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我欲成人,在这资本主义世界

最近,一款名为《底特律:成为人类》(我欲成人\变人)的互动电影游戏引起了广泛讨论关注,也引起沉思录作者们的兴趣。笔者在体验之后决定和大家聊聊感想。文内轻度剧透,请选择性食用。


在人类当代最强棋手柯洁败于“围棋之神”化身的阿尔法狗之后,以往那些不为大众所知且佶屈聱牙的高科技概念:深度学习、机器学习、人工智慧(AI),这些新奇且无法不让人感到危机的概念与技术都在大众媒体与各路新媒体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进入了我们吃瓜群众的视野。


《底特律·成为人类》(后面简称《变人》)背景设定在近未来时期,以高科技仿生人争取平权为主题,在如今的AI热潮下,这种赛博科幻题材故事能够在主机独占(只有PS4版)且国行尚未过审(大概?)的情况下被众多玩家与云玩家关注讨论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稍微在各大平台搜索一下,分析《变人》剧情的文本岂止上千,在这里,笔者并不想吐槽《变人》中的女总统有多么的神似希拉里,也不想吐槽《变人》中全副武装的公职人员有多少概率是星际2的韩宗玩家,更不想吐槽所谓的完美结局是多么符合西方人对“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推崇(以及疑似加拿大移民广告)。比起这些表面,笔者更在意的是背后的东西,笔者将其称之为“唯心主义的理论极限”。


不管是呆萌的康纳酱还是惹人怜爱的爱丽丝与卡拉,亦或是艺术天赋爆表的仿生人领袖马库斯,纵观整个剧情设置与相关讨论,“人性”这一概念一如既往的被提升到了最为核心的层面上:剧情的核心推动就在于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仿生人是否具有人性,是否可以根据他们有人性与否而将他们排除出“机器”的行列。


并不值得我们意外,“become human”的副标题早已揭示了本作在哲学层面上依然会向大部分的好莱坞电影与类似主题的游戏作品靠齐。对于拥有“没受过欺负的眼神”的西方人来说,这一套很吃香,而对于遭受过长达百年巨大屈辱的我们来说似乎并不能得到完全的接受,稍微观察一下各大up主视频的弹幕,“圣母”之类的吐槽屡见不鲜。



虽然圣母目前在我国网络语境下经常不是褒义,但当下,圣母,人性,博爱等等元素不仅是当代好莱坞叙事体系中的终极问题解决办法,也是以“白左”为代表的欧美意识形态输出中的核心元素,在这些话语体系中,似乎解决人性问题就能解决一切。


问题的核心真的在于人性与否吗?让我们从游戏里寻找答案。


剧情的一开始,谈崩专家康纳前去处理一起异常仿生人枪杀男主人并劫持小女孩的公共安全事件。在路径模拟系统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极度明了的看到好好的仿生人因为男主人要将其更新换代而失控;而在卡拉线,陶德之所以购买卡拉就是因为他因为仿生人的流行而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老婆;


在马库斯线,马库斯之所以没有遇到卡拉和康纳所要面对的问题的理由很简单,马库斯的主人(情感上的父亲)是个富豪艺术家。这个艺术家的确是风烛残年但早已功成名就,不用担心被仿生人抢走工作的他自然可以躺在豪宅的大床上对着那些因为仿生人而失去工作的年轻人大放厥词。相对的,富豪艺术家的儿子发怒的根本理由也在于马库斯威胁到了他的遗产继承权。



不仅如此,还有个细节能证明所谓“人性说”并不足以解释游戏里的一切现象——马库斯在遭遇因好用便宜的仿生人而失业的人士暴力的时候,来阻止暴力的警察是以“如果你毁坏了他,我要开罚单给你”为理由驱散了这些失业人士的。中文是如此,但是英文原文用的是“fine”而不是“civil penalty”来描述这个罚单,也就是罚金而不是罚款——“fine”一词在布莱克法律词典的解释是为满足刑事惩罚的需要而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知道,游戏里绝大多数人类是不认同高智能仿生人和人类拥有同等权利的,这也就意味着这里的“刑事惩罚”必然不是因为造成了人身伤害而是因为侵犯了他人的私有产权。


如果这个说法会让人摸不着头脑,我就换个表达方式:我们谈到如今的底特律,谈到族群平权,很难不把这个故事与历史上美国黑人平权运动做联系,在这个前提下,马库斯遭遇事件的内在逻辑可以转化为“一个种植园主的黑奴被其他白人打伤,白人被处以罚金的根本原因是白人侵犯了黑奴的生命安全还是白人侵犯了该种植园主的私有财产权?”。


显然游戏故事里的这些现象,与其说因为人性,不如用另外一种我们更熟悉的原理来解释靠谱。


不管是游戏内虚拟的情景还是历史上的真实存在,基于“人性论”的应有与现有的对立只是表象,只是又一次的践行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罢了。



在《底特律·变人》中,玩家跟随着剧情的节奏,很容易将仿生人遭遇的极度不公解释为人类没有意识到仿生人群体也是有感情的智慧生物,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客观现实:人类是意识的到仿生人群体是有感情的智慧生物的,造成人类偏见的其实是资本主义。


剧情中,爱丽丝的父亲陶德为何会嗑药家暴?答案很简单,陶德的工作被极度优秀的仿生人给替代了,失业的陶德只能借酒消愁,妻子的离去更使得他的精神创伤越发严重;而最开始劫持以往家庭小孩的异常仿生人又是因为什么要被替换了呢?从那家人的住宅情况来看,就算没有马库斯他老爹那么有钱,也至少是个“年薪百万的知乎er”。


我们知道,即便是不那么先进的卡拉所拥有的能力也远远强于最优秀的人类家政服务人员(作为不那么先进的,失业人士陶德也买得起的型号,卡拉的功能也足以满足人类的一切真实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Cyberlife又因为什么继续生产更先进的型号呢?让我说的再明白一点,Cyberlife和迄今为止所有的私有制企业一样,生产的目的并不是满足人类的真实需求而是为了盈利。


各种文艺作品里充斥着唯心主义,白左思维的情景在如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不谈《底特律·变人》中的仿生人与人类的矛盾,仅就笔者所知,不管是《辐射4》里的合成人也好,还是《银翼杀手》里的复制人也罢,也都沉溺于某种“因为人们良心发现而产生的‘永恒正义’”之中不可自拔。



可以想象的是,即便最后马库斯领导的革命/改革成功了,仿生人对人类在物质层面上的绝对领先也不会改变,失业的人还是会失业。这还只是仿生人与人类之间的事,拥有超长生命周期且不会轻易死亡生病的仿生人之间必然会出现因为代差而产生的阶级分化。


不仅如此,剧情中显得非常可疑的卡姆斯基(仿生人创造者)和疑似人改仿的阿曼妲在背后遥控着包括马库斯起义的一切,作为大资本家的两者在剧情中所扮演的角色很难不让人想到基督教意义上的“上帝”,仅仅将历史唯物主义理解到白左那种层面上的话,人们很容易觉得只要在第二部里打倒卡姆斯基与阿曼妲就好,但是真的有那么容易吗?资本主义的不先进真的只是“群众里面有坏人啊”那么简单吗?


相信经常看沉思录的读者一定会有自己的答案。



最后说一点私货,不管怎么说,就游戏本身来说,《变人》确实是一款出色的作品。笔者最近在身为社畜不得不参与的商业性活动中略微接触到了一些国内游戏业从业人员。让笔者感到遗憾的是,即便他们已经算是从业人员中素质较高的一批,他们对游戏盈利模式的理解也依然只是制作手游挣快钱。不说互动电影游戏这种高端概念,笔者私下里认为,即便是要让他们认识到某“三男一狗”是如何成功的以及如何的成功也是不可能的。如此看来,要想实现“四个自信”,我们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最后,是大家喜闻乐见但是好久不见的两学一做时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任何一个时代的文艺,只有同国家和民族紧紧维系、休戚与共,才能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8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我欲成人,在这资本主义世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