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两次世界民族大融合的比较研究(一)

微信公众号里,那长长的表格,是从公元前4500年至公元1999年,世界史与中国历史著名事件的对照表。

从世界视角审视东西方文明的历史进程,细细品味,很是有趣。

而善于观察的学者们,从这个表格中得出了更多的精髓认识,其中一个经典的理论,就是文明的“轴心时代”。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中指出,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

在这一时期,北纬30度上下的四大板块,中国、希腊、波斯、印度涌现了一大批几乎同时代的思想家、哲学家、精神之师、智慧之师。

 在中国:老子约生于公元前571年,孔子约生于551年,墨子约生于公元前468年。

在印度:佛陀约生于公元前623年,还有同期出现的《五十奥义书》。

在波斯:琐罗亚斯特约生于公元前660年。

在古希腊:赫拉克利特生于公元前540年,苏格拉底生于公元前468年,柏拉图生于公元前427年。

这并不是一份完整的名单,但已经让我们震惊不已

——上述这些人基本都生活在公元前五世纪前后,不到200年的时间里。

之于中国,则是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有老子、孔子、孟子、庄子、墨子等,这些人缔造了原生态的中华文明,影响到两千年后的中国和世界。

同时,几乎和孔子一个时代的佛陀释迦牟尼,也诞生在了印度,印度婆罗门教最重要的《薄伽梵歌》也完整定型,印度文化的基石就此铺就,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开始步步生莲。

同时,在两河流域的波斯,拜火教的创始人琐罗亚斯德在世,还有以色列的犹太教先知,都给后世宗教留下无穷的启迪。

也几乎在同一个时代,在希腊,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一系列不同的思想家、哲学家形成了不同的思想和哲学观念形 态,影响了之后的人类文化格局。

这个时代被学术界称为人类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形成了我们人类的基本观念、价值取向以及人类文明的基本形态。

可以说,人类文明在后面两千多年的努力进程,不过是对这短短几百年的深入演变而已。

细细审视完世界历史的学者们,都和闻一多一样,发出了这样的惊叹:

“人类在进化的途程中蹒跚了多少万年,忽然这对近世文明影响最大最深的四个古老民族——中国、印度、以色列、希腊都在差不多同时猛抬头,迈开了大步。”

连习大大在文艺座谈会这么重要的会议上,也隆重指出文明轴心论的深刻性: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写道,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当时古代希腊、古代中国、古代印度等文明都产生了伟大的思想家,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文化传统,并一直影响着人类生活。

这段话讲得很深刻,很有洞察力。

看来,习看的书的确很多,知识面很广。

岱岱曰:轴心时代,是人类文明的“思想大爆炸”。

为何人类文明不约而同的同时“思想大爆炸”?东西方思想大爆炸后又走上了怎样的不同道路?这场思想大爆炸又塑造了东西方种族何种集体无意识人格?

各方学者对此的研究是汗牛充栋,岱岱在此就不拾人牙慧了。

岱岱比较感兴趣的,是学术界提出的“第二个轴心时代”的假说。

是的,二战结束,苏联解体,随着人类技术的飞速发展,经济不断全球化,全球文化不断碰撞,网络技术让地球成为地球村,消除了人与人交流的鸿沟,全球一体化持续进展,人工智能晨光熹微,众多学者认为,在21世纪,有了良好技术基础、物质基础、共识基础的人类社会,有可能像第一次轴心时代那样,各民族各国家大师辈出,文化思想碰撞出耀眼的智慧火花,人类文明有可能迎来第二次轴心时代,迎来人类第二次“思想大爆炸”。

听起来,是不是很激动?

我们这个时代,有可能出现老子、孔子、柏拉图、佛陀那样的伟大人物,那样的圣人,我们这个时代,有可能奠定下一个人类千年文明的范本,让后世永久缅怀我们的辉煌。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关于我们这个时代出的是孔子还是孔融,是拿破仑还是拿破仑三世,就要留给现实实践,去检验了。

不过学者们关于两次轴心时代的讨论和展望,不仅激发了岱岱强烈的好奇,也激发了岱岱对从世界历史进程角度审视东西社会发展的更大兴趣。

正如刘鹤在《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开篇中提到的那样:

社会科学没有研究实验室,当统计数据不充分、研究对象又十分泛化时,替代的研究方式可能是进行历史比较。

在社会发展领域,只要时间的跨度足够大,就会发现历史的重复现象或者相似之处。

是的,岱岱心里酝酿着这样的想法:

东西方文明,除了相似的轴心时代外,还有没有其他相似的历史进程?

细细审视全球历史演变,详细比较东西方历史发展,岱岱发现了东西方文明另一个相似的历史进程。

那就是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7世纪,绵延近一千年的人类第一次世界民族大融合。

21世纪的欧洲各国,在为难民潮带来的穆斯林泛化问题焦头烂额,而两千年之前的罗马人,在罗马帝国的“日耳曼化危机”前束手无策,终于坐以待毙。

21世纪的中国国人,还在为某些族群超高生育率和组织性威胁汉族主体地位而表示担心,两千年之前的神州大地,早已上演过一场以五胡乱华、神州陆沉为惨痛代价的民族大融合。

21世纪的美国白人,还在为美国日益增长即将超过白人数量的非白人群体而忧心忡忡,而两千年之前的欧洲,强盛一时的罗马人早已彻底地消失在民族大融合的浪潮中。

是的,当学者们还在争辩21世纪会不会是人类第二次轴心时代的时候,第二次世界民族大融合的历史进程,早已悄然开启……

“社会科学没有研究实验室”,21世纪的世界主要大国,都面临国家主体民族被其他族群不断挤压生存空间的问题,都有着民族融合进程中不断发生的阵痛动荡,因此,我们有必要从全球文明视角出发,横跨东西,纵览千年,比较分析下这两次世界民族大融合的异同,刻画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行为和大众心理的特征,描述两次民族大融合的宏观发展轨迹,从而为我们中国应对这论世界民族大融合的决策提供依据借鉴。

下一篇文章,两次世界民族大融合的比较研究第二篇之: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7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两次世界民族大融合的比较研究(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