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马云之野望(中)丨他创建的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国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篇文章,我们了解了马云覆盖全国线上线下的新零售帝国,也弄明白了马云打造的全球电子贸易平台,更深入探讨了马云控制力十足的蚂蚁金融帝国和菜鸟物流帝国,可以说,从零售到贸易再到金融物流,这些和社会运行息息相关的重要领域,马云都进行了重大的布局,展现了惊人的发展速度和控制欲望。

能在这些领域称王称霸的人,其对中国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然而,马云的“野望”还不仅于此,他后面的这三个“野望”,才是真正具有“致命影响力”的大动作。



五、马云的大数据帝国

对于大数据,吃瓜群众肯定都有耳闻,但就大数据的重要性,也许很多吃瓜群众还不以为然。

大部分人对大数据的应用还处在所谓的“携程大数据杀熟”阶段:

2010年《Science》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虽然人们的出行的模式有很大不同,但我们大多数人同样是可以预测的。这意味着我们能够根据个体之前的行为轨迹预测他或者她未来行踪的可能性,即93%的人类行为可预测。

企业对用户的大数据进行搜集、整理、分析,可以对用户进行“ 深度技术描摹 ”,制定一系列具有针对性的营销措施。

2018年3月,“大数据杀熟”这个词进入大家视野,成为网络上的热议话题。携程等互联网公司都被质疑利用用户的行为、喜好等数据,在同一产品上对不同用户区别定价,由此引来网友一片声讨。

还有企业这样运用大数据,来得出“热饮冷饮”问题,也是醉了。

哈哈,“互联网这大数据挖的……”

其实,大数据技术,在商业上的应用,仅仅是它的次要方面,能让大数据真正发挥恐怖力量的,不是企业商家,而是国家政府。

数据是信息社会的基本生产要素,与农业时代的土地,工业时代的电力和机器并列,大数据成为信息时代国家治理能力的核心竞争力。

比如,在2015年,美国的谷歌就通过大数据技术成功预测了当年的疫情,美国从而开始用大数据建立疾病监控模型。

疾病预测监控一直是人类的老大难问题,大数据如此之能,怪不得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诺贝尔奖获得者Coase这么说道:

如果你拷问数据到一定程度,它会坦白一切。

比如,各国的舆情部门在网络上,都用大数据技术进行舆情监控和预警处理的工作。

网上言论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活跃程度,互联网日益成为社会各阶层利益表达、情感宣泄和思想碰撞的平台,进而产生巨大的舆论信息。

面对数亿网民和浩如烟海的网络言论,网络舆情的监测和分析越来越依赖舆情大数据分析技术与平台。

在信息化时代,大数据成为国家社会、企业公司的“千里眼、顺风耳”,新摩尔定律之父Moore这么告诫社会:

没有大数据,你就是在信息高速公路上的瞎子或聋子。

比如,在中国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和推进普惠金融的大背景下,大数据技术从理论走到了实践。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了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其中,大数据成为会议研究的重要课题。

伦理学中说道,“信用比生命更重要”,而在信息时代,“大数据和上帝一样重要”,如斯坦福大学维根教授所言:

我们只信奉上帝,其他人都必须携数据而来。

比如,在中国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后,大数据技术越来越成为新时代的“硬通货”。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指出:

大数据不仅是一场技术和产业革命,也将带来国家治理的深刻变革。大数据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能有效地集成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领域的数据信息,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提供重要数据基础和决策支撑,是促进政务服务改革和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新途径。

老大如此看重大数据技术,如此坚定实施数字中国战略,背后缘由,还是引用那位“他对我很重要”的刘鹤的原话吧:

我到现在都认为,中国的许多社会问题的难题,是有可能通过信息化方式解决。

比如现在农民工的管理和教育、社会保障,都可以通过信息技术的手段得到比较好的解决。所以政府转型的重点,推动中国建设,带动中国信息化,这是一个至高点。

这个至高点始终是正确的,要走的路还很长。

——刘鹤  (曾任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

看完以上关于大数据的种种,我们对大数据的重要性,就能有比较深刻的认识了。

从商业层面看,大数据技术主要是应用于用户描模和挖掘用户价值,从国家层面出发,大数据已成为国家推进现代化治理的一个重要工具。

特别在全球各国纷纷推动大数据技术的竞争氛围下,可以说,在未来,人类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不仅仅是交通运输,机场,港口,桥梁,通讯,还有各式各样的大数据信息库。

今天的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是这样的:

明天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是这样的:

是的,我们中国今天被誉为“基建狂魔”,而在明天,拥有发达的大数据技术的国家,才能被称为“基建狂魔”,因为:

国家是大数据的分析者和运用者,我们是大数据的生产者,大数据不仅对国家重要非常,与我们也休戚与共。

韩国有部爆米花电影,叫《被操纵的城市》,就很生动的展现了大数据这双,“无处不在的无形之手”

当男主一觉醒来,就被警察按倒在地,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是罪犯,监控、犯罪现场采集的DNA和指纹、签收的支票、犯罪的工具,多么完美的嫁祸。

一个掌握了城市大数据的闵律师,居然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地操纵城市里甲乙丙丁的人生。

当闵律师在屏幕上方像小丑般跳舞,熟练地在海量的数据库里搜索着数据,似乎已经把整个城市踩在自己脚下。

怪不得有人这么说:

谁控制了货币,谁就控制了国家。

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

谁控制着大数据,谁就控制了未来。

大数据是如此重要,我们的马云怎么会视而不见呢,而他又是怎么布局的呢?

马云对大数据的认识很超前,他曾这样说过:

很多人还没搞清楚什么是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了。

我们还没搞清楚移动互联的时候,大数据时代又来了。

马云甚至曾这么定义过阿里巴巴的本质:

而马云的大数据的规模和水平,也的确令人咋舌,他就曾这么说过:

厉害了,拿大数据去分析全国女性胸罩大小,估计浙江的女生,此时表情是这样的:

马云搞大数据当然不止于关爱女性,他的阿里云大数据帝国,更为突出的表现,是快人一步的嵌入中国地方政府。

贵州是全国最早的以省级政务云,以公安为例,贵州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采用以阿里云为主的云计算技术搭建了大数据云平台——贵州公安交警云,让交警如虎添翼。

大数据应用的最大客户,不是商家,而是政府。而我们随便用关键词一搜,就可以看到,北到内蒙,南到海南,西到西安,东到澳门,马云的阿里云、智慧城市等大数据技术在中国处处落地,四面开花,已从各个地域各个方面嵌入了中国社会的运行。

大数据,是信息社会的基建啊。

可以说,这样的嵌入式渗透全国并深入骨髓之日,就是马云大数据帝国拔地而起之时。

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仅是女性的胸罩大小被马云一览无余了,各地政府的内裤尺寸,怕是也被马云看的一清二楚了。

关于这一点,其利害弊端如何,还是让我们引用新华社的那段原话吧——

事关公众权益的大数据一旦被垄断,将很难阻止垄断者利用这些大数据谋取暴利,事后监管执法也只能亡羊补牢

垄断是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允许的,更不用说实现数据垄断。

对此,马云只是微微一笑:



六、马云的传媒帝国

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提出国家的根基是三权分立,即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美国的政治家杰佛逊后来补充到,话语权是“第四权力”。

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加利,对还是大学生的芮成钢这样说道,如果联合国有第六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寡头时代,全球传媒市场的主要控制权,只掌握在7家跨国公司的手中,其中拥有《泰晤士报》《华尔街日报》的传媒大亨默多克,力压各国元首,被《新政客》杂志选为的全球最有影响力人物。

继毛主席指出“笔杆子里保政权”后,后来的某人进一步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笔杆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马云的用心企图,尽在其中。


12年,阿里巴巴战略入股陌陌,

13年,马云收购新浪微博18%的股权,后不断持续入股,一直传闻阿里想全资收微博,但新浪不从。

13年4月,阿里投资《商业评论》杂志。

14年3月,阿里斥资62.44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60%的股权,并更名为阿里影业。

14年4月8日,阿里收购华数传媒40%。4月28日,阿里入股优酷土豆。

14年5月,阿里买下虎嗅网40%的股份。

14年6月,马云收购UC浏览器。(uc上水军是最多的)

14年9月,阿里巴巴正式在纽交所上市,马云邀请了国内众多主流媒体和知名自媒体奔赴现场进行报道。

阿里一旦上市,马云立刻首富,他开始了更疯狂的传媒收购,甚至曾经一度遭到媒体界的强烈质疑。

15年3月,阿里全资收购优酷土豆,至此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正式被马云收入麾下。

15年6月,阿里豪掷12亿元参股第一财经。

15年9月,阿里联手财讯集团、新疆网信办创办“无界新闻”。(一个恒生电子,金融股灾,一个无界新闻,笔杆之战)

15年9月,马云收购新媒体36氪。

15年10月,阿里与四川日报集团成立“封面传媒”。

15年12月, 香港最大英文报纸,亚洲最具公信力的南华早报,曾爆料马云对64的评论的南华早报,被马云突破重重阻力而收购。(马云:堵不了你的嘴,就买下你的人

2013年7月13日,在南华发布的内容中,有马云拿“邓小平在‘六四’中所做决定”来举例的内容。

至此,马云大撒钞票,冲州撞府,从东一财,到南南华,再到西无界,北华数,马云的传媒帝国已覆盖整个中国。

至此,马云线上线下,不遗余力,从线下传统的新闻报刊到线上的新兴电子媒体,马云的传媒帝国已巍然而立。

至此,马云以资本力量来夺取话语权的宏伟计划,展露无遗。

在构建完庞大的传媒帝国后,阿里对于媒体曝出的负面新闻,也展开了强势反攻。

如15年,阿里就起诉过今晚报社等几家媒体和微信公众号,以刊登不实文章,恶意诽谤为名,要求天价索赔。

索赔2000万,岱岱好怕怕~

再想到赵薇事件中的疯狂删帖,和连官媒都不放过的凌厉作风,岱岱就更怕怕了~

又想起了传媒大亨默多克,那个被称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那个被称为影响了英国每一次选举的人,而默多克还仅仅是有笔杆子,马云却已经左手钱袋子,右手笔杆子了。

对于笔杆子,某人是这样说道的: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马云,以为如何呢?



八、马云的精英组织

写到了这里,吃瓜群众估计已经咋舌了,没想到马云的“野望”如此之多,如此之大。

如果马云的这些“野望”成真,那马云的新零售就等同于一个全国性供销社,马云的贸易平台就等同于一个国家的商业部,马云的菜鸟物流就等同于一个国家的邮政系统,马云的蚂蚁金服就等同于一个国家的银行,马云的大数据技术就等同于国家的基础设施,而马云的传媒帝国就等同于一个国家的宣传喉舌。

换言之,马云创建的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国家!

无独有偶的是,马云曾做过这样的表述:

是的,从物流到销售,再到金融到传媒,马云的这个帝国深深的捆绑了国家,成为中国的“国中国”,任何组织和势力,都很难很难将阿里从这个国家肌体上切割。

从研究未来趋势,到剖析国家战略,马云有这般捆绑国家的发展战略,怪不得能信誓旦旦的要阿里做“百年老店”了。

而马云,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元首。

更无独有偶的是,马云曾做过这样的表述:

如果马云的“野望”成真,那国人也好,政府也罢,就像香港人离不开李嘉诚的潜在控制一样,从生到死也脱不开马云的潜在控制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统治这个国家的,不仅只有马云一个人,还有庞大的可扩展的精英群体。

这就是马云最后的布局。

早在2006年,马云牵头,和冯根生、沈国军、宋卫平、鲁伟鼎、陈天桥、郭广昌、丁磊等八位实力雄厚的浙商,共同创办了江南会,其被称为杭州最高档而又最低调的会所。

据说,还搞出了“江南令”这一玩意,入会会员均有一张只能使用一次的“江南令”,若遇非常难事,只要发出此令,八位发起人无论身处何地,均要亲自赶来出手相助。

厉害了,真有帮派文化中,“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架势啊。

后来,在2014年,中央实行群众路线,下发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通知,杭州高度重视,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关停了江南会。

但是,拆得了有形的会所,拆不了无形的圈子。

而马云也没有就此止步。

2015年,马云牵头,和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企业家创办了湖畔大学。

和江南会一样,来者皆非富即贵,而且湖畔大学还有几个鲜明的特点:

1、互联网和实业相结合

15年湖畔大学的第一期企业家学员,还主要还是互联网新贵,16年后,湖畔大学的企业家学员,就开始了多元化转变,来自农业、制造业、零售业、新材料新能源、教育医疗行业等实体经济领域的企业家,明显增多。

如居然之家董事长汪林朋、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敏实集团董事局主席石建辉、老板电器总裁任富佳,这些都是行业中默默的隐形冠军。

湖畔大学可谓打通了互联网产业和实业的阀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明星企业家们汇聚一堂。

2.中青年群体为主

湖畔大学不仅招收在行业内功成名就的大佬,还特别注意吸取年轻的有前提的新生代力量,三期学员的平均年龄是39岁,而最年轻的学员甚至是1992年的90后。

马云更专门表示过:湖畔在未来除了CEO班外,甚至将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今天入学的第三期学员中,有不少都是来自传统家族企业的二代接班人。

比如老板电器的任富佳、天士力集团的闫凯境、新凤祥集团的刘志光、华仁再生能源的洪碧波、正大制药的谢其润、立白集团的陈丹霞等,他们均担负着接手父辈事业后,领导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的使命。

是的,湖畔大学,每年都招生,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企业大佬汇聚一堂,老一辈和年轻一辈商业精英把酒言欢

可以说,通过湖畔大学,马云可以将中国商业精英们,渐渐收入囊中。

对于这个浓缩了中国商业精英的湖畔大学,马云又有怎样的设计呢?

他在开学典礼上,这样说道:

花10年时间为中国下一代企业家打造一所哈佛、耶鲁级别的商学院。

争取未来中国500强CEO,有200个跟湖畔大学有关。

马云今年54岁,10年后是64岁,按湖畔大学一年平均招40个算,10年就是400个商业精英的规模。10年后如果马云还没倒台,如果他的野望如期达成,那大家可以脑补下那样的场景——

在富丽堂皇的大会堂里,创造并掌控了一个帝国的马云,端坐在高高在上的主席台,台下,密密麻麻的坐着他的学生。

400多个从各个方面掌控了国家经济的学生,齐声喊着这一句,200个中国500强的CEO,齐声喊着这一句:

这不是蒋介石开的国民党大会,这是马云开的大学周年会……

各位脑补完毕后,有何感想呢?

岱岱只知道,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有这样一条基本的规律,那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地位的提升必然会寻求政治地位的提升。

中国改开三十年,经济发展速度惊人,商业精英的财富增长也速度惊人,当中国的商业精英群体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后,在政治上的诉求也必然而至,特别是在中国这个需要用政治保障财富的国家,资本家和商业精英们,对权力的渴望和对财富世代继承的渴望,更是无以复加。

不是道德法律,而是政治经济,才是支配一个国家的实质性权力。

资本的动机出于天性,我们无法指摘,我们只想讨论其方法与机制。

是的,资本家谋求对政治权力影响的最佳途径,是在人民大会堂上侃侃而谈进行政商交流,还是在私人会所湖畔大学小范围内窃窃私语?

是的岱岱再重复一遍:

资本家谋求对政治权力影响的最佳途径,是在人民大会堂上侃侃而谈进行政商交流,还是在私人会所湖畔大学小范围内窃窃私语?

或者我们直白地说:

还记得灭亡大明的东林党人吗?

对此,马云这样表示: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1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马云之野望(中)丨他创建的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国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