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我不是药神》电影中,借一个无赖骗子的嘴,说出了这么一句扎心的真话。


(内有剧透,慎看)


“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不要去抓那个药贩子,正版抗癌药要两万一盒,我吃了两年,让全家人穷困潦倒;他卖给我们的印度药才500一盒,他是真没挣钱,是不是假药我们不知道啊?你要是抓了他,我们就得等死啊,我想活,我不想死!”


一个身患白血病的老阿姨抓着警察的手如是说。


”印度盗版药在市场上的流行,是对我们正版医药商的伤害!未经授权的盗版药,就是假药,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侵权行为。”


一个衣冠楚楚的医药公司代表义正词严地说。


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每一个人,也都有保护自己利益的权利,当这两者产生冲突的时候,你如何判断?如果我们谈的不是抗癌药,而是粮食,如果有一天,大米涨到了一万块一斤,普通人吃不起了,但粮食生产商也很为难——我们的大米,使用了高科技的基因技术,一颗管饱,百病不生,我们是知识产权的,我们的研发投入是天价的,我们的定价没有任何问题,就值这个钱,吃不起,就不要吃!


不要笑,这种场面,是有可能发生的,合法,合理的事情,未必合情。


我这是在看电影,看一部叫做《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台词不一定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在电影院,现场有三次大规模哭泣流泪的电影,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散场后,许多人激烈讨论的电影。



有人大骂资本无良、见死不救。

有人反问:“药企研发不要钱吗?都去盗版,谁来为你们研发药物?”

有人说:“穷人那么多,救得过来吗?”

有人愤怒地说:“穷人就该死吗?”

还有人说:“世界在变好嘛,你没看到吗,国家已经让这种抗癌药进了医保嘛!”


听到这样的讨论,我抹抹眼泪,走出了电影院,雨后的阳光公平地洒每个人脸上,忽然觉得世界是如此美好,人类文明充满了希望,这可能是今年的国产最佳影片了,我们的电影人,终于开始关心社会问题,关心每一个底层的穷人,关心他人是怎么想的?关心他们的需求是什么?


这部电影讲了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真实事件是——一个白血病人,为了救命,为了救人,代购印度盗版抗癌药,然后遭到了法律的制裁。


这是一个江苏无锡做针织品出口的小老板,叫做陆勇,2002年的时候,他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而世界上有一种药,叫做“格列卫”,长期吃药,就能稳定病情,让慢粒白血病人正常生活。


这种药是瑞士诺华公司研发生产的,售价是一盒23500元,慢粒白血病患者想要稳定病情,每个月就必须服用一盒,高昂的医药费和治疗费,让当年的陆勇几乎掏空了自己的家底。


两年后,2004年,陆勇了解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和正版药几乎完全相同,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但印度药一盒的价格仅有4000元,于是,陆勇开始服用印度仿制的“格列卫”,疗效显著,于是他就在病友群中分享这一廉价印度药。没有人想眼睁睁等死啊,于是,先后有数千人想要通过他购买印度仿制版抗癌药。


后来,陆勇持续和印度制药方深入了解,建立了稳定的渠道关系,因为购买的人越来越多,这种盗版“格列卫”的价格不断下降,2014年9月,这种印度仿制药的“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他的努力,让更多了中国慢粒白血病人摆脱了死亡的威胁,艰难地活了下来。


电影中的主角,一开始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物,他只是为了赚钱,顺便救一些人的性命,但在目睹自己的好友断药后自杀离世之后,他忽然要去做个“救世主”,宁可不盈利、倒贴钱,也要让更多的病人活下来。


这种事情,你要问“是不是违法”?那肯定是违法!毕竟在世界主流国家,是不允许盗版药流通的。毕竟,资本和企业不是慈善家,人家的巨额研发投入,最终也是要靠巨额利润挣回来的,如果没有巨额的利润,资本也不会有动力去支持任何科研行为。当今世界,知识产权愈发受到保护,售卖盗版抗癌药,自然损害了人家正版药物研发生产企业的合法权益。


更何况,在中国,按照中国的法律,这些印度抗癌药哪怕100%有疗效、成分100%相同,能够治病救人,但由于并未取得中国进口药品的销售许可,均会被认定为“假药”。卖假药,必然是违法的。


在代购印度药的过程中,为方便给印度药厂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和电影不同,陆勇在看守所一共待了135天,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说陆勇“使更多的患者获得了自救路径,从而逐步走出人生灾难深渊”,这千余名病友言辞恳切,希望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


2015年2月27日,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案做出最终决定,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起诉。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开始站在他这边,医生们联名抗议大型药企对抗癌药定价过高,官方也开始寻求与他合作,云南省工商联希望他能够牵头,促成云南药企与印度药企合作办厂。


最终,我们见证了这个事件,变成了“个人英雄主义”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同时,也给更多的白血病、癌症患者带来了希望。


徐峥的电影,完美改编了这个故事,让一个人的孤军作战,让一群人的痛苦和磨难,让公平、善良和勇气,重新播撒了出去。但这条路,还是漫长而艰难的。



因为想要扭转这个世界的思考方式,必须先扭转这个世界的利益分配模式,高级精英、资本家、底层劳工、弱势群体、癌症病患,之所以不能够互相理解,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分配方式是不同的,信奉“力强者胜”、“盈利第一”的人们,他们是不能理解什么是“越努力越贫穷”、不能理解什么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


一个社会上层人士,拥有良好的医疗、教育资源,他们几乎可以免于疾病的威胁,而一个底层劳动者,他们越努力,只会越快摧毁自己的健康,一旦疾病找上门来,就会瞬间摧毁他的整个世界。


“你是无法拯救所有人的,你救得过来吗?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在疾病面前,人与人是不平等的,比如说,大家都得了慢粒白血病,得吃抗癌药,但抗癌药两万多一盒,一个月一盒,普通人两年吃下来,一套房子就吃没了,为了治病,就会把整个家庭拖入深渊,最后还得绝望地等死。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对于很多人来说,还不如直接去死。


但对于这对于富人阶层来说,不算个事儿,一个月两万的支出不过是毛毛雨。NBA的巨星“魔术师”约翰逊几十年前就就感染了艾滋病毒,长期始用昂贵的药物治疗,到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容光焕发继续当他的篮球名宿,这放在普通人身上,是难以想象的。


我一直以为,好歹在死亡面前,人与人是平等的,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无论你是酋长、国王、苏丹、总统、首相、皇帝、财阀领袖、富可敌国的天王老子,到了那一天,和我这样的底层平民也没啥区别。


直到有一天,为了看望我中风倒下的外公,我进入了三甲医院的ICU探视,外公只住了几个星期,就回家等待死亡了。因为舅舅和表哥倾尽全力,也无法支持每一天上万的费用,外公曾经是红军的红小鬼,是抗战时期的新四军,是百万雄师过大江的一名解放军,既便是靠补贴和报销,也让作为一个农村人的舅舅无法支撑下去。


在ICU中,我看到了另外一个老爷子,已经是植物人了,全身插满管子,一个人孤零零躺在那里,除了仪器上的曲线,我看不出他有半点生机,护士告诉我,这位老爷子躺了好几年了,半年也不会有子女来看护探视,都是医院在照顾他,只要拔掉管子,他立马就会结束生命。


我知道,对这位老爷子来说,每天流逝的不是时间,而是人民币,据说,他是一位级别颇高的人物,他躺在这里,不但不是子女的负担,甚至能够给子女带来经济收益,只要还有一丝呼吸和心跳,他就能养活整个家庭。


我听到这里,目瞪口呆,我为这位老爷爷感到悲哀,他躺在这里,每天就会烧掉一个三线城市一平米的房子,珍贵的医疗资源,也在像流水一样流向他们身上。如此“活着”,肯定也是痛苦的,庆幸的是,他并没有知觉。


我想起了一些科幻小说和科技新闻,如果未来医学持续进步,只怕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可以战胜所有疾病,乃至于战胜衰老和死亡的,不是有人已经在“冰冻躯体”,“保存头颅”,走向未来了吗?


有句俗话叫做:“有钱能让鬼推磨”,我看可以改作:“有钱能改生死簿”。


终有一天,人类在死亡面前也是不平等的!


而穷人所处的环境,将会越来越差,他们从身体是疲惫的,精神是贫瘠的,情绪是焦虑的,他们比富人更容易患病,也更容易死亡,因为贫穷,他们无法在工作之余改善自己的健康,在遭遇重大疾病的时候,很大概率只能等死,他们还会把他们的贫穷继承、遗传下去。



客观上来说,陆勇和《我不是药神》的故事虽然激发了人们善良的本心,引导了人们对医疗公平的思考,国家也逐渐把抗癌药纳入了医保范围。


从这部电影,我们的观众,也开始有了更高的审美和情怀,开始思考社会公平和人生价值的问题。我们再也不会虚伪矫情地哭,再也不会麻木无聊地笑,不会被没有意义的个人小确幸所打动。中国的电影在成长,中国的观众在成长,中国的社会精神也在成长。


但我们还需要思考一件事——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资本和自由市场?我们都知道,资本不是慈善家,企业是要赚钱的,研发是需要投入的!像医药、能源、粮食、安全,是不是应该完全交给市场和资本去自行发展?我们追求公平正义的方法,难道依旧靠盗版、山寨、走私印度药普渡众生吗?


印度的抗癌药如此便宜,多亏了他们唯一一位铁腕女总理:英迪拉·甘地。



她坚定不移的执行“药物强制许可制度”,实现全世界的病人都看得起病吃得起药。简单的说就是“我不承认专利,只要有效治疗的药物都能进行仿制”。这话说到底——其实就是不讲道理,我不承认你的专利,我要救人,所以我就必须山寨仿制。


我们能不能想一个更加公平、有效的方法,既能治病救人,又能鼓励企业的研发投入?或者,这些事情,就该让国家来统筹?既保护知识产权,又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科技创新的红利?


我并不是说资本有什么错,资本没有错,资本要是不逐利,那就是救世主了。


有错的是贫穷,贫穷让许多人失去了可以站着做人、合法合理解决问题的机会。然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逻辑,还是反问一句:“你穷你有理?”


按照这个逻辑,穷人将会越来越穷,越来越弱,越来越贫病交加,最终一病不起,彻底放弃,这个世界的法律,就会变成保护强者、保护智者、保护先发优势、保护既得利益群体的法律,而穷人,会病无所治,老无所依,生无可恋。


《赡养人类》中的那个“终产者世界”——就是这个世界的终极形态。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39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我不是药神》:愿有良药,治愈贫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