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哪有什么本地人外地人,只有富人和穷人

我年初去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参加一个会议,快迟到了,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非常健谈,从雍正乾隆扯到特朗普,还帮我抄近路,我就感慨:“你们老北京人真是厚道仗义。”


那老师傅气的按喇叭踩刹车,冲我吼道:“你骂人呢?谁他妈老北京人,你没听说过吗,京油子、卫嘴子、保定的狗腿子。我是住在北京,但我从来不和老北京人来往。”


临了还嘱咐我:“你去开会,别听北京人瞎白话,没一句靠谱的,坑人可拿手了他们。”我哭笑不得,没想到打个车还能遇上地域攻击的。


我有一朋友,是个地域爱好者,每天都在研究各地风俗文化,乐此不疲,他有一个神论:“人就和植物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俗话说:杭铁头、苏空头、杨虚子、抠宁波、刁无锡、恶常州、绍兴师爷、南京大萝卜、上海小瘪三,那都是有道理的。”


在他看来,河南人就是偷阴井盖的,东北人就是你瞅啥,苏州往北都是冈波宁,冈波宁都是没素质喜欢打架斗殴的;在他看来,什么矛盾,都是地域矛盾,哪怕是天平天国运动,在他看来,都是外地人和本地人的冲突。


最近,外地人和本地人之间的冲突还真的不少,前不久就有个北京老大爷,被一送水小伙撞了,小伙儿没及时道歉,大爷破口大骂:“都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把我们北京搞得乱七八糟。”



然后一个在北京讨生活的小老板看不下去了,拍视频声称:“咱们外地人怎么了?又没吃你们家的,喝你们家的,大北京这高楼大厦,都是咱外地人盖起来的,咱们也为建设北京出过力,凭什么这么歧视咱们?”


然后一位崇文门的北京小爷满嘴京骂喷了回来:“你妈X的外地人,你们建设你妈X的北京,你们上北京不就为了挣钱么?装什么X呢?咱老北京人过得好好的,要什么高楼大厦?咱住这胡同挺好的......”。




这并不是什么个例,其实哪儿都有,上海人经常把外地人叫做冈波宁和硬盘,广州人经常把外地人叫成北佬,当年PPTV直播中超比赛的时候,上海某解说居然公然骂江苏苏宁队和江苏球迷是“苏北狗”,“排外”不是个稀罕事儿。外地人呢,往往对本地人也没啥好感,如电视剧《双面胶》那样的故事也不少,凤凰男总想着娶本地女,获得户口和房子,改变命运,用极为功利的心态对待自己所在的城市。



其实双方的心态都可以理解,所有的地域问题,其实还是个经济问题:


大城市,积聚了太多的资源和优势,对周边地区产生了“虹吸效应”,教育、医疗、就业、交通、商业、文化,无不碾压三四线城市以下地区,这就导致了,大量的人口涌入大城市。这不是现在才有的现象,在中国古代,就是如此,白居易少年时入长安,见到宰相张说,张说听说他叫“白居易”,就嘲讽道:“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这本质上,就是一种长安人对外地人的本能抵触。


本地人靠着上辈子几代人的努力,筚路蓝缕,辛辛苦苦在城里站住了脚,本就该享受几套房子的拆迁、医疗保险、教育资源,我们拆二代本就该轻轻松松上个班,吃吃喝喝玩一玩,潇潇洒洒过一生,要不然上辈子拼命是为什么?到头来还得和外地凤凰男女们抢工作、抢资源?工作这么幸苦,全是外地奋斗逼害的,出行人挤人、地铁塞满人,商场全是人,连个遛狗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如果没有外地人,我自然可以青山绿水杨柳巷,吃着火锅唱着歌,享受美好人生。



外地人一部分靠着原生农村家庭的支持,寒窗苦读,全力考学,以凤凰男女的身份杀进城市,自以为智力超群,处处胜人一筹,天之骄子,工作努力,本就该获得更好的对待,然而却眼睁睁看着本地年轻人躺着就有几套房子,眼睁睁看着他们不用好好学习,轻松被父母送出国留学,眼睁睁看着他们不必努力工作,每天吃着火锅唱着歌,遛着狗子撸着猫,自然就心态爆炸了。


外地人另一部分是农民工进城打工,搬砖扛钢筋,爬脚手架开挖掘机,扫垃圾掏下水道擦玻璃端盘子送外卖,满身泥土污垢,累了就睡在马路边。高楼大厦,CBD的光洁玻璃幕墙、马路公园的整洁干净,白领们吃的每一份午餐,都和他们相关,然而本地人嫌他们脏,嫌他们衣衫不整有碍观瞻,嫌他们堵塞交通,嫌他们住群租房不安全,嫌他们人多口杂冲动粗野,嫌他们外地方言听不懂吵闹不堪。这就是另外一种矛盾了。



所以,这本质上不是什么歧视,而是对资源的控制和恐慌,先上车的人,总是排斥后上车的人,老贵族总是不喜欢暴发户,小市民总是讨厌有野心的泥腿子;而泥腿子,又嫌小市民混吃等死还不肯挪窝。


假如有三种人,第一种祖上积德有了城市户口,拆迁分了房子,资产千万;第二种寒窗苦读上了清华北大,进了世界五百强,掏光六个钱袋买了房;第三种打工做小生意,起早贪黑卖包子煎饼,当了小老板赚了钱也留在了城市里,这三种人都住在同一个高端小区,你说他们能不互相鄙视吗?


这是最理想的设定了,更多的情况是,第一种祖上失算,单位分的老破小一百年不拆迁,一家人困守在一起,还找不到工作;第二种掏光六个钱袋也付不起首付,只能租一辈子,回家回不去,留也留不下来;第三种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一无所有,成了真正的社会边缘人。你说这三种人能不互相仇视吗?


一切的矛盾,都是经济矛盾,都是资源分配的矛盾,这世上哪有什么本地人、外地人?只有穷人和富人,只有上了车的人,和没有上车的人。大家搞地域歧视,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没有千千万万的外地人,城市就会失去活力,变成一座老气横秋的死城;没有千千万万的外地人进来工作,写字楼竖不起来,高档小区建不起来,地铁开不起来,城市也不可能如此文明和现代化;没有千千万万的外地人进来买房消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不可能如此充裕,房地产搞不起来,工业园区也建不起来。政府尚且在“抢人才”,你歧视外地人这就是政治不正确。真让北京人过民国时候的胡同生活,只怕倒马桶都没人愿意干,没有外地人去一线解决建筑、交通、工业、供水供电、互联网、快递外卖,真以为可以一辈子提笼遛鸟就有饭吃啊?


如果没有本地人打下的大城市底子,外地人也没有地方去讨生活,所以咱外地人也不必标榜自己是“建设大城市”来的,咱就是挣钱混饭吃的,咱就是卖苦力卖命追求美好生活来的,不必眼红人家,抬高自己。人家祖上积德,父母努力,才有了今天的身份和资源,外地人也别嫉妒,他祖上,其实也是和你一样的外地人,哪有五百年的北京人?哪有两百年的上海人?哪有一百年的深圳人?哪有什么真正的土著本地人?


举个例子,你跑到美利坚合众国去问问,有没有什么老美利坚人?有没有什么真正的纽约本地人?谁才是北美洲的正统主人?拜托,人家的本地人是印第安人,不是什么欧洲来的白人,也不是什么非洲来的黑人。然而,印第安人有资格去歧视白人、黑人吗?有本事去排外吗?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没法讲道理的,我们硬要讲道理,那么咱们都是外地人,因为据人类学家考证,人类的起源是非洲,全世界都是外地人。谁才是地球的正统主人?地球曾经的统治者是爬行动物和恐龙之类,咱们人类都是外地人,就要扯什么“崖山之后无华夏”,人家就能扯“山顶洞人之后无华夏”、“白垩纪之后无地球”。



在城市里,只有穷人和富人,没有什么本地人和外地人,过得不好的本地人和外地人,都是穷人,大家都是在为社会主义做贡献,谁也不欠谁,何必互相伤害呢?


过得不好的本地人,那就应该去努力工作;过的不好的外地人,那就应该好好生活,大家都是辛辛苦苦的劳动者,应该互相体谅,互相理解,团结一致向前看才是。


有一回我和朋友讨论:中国哪个大城市最不排外?最后众口一词认定——南京!南京本地的大爷大妈小哥小姐姐都很客气随便,没有排外这一说。


结果我那个研究地域矛盾的朋友又来一句:“南京哪有什么本地人?都是安徽人和苏北人......”


我竟无言以对。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46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哪有什么本地人外地人,只有富人和穷人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