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小黑屋的第六天


这两天,被《我不是药神》这电影刷屏了,本来呢,这部片子在国家启动医疗改革之前的播出,令政事堂倍感欣喜,但是这两天看了几篇电影后对医改的评论文章之后,我却感受到一丝的恐惧之中。


原因无他,最近大量的媒体和自媒体,都将医药矛盾指向了中国对救命医药的高关税、进口药物的高审批周期,解释医药科研重金投入高周期的不容易,建议鼓励医药专利保护,以及支持引入民营医院来竞争。这些建议看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在为背后的国际医药集团给国内民众洗脑。



首先,我们要明白,全球的医疗资本势力之强,已经超越了除了美国之外的所有发达国家,堪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就拿美国来说,医疗资本的影响力,绝不在军工、石油、金融等顶级资本之下。特总全球毛衣战打得风生水起,结果对国内的医药巨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任何经济体,规模到了一定程度,是必要追求政治影响力并未自身利益进行扩展,嗯,这都是历史的必然。


美国的军工和石油资本为了自身的利益,这几十年来不断挑斗中东的混战,从两伊战争到海湾战争,再到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实在没有理由也能用洗衣粉来伪装化学武器。同样,美国的医疗资本为了庞大的药物试验场,也热衷于让非洲众多国家保持战乱,以提供廉价的......


更不要说,今年的毛衣战,我们第一个主动让步的领域,就是医药领域的降税,而且还灰常的低调。这背后,就是医药资本在美国国内强大政治影响力的一种体现。


而这种巨大的经济规模以及政治影响力,势必会推动维护自身利益的意识形态。


譬如垄断了全球天然钻石的戴尔比斯,就给全球的女人们打造了一个结婚必须买钻石的意念,将原本并无价值的钻石炒上了天。盛产三文鱼的挪威,通过大规模的洗脑,让不吃三文鱼的日本人开始大规模生吃三文鱼。


所以,这几天漫山遍野的科普文章,几乎都在说,只有高价药才能促进医药的创新,就像美丽的钻石谎言一样,也是强大的医药资本编织的一个谎言。


这点并不难想象,利润超过钻石千万倍的医药资本,政治影响力比钢铁、石油和军工还要强,难道不会有自己的意识形态控制吗?


而这个谎言并不难戳破,从资本层面,真正推动药科技进步的,是全球的超级富豪们。


毕竟,“洛克菲勒”、“摩根”、“罗斯柴尔德”们的命,用金钱来衡量,就是比数百万个张三李四们“值钱”。这些钢铁军工大亨,华尔街的资本大鳄,以及中东的油霸酋长们,为了给自己续上,为了能早一点用上特效药,没什么资本是不能付出的。


如今,在全球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仅顶级富人们的财富,就足以支撑药物的研发,做一个极端的假设,即使医药企业被强制不允许在平民身上赚钱,仅凭土豪们“求生欲”,美国的医疗科技也慢不了多少。


至于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卖多少并不影响他们的盈亏,到手都是净利润,因此中国政府的进口药物的审批周期等方式,本就是一个对国外药企杀价的手段,就像“格列卫”,中国政府就启动了国家谈判,逼着外国药企降低售价。



至于最近鼓吹鼓励医药专利保护,也纯属扯淡。印度的制药业,和中国的制造业一样,都是从山寨做起来,凭借着国内强大的内需市场,迅速压低制造成本,把成本压到了其他国家无法做到的地步。


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定价在23500元一盒,国内正大天晴的仿制药定价4200元一盒,当时中国患者代购的印度仿制药只需200元一盒。


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原料药出口国,为全球原研药企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原材料,却以千万倍的价格再进口回来。


其实制造业之路是很轻易明白的,看看日本韩国,大陆台湾,哪一个不是通过抄袭建立的工业基础,之后再把工业做起来?


因此仅仅开放市场,试图以自由竞争带动中国医药业的发展,纯属脑残傻白甜,目前我们连仿制药的精度都做不好,不好好内部改革,别说追赶发达国家,连印度都会把我们甩的越来越远。


更不要说,美国的医药行业是美国政权的大股东,因此他们愿意进行长期的大规模投入,一个药品的研发可以等几十年。而在中国的体制下,医药是为人民服务的,看看国内首富排行变化就会明白,国内哪有资本会愿意投资等几十年来获得收益?


所以,像美国把制药完全交给市场的路子,就别指望了。未来中国医药想要发展,就像韩国政府在背后推动三星制药那样,必定会是大规模的兼并重组之后做大做强。



再说一下私立医院的问题。


目前国内的舆论,几乎都是力推私立医疗。如果从我个人来看,我是支持的,我愿意为更好的医疗,付出更多的费用。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从全国的角度来看,这么做就是在自毁长城。


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体制要给底层群众提供尽可能多的教育医疗等保障。在这种体制之下,几块钱就可以让一个苦读了多少年的大夫放弃周末甚至加夜班来给病人看病。


而这种不符合市场规律的价格,必然会加大政府的负担,我们又不是发达国家可以在全球剪羊毛来补贴国内。因此,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在医疗中从有钱人的高额诊治费中进行“转移支付”,让有钱人高溢价享受优质的治疗,让困难群众享受到廉价的普惠医疗。


因此反过来看,一旦愿意支付高溢价的富人带着资本都去私立医院,那么也将意味着未来公立医院面对的都是需要补贴的困难群众。这样就会陷入一个死循环,公立医院没有钱,留不住好大夫,买不到先进设备,有钱人就更不会来消费……结果就是整个公立医疗体系的崩塌。


对于公立系统的崩塌,美国富人喜闻乐见,他们可以花大钱从私立医院聘请从公立医院挖过来的私人医生,而底层群众却倒霉了,不敢生病,没保险的话根本治不起。


所以,是否支持发展私立医院,大家要看明白自己的屁股。



最后,说一下我认为的解决方案。


目前很多人都在抨击中国的以药养医问题。这个,就像《铁齿铜牙纪晓岚》里面,和珅与纪晓岚的一段对话中说的,“救灾民要先救官,只有让官吃饱了,他们才会去救民”。同样,中国的医药系统也是如此,只有让公立医院的大夫们最起码“吃饱了”,他们才有力气去治病救人。


因此目前公立医院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无法合理合法的站着把钱挣了,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医生不得不开高价药拿回扣,医院不得不搞门诊药房增收,医药公司不得不搞高额回扣。整个产业链上所有人的精力都不在本职工作上,而在琢磨歪门邪道。


解决方案呢,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中国这些年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随着国务院推动减费提速和村村通,将原本电信巨头的巨大利润,以行政手段向互联网企业转移,最终让中国互联网在全球极具竞争力。


同样,中国医疗改革想要真正推动,可以参考电信改革,将国内的体制内医药企业整合成“三巨头”,逼着他们把过高的毛利润,公开的向公立医院倾斜,让公立医院和医生们能站着把钱挣了,最终,在蛋糕做大之下,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其实方法很简单,唯一的问题就是,中央能压得住电信三巨头,但是面对历史悠久而庞大的医药利益体,还能压制住吗?


嗯,这时候,就要看有没有刮骨疗毒的魄力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46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