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玄处:携程亲子园是困难群众众筹的育儿嫂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携程亲子园的事情。一般来说,类似的事情发生以后,舆论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责任人。事已至此,相信早晚会给公众一个交代。事实上,和许多公共事件一样,这一事件的发酵也遵循着标准的套路:揪住若干个责任人穷追猛打,然后责任人得到惩治,再等到风声过去,一切就依然是老样子。这就叫做明黑实粉、以打代洗。假如责任都出在个别坏人身上,那么只需要清理个别撞枪口的倒霉者就好了,而制度上则不需要做出任何调整。但遗憾的是,携程不是个例。只要随便搜索一下,比灌芥末恶劣的多的虐童事件都不胜枚举。所以,事情很清楚,携程这样的案例,以后还会发生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力市场上配置劳动者的最有效的指挥棒就是工资水平。而私立托儿机构教师的应聘者,面对的其实是一个高度自由的市场。出于控制成本的需要,这些机构往往会先招生,后招聘。也就是说,只有在确定当年有多少孩子入托后,才会相应的选聘教师。结果造成,对教师的素质要求不高,反正生已经招到了;对教师入职的迫切程度很高,毕竟生已经招到了。所以,应聘者选择余地很大,入职门槛很低,资格审查很松。


在上海市比较悉心的照料一个孩子,目前在自由市场上给出的市场价格,是8000元一月加上包吃住。而类似于携程亲子园这样的托儿机构,一个教师往往需要照料十个甚至更多的孩子,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目前市场价格却只有5000元左右。稍有常识就应该知道,这种极不合理的市场价格背后,必然是质量上的大打折扣。也就是说,对于涉事教师来说,带十个孩子的工作量要小于育儿嫂带一个孩子,而要使带十个比带一个更容易,首要的就是树立权威,使十个孩子变的服服帖帖,这时候,芥末就被使用了。而芥末之所以能够被挑选出来,深究下去,一定包含着大量的对比实验和广泛的经验传播。细思恐极。所以,开头就讲,携程不是个例。



这时候一定会有人讲,工资低不是做坏事的理由。这说的很对。但是,人们以往只是强调薪酬的激励作用,对薪酬的筛选作用却讲的不够。这主要是由于在新时代以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发挥的并不突出。例如,公立教育机构的工作人员属于事业编制,用官方的话讲,叫做“财政供养人员”,人员招聘比较严格,入职门槛比较高,福利保障比较完善,雇佣关系比较稳定,社会地位比较高。所以,幼师的素质是基本能够得到保障的。但社会已经进步了。


过去我们经常讨论“高薪养廉”的问题,现在已经变成了“高薪选廉”了。你可以讲,工资低也不能干坏事啊。是的,好人都这么想。所以,他们会认为,5000元一月带十多个3岁以下的娃娃,这个活干不来。这样一来,通过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就很精准的把这些好人从这个市场中清除出去了。剩下的这些人,自然就是觉得5000元一月带好十多个孩子毫无压力,反正芥末又不贵。这就叫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当然,社会意识有一定的独立性,求职观念的更新有一个过程,所以,如果您的孩子面对的是工龄较长的老阿姨的话,请对人家好一点吧。放着8000带一个的活不干,跑来做5000带十个的工作,这样的好人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少的。这就叫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我们不能一边说市场经济好,等到市场经济真的建立起来了,又被吓倒了,这就成了叶公好龙了,这是不对的。



从理论上来说,市场经济正常的发展逻辑,是5000带十个的状况不可持续,逐渐会涨到比如说50000带十个。但是,我国绝大多数家长是负担不起这个价格的。事实上,类似于携程亲子园这样的机构,与其说是什么早教机构,倒不如说是困难群众在众筹育儿嫂。而地方政府协同企业提供这样的服务,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让员工们能够更好的在单位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的加班文化,为不少互联网公司所提倡)。是的,近期很多人在讨论中国崛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却没有人讲到996。翻翻大会报告就知道“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有了无数996的年轻人,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问题是,一对996的小两口是绝没有时间带孩子的。从理论上说,一个按996标准奋斗的年轻人,也就是每周至少工作72小时,按照正常的加班费,也就是平时每小时1.5倍,周末每小时2倍计算,一周等于工作了94小时,相当于8小时工作制下的2.35个人在工作,单靠一个人的奋斗是绝对能够而且应当养活一家三口的。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的。真实的情况是,一对996的小两口,相当于4.7个人在工作,在经济上要供养一个娃,仍然需要拼尽全力,在时间上则绝无可能。原因在于,大量零散的劳动者在日益垄断化的雇佣者面前绝没有议价能力。



雪上加霜的是,迫于经济压力,夫妻共同996日益成为普遍现象,结果,2个人能顶4.7个人,那么,扩大的劳动力供给进一步抑制了劳动者本身的议价能力。通过996,你首先通过加班创造出一个“加班的你”和你抢饭碗,接着,由于你养不活全家,你老婆(公)不得不去工作,你的枕边人又来和你抢饭碗,最后,你老婆(公)也不得不开始996,于是,又创造出一个“加班的老婆(公)”和你抢饭碗。有那么多人和你抢饭碗,你觉得你在老板面前还有多少底气呢?所以,作为群体的劳动者就陷入了一个怪圈:工作越努力,工时就越长,工资就越低,离美好生活就越远。


当两口子都开始996之后,受益于长期的一孩政策,一对双独的996小两口上面有4个老人可依赖,于是隔代带娃成为普遍现象。而且,老人带娃的工时,一般来说是远超996的。这样一来,老人实际上也被用人单位无偿雇佣了。因为老人替两口子承担的带娃的时间,被转化进996了。而之前已经说过了,996其实并不能提高劳动者的收入,而只会降低他们的待遇。


问题是,并不是所有小两口都能找到任劳任怨、有钱有闲的老人帮助带娃。对于单个企业来说,通过设置996的门槛,实际上已经把没人帮助带娃的小两口精准的清除出去了。这就叫做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但是,假如所有企业都这么干,那么就会造成996年轻人的供给不足,一旦供给不足,就会带来劳动者议价能力上升、工资水平水涨船高的连锁反应。特别是对于上海这种生活成本本就很高的一线城市而言,假如工资水平进一步上升,很可能进一步带来人口流失的问题。

                   


尽管大城市都在想方设法控制人口规模,但在任何地方,一对受过高等教育的996小两口,都属于必须想方设法留下的优质人口。两个人能顶4.7个人用,这么好的小青年,怎么能放跑呢?这时候,地方政府就介入干预,想方设法督促并协助企业提供托儿服务。这就叫做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因为企业在这上面投入1600块钱,换来的是有经验的老员工坚持996,创造出来的价值是一定超过1600块钱的。


但是,计划经济条件下搞“企业办社会”是可以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复刻,是一定不行的。因为在过去,企业办的托儿所,一般是作为双重福利提供的,既给员工解决带娃的问题,又解决配偶就业的问题。职工家属带职工的娃,都是自己人,下不了重手。而且当时的托儿教师误认为自己会被企业养一辈子,所以工作比较安心,经验积累比较充分。而现在的“企业办社会”,实际上并不是企业家发善心,也不是什么福利,而是企业将本应该以货币形式发给员工的钱,以补贴形式发到自己的亲子园。这就迫使员工只能把孩子送到企业自办的亲子园。而亲子园以外包形式经营,最后招进来的教师和孩子父母之间的距离隔的很远,流动性也很大,而经营机构能否承接业务主要不在于经营水准,而在于能否维持好各方面的关系。这样一来,质量是绝对保障不了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讲市场规律,肯定是不行的。下图这种打脸是肯定要发生的。

                                     


所以,回过头来讲,怎么样才能解决托班虐童的问题啊?最根本的解决途径,就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企业给员工,能发钱的时候一定要发钱,决不应该整一些乱七八糟、虚头巴脑的东西。不发钱讲企业文化、讲企业伦理,都属于耍流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者收入增加了,他们就有能力支付更高的托班学费,当一群有托儿需求、有支付能力的群体存在时,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一定会给这些孩子开办幼儿园的,而更高的薪水,一定会通过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给这些幼儿园找到好老师的。


否则的话,按现在一些人所说的,既不涨工资,也不鼓励企业自办亲子园(事实上,此事一出,企业绝无这个念头),而是简单的通过设置更多的摄像头、制定更高的行业标准、实行更严的执法,试图使托班老师在恐惧支配下对孩子能够好一点,最后只会使更多的人离开这个行业。于是,996年轻人们发现他们一没有老人带娃,二请不起育儿嫂,三招不到廉价托班教师,结果是什么呢?很显然,唯一理性的选择就是不生娃。


那么,问题就来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靠的是年轻人的996。最后,是要有996,其次,是要有年轻人,首先,你得还有中华民族,对吧。


最后是两学一做时间:


埃及更古老一些。但是,文化没有断过流、始终传承下来的只有中国。我们这些人也延续着黑头发、黄皮肤,我们叫龙的传人。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42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玄处:携程亲子园是困难群众众筹的育儿嫂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