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复兴幽灵——中国权贵资本主义(一)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毛泽东

这句话,是主席对我们的循循教导,也是对我们的谆谆告诫。的确,明确敌人和朋友,不仅是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亦是中国发展的首要问题,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就必须要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真正的敌人,然而,朋友似乎很明确,人民人民,还是人民,而我们的敌人,却众说纷纭。

看看比较有代表性的这几种观点。

有人说,如今的中国社会贫富分化,阶层固化,处处都是不公,哪里都不自由,罪魁祸首是那些当官的腐败无能。也有人说是以逐利为天性的商人不仅没有先富带动后富,而且腐蚀社会风气,导致现在的中国一切都是向钱看。也有人说如今世界是中美争霸,中国很多困境是因为美国的压制打击,国内美分带路党横行,挑拨激化矛盾,美国是最大的敌人,如果美国倒了,我们中国就自然而然的富强和谐了。

这些都很有道理,论据也都站得住脚,然而主席说过“感觉只解决现象问题,理论才解决本质问题。”想做出直透本质的分析判断,我们就不能仅限于有限的个人感觉和孤立的社会现象,更应上升到宏观的时代背景与客观的环境条件,这样才能在复杂多变的时代风潮中紧紧握住最关键的主要矛盾。

好的,主题已引,下面就让我们展开对中国本质的阐述,毕竟,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一、当代中国的三大时代背景


对现实问题的任何分析,都不能脱离其历史发展条件和具体社会关系,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我们要分析当代中国,就得首先明确当代中国的这三大时代背景。

1、千年土壤——官僚集团

2、百年雨露——资本主义

3、国际风气——大国斗争


1、千年土壤——官僚集团


中国是一个拥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这是我们炎黄子孙集体的骄傲与自豪,然而有时候,历史越厚重,包袱越沉重,从秦朝肇始的中央集权国家建立以来,官僚集团作为一个深刻影响国运的特殊群体,登上了历史舞台。

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古代中国,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薄弱,而且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社会治理成本大,难度高,即使有“皇权不下乡”的默许让步,历朝历代依然不得不维持一个庞大的官僚群体来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行。

而且古中国的百姓长期没有参政议政权力,大部分只能通过科举制这一途径跳入士人群体,成为官僚集团的一分子,这在提供了一定的阶层流动性外,也保障了官僚集团的新血供应。

也因此,钱穆先手曾指出:“中国传统社会不能简单地称为专制社会,如果一定要名之,称为士人社会或者官僚社会更为恰当。”而他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里提出的,贯穿中国两千年政治史的重要主线——“皇权与相权”的关系和“中央集权与地方权力”的关系,恰恰是以官僚集团为主体出发——不管是皇权要打压的宰相,还是中央要集权的地方官吏,都属于官僚集团。

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历史上,皇权不管如何利用外戚和宦官对官僚集团进行打压,官僚集团总是能笑到最后。

可以说是铁打的官僚集团,流水的外戚宦官。(是不是很像失败了的文革)

因此,我们可以这么下定义——中国两千年的政治史,就是一部官僚集团从萌芽成长到发展壮大的斗争史。

而我们,又该如何评价官僚集团在中国历史上的作为呢?在以道德监管为主而不是以法律监管为主的古代,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两袖清风朝天去”,还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还是“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还是“千金之子,不死于市”?

我们看看中国一个个王朝在不断的社会动荡中覆灭的历史教训,看看朱元璋剥皮反腐后明朝报复性的腐败,就知道,中国历朝历代的衰亡史,其实就是腐败史。

毕竟,“官”字上下两张嘴,一个用来瞒上,一个用来欺下。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在农业经济为基础的古代中国,以地主阶级为主体的官僚集团,剥削压迫的主要对象是农民,对抗的政治力量是皇权、外戚与宦官,这一状态持续了一千多年,然而到了近代,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清朝末年,随着国门的洞开,中国渐渐沦为半封建半殖民社会,为自强为求富,官僚集团在痛定思痛下推行“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纷纷采取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等形式开办近代军事企业和民用企业,如有名的汉阳造,就产自张之洞创办的汉阳兵工厂。

“汉阳造”在很长时期里是我军主力武器  

中国学术界将发轫于清末洋务运动,统治阶级凭借国家政权的力量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定义为“官僚资本主义”。把在对内利用政治特权实行阶级压迫,对外勾结帝国主义为自身谋取利益的阶级,定义为“官僚资产阶级”

如果说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那么可以说,鸦片战争的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官僚资本主义。

官僚资本主义一开始是旧中国自强求富的工具,起初促进了封建社会的瓦解和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历史上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然而,因为体制的落后与官僚群体的局限性,官僚资本最终沦为帝国主义豢养的代理人,与其靠山帝国主义一起,成为中国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的主要障碍。

洋务运动方兴未艾时,中国的有识之士,已经对洋务运动做出了如此的评价:

自夷务兴,内自京师,外至沿海之地,纷纷藉藉,译语言文字,制火器,修轮舟,筑炮垒,历十有余年,糜帑金数千万,一旦有事,责其效,而茫如捕风。


不实之痼,至于如此。

——《送吴筱轩军门序》  曾门四学士之张裕钊

后来垄断国家经济命脉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是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发展到最疯狂的阶段,他们掠夺的对象从农民扩展到了工人、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中小地主阶级。

毛泽东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一文中指出: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和国家政权结合在一起,成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它同帝国主义、本国地主阶级以及旧式富农结合,成为“买办的封建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个资本,在中国的通俗名称叫做官僚资本,这个资产阶级叫做“官僚资产阶级”

自此,官僚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帝国主义一起,成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过去为了结束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为了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我们就实行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的方针。

——《论十大关系》  毛泽东

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官僚集团,在近代与资本主义恶性结合,产生的官僚资本主义如幽灵一般,给中国与中国人民带来了无边的灾难,经过百年的浴血抗争,1949年,新中国终于建立,三座大山终于被推翻,当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高声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了起来”,我们仿佛看见官僚集团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的彻底灭亡。

然而,这个幽灵,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4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复兴幽灵——中国权贵资本主义(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