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海航,海航,生死茫茫

昨天,海航的二把手意外离世了。


海航一直是个迷雾中的公司,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直到去年海航的名字在世界五百强排行榜排第170,比腾讯、阿里巴巴、交通银行、联想、京东都高,年营收五万三千多亿,总资产破万亿,如此一个巨无霸公司,你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吗?


直到昨天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游览期间,忽然从一个十几米高处的古迹摔落,经抢救无效死亡,去世前只来得及和医生说了一句:“脚疼”。



海航有个外号,叫做“八爪鱼”,它渗透到了各大产业之中,航空、实业、物流、旅游、科技、金融、互联网,到处都有它的影子,资产超过了一万六千亿。在美国、欧洲和亚洲其他地区进行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在德意志银行和希尔顿酒店等跨国公司中都持有大量股权。

 

这就叫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资本的手段千变万化,有时候卖产品,有时候卖服务,有时候发股票,有时候搞并购,有时候说理念,有时候说未来,归根结底,还是把市场上的钱,聚拢起来放到自家口袋里,然后再去钱生钱。


王健就这么离世了,海航放出了讣告、公司首页也换成了黑白色,王健的亲密伙伴、海航创始人之一陈峰当晚就赶去了法国。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就在今年五月,海航的董事局主席陈峰,也“被去世”了一次,当时是《西班牙机密报》报道的,航海集团否认了这件事。


陈峰和王健是海航集团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14.98%,王健去世后,他的股权将会捐赠给“慈航公益基金”,海航所有的股东去世后,财富不继承,股权都将捐赠给慈航公益基金,这是去年就定好的,是2017年7月14日海航公开信对所有员工所公开披露的。


海南创业,从1000万,到6个亿


海航的发家史极为“传奇”,简单地说——就是“买买买”,从买不了一架飞机翅膀,到资产破万亿,“买遍全世界”。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有句名言:“我们最不怕借债,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而王健是海航资本运作的实际操盘手,公司成为今天的巨无霸,王健功不可没。

 

王健1983年毕业于中国民用航空学院经营管理专业,毕业后在中国民航总局工作,有七年的工作经验,期间曾留学日本,除了民航系统的管理工作经验外,他还有着较强的国际谈判和外经工作经验。在民航总局工作期间,他跟陈峰同处一个办公室。

后来在海航内部,陈峰叫王健“王健同志”,王健叫陈峰“陈总”,陈峰是M16级别,王健是M15,两个级别都只有一个人,下面空两级,才有M12级的谭向东。

 

这两位,都有着民航总局的背景,离开民航后,他们就去了海南岛,30年前,海南经济特区诞生,“十万人才下海南”,在这轰轰烈烈的浪潮中,陈峰和王健来到了海南岛,拿着海南省政府给的1000万,创建了他们的事业。这个时候,刚好是海南房地产最火爆的时候,土地、房价飞速飙升,1000万,根本不够干点什么事,当时一架波音737,价值3个亿,1000万,还买不了一片翅膀。

 

当年政策规定,开航空公司,首先你得有启动资金,其次你得有飞机,但没有规定飞机是租还是买,于是海航先租了两架波音客机,获得了民航局的飞行许可证。

 

此后,陈峰和王健就开始借钱,在海南省政府支持下,陈峰和王健通过定向募资的方法,募集了2.5亿资金。1993年5月2日,海航开始正式运营。第一个航班是从海口飞北京的航班,当时的副董事长王健亲自担任值机员,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同时又担任服务引导员,亲自送每一位旅客上机,这是一幅历史性的画面。


(创业初的王健为乘客服务)

 

到了年底,他们一共租了6架波音客机。

 

但是海航还是没钱,还是没有自己的飞机,陈峰就跑去找银行贷款,那时候,贷款也要讲故事,讲未来,讲商业模式,陈峰对银行说:“咱们海南悬在海上,坐飞机是刚需,飞机一起一落,机票起码就是1000块,我们海航就是印钞机”。银行听了这个“印钞机”的故事,觉得海航大有前途,于是以他们定向募集来的2.5亿做担保,借了6个亿给海航。拿着借债借贷款,这种操作,你能想到吗?

 

海航用这6个亿,买了两架波音737客机,这时候的海航资产只有两亿多,负债却有6个亿,接下来的操作更加令人眼花缭乱,海航继续用两架波音飞机做担保,继续借钱,又买了两家飞机,然后循环往复,借了买,买了借,两年后,海航就有了8架客机。

 

这就叫无中生有,空手套白狼,现在我们把它叫做“资本运作”。


海航的高负债是与生俱来的。

 

买下8架飞机,海航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却遭遇了老问题——没钱了,因为海航负债率太高,银行不敢放贷了。于是,陈峰和王健盯上了华尔街,给华尔街的投资人讲故事,据说,当年的陈峰靠着自学的英语和机智的回答,打动了资本大鳄索罗斯。

 

索罗斯量子基金以2500万美元买下海航25%的股份,直到2011年,才卖掉了海航的股份。


成功的华尔街之行为海航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懂得了“发行股票、上市融资”!1997年,海航B股就在上交所上市,成功从资本市场上筹集到2.63亿元。1999年,海航在上交所上市,发行16400万股 A 股,融资9.43亿。上市之后,海航终于有钱了,他们用股市上的钱,支撑他们的急速扩张战略。

 

2000年起,民航总局开始着手对国内航空公司进行战略重组,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唱主角,吞并地方航空公司。为了不被“吃掉”,海航在海南省的支持下,主动出击“壮大自己”,先后并购重组长安航空,新华航空与山西航空,海航的飞机数量因此突破了100架,有400多条航线,占据中国支线航空70%的市场。并且出资7.8亿控股海口美兰机场,而当时美兰机场估价近50亿。此役过后,“并购”成为了海航扩张的唯一途径,“买买买”横行天下。

 

三大国有航空巨头——国航、南航、东航,都在也没有能力吃掉海航了,而海南省政府,也乐于见到本省有如此实力雄厚的航空公司。

 

后来,海航还陆续投资了香港航空公司、重庆西部航空公司、天津航空公司,与桂林市政府组建了桂林航空公司,加上投资法国、巴西、土耳其等国家的空公司,海航的航空作战“军系”已达19家。从两架飞机起步,到现在的228架飞机。

 


全球买买买


航空并不是海航的终点,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陈峰和王健都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当年收购美兰机场后,他们获得了9000亩老机场土地,又接着海南房地产暴涨的热潮,让这块土地升值数倍,利用这个契机,他们成功定向增资68亿元。


2008年之后,海航以集团控股的形式大举进军实业、物流、旅游、科技等多多个领域。他们以航空为主线,以运输物流做载体,金融做杠杆,地产旅游做底牌,开始了全球并购之路,以“八爪鱼”的姿态,开始全球“买买买”。


2015年9月,海航斥资25.55亿美元并购飞机租赁公司AvolonHoldingsLtd.的100%股权。7月,与私募股权基金PAIPartners在苏黎世签署协议,收购Swissport的100%股权,交易规模175亿人民币。8月,收购英国路透社总部大楼。2016年1月,投资优步中国;2月,以60亿美元投资全球最大IT分销商英迈公司;4月,以15亿美元对瑞士航空服务公司Gategroup发出收购要约;9月,同意以100亿美元收购CITGroup Inc.旗下的飞机租赁业务,相等于资产净值溢价6.7%。10月,以9.3亿美元的估值从黑石集团手中购买文思海辉,随后,海航以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购买希尔顿25%的股权;此外还斥资1.3747亿美元收购美国华盛顿州的八个高尔夫球场。

到了2018年,海航业务版图已经涵盖科技(海航科技)、旅游(海航旅游)、金融(海航资本)、不动产(海航实业)、物流(海航物流)、现代金融(海航创新金融)六大业务板块,总资产高达1.6万亿元。其中境外总资产超过3300亿元,旗下境外企业数量45家,境外员工就多达近29万人,海航集团旗下实际运营的企业超过550家。

 

 陈峰和王健


陈峰和王健性格很像,就喜欢这样“买买买”简单粗暴的操作,负债越多,杠杆越高,公司越大,产业越多,越能资本运作,越能并购天下。


他俩都不喜欢目光短浅,拘泥于一地一事,喜欢以小博大,蛇口吞象的操作。

据说,陈峰经常给海航的新人写条幅:“尘土十分归举子,乾坤大半属偷儿。”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读书人只能吃土,只有敢偷敢抢的,才能并吞天下,囊括乾坤,这是一种商人的特殊鸡汤,鼓励员工有野心有胃口,去做大事,吃肥肉。


王健也很有意思,他经常给员工上一堂课,叫做“去死吧”。


意思是,海航的员工不是只会问公司要钱的窝囊废,你问我要钱,我就让你去死。


王健曾公开说:“不要天天老盯着财务公司那点钱,要看到外面广阔的天地,纽约有上万亿美元,伦敦交易所、香港交易所有那么多钱。给你们发工资,你们永远成不了百万富翁,你们要去拿投资人的钱。”

(王健:右)

 

据说,王健还很推崇电视剧《亮剑》中独立团的扩张精神,要海航像李云龙的独立团一样,放出去一把米,收回来一粮仓,把海航的员工放出去,就是给他们一个招兵名额,谁能弄来钱,弄来人,弄来资源,就组建公司继续干,否则就解散。用这套思路,他们发展出了祥鹏航空、西部航空、大新华航空、金鹿航空。


有人说,海航25年的扩张模式,离不开王健的思维模式。


很有趣的是,王健和陈峰都信佛,他们海航总部的大厦,据说就是一尊释迦牟尼做莲台的样子。陈峰深居简出,抄佛经写日记,骂了员工,第二天还要抄写经文给员工送过去。而王健不骂人,一旦员工犯了错,他就把员工发配到深山古庙里,让大师开导点化几天。

(陈峰)

据说,58岁的陈峰不但信佛,还研修密宗。这几年,陈峰把时间都花在研究佛学和老庄上,常跟普陀山、法华寺的僧人交往。还有传闻说海航每个员工的胸牌吊带都是找高僧开过光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海航员工之间,甚至见客户,都是单手施佛礼,海航机长的工作牌背后都印有佛像。


陈峰还喜欢相面,喜欢大脸盘的长相。所以在海航的空乘人员中,面相天圆地方的东北人较多。

 

滚雪球一样的高负债


从诞生伊始,海航就从未停下并购扩张的脚步。


2015到2017两年间,海航、万达、复星、安邦,被称为海外并购“四大天王”。2016年前十大海外并购交易中,海航系占据了3席,海航累计海外投资高达450亿美元,这都是王健的功劳。


海航还把众多上市公司的股票用来质押融资,同时海航系各家公司都在发行债券,甚至还开设了4家P2P公司,不断地加大杠杆、连环“借债”,为海航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如此疯狂地扩张,也让海航的负债也到了惊人的地步,2018年初,海航基础的负债为461亿元,供销大集负债为237亿元,海航投资负债为58.8亿元,渤海金控负债为2746亿元,天海投资负债为975亿元,海航创新负债为21.7亿元,凯撒旅游负债为32.7亿元,海航控股负债为1183亿元,东北电气负债为1.59亿元,海越股份负债为62.9亿元。香港国际建投负债为70.64亿元,海航科技投资负债为0.33亿元,海航实业股份负债为23.15亿元。


为了实现其全球并购的战略,海航集团曾获得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浦发银行8家银行的支持。这8家银行对海航集团的授信额高达8000亿元,到目前为止还有3100亿元人民币没有使用。

 

海航集团之所以能从银行借出钱,其实和早期买飞机的手法并无本质区别,通过借钱购买资产,然后通过资产评估抵押,再去借钱。当资产不断上涨或者评估价格上升的时候,就可以不断地扩张;而当资产下跌,杠杆收紧的时候,所借的钱就成为债务。为了还债,以更高的利息融资,或者变卖其中一部分资产,解决短期资金难题。

 

截至2018年1月,海航集团旗下8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高达834笔,股权质押的金额超过1000亿元。 今年上半年,海航集团的利息支出达到创纪录的1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其短期债务达到1852亿元人民币,超过其现金储备。由于资金紧缺,海航集团先后爆出拖欠航油、机场管理费、民航发展基金等费用,以及海航集团大规模裁员等消息。

 

海航国内和港股上市公司总负债达5873.81亿元,到2018年4月份海航集团面临约150亿元的资金缺口,因此海航计划上半年处置约1000亿元的资产,达到资产总额的近十分之一。

 

这时候,他们就从“买买买”转变为“卖卖卖”了。进入2018年以来,海航集团已经在境内外出售了多项地产资产。其中,境外出售的地产项目约234.57亿元。“海航系”控股A股公司10家,港股公司6家。其中10家A股公司中,8家因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处于停牌之中。

 

据说,从去年7月开始,亲密战友陈峰和王健就有了分歧,陈峰倾向于卖掉一部分产业,增强流动性,而王健不同意,甚至私下和手下高管发火说:“你们卖掉一块,我就买两块回来!”

 

然而,据说直到他意外死亡之前,海航还在试着出售一处酒店资产。

 

(海航总部)


 尾声

上个月14日,王健还意气风发出现在公众面前,当时海南省政协主席毛万春去海航集团调研,与陈峰、王健及相关单位负责人进行座谈交流。

 

王健当时表示,海航将不忘初心,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打造企业运营、企业治理、企业道德上的标杆,以扎实成绩回报海南和海南人民的信任,做出海航贡献。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40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海航,海航,生死茫茫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