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死海”时代,如何破局?

海干了,鱼就要聚集在水洼里,水洼也在干涸——刘慈欣《三体.死神永生》。

 

整个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仅仅增加了2000万,而存量已经达到了11个亿,这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期已经结束了,用户的增长已经到了极限,你无法找到新的用户,只能从老用户中榨取价值,导致生态进一步恶化。

 

所以你会看到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大数据杀熟”,比如会员涨价、涨运费和服务费,比如高价卖VIP会员,没有VIP连许多基本服务都享受不到,当无法靠烧钱高成本获取用户的时候,为了保持营收的高增长,为了不被友商超越,为了不被资本市场看空,他们就得狠下心来,对老用户杀鸡取卵割韭菜收智商税了。

 

早期的互联网就是一片蓝色的海洋,用户就是鱼,富含营养的海域就是各大网站,那是个自由选择的时代,后来有了网箱养殖,鱼儿们有了自己的选择,就各有各的去处。最后,整片海洋开始干涸,盐的浓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海域不适合生存,各处的网箱一开始拼命地圈鱼,圈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提高入住标准,你想进来,得交钱,得办VIP会员,甚至要参与互相之间的活动和游戏,总而言之,你要花更多的钱,才能享受到一些从前基础的服务。这不是红海,而是一片死海了。


 

当年互联网崛起的逻辑很简单,就是“抢人”,抢“用户”,有人就有未来,做个网站、app,把大家集中起来,然后培养大家的消费习惯。把大家集中起来,然后培养大家的消费习惯。所以,我们现在有淘宝用户,有京东用户,有苏宁用户,有唯品会用户,甚至有拼多多用户......在产品层面,就有果粉、花粉、米粉,乃至于锤粉。逻辑都是一样的,先得圈住人,圈住了人,才能卖东西,卖服务。


然而现在,似乎有点圈不动人,卖不动货了,你知道的,现在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逐年下降,居民存款也在下降,互联网用户趋于饱和,增长缓慢——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危言耸听,所以就来推演一下未来。


 

我们常常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要搞房地产,为什么有人要搞互联网电商,为什么有人要搞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和共享充电宝?

 

我们不能只是站在消费者层面去看问题,也要站在资本的角度看问题,资本不是做慈善的,它的唯一目的是“增殖”,至于提高了生产、销售效率,提高了大家的生活水平,那只是资本增殖过程中的副产品,不是它的本意。

 

有人要问,盖房子卖房子不是好事吗?提高了我们的居住水平;也有人要问,搞互联网电商不是好事吗?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水平,买东西多方便啊;搞共享单车等等不是好事吗?提高了我们的出行效率。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客观上都促进了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大家的现代生活更高效、更便捷。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这个,房地产的目的是从你口袋里掏走存款,顺便让你背负贷款,让你一辈子替银行打工;互联网电商的目的是更方便地把商品推送到你面前,用消费主义和“品质生活”鼓动你扩大消费,并且成为它们忠实的用户,一辈子离不开它,给它输血;共享经济其实和P2P集资没有本质的区别,也是用一种实用工具把你圈进去,把你的押金圈进去,积少成多,让它去完成资本增值。

 

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先把人圈起来,就容易从人身上掏出利益。为什么各大城市要抢人才?抢的不是人才,而是人才的消费能力和生产劳动能力,说白了,抢的是人才的钱包和双手。

 

资本增殖之后,它们就会扩大再生产,增加投资,进行技术创新,提高生产效率,为社会提供更加物美价廉的商品和服务,这就是一个正向推进的螺旋体。这一切,造就了我们繁荣而美好的现代生产生活。但是有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个老问题,当资本增值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变成纯粹的投资者和收割者,躺着钱生钱太舒服了,懒得再去搞生产,搞研发,搞创新。

 

生产早已过剩,销售也早已过剩,库存越来越多,商场里,卖货的比顾客多,房地产上,中介比买房客多。这个世界有贫有富,你买不起,总有人买的起,那么就让一部分先上赌桌,炒起来——涨价去库存、消费升级!甚至对老用户老顾客下狠手,大数据杀熟!但这些都只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生产过剩和普通劳动者消费能力不足的矛盾愈演愈烈,击鼓传花的游戏玩下去,最终就会导致人人负债,人人都玩不起。

 

这不是说资本家很坏,资本家本人没有什么善恶好坏,马云曾经说过,依靠现在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我们可以科学地了解每一个人的需求,合理分配,实现“计划经济”刘强东也曾说过,依靠互联网技术,说不定我们这代人可以实现“共产主义”。我们姑且认为他们真是这么想的,真想依靠互联网时代的数据和技术替大众牟福利,但是在资本控制一切的时代,他们怎么想重要吗?你以为他们这些富豪企业家真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资本就是要不断增殖自身,不断扩张,否则它就会迅速失去生命力。

 

资本家本人也只是资本的附庸而已,资本不断增值下去,资本家本人的意愿也会遭到绑架, 资本的本性就是要吸吮更多的剩余价值,否则它的生存就要遭遇其他资本和产业的威胁,这是个赢家通吃的修罗场,不存在什么携手共赢,稍微缓一缓,就是被同行击败并且吃掉全部市场份额,所以他们是不敢停下来的。


所以,他们宁可销毁过剩产品,也不愿降低价格,把牛奶倒进河里,把房子炸掉重建,比降价更符合资本主义的运作逻辑;他能宁愿开除工人再招聘,也不愿实质性提高劳动者的工资和购买力。所以,既便是将来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可以实现精准获取所有人的需求,资本也做不到精准分配,他们反而会“饥饿营销”,设立门槛,精准割韭菜。



资本来到世间,唯一的目的,就是不断增殖,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它到底要大到什么程度。

 

这就和肿瘤一样,寄生于人体,从人体吸取养分,明知道没有人体它就活不了,但它依旧要竭泽而渔地吸取养分,断绝人体的所有生机。这时候,就是经济危机。

 

市场是有其极限的,虽然在野蛮生长的时代,圈人就等于成功,但人口的增长会遭遇拐点,人口的购买力也会遭遇瓶颈,人就这么多,社会财富就这么多,如此博弈下去,每一个行业,都会从蓝海,变成红海,再变成咸海,最终变成生物无法存活的死海。

 

西奥多-罗斯福有句名言,叫做:“适时改革,可以避免革命”。

 

这是政治家的说法,可惜的是,资本家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们依然可以在死海上悠游自在地游泳,而不管鱼的死活。


正常的措施是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但超发货币并不能提高普通劳动者的购买力,也不能激励资本家增加研发投入、采用新技术、产业转型升级、创造新的就业岗位,更不能让他们大幅提高工人工资。因为资本一拿到钱,还是会选择增殖最快、最轻松的方式去运作。


所以,靠金融来拯救经济就是安慰剂疗法,靠负债去拉动增长就是兴奋剂疗法,药效过后,是生机断绝,一片死寂。

 

一切的市场都趋于饱和,一切的增长都在放缓,世界早已被探索干净,大家都在趋于内卷和保守,这是一个死海时代,如何破局,是一个大命题。从前,实体不行了,我们搞互联网,互联网泡沫了,我们炒股,股市炸了,我们炒房,这其实就是把吃面条变成吃包子吃煎饼,吃来吃去,本质还是吃面粉吃谷子,无论是政治家大厨还是资本家大厨,他们都没有本事在这个零和博弈的圈子里换一种材料去做饭吃饭。


我说过,资本主义的唯一出路就是帝国主义 ,是扩张,是简单粗暴低成本抢夺生产资料和消费市场,把资源吃进来,把商品倾销出去,用第三世界的血,来养活本国的托拉斯,顺便提高一下本国劳动者的生活水平,缓和一下本国的危机和矛盾。殖民时代的帝国主义就是这么干的,美元霸权时代对全世界也是这么干的,用金融剪刀差收割全世界,让全世界成为它的加工厂、垃圾场和倾销地,一旦本国出现经济危机,也能轻松用金融手段转嫁给全世界。



然而,地球就这么大,韭菜就这么多,垃圾场就这么多,整个地球就是一个大的封闭的物理系统,熵总是在不断增加的,你不可能给全世界喂屎,给全世界扔炸弹,自己却一点都沾不上。除非你可以冲出太阳系摇篮,去抢半人马座的资源,把商品和债券卖给三体人。

 

那么,在一个国家内,在一个地球上,自己左右互博,博弈到最后,就只有一条路——掀桌子,换一种玩法!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2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死海”时代,如何破局?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