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危机倒计时

这篇文章,主要分五大部分,依次阐述第一次经济危机前中国的前兆。


1、可怜也可恨的高岗同志


高岗后来的下场,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毕竟,他是我党历史上,第一个自杀的高级领导人……

凉凉的高岗

上篇写到,五马进京,一马当先的高岗,是太祖专门引来分权刘副手的人,甚至还有对周的牵制。毕竟,太祖对周刘的经济工作,有些意见,建国初期就在几次会议上,各种敲打过周刘两人。

最主要的分歧就是,刘在《中国共产党今后的历史任务》的提纲中阐述道“中国第一步应以发展农业、轻工业为重心,其次是建立和发展重工业,然后利用重工业来武装和发展轻工业、农业。”而太祖从严峻的国家安全形势出发,主张重工业特别是国防工业才是第一步,这点上两人的主张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

与刘成对比的是,高在经济政策方面和太祖亦步亦趋,所以太祖借重他以平衡经济工作,不时对高放口风。

“少奇的思想仍停留在新民主主义阶段,没有搞社会主义的思想准备,要推着他、拉着他走,必要时要让他“挪挪位子。”

不仅高本人知晓太祖的用意,当时的人也摸准了太祖的用心。于是乎,高岗一马当先入京后,他住的东交民巷8号楼,是车水马龙,各方人员都在争相结交高攀,他这个天朝第一红人。

很快,在战争时期没有被枪炮打倒的高岗,在和平时期,被权力与欲望打倒了。

——他想取刘少奇而代之。

1949年,高岗与刘少奇在莫斯科的合影

权力果然是最猛烈的春药。

野心急剧膨胀的高岗,不停的收集刘的黑材料,并在经济工作会上大批特批薄一波,想借此拉刘下马,甚至高还在家中桌上直接摆放收集的刘的黑材料,与宾客们放肆公开的抨击刘的工作错误,并将其错误上升到路线问题上。

1980年太宗与与部分同志的谈话,已经一语道破了:

“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抬得比较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管经济的大权都拿出去了。高岗又从毛主席那里探了消息,摸了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

然而,毛刘彼时还是经济工作上的分歧,并没有上升到路线之争,可以说是合作大于争论,两人都是为了国家更好的发展而坚持已见,高岗这样扇阴风点鬼火,心急火燎的拉帮结派地想借机上位,不仅违背了太祖的初心,也大大破坏了我党健康的政治生态,这是各方都不能容忍的。

毛对野心膨胀的高不是没有敲打过,高批薄的时候,站起来说薄一波态度不好,刚要接着批下去,太祖直接打断了高岗的话,说了一句:“你的态度也不好。”

高岗听了后不敢说话,乖乖的坐了下去。

可惜高岗没能迷途知返,到后面,他为了上位,发展到心急火燎地去拉拢陈云等元勋,对他们大肆“封官许愿”。

高是这样对陈云说的:

高岗:“主席与刘少奇的分歧,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认识问题,主席对少奇的革命品质产生了怀疑。”

高:“中央应该设副主席。”

陈云不动声色地问:“那你看哪几个人能当副主席?”

高岗答:“你一个,我一个。”

夸大其词,封官许愿。

高岗这样做,有点过线了啊……

陈云受不了高岗这样的做法,将这一切向太祖和盘托出。

所以后面,高岗自杀的下场,吃瓜群众也就不会诧异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句《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台词,很有味道。

”朕不给,你不能抢……“

黄牌警告你不听,那就红牌罚下场。太祖在他60岁生日前的两天,向高岗发出了那张红牌。

“北京城里有两个司令部,颐年堂门可罗雀,东交民巷8号车水马龙。

一个是以我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阳风,烧阳火;一个是以别人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阴风,烧阴火,一股地下水……“

红牌一出,高岗的政治命运已注定。

1954年高岗死,从那个时候起,经济大权就掌握在刘少奇手里了。

然而,历史老人却很喜欢看太祖发牌。

十年后的一天,也是太祖的生日,这一次,太祖将红牌,发给了刘少奇……




2、军事天才政治小孩的的粟裕


和作死的高岗不一样,粟裕有点躺枪了。

粟裕是24k纯金的军事人才,对政治却一窍不通,可以说是军事上绝世天才,政治上的懵懂小孩。

粟裕做事很较真,一板一眼,不懂转弯,打仗的时候坚持己见和上级战略不符,经常越级上报,后来太祖给他配了一个诗人陈毅,才算合作啃下了淮海战役,粟裕和各大军头关系都很紧张,特别是那两个半元帅。

陈士榘说粟裕是:“不唯上,只唯实。”——这算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建国后太祖力捧他进入建国后军队领导人序列,政治小孩粟裕反而因福得祸。

因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打断了太祖的原定计划,不仅本来安排的粟裕攻台不得不取消,而且朝鲜战场上得胜归来的彭老总,威望更加如日中天,林帅又在“养病”,回国后彭理所应当的担任了新中国首任国防部部长。

国防部部长这个位置,太祖本来是想留给攻台成功后的粟裕,无奈,粟只能担任总参谋长。

但这个总参谋长,粟裕当的很是憋屈。

军委副总参谋长是彭老总的左右手黄克诚,而且黄兼任军委秘书长,实际上全面主持军委和总参的日常工作,粟裕这个总参谋长无实权,而且还老被彭总训。

1955年,为明确划分国防部与总参谋部的职责,中央军委总参起草国防部与总参职责条例,但总参一连五易其稿,均未能获得通过。而且,彭老总每审一次稿子,都要把粟裕痛骂一顿,使得粟裕惶恐的不知所措。

即便平时,粟裕在上报文件写上了“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彭都会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如果不写而直接上报,彭又说:“怎么,又想越级告状?!”

没办法,彭老总火爆的脾气,也不是不知道,当年在朝鲜战场上,因为金正日这个猪队友不给力,彭老总对金正日是直接一个巴掌甩过去,等彭从朝鲜归来时,看见中南海的毛周刘等人在跳交谊舞会,他十分生气的说:“前线战士们在流血牺牲,你们在后方跳舞?!”搞得中南海里的众人不欢而散,一时没人敢再跳舞。

彭的火爆性格可见一斑,而粟裕呢,他又爱较真又不懂转弯,资历不足而又战功显赫,遇上彭帅,只能是挨整的份。

57年彭带团访问苏联,粟裕同去,粟裕想借鉴苏军经验,向苏军总参谋长提出,请对方提供一份苏军“关于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工作职责的书面材料”,以便参考。但粟裕政治上不幼稚,他未在公开场合提及这个要求,反而是在私下场合和苏联总参谋长谈的。

这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说小就是军事交流没按程序走,是无心之过,说大呢,就是彭老总给粟裕定的“里通外国”罪名了。

粟裕的小辫子被死死的抓住了,被上纲上线的批斗,最后还是太祖发话才过关,发配去军事学院教了。

粟出局后,国防部再无阻碍,彭总已是一家独大。

也是因为粟裕一开始就出局,所以文革中受冲击很少,四人帮粉碎后粟裕想平反,叶帅杨尚昆也帮其积极联络,却因为得罪了两个半元帅,粟裕至死都没能平反。

两个半元帅,彭,聂和半个徐。

当年粟裕至死都没能平反,粟裕妻子楚青悲愤交集地说道:

“我巴不得是毛泽东整粟裕!你想想毛泽东要整的人,1976年后,大刮平反风暴,哪一个还没有平反?地富反坏右都一风吹全平了反!”

看看某些人是怎么对待粟裕的,再看看粟裕是怎么对待别人的。

庐山会议后彭倒台,有人要粟裕参加批彭大会,粟拒绝了,他说:

“我不愿彭德怀受批判的时候提我自己的问题,我绝不利用党内政治风浪的起伏,我相信自己几十年的革命实践足够说明自己!”

即使彭整过他,但粟裕也没对他有过任何恨言。

这才是革命家应该有的胸怀,粟裕这一点,很让人佩服。

善有善报,现在粟的后人在军队里,都干得不错。




3、中苏交恶

上两章交代了政治的暗流变动,一个自作自受,一个时运不济。而随着高岗的自杀和粟裕的出局,太祖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精心安排的制衡缓冲,已全部失效,这是太祖在当时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这两件事,为日后政治的动乱埋下伏笔。

而埋下更明显伏笔的,就是苏联与中国的交恶。

不管是过去的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这个邻居从来都不是靠谱的邻居。

当年的前苏联是要中国当抵御美帝的第一战线,所以才会这么花力气的支援中国,现在我们也是因为美国的步步紧逼才和俄罗斯背靠背结盟,可惜毛子这个民族大国沙文主义,侵略性强占有欲高,霸权主义的野蛮作风一点不比美国弱,我们和毛子合作,终究是不是长久之计。

中苏交恶的原因有三层:

1、中国在”长波电台“”联合舰队“等一系列事件上与苏联不合作,这直接导致了中苏蜜月的结束。赫鲁晓夫公开指责中国不该炮击金门,不该放走达赖,并攻击和嘲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也激怒了毛泽东。


2、以上只是中苏分歧表面,深层次的分歧是中苏对当时国际形势的判断。

随着美苏争霸的开始,苏联和美国这两家掌握了核武器的超级大国,都意识到了和对方开战将导致人类的毁灭,都竭力的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所以美苏争霸以冷战的形式开展,在赫鲁晓夫时期,甚至出现了美苏妥协,共治全球的迹象。

核平衡下的和平

而中国方面,始终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在酝酿,即将爆发,依然坚武装斗争和输出革命的方针。所以毛大力援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修三线建设,口号”全民皆兵“,“我们一定要解放世界上四分之三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劳动人民。 “

那句名言”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真的是很精辟。

可是,社会主义阵营里,老大说不会打仗也不要打仗,老二说肯定会打仗也肯定要打仗——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了红色家庭思想与行动的混乱。


3、这看起来是中苏两国领导人的战略判断有差异。但实际上是中苏国家利益使然。

美苏争霸大致可分三时期,初期美国攻苏联守,赫鲁晓夫等人以妥协换筹码,越南战争后美国大伤元气,苏联转守为攻而美国转攻为守,尼克松等人拉拢中国以换筹码。苏联阿富汗战争失败后,美国转功苏联转守,这时候中国背向,苏联已无力回天。

而中国的诉求不一样。因为中国夹在了美苏中间,且中国是一个拥有千年辉煌历史,国土广袤而人口众多的大国,发展潜力巨大,不管苏联还是美国,都不会允许两雄争霸变成三国演义,所以如果美苏关系一旦缓和,中国就会同时被苏联美国卡住发展的脖子。

当年美国苏联想要的是国共分治,中国陷入南北分裂,这样他们两家就能永远吸血中国而不用担心这个千年古国的崛起,中共渡江战役开打之前,斯大林甚至四次发电报给太祖,要中共停止渡江,和国民党划江而治。

古有昏君连下12道金牌要岳飞撤军,近有斯大林连发四次电报要老毛和谈。

被苏联竭力阻挠的渡江战役

看看斯大林对蒋介石儿子蒋经国说的那段话吧,那是明明白白,字字诛心:

<b

“非要把外蒙古拿过来不可!我不把你当作一个外交人员来谈话,我可以告诉你:条约是靠不住的。再则,你还有一个错误,你说,中国没有力量侵略俄国,今天可以讲这话,但是只要你们中国能够统一,比任何国家的进步都要快!”

1959年6月,苏联单方面撕毁原子弹协议, 并向中国索要抗美援朝时14亿卢布的外债——后来我国的原子弹计划,取名为596计划。

中苏国家利益的冲突,这是苏联为什么不放心中国,一直强行对中国扩大控制力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新中国成立初期,太祖在权力格局中基本让留苏派靠边的原因,也是为何中苏从蜜月转向交恶的深层次原因。

所以,不管是苏联还是美国,中国与之都能有蜜月,但中国注定不会和他们有婚姻。

有这样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你是孤家寡人,在路的尽头,你将称孤道寡。




4、危机倒计时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1954年高岗自杀,1957年赶英超美,1958年粟裕出局,1959年中苏交恶外资骤撤,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一起,结束了倒计时。

1959年到1961年,中国抚不平的伤痕——“三年自然灾害”……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3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危机倒计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