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听说贸易战又开战了?我们先聊聊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

虽然世界杯赛况正酣,但想必很多球迷群众们此时并不能全身心的沉浸到比赛中,时不时的还要关心一下国家大事。前几天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一发布,很多人就喊着贸易战打输了,然后昨天又有很多人喊贸易战正式开始了。不少群众表示懵逼:什么,贸易战不是早就开始了吗?


有很多读者想让我们谈谈对这些事的看法。沉思录作者们人穷时间少,事情只能一件一件慢慢聊。今天先讲讲关于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问题,后面再慢慢聊贸易战背后的问题。


当然,为免又有些只有情绪没有思维的朋友也不管我们写了什么就喷我们“为XX说话”,“收了XX说话”,先说明本文是作者从其专业角度进行的思考与猜想,仅供参考。不过还是想告诉大家,不管是”X必输“,”X必赢“的思维,都没有必要且无用。身处大时代,需要把握的是时代背后的逻辑,才能减少自己被无用信息浪费的时间。


不管如何,就像罗神想告诉大家的,该吃吃该喝喝,嘛事别往心里搁。世界杯期间,该看球看球,该睡觉睡觉 。



我国的负面清单制度已经实行过很多年了,最早如同《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1年修订)》以及《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等等,这些负面清单从行业外资规范开始整合成系统,对于外资准入界定一个明确的底线性文本,来界定资方和管理方的权责关系,既满足投资者避险需求,也保证管理者的管理依据,属于对于外资管理准入的特别管理措施,也属于国际惯例。负面清单的形式其实是在管理上放开但是在底线治理上收紧。


但是有些人士对此莫名恐慌,认为对国家经济安全有巨大隐患,甚至某些人认为这是因为我们贸易战“打输了”。实在是过度解读。


对于外资的进一步开放实际上在几届达沃斯和博鳌论坛都提到过,目前的开放进程在计划的流程之中,并非完全突发性的事件。不少人认为这和中美贸易战直接相关,其实是值得商榷的,这很大程度是媒体对于事件的编排和剪辑造成的一种假想性事实。


按照既定步骤来看,一般是想发布某些热门行业的外资负面清单,得到一定反馈的时候再进行总体性的发布。比如,《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询意见稿)》在同时干了两件事情:


1.开放了外资对整车企业的持股比例。


2.但还有以下几条


(一)新建独立燃油汽车整车企业。(二)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燃油汽车生产能力。(三)未列入国家区域发展规划的现有燃油汽车企业整体搬迁至外省份。(四)燃油汽车僵尸企业股权变更。


这注定了外资既无法新建产能(甚至国内企业也是导向你去出清产能而不是增加产能),也无法收购壳子。他做的只能是作为行业投资者在新能源板块对中资车企进行成长性股权投资。


而类似于此次《负面清单》涉及的能源电力和基建行业也是类似的情况。


对于电力而言也是如此,国网和南网的电网是由行政管理保证的国有资产,电网资产是国家经济实体的一部分,他们也是唯一有权力和有能力的电网运营方,并且他们的运营管理费用,基建成本,售电价都有发改委成本核算部门进行审计,这种闭循环外资是不可能有机会插手的。


而外资能够插手的是近来开放给地方融资平台和社会资本的售电端业务,地方可以成立售电公司通过合理的项目吸引社会资本进驻。但是,地方售电企业是用地方融资平台和政府信用定投给新建城区(比如副部级新区)进驻的工业企业提供电力,通过从电网企业直接购电来供应,具备一定的定价权,不会像央企那样啥都被部委管着。但是,这种售电公司本质上是为政府自己的新区建设服务的,甚至不会太考虑盈利这件事情。


所以,如果外资要插手,既无法插手运行检修业务,甚至也很难插手基建业务(一般都是通过系统内部机关审批,委托系统内咨询公司进行公开招标,一般由控股或白名单企业进行招投标,然后由中标方进行分包招标,而整个过程从成本审计到施工费用批复都是定额审批的),唯一能插手的售电业务还不一定有钱赚。实际上外资能做的也是成长性股权投资。除非未来会开放直接购电甚至电力交易,外资能插手的不多。


所以这种开放要么中资已经具备规模或成本优势,以及具备行政体系。外资进来只是跟着中资大佬赚钱的,开放是为了市场化配置提高资本运作的效率以及用投资收益来吸引各路资本摊平成本和风险。


说不好听的,外资是进来跟着喝汤的,绝不是吃肉的,更没有自主性。


而且电力这种强势战略企业近来对外战略投资一大堆,先是拿下巴西美丽山,又控股诸多拉美,欧洲的电力企业,竞标澳大利亚电力。甚至和法国电力等欧洲本土企业合作开始制定欧洲联合电网的标准,以及IEEE中关于分布式电网和智能电网的标准,也是各路做公共事业的金融机构讨好的对象。怎么很多人一点自信都没有呢?


那么下面作为仅供参考,来说一些未来对国资国企改革方向的猜想。


同样以进一步开放来看,未来很多企业的改革会至少包括以下几点——国有企业高效增加竞争力,国有资产保值,以及——


国有资本功能化。


最后一点要着重分析下。国有资本功能化,首先就体现在对于资本配置,在保证底线的情况下,鼓励“走出去”也鼓励“放进来”,资本本身不参与市场流动的话并不能产生盈利和进行有效的市场配置,资本要灵活运用起来,参与对外市场的输出和对内市场的效率优化。


其次,国企实现现代企业化要建立在政府能管住国有资产的基础上。企业管理在运营上要强调现代企业化建设以及强调雇佣关系和内部人力资源市场化配置(要能上能下,绩效差异化,以及组织人事的公开竞聘以及调动)。同时大力强调党建工作的核心地位,从总体管理变成参与企业的有效管理,党建要与生产业务结合企业,成为一个互补关系,包括参与组织人事以及生产业务的审批,而在企业的政治性方面,党建要作为绝对主导。这是在市场进一步开放的同时保住底线的部分。这点也是十九大报告和国企工作会议上着重强调的。



再次,非核心业务继续下放,销售端市场化配置,多层级的企业进行集约化管理(把主要决策权收归总部,省级机构作为具备自主执行能力的层级,更低层级的财政,审批自主包括三产,控股公司等全部集中到省级,但保证有效管理可以让基层机构进行功能集约或拆分但同样由省级的审批权规制)现代企业建设从属于国家总体规划和总体领导,这是进一步调动市场开展有效配置并推动企业改革的重要途径。放权但是收住底线,其实反而是做精做强。


最后,完全母亲(此处定义是男权社会的定义,我支持对母职相关平权观点)式的指令管理模式让位于国有资本和行政双管理模式,企业-指令中心主义转换成国资中心主义,符合国家对手头资本进行更宏大的总体规划,诸如中投,国开等机构会变得重要和强势。这样促进管理高效,市场机制的有限调控,以及摊平公共管理成本,资本控制更体现管理上的灵活性(不仅容器可以变,甚至可以拆分整合原有机构,设立新机构来应对产业结构改革)。要知道哪怕相对于奥运会那年,共和国的摊子也已经起码扩大了好几倍。


最后还是要说,无论我猜想是否正确,还是希望大家少些过度的担忧,该吃吃该喝喝嘛事别往心里搁。关于贸易战,关于国形式,后面我们还会慢慢聊。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41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听说贸易战又开战了?我们先聊聊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