税和个人所得税。

是的,营业税是地方的进项,增值税是国家的进项,营业税改增值税后,这笔钱,就不归地方归中央了。

从这点上来看,16年的营改增和01年的所得税改革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开始的所得税,体量小,国家放手归地方。但后来所得税日益增长,数据显示,00年全国所得税共计1500亿,而该年年中央财政总收入是1万3千亿,前者已然是后者的11.5%。

超过了十分之一,于是地方的所得税被中央收了。

无独有偶,一开始营业税也是小税,国家放手归地方。但后来营业税日益增长,数据显示,14年全国营业税总计为17781亿元,而该年中央财政总收入140350亿元,前者已然是后者的12.6%。

也超过了十分之一,于是地方的营业税也被中央收了。

看来,中央心里有个,这个秤就是十分之一的分际线。

可见,16年的营改增和01年的所得税改革,都是对94年分税制的深化推进,是进一步归拢地方财税、加强中央集权的延续性政策动作。

这是营改增的第一重点,第二重点,就是加强税收监管。

增值税的征收方式,和营业税的征收方式,大不相同。增值税征收方式,因为有管理严密的防伪税控系统,所以相对漏洞较小,而营业税的操作空间就大的多了,在地方政府的不透明操作中,可以说是我让你交一个亿就交一个亿,让你交一万就交一万。

所以营改增实施后,暴露了不少地方税务人员的权钱交易问题。

而且,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随着中国现代化治理能力的提高,税收全面电子化、阳光化成为必然的历史趋势。

金税三期增值税系统的全面推广,再到全国发票数据实时采集实时比对,再到全面落地的营改增改革,国家将来的税收工作,不仅将用更少的人实现更好的管理,那些灰色地带的税收问题也将在阳光化的税改机制下无所遁形。

于是我们看到,在全面营改增前夕,中央最关心的是这个:

2016年4月1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家税务总局体验借助“互联网+”电子底账进行真伪辨别,他拿起一张北京市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抵扣联,扫描左上角的二维码即可查验发票的真伪。

是的,营改增,不仅加强了中央集权,也加强了税收监管。

当然,这几年关于营改增的“减税与否”,辩论甚多,毕竟国家宣称营改增是减税的,能大大减轻企业负担,然而事实却有点大相径庭。

有这几类企业在营改增后非但没能减税,反而增加了税收负担:

1、面对自然人的终端消费者企业

增值税是让每个流动的环节的参与者,都自觉的成为税收的监督者,所以那些面对自然人的终端消费者企业,是大大的增加税收负担。

2、大部分的中小企业

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在营改增后税负不降反增,是因为大部分中小企业的人力成本所占比重相对较高,而抵扣进项税的前提是必须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但人力成本是不能抵扣进项税额的,所以它们之前按5%交营业税,“营改增”后就得按6%交增值税了,税负增加。

3、建筑行业、餐饮行业

营改增后的减税,是要建立在有进项抵扣的前提下的,所以建筑、餐饮行业也很无语。那些砂石老板会给你开发票?私人包工头会给你开发票?餐厅去菜市场买食材,小摊贩会给你开发票?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这部分开支就不能抵扣,再加上建筑行业和餐饮业的人工成本的开支占比本来就挺大,所以这两个行业对营改增也是挺无语的。

正是因为建筑行业、餐饮行业的营改增难度最大,涉及面最广,最为复杂,不能搞一刀切,国家对此准备充分,所以把这两个行业的营改增放到了最后一波实行中。

4、之前偷税漏税的企业

这个就简单了,营改增封死了偷税漏税的黑口子,更把地方政府能给企业减免税的优惠全部收回,所以之前偷税漏税搞暗箱操作的企业,在营改增后的税负就大大增加了。

为啥这几年酒店涨价的这么多,就是以前逃得多啊。

税务总局局长的潜台词: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所以,营改增全面实施后,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税负大增有人税负大减,但最大的受益者,无论如何,还是国家。

如旧文《美国减税,中国到底跟不跟?》中所言:

刘鹤:减税?当然要减啊,怎么可能不减?

吃瓜群众:好啊,鼓掌鼓掌,请问怎么减呢?

刘鹤:我们“结构性减税”。

吃瓜群众:什么叫“结构性减税”呢?

刘鹤:有减有增,结构调整。

吃瓜群众:可以通俗一点讲吗?

刘鹤:结构减税,越减越多。

吃瓜群众:

16年,范冰冰因出演武则天赚的盆满钵满,名利双收,16年,中国全面落实营改增,加强中央集权,加强税收监管,名利双收。



2018年,范冰冰逃税漏税,中国国地税合并和房产税酝酿

当2001年中国启动所得税改革时,演过武则天、有巨大知名度的刘晓庆被拿来祭旗,当2018年中国再度进行税改大动作时,也演过武则天、有巨大知名度的范冰冰,也被各种舆论炮轰。

不得不说,中共似乎对武则天带有“偏见”啊。

剪胸前:

剪胸后:

崔永元撕逼冯小刚《手机2》的新闻,是最近的大热点。冤有头债有主,崔要算账的主要还是冯小刚,但冯缩成了刺猬,岿然不动一点都不回应,然后范冰冰就成了舆论的聚焦点,如果崔手里没有冯小刚偷税漏税的实锤证据,而国家有关机关在阻力下也未能深入调查,那这件事最终也估计是云淡风轻了。

回到中国税改,这是网上关于国地税合并的段子:

持证人:国税、地税

登记日期:2018年03月13日

见证人: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所有人

宣布人:人民日报

有意思,24年前的93年,中央弱势地方强势的中国,实行强干弱枝的分税制,中央地方就此分家,国税地税各自挂牌,两轮生肖的24年后,中央集权、地方削藩的中国,在收归地方所得税和营业税两大税种后,国税地税正式分而复归。

真是应了三国开头那句话: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是的,地方主要税源,占大头的所得税和营业税,都已上交中央,剩下的土地出让金成为地方财政的唯一指望,在房价一路高企地方大拆大建的年景里,即使这些税收全部被中央收去,地方政府依靠土地出让金,依然可以活的很滋润,可以各种建豪华办公大楼,各种公款吃喝,各种地方小金库。

然而,在连年卖地触及天花板和“房住不炒”政策横盘房价后,地方的土地财政也兜不住了,地方逐渐吃紧,地方政府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甚至有的地方工资都发不出,在地方的财权和事权严重不对称情况下,地方这时再想到被中央收走的所得税和营业税,就有了一肚子怨气。

地方不禁愤愤不平的想道:

中央,你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啊!

重塑央地关系,变成了理顺央地关系,明确央地财权事权的税改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在国税地税长期的分家中,地税人员数量庞大,而国税人员则有所不足,地税的营业税改成国税的增值税后,国税业务日日暴涨,而地税局却门前冷落鞍马稀,和忙的不够人手的国税局形成了鲜明对比,在这样的机制不平衡下,前几年还一直停留在口头上的“国地税合并”,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了。

香港的文汇报曾这样评价这轮国地税合并:

国税地税合并意味着分税制探索止步,地方税权上收,未来或继续赋予省级一小部分税权,但也会由中央统一征管,与此同时中央通过加大转移支付力度,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中央与地方也将形成新格局。

岱岱对于这段话的后半部分表示同意,对前半部分表示不同意见。

如果对分税制的认识还停留在表明认为分税制是中央央地方财税分家,那么国税地税合并就,的确意味着““分税制探索止步”。

如果能意识到分税制的实质,是加强中央集权的财税改革,那么国税地税的合并,就恰恰意味着是“分税制的进一步深化推进”。

“分税制”,字面上是中央分权,本质上是中央收权,新时代下的营改增和国地税改革,都是加强中央集权,本质上都是分税制的进一步深化推进。

然而,新时代有新时代的独特挑战,我们当下税改和以往税改的最大不同点,就在于以往的税收改革,是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蛋糕不断做大的情况下进行的,而新时代的税收改革,则是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高速发展不再,蛋糕没有越做越大的情况下进行的。

在蛋糕能越做越大的情况下改革,既能分存量,又能分增量,这样给各个利益集团分蛋糕,就比较轻松,而在蛋糕没有显著增大的情况下,没有增量可分,就只能动存量了,而存量早就和各个利益集团关系密切,这时再要分蛋糕,就显得尤其的困难重重。

93年中央搞分税制,阻力大吧,可是地方一想还有高速增长的所得税、营业税,也就和中央讨价还价一番过去了,01年中央分所得税的蛋糕,阻力大吧,可是地方一想还有高速增长的营业税和土地出让金,也就和中央撕逼一番过去了。

如今到了18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早已不再,蛋糕增量不足、存量紧张,现在中央又动地方营业税的蛋糕,地方一想,还有土地出让金呢,结果一看,房市好死赖活,财政难以为继,要不是如今中央强势非常,核心铁腕治国,比01年二十四路诸侯闹中央更混乱的情况,都可能在新时代下发生。

然而,诸侯不闹中央,并没有表示天下太平,对地方诸侯而言,以前是欺上加瞒下,现在欺不了上也要欺欺下。

地方没钱了,最惨的是谁?不是地方一把手,而是地方基层人员。

六安市位于安徽省西部,GDP规模在安徽省排名第8位,事发地金安区又为六安市主要城区,按理来说应该不差钱,可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2017年,金安区财政收入20亿,而该年财政支出45亿元,支出为收入的两倍多,金安区严重入不敷出,另外,金安区政府性债务28.11亿。

一方面是严重的入不敷出,一方面还欠着一屁股债,金安别说还债了,连债的利息都还不起,无怪乎会欠发这么多人薪水了。

六安财政告急仅仅是一个缩影,一个样板,在吃了十年土地财政春药后,各地的肾虚后遗症,开始逐一爆发,显露无疑:

全国百强产煤市之一的耒阳市,发生欠薪。

湖南武冈七千教师走上街头,向政府讨薪:

齐齐哈尔广电中心工作人员,在单位门口拉横幅讨薪:

还有河南南阳、漯河、长葛三地警察拉横幅的视频,长葛横幅写着:“以工代警依法维权”。

这些因为敏感,网上删帖禁言,已经找不到当时的图片和视频了。

数据显示,2017年各地方债务余额以上升为主,仅北京市减少了1745亿元,贵州、辽宁保持债务规模不变,全国其他地方的债务余额均有明显增加

前段时间,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说,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

现在要让他还债,他说我工资都发不出来,财政困难得很,怎么办?

所以现在欠的这些债不说还本,还息许多地方都还不起!

各地严重的地方债,如蓄势待发的火山口,如果全部爆发,火烧连船,中国将怎样?

大部分地方政府财政破产—— 地方基层大规模下岗无以谋生—— 二三线城市治理能力瘫痪——地方恶性事件频出——人口大量涌入一线城市——一线城市出现贫民窟、大城市病逐一呈现——中国城乡差距、东西部差距愈加拉大——产业升级、中部崛起、长江经济带彻底破产——中国贫富分化彻底无法逆转——中国梦破灭、中国拉美梦正兴……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想起上篇文章里,点赞最多的,是这位瓜友的评论:

是的,现在的地方债,像极了雍正初年的国库亏空,康熙雍正年间,地方都欠钱,都不还,国家无以为继。庆丰年间,地方都欠钱,还不起,国家危机重重。

雍正为了补充国库,追讨库银,逼死大票官员,惹得朝野人人怨望,终于成功,而新时代下,朝廷是如何做的呢?

任何财政问题,解决起来,说一千道一万,都是这四个字:

先说节流,已经有连续三年政府报告,都在要地方政府忍耐了,在中美贸易战白热化时,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更是联名发了这个文件:《关于严禁自行出台政策发放工资津贴补贴有关问题的通知》

对于许多基层小公务员来说,每年拿到手的收入,纯工资只占一半,其余一半皆是以地方奖金和补贴形式发放的,据说浙江武汉个别地方,还发过招商引资奖,一年上百万的都有,深圳这类富裕的城市,公务员更是有的一年福利几十万。

但是这份文件一出台,列举了八种“违规福利”,如“招商引资奖”等8大类种津贴补贴或福利,将一律停发,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公务员到手的收入将会减半

而且此次中央态度坚决,手段严厉,丝毫没有通融的感觉:

“以后各地、各部门不得自行出台工资津贴补贴政策,已经出台的没有发放的一律停止,违者将移交纪检监察部门并问责到人”

某人有言:当官不要发财,发财不要当官。在地方债务压城急需节流的情况下,的确一语成验。

而且,地方债务问题年久日深,这份文件酝酿多时,但阻力过大,怕失人心,之所以选在中美贸易战的时间点落地,也是倒逼改革的一个范例,国家想告诉党员们,我们过苦日子,都是美帝害的……

各地党员纷纷表示:打到美国帝国主义!随时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除了砍地方福利,中央还亲自出手叫停了各地的基建。

不仅内蒙的砍了,这些年一年开通两条地铁的武汉,也让中央降温了。

减了福利,砍了基建,然而,财政问题做到节流仅仅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开源。

然而中国经济新常态下,增量明显不足,所得税和营业税又被中央收缴,地方财政如何开源呢?

地方还有的本钱是土地,最值钱的也是土地,地方的做法和中央的做法,殊途同归。

地方:卖地!卖房!

中央:房地产税!

2017年到2018年,中国大地刮起了一股猛烈的抢人风潮,这波风潮从武汉吹起,迅速蔓延到天津、西安、杭州、南昌、成都等一二线城市,一些城市抢人的段子在网上不断更新:

其中后来居上的西安,因抢人过猛,段子频出:

去西安走亲戚,警察问:“是西安人吗?”答:“不是,是来走亲戚的。”警察:“带回派出所,按投亲靠友条件落户。”

去西安站转车,警察问:“是西安人吗?”答:“不是。”警察问:“什么学历?哪年毕业?”答:“本科学历,今年毕业。”警察:“带回派出所,按学历落户,火车票报销。”

靠着天雷滚滚的“抢人”作战,西安在2018年前3个多月抢入30万人,超过2017年全年抢入25.7万人的战果。

为何各地都这么疯狂抢人,一言以蔽之:

这是西安抢人后的房市

这是抢人的城市的房市:

还有经济数据大注水的天津,底裤被掀开后的天津,也心急火燎的加入了抢人大战。

任泽平的泽平宏观,给出了准据的数据与前景:

各城市全面放开落户限制,甚至拉开“抢人大战”。17年3月以来50余城出台人才引进政策,显著推升落户人口,刺激购房需求。

测算人才引进政策,对城市交易量的推动7%-30%左右。

“抢人”削弱房地产调控效果。

财政问题,就是开源节流,地方政府的开源,毫无疑问的放在了房地产身上,而具体措施,就是17年3月以来的抢人风波。

面对地方诸侯疯狂的抢人恶潮,中央就不管不问了吗?

中央有苦难言,地方债务太多了啊,房市不能不给松啊。

某人有苦难言,开启这轮抢人恶潮的,竟然是某人的嫡系。

是的,2017年3月以来,就是武汉开启了蔓延全国的抢人恶潮。


16年他上任武汉时,岱岱就写过他。

这个人派系色彩很明显,老大的之江新军,我们看下他的仕途经历。

在老大任职浙江一把手的时候,他是政府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是老大的笔杆子。

在老大上调北京成为东宫王储后,他也由笔杆子华丽转型,外放金华温州肥缺。老大这是要他补足资历的短板,将来好重用。

老大还是东宫王储的时候,尚在蛰伏,打造班底的动作空间有限,他能在那时就被老大看中选出,可见是24k纯金的嫡系

老大登基后,深化改革为其重中之重,他为深改小组副主任,他的直系领导小组主任是谁??

三朝元老,当代帝师——王沪宁。

so,此人在老大之江新军里的地位,不言而喻。

——《干货文》

就是这位24k纯金的嫡系,开启了这轮城市抢人托市的恶潮,而有趣的是,武汉这样刺激房产需求、削弱房市调控的抢人政策,中央还大大点赞过。

在陈书记提出五年内留下一百万大学生后,从新闻联播到人民日报,点赞支持,纷至沓来。

毛主席教育我们:“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前有北京蔡书记暴力执法人民群众,后有天津黄书记数据大注水,再加上武汉陈书记抢人托市,之江队带头冲锋,各地诸侯能不有样学样一起上吗?

而陈书记在武汉,仅仅待了一年多,就急匆匆的高升京师了。

故曰:陈书记在武汉的一年多,只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抢人托市,另一件事,招商引资。

抢人托市说完了,这是招商引资。

2017年,是武汉招商引资创历史的一年:全年招商引资签约总金额2.58万亿元,实际到位资金8227亿元,开工落地亿元以上项目584个,刷新往年纪录。

武汉一个市2017年的招商引资,是2.5万亿,这是什么概念?

让我们进行对比,就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是17年,临近的江西的年度目标是113亿美元和6500亿,年度目标不过一万亿,武汉一个市的招商引资规模,就是江西全省的两倍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武汉临近的湖南,在17年全年招商引资6千亿,武汉的2万5千亿,是湖南省的4倍。

2017年1-12月,湖南全省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6053.21亿元。

陈书记在武汉一年里,疯狂的抢人托市,疯狂的招商引资,why?

原因可能是这个:

是的,陈一新接的是阮成发的班,而阮成发是一个功过都十分分明的官员。

阮成发号称满城挖,在阮成发上任之前,武汉城建的低效率众所周知,“曾经解放大道循礼门要进行地下通道改造这么小的一个工程,就硬是扯皮拉筋花了2年多时间”。

在他上任后,武汉政府每周六雷打不动的开城建会议,阮书记雷厉风行,令行禁止,这座有“中国最大城乡结合部”之称的武汉,进行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市建设。

城建规模大,武汉一度有5000多个在建工地,整座城市化身为一个大工地,城建速度快,武汉那些年1年通1条地铁,甚至从2016年起,变成1年通2条地铁,地铁建设速度震撼全球。

新武汉夜景

然而,在城市建设如火如荼的背后,是武汉不断攀升的负债率。

13年,武汉负债2000亿,当时武汉一千万人口,人均负债2万元。

14年,武汉负债高达3000亿,再算下来人均欠3万元,短短一年,人均负债增加了1万元。

短短一年,多少高楼拔地而起,多少路线顺畅开通,多少债务滚滚而来。

这就是发展的阵痛。

2014年,热火朝天大工地的武汉,甚至引来英国BBC电视台以武汉作为主要对象进行采访。

说来也是有趣,当时武汉政府以为BBC来武汉拍纪录片,是一次向世界“宣传新武汉形象”的绝好机会,于是在不明白BBC拍摄动机的情况下,武汉政府动用各种资源配合拍摄,领导积极接受专访,市长唐良智面对BBC镜头侃侃而谈,当地媒体大造声势,结果武汉政府和市民眼巴巴等BBC纪录片播出时呢,却迎来了当头棒喝。

这是BBC纪录片的标题——《中国是怎样愚弄世界的》

在纪录片中,满心以为能向世界宣传城市形象的武汉,成了中国城建大跃进、负债过高的“负面典型”。

本想向世界宣传武汉的光鲜亮丽呢,结果变成武汉向世界自己揭自己的短了。

于是有了这一幕。

至此,武汉和BBC的案例,成为各地方政府学习如何和西方媒体打交道的~~

然而,BBC不能阻止武汉的改头换面,也不能阻止阮成发的仕途,毕竟他有他的老领导。

俞正声笑称,“阮成发,‘满城挖’,这个我知道”,俞正声表示:

“你们的思路是对的,办大事情就要下大决心,大建设时期会给人民群众带来不便,但建成之后会带来更好的服务与方便。”

所以,在13年那几年中,关于武汉中国第一负债城市的新闻,经过BBC渲染后是铺天盖地,然而在上层的庇护下,武汉能不为所动继续推进城建大跨越。

不过,虽然武汉的负债没有后续公开,我们只能知道14年的负债数,但根据政府公开的数据显示,武汉14年负债就有3000亿,而16年武汉财政收入才1322亿,支出却是1523亿。

和六安教师所在的金安区一样,武汉财政入不敷出,别说还债,连债的利息都还不起。

所以,我们能理解陈一新的困境了。

为什么陈书记要疯狂抢人?为什么陈书记要疯狂招商引资?为什么陈书记一年后就火速上调离开武汉?

答案,都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债务上。

今年3月,原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调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武汉市委书记空缺至今。

武汉虽好,不是久留之地,还是镀镀金就高升的好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各地政府的问题又大都一致,看之江头牌陈书记的做法,能不有样学样吗?

所以抢人潮流蔓延全国,也就不足为奇了。

财政问题,开源节流,开源方面,地方政府还是依然坚持土地财政啊。

十年春药,岂能一朝戒之。

当然,地方政府最想的,还是中央开源,直接开动印钞机印钱,就像当年的四万亿一样,拯救地方诸侯于“水深火热”之中。

中央在金融系统性风险不断加大的情况下,对开源,却不是开动印钞机的打算。

中央另有设计,四个字——

是的,国家收了地方的营业税、所得税,地方政府只剩土地出让金,而土地出让金在二三线城市都去库存和房住不炒的政策下,已经没有多少增量了,地方政府自己都养不活,别说还地方债了,连债务利益都还不了。应运而生的房地产税,就成了中央给地方政府找来的“长期饭票”。

2018年,房地产税高度聚焦,挑动各方敏感神经。

自3月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召开以来,官方在22天内针对房地产税就进行了5次发声形成政府关于房地产税立法有史以来最高的发声频率,房地产税立法再次作为两会热点词回到大众舆论的焦点。

财政部部长肖捷,做过关于房地产税的论述,他把房地产税归于“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里,可见,房地产税是“地方税”。

划重点,房地产税是“地方税”。

随着城镇化进入“白银时代”,未来大多数城市通过“一次收取几十年土地使用费”的方式来获取建设资金,空间将越来越小。

因此,增加“房地产持有阶段的税收”,就成为当务之急。

所以,房地产税开征的首要原因,是解决地方财政收入的问题。

房地产税来了,地方财政的“长期饭票”来了。

以前某任财政部长接受采访时说:“我最怕的,就是总理找我要钱拿不出来。”

现任财政部部长肖捷说:“我最怕的,就是地方政府找我要钱拿不出来。”

另外,在总书记房住不炒的政策下,房地产税也能平衡房价,不要听任大炮那些人说什么房地产税不能平衡房价的言论,黄奇帆就直接扇了任大炮一耳光:

黄奇帆:“说房地产税对炒房没作用,要么是弱智,要么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而且在不动产登记平台建设后,房地产税的推出,更能有效配合反腐。

这样看来,有种种利好的房地产税,似乎是势在必行了?

的确,2018年,就有可能在部分城市先行试点落地。

然而,“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房地产税利国利民,却不利利益集团,还记得旧文《从历史纵向漫谈中国的税收机制》中唐朝那次兵变吗?

唐德宗时期,大唐没钱,于是皇帝就对长安城的全部私有房产征收间架税,对富人连揍带罚的征收房产税,着实的丰富了大唐的国库。

然而,这么有钱途的房产税,唐德宗却只执行了半年,因为就在征收“间架税”的那年,五万士兵哗变长安,要把唐德宗赶下台。

他们的宣传口号就是“不税汝间架!”

造反的人说的“不税汝间架!”翻译成白话就是——

“起来!不愿交房产税的人们!”

看来,不管是古代的间架税,还是如今的房产税,凡是涉及到利益集团,都是这么的“不受欢迎”啊。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曾这样说道:

越是财政困难,推动财政改革的动力就越大。

对于房地产税的落地推行,中央也是这样想的:

你们不是反对不动产平台建设吗?不是反对房地产税吗?可你们地方这么缺钱,就算再反对,你们为了财政不破产,也要下死力气推进房地产税吧?

地方政府却这样想:

明明印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我们去搞房地产税,这不是得罪人的事吗?之前几次中央不都印钱大撒币吗?

毕竟,房地产税得罪的人,可不少,而且各个来头很大:

一、贪官

从反腐败案例来看,几乎所有的贪官都涉及房地产,有的贪官有一百套房产,几十套、十几套不在少数,官员有几套房非常普遍,不动产登记平台建设后,加上开征房地产税,这批官员将危如累卵。

二、开发商

开征房地产税,房价平衡回归理性,买房投资的人将大大减少,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已经过剩,一批开发商将死于寒冬,而这批人和政界人员关系密切。

三、炒房者

中国有一个庞大的炒房阶层,这是反对开征房地产的最大群体。他们靠炒房赚了钱,有几套、十几套房子,开征房地产税,这批人要蚀本或破产,集体坐立不安。

四、金融银行。

在高杠杆下,银行是房地产的巨大利益相关体。房地产税的开征能大大平衡房价,房企高杠杆无以为继,银行将产生大量房贷坏帐。

所以,对中央用房地产税开源的计划,地方诸侯还是那句话:

明明印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还要去搞什么房地产税呢?

是的,中央前几次都是印钱为地方托底救市,这一次中央不印钱了,却是画一个房产税的饼给地方,地方怎么会认呢?

而且一看之江新军的武汉天津做法,各地更加有样学样,经济注水,抢人托市,套路玩的是风生水起。

所以,在国地税即将合并,中央强势非常的情况下,央地博弈依然以另一种暗流涌动的形式,存在着。

下面,欢迎吃瓜群众收看中央电视台大型历史连续剧《习武大帝》,第42集——



庆丰六年六月,中南海,紫光阁,习武帝,群臣。

武帝高居位上,看着下面站立着的黑压压的地方群臣。

武帝弹了弹衣摆,缓缓说道:

“本月中旬,国地税就要合并了,这是一件大事,朝廷搞了好几年,终于要全面落地了,朕也知道你们有困难,所以朕留了房地产税给你们,房地产税也不能再拖了,要马上落地,诸位爱卿,要明白朕的这片苦心啊。”

底下群臣伫立不动,未有响应。

旁边龙图阁大学士刘鹤见此,出班而列,说道:

“今天央地议事,对此轮财税改革,各地同僚有何情况介绍,还需早早说明。”

话音刚落,兰州李知府出班而列,朗声道:“陛下,臣兰州府财政压力十分紧张,已多月发不出薪水,而房地产税等事如远水之不解近渴,请朝廷放开兰州房市限购,以解兰州万民倒悬之急!”

武帝眉毛微微一跳,看了一眼刘大学士,刘大学士见状朗声回道:“李知府何其不明也,财政虽困难,还有其它解决办法,房住不炒乃朝廷钦定,岂可因一地之私废而天下之公乎?”

李知府丝毫不畏,正视武帝,激动地回道:“陛下,兰州处三江之源,乃长江经济带生态建设之根本,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臣兰州府虽家无下锅之米,为保陛下绿水青山,也毅然拆工厂去产能,兰州府万民之心,其诚若此,感天动地,如刘大学士所言寻其他解决办法,则开工厂,增产能而已,而其置兰州人民于何地?置陛下之绿水青山于何地?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啊陛下!!”

李知府此番言论引用武帝,声音激昂,大义凛然,刘大学士在旁一时哑然无语。

武帝审视着激动不已的兰州知府,略一沉吟,而后摆了摆手,道:“宣朕旨意,兰州府放开限购。”

朝堂侍立左右的近臣朗声高叫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兰州放开限购!”

李知府激动地仰头说道:“皇上圣明!”

李知府言犹未毕,朝堂上黑压压的人群,一时人头攒动,地方诸侯纷纷高声言道:

“臣合肥府有事禀告!我们也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啊!请放开限购。”、“臣济南财政十分困难,也请朝廷网开一面!”、“臣长沙请朝廷开恩,加大转移支付!救救长沙百万民众!”、“臣郑州请中央印钞救市……”、“臣南京……”

顿时,仿佛洪堤开了一个口子,朝堂之上,你一言我一语,诉苦哭穷之声奔涌而来,撒钱开恩之议汹汹于耳,朝堂一阵乱哄哄,竟如菜市场一般。

刘大学士见此乱象一时不知所措,而武帝脸色渐渐阴沉,只见武帝轰然一拍桌,高声道:

“都给朕住嘴!”

仿佛天雷滚动,群臣集体身体一颤,朝堂刹那由闹入静,只听得武帝愤怒的言语在朝堂上回荡:

“你们说来说去,不就想着中央救你们吗?别以为朕不明白你们的小算盘,要升官了,你们就各种经济造假,数据注水,光明正大的玩弄朝廷!地方给你们折腾到没钱了,你们就开始哭穷!哭的一个比一个惨,都向中央伸手要钱,好!好!都说经济困难,你们却建豪华政府大楼,都说调控房市,你们就疯狂抢人来托市,是啊,你们哪个手里没有几套房子,怎么肯让房价跌啊!?经济困难,财政困难,苦的是基层,苦的是朕的人民!哪里苦了你们这些官老爷!!”

各地知府都督都低着头,不敢正视武帝火炬般的双眼,朝堂之上,一时静的落针可闻。

只见一直不言语的当朝大学士、内阁首辅李宰相,忽然作正气凛然状,在旁这样帮腔道:

“皇上这番训话,至诚至公,以国家为重,以人民为重,诸位们听了,难道就没有一丝悔恨反思吗!?你们还有谁敢经济造假玩弄朝廷的?还有谁敢抢人托市藐视中央的?你们这样做,心里还有国家,还有人民,还有皇上吗?”

听了李首辅这番话,被武帝一番训话训的不敢动弹的群臣,仿佛突然开窍一般,纷纷叫苦道:

“臣辽宁,自知经济造假死罪,可这也是看天津有犯在先,臣向天津学坏,死罪死罪!”;

“臣内蒙数据造假,也是看天津学的啊,臣内蒙急功近利,愧对朝廷愧对人民啊!”;

“臣长沙不敢抢人托市,这也是看武汉抢人在先,一时糊涂才学的,臣死罪死罪!”;

“臣成都不该抢人啊!都怪武汉他们抢人抢的太凶了,我们成都是被逼的这么搞的啊!”;

“臣山东地方债太高了,连利息都还不起了啊,请皇上把我调走吧!调去北京养老臣也认了啊!臣请调任啊陛下!”

…………

无视武帝刚刚的怒斥,朝堂之上,人言再次汹汹而起,而且态势更加猛烈,群臣们开始逐渐借题发挥,被炮轰的那几位大臣则不时身体发抖,朝堂局势竟一时失去了控制。

武帝铁青着脸,看了李首辅一眼,然后,武帝看着如菜市场般闹哄哄的朝堂,轰然拍案,一声咆哮透彻朝堂:

“你们反啦!!”

群臣身体一震,朝堂复归于静,此时,群臣的眼睛,都齐刷刷的望向了武帝。

只见武帝沉声说道:“京兆尹蔡知府,出来!”

京兆尹蔡惶恐出列,道:“臣在!”

“天津李都督,出来!”

天津李都督不安出列,道:“臣在!”

“刑部陈尚书,出来!”

刑部陈尚书惭愧出列,道:“臣在!”

武帝脸色肃然,看着底下这三个人,缓缓说道:

“朕一直有言,要以民为重,心怀人民,而京城暴力执法驱逐民众,使神州舆论沸腾,朝廷大失民心,蔡知府,你可知罪!”

京兆尹蔡一脸惶恐,跪倒在地:“臣知罪!”

“天津经济注水,数据造假,年久日深,触目惊心,乃各地经济造假之魁首,李都督,你可知罪!”

李都督汗流浃背,跪倒在地:“臣知罪!”

“朕有言,房住不炒,加强调控,而武汉以引进人才之名,行房产托市之实,开全国抢人之恶潮,陈尚书,你可知罪!”

陈尚书强压不安,跪倒在地:“臣知罪!”

武帝凛冽的眼神,从跪着的这三个人身上,一一扫过:

看看这三个人吧,哪个不是两鬓斑白,哪个不是朝廷的栋梁,哪个不是朕的藩邸旧人。

他们烂了,朕的心都要碎了!

人民把江山交到朕的手里,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朕是痛心疾首。

朕愧对国家,愧对人民,愧对天地,朕恨不得自己罢免了自己!!

端坐着的武帝,忽地站起身,眼神如刀锋般扫向朝堂,手指着群臣厉声说道:

还有你们,虽然各个冠冕堂皇站在干岸上,你们,就那么干净吗!?

朕知道,你们有的人,比这三个人更可恨!!

朕劝你们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肺肠子翻出来,晒一晒!洗一洗!拾掇拾掇!!

武帝抬起头,长吸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

朕刚即位的时候,以为中国最大的敌人是周老虎,灭了周老虎,以为最大的敌人是令狐狸。

朕,平了令狐狸,徐郭两贼,又成了中国的心头之患。

啊,朕诛了徐郭二贼,岭南王,又成了中国的心头之患,朕,收了岭南。

仰着头的武帝,转过脸,紧紧盯着群臣不放,一字一句的说道:

朕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中国的心头之患不在别处,就在朝廷,就在这中南海!就在朕的之江旧部和各地诸侯中!

武帝情绪激动,手指群臣,声调越来越高:

咱们这儿烂一点儿,大中国就烂一片!你们!要是全烂了,中国各地就会经济危机、社会崩溃,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呀!

想想吧,前苏联列宁的雕像,被苏联人民推倒才几年哪?

忘啦!!

被推到的列宁还在你们的身边,天天地盯着你们呢!!!

想到此处,武帝闭上眼,神情悲怆,令人动容,他睁开了眼,凝望着底下被震到动都不敢动的群臣,深情的说道:

朕,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老想着和大伙儿说些什么。

可是话,总得有个头哇,想来想去,只有这五个字。

你们都好好看看这五个字,给朕看半个时辰……

悲壮的音乐响起,一块匾额从武帝身后徐徐升起,上面赫然书写着,这五个大字:



关联文章: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上)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中)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0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从刘晓庆到范冰冰,看中国税改史的历史进程(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