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他,是汉武帝吗?

这是在大型历史电视剧,《汉武大帝》的片头曲视频。

在这部片头曲的开头,是这么三句荡气回肠的话:




他建立了一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






他给了一个族群挺立千秋的自信








他的国号成了一个民族永远的名字






他,就是汉武大帝。

这是一个被中华民族铭记了两千年的伟人,他的雄才大略,他的文治武功,深深影响了中华文明的进程,直到至天。

王夫之在《读通鉴论》里指出:“所贵乎史者,述以往为来者师也。”诚如斯言,在新时代里,中国遇到的很多问题,恰恰也是汉武帝当时遇到的问题,甚至汉武帝当时的一些政策思维,也十分类似我们新时代的顶层设计。这篇文章,就是运用比较分析法,将汉武时代和我们新时代进行各个方面的比较分析,思其异,究其同,由此全方位加深我们对汉武时代和新时代的理解。

“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惊人的相似。”

那么,就让我们看一看新时代和武帝时代惊人的相似吧。


1、从历史发展比较两者。

刘邦攻入咸阳,打败项羽,统一中国,创立汉朝,终结了中国自东周后动荡的几百年的战略,使神州苍生归于和平,这项功绩被司马迁高度评价,号为“岂非天哉!岂非天哉!”可以说,刘邦实现了汉朝的“站起来”。

其后汉朝经过长达40年的修生养息,韬光养晦,国力得到极大发展,这40多年的文景之治,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最高的盛世之一,可以说文景之治实现了汉朝的“富起来”。

汉武开疆扩土,北破匈奴,南吞百越,东并朝鲜,国威远扬,奠定了汉朝的基本疆域,且开辟丝绸之路,与古罗马并立而为世界两雄,可以说汉武帝实现了汉朝的“强起来”。

可以说,从汉高祖的革故鼎新,到文景的韬光养晦,再到汉武的敢于亮剑,汉朝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进步。

这一点,恰恰和我们天朝不谋而合。

太祖——太宗——今上。


2、从国际局势比较两者

在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那个年代,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被冒顿单于用铁血统一起来,自此,终西汉一朝,匈奴始终是汉朝的头号大敌。

《汉书  匈奴传》记载:“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可见彼时匈奴的强大和汉朝对匈奴的忌惮。

汉朝草创,百业凋敝,刘邦早期不察,对匈奴用兵,遂有白登之围,七天七夜,命悬一线,后汉与匈奴实行和亲政策,给钱给女人保平安,然匈奴仍时常侵扰边境,劫掠汉朝人口与财物,汉朝修长城以卫之。

这很类似天朝,毕竟,现在大家一提到汉朝对匈奴,就会自然想起中国对美国。

是的,和匈奴一样,美国是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打压有如匈奴对汉朝的侵掠。也和汉朝经过文景之治后,汉武发动了对匈奴的反击战一样,中国在经过三十年的韬光养晦后,在某人的带领下开始了挑战美国霸权的复兴道路,不管是挑战美国海权地位的一带一路,还是挑战石油美元的人民币国际化,亦或是有别于西方民主的中国智慧中国道路,亦或是在互联网和新汽车等产业中的弯道超车,中国对美国发起了全方面多维度的追赶。

这是汉朝和天朝又一个很相似的地方。


3、国内政局演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汉朝之前,是短命暴毙的秦朝;天朝之前,是短命暴毙的民国。

刘邦是楚人,带着他的老乡团打天下;太祖是楚人,带着他的老乡团打天下。

汉朝鼎新后,刘邦削藩,清洗功臣;天朝鼎新后,太祖削藩,清洗功臣。

刘邦有一个老婆,后宫干政,被功臣集团推翻;太祖有一个老婆,后宫干政,被元老集团推翻。

剿灭吕氏后,汉朝轻徭薄赋,与民休息,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文革结束后,天朝改革开放,发展生产,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

文帝景帝后,是武帝;长者涛哥后,是某人。

汉武并非嫡长子,起初不是东宫,前期曾有窦太后的老人政治;武帝并非嫡长子,起初不是东宫,前期曾有北戴河的老人政治。

武帝加强皇权,削弱丞相权力,搞了内外朝制度,搞了刺史制;某某从严治党,削弱丞相权力,搞了小组治国,搞了GJW。

武帝对内酷吏治国,打击豪强权贵,加强中央集权;某某对内纪委治国,打击利益集团,加强中央集权。

汉武帝迁巨富豪门到京师,加强管控;某某要海外公司回国上市,加强管控。

武帝北伐匈奴,搞丝绸之路,联和大月氏;某某博弈美国,搞一带一路,联和俄罗斯。

武帝有桑弘羊,盐铁专营国进民退,有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某某有权威人士,安邦华信国进民退,有读书人,新威权主义。

武帝二婚,第二任妻子是位歌唱家;嗯,你懂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二、两者的不同点

从上述这么多点来看,汉朝的确与天朝极其相似,似乎某人就是当代的汉武帝,天命所归之人。

然而,“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叶子尚且如是,何况个人和国家,我们如果再细细分析一下,就能发现,实质上,某人和汉武帝的处境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可以说,汉武帝比“某人”幸运多了。


1、文景之治与改开三十年

为什么说汉武帝比某人幸运呢?

汉武帝有文景之治留下的丰厚家底,而某人却要面对烂摊子。

文景之治持续了40年,西汉国力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和发展,司马迁在《史记·平准书》中记载说:

“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汉武帝接手的时候,国家的粮仓全部堆满了,以至于没地方放,府库里的大量铜钱多年不用,以至于穿钱的绳子烂了,文景之治给武帝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武帝接手时国库的钱多到烂掉,某人接手时地方债多的压死中国。

史料记载,汉朝开国时马匹急缺,皇帝出巡都找不到毛色齐整的马,王侯只能坐牛拉车,到了文景时,汉朝马匹群集,以至于当时的人如果外出乘坐母马拉的车,都羞于参加聚会。

汉初,堂堂一国之主的刘邦,连一个凯迪拉克车队都弄不起,到了文景之治,开20w以下的车出去都会被人嘲笑,想想也是醉了。

相对于汉武接手时国家的兴旺发达,某人接手时,却是一个不怎么乐观的烂摊子。

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虽然带来了炫目的GDP增长,但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这里简单说一说。

从经济看,他接手的时候社会贫富分化不断拉大,房市泡沫悬而未决,产业结构严重失衡,实业不振金融黑洞,又碰上了08年的金融危机,四万亿的后遗症渐渐呈现。

从社会来看,他接手的时候环境的污染是触目惊心,三十年毁了几百年的绿水青山,而且中国左右斗争严峻,对前后三十年的态度撕裂了中国社会,在第五纵队的抹杀下,民众的历史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渐渐抬头,社会戾气加重,中国维稳经费不断提高。

从政治上来看,他接手的时候中国腐败问题已病入膏肓,几乎要到亡党亡国的地步,政治生态严重恶化,政治局势持续动荡,民心官心商心动摇,网络搜索移民指数屡增,中国移民人数逐年提高。

可以这么说,汉武帝一上来就是一派大好,有文景之治的老本可吃,是富二代,而某人却是在严峻局势下临危受命,要力挽狂澜,是拼二代。


二、削藩大业的不同进展

文景的丰厚物质家底还仅仅是经济上的,文景给汉武帝提供最好的支持,是削藩。

汉朝一开始实行的是郡县制与封国制并行的制度,国家设立郡县也设立诸侯国,诸侯国有很大的自主权,如西汉吴国甚至自家铸钱用,流通天下,各个诸侯国呈尾大不掉之势:

“不用汉法, 出入称警跸, 自为法令, 拟于天子。 ”

在文帝即位的第三年,济北王刘兴居就乘文帝去太原击匈奴之机, 发动武装叛乱, 三年之后, 淮南王刘长又步刘兴居后尘,景帝时期,更是爆发了七国之乱。

汉初的地方坐大,一方面极大的挑动了地方自主性,很好的发展了地方经济,为文景之治做出了了制度贡献,但在另一方面导致了地方尾大不掉难以制约,诸侯们挑战中央权威,豪强大族横行乡里,削弱了中央财力物力和权威,动摇国家统治。

从文帝的贾谊到景帝的晁错,西汉王朝在汉初地方的背景下走的是中央集权不断加强的道路。

这段历史我们都知道了,贾谊上书“众建诸侯而少其力”,晁错主张“削其地,收其枝郡”,在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后,汉朝的中央集权得到了很大巩固,削藩大业基本成功,到了汉武帝时期,诸侯已经没有多大反抗中央的资本了。

汉武时期仅有的一次诸侯王叛乱,是淮南王刘安。可是,刘安还没有起兵作乱,就被中央派来的法吏直接逮捕,押到朝廷,武帝时期诸侯王已经不再有当年七国之乱那样的势力了。

经过文景的持续削藩,武帝时期诸侯王已然式微,汉武帝可以安心的实行“推恩令”,把较多的注意力放在北伐匈奴的大业上。

而我们的某某人,他的削藩就没这么幸运了。

武帝前面的景帝,已经平定了七国之乱,取得了削藩大业的决定性胜利,而我们某人前面的仁宗,却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连贫困生补助政策地方都不执行,各省各市警察敢常驻北京逮捕上访者,上面提和谐社会下面提唱红打黑——你觉得某人能像武帝那样,轻轻松松地削藩成功吗?

更何况,武帝是国家大一统,而我们天朝还有一个台湾。

这就是富二代武帝比拼二代某人更幸运的地方了,武帝时期诸侯式微,江山稳固,而某人的新时代,却是藩镇林立,尾大不掉——他不得不亲自披挂上阵,平定新时代的“七国之乱”。

他花了五年,才取得了削藩大业的阶段性胜利,如果他有武帝那样好的条件,本次两会的这些政改动作,早在前几年就能搞了。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3、匈奴与美国的比较

在内部条件上,汉武帝比某人优越,在外部亦如是。

我们虽然把美国类比于匈奴,但美国和匈奴毕竟不是一回事,匈奴只是军力强盛,经济条件全靠草原的气候吃饭,军事厉害经济不行,而且属于文化沙漠国家。

而美国不一样。美国不仅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其军费高达6220亿美元,世界军费第二名到第十名九个国家加起来的总和也不到6000亿美元,美国的经济也是一骑绝尘,GDP长年第一,中国仍需奋力追赶。美国的好莱坞在全球输出美国文化,美国号召的自由民主等西方普世价值不管中国认不认同,都是国际上同行的价值标准。

因此,匈奴更像只有军事优势没有经济文化优势的前苏联,美国是比匈奴厉害多了的对手。

不仅美国比匈奴厉害一个量级,美国对天朝的威胁也比匈奴对汉朝的威胁高一个量级。

匈奴和后世入主中原的蒙古族满族比起来,只是一群强盗。白登之围时,刘邦轻敌冒进,与汉军主力断了联系,冒顿单于围了刘邦七天七夜,最后匈奴竟然放刘邦走人,无他,冒顿的妻子说出了匈奴人的想法:“如果得到汉朝的土地,单于终究是不能在那里居住的。”

是的,匈奴落后,眼光狭窄,只懂放马不会耕田,认为就是打下了汉朝,终究还是回草原过日子,而后面的历史也证明,匈奴是一点都没有入主中原的野心,每次对汉作战的目的,都是劫掠人口财富,没有深入过汉朝腹地,更没有攻打长安的举动。

可想而知,如果汉武帝继续和亲政策,不对匈奴用兵,也就是继续怂,匈奴中短期内,都不会对汉朝统治产生多大动摇的。

只要汉武帝继续怂,汉朝完全可以在牺牲边境人民的条件下,维持和匈奴之间的“和平友谊”。

而美国则完全不一样。

各位吃瓜群众觉得,美国是想剪中国羊毛,还是想颠覆中国呢?

还是让美国人自己说吧。

美国总统克林顿曾公开宣称:

美国不是通过武力而是通过信息、国际交流、以及类似的软手段来破坏中国共产主义制度,在中国任何对此持异议的人,都无法阻止它。正如柏林墙最终还是倒塌了一样。我认为,那是不可避免的。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美国选择了接触加遏制的全新战略方针

<p

美国政府驻苏联前大使卢埃林·E·汤普森,更露骨地指出:

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的对华政策与现实的长期利益相一致。我们的目的过去总是‘驯化’中国共产党,在此方面遏制战略加道义批判只取得了甚少的成功。

所以为何不改成遏制加颠覆?

匈奴只想打汉朝的秋风,美国可是要遏制和颠覆天朝啊。

邓小平早在1989年就清醒地指出:

发达国家欺负落后国家的政策没有变。

中国自己要稳住阵脚,否则,人家就要打我们的主意。世界上希望我们好起来的人很多,想整我们的人也有的是。我们自己要警惕,放松不得。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

由此,我们将美国和匈奴对比后发现,他们两者虽然都是中国的头号大敌,但我们面临的美国,不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在对中国的威胁上,都要高出匈奴一个级别。

而且,武帝可以选择不和匈奴全面对抗,匈奴也不会选择和汉朝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却无法选择不与美国交手,美国也不会放弃遏制颠覆中国的战略。

不管是实力上,还是对中国的威胁度上,美国都高出匈奴一个级别。

某人要走的路,比汉武帝还艰难啊……


4、武帝最大的优势

如此一看,武帝真是比某人幸运的多了。武帝一接手,国内经济好,削藩大功告成,面对的匈奴和后世的美国又不是一个级别,武帝真是幸运。

某人想和武帝一般北伐匈奴,就必须先做到国民经济的好转,和削藩大业的成功,经济是国力的基础,攘外又必先安内,可以说,武帝的人生副本是冒险级,而某人的人生副本,却是地狱级。

然而,武帝比较某人最大的优势,不是经济好,不是削藩成,不是对手弱,而是两个字——

武帝在局势大好情况下,北伐匈奴,建立丰功伟业,所用时间的任期,是多久?

答:武帝在位,54年!

某人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要挑战美国,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用时间的任期,是多久?

答曰:54年的一半都没有可能!

打个关于游戏的比喻就知道了。

好像玩游戏刷副本一样,武帝一身好装备,刷副本又轻松,怪血量少防御低,副本通关时间要求为54年。

某人副本却是地狱级,一身垃圾装备,全靠边打怪边捡装备,怪还血量高防御高,通关时间要求却十分紧迫。

你觉得这样比较下,对谁的操作技术要求更高?

为什么某人要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这里放段《雍正皇帝》里的台词吧:

雍正:“当初登极不久,张廷玉曾和朕说过,他说朕和圣祖有三不能比。圣祖是幼年御极,在位的时间很长,朕是盛年登基的,享国就不能同圣祖一样久远。”

于是我们看到,自诩“以勤先天下”的雍正,在他当政的12年的日子里,不巡幸,不游猎,日理政事,终年不息。

于是我们看到,雍正在有的奏折上的亲笔批语,竟有1000多字。

于是我们看到,二月河如此评价雍正:“康熙、唐太宗,还有秦始皇这些勤政君主,没一个比得上他的。”

于是我们看到,在位仅12年8个月的雍正,所做出的改革措施,比他父亲康熙61年皇帝所做出的改革还要多。

雍正彼时彼景,恰如此时此景。

某人很喜欢的一句现代诗,表达了他的心境:

胜利不会向我走来,我必须自己走向胜利!

岱岱于羞县时赋诗曰:


享国无多人莫哀,振衣直上封禅台。


万年太久争朝夕,汉唐盛世指日来。


春晚封禅


5、最后的不一样

和汉朝相比,经济发展的不一样,我们用力补发展,削藩态势的不一样,我们努力强中央,美国匈奴的不一样,我们提高警惕砥砺前行,任期的不一样,我们可以“振衣直上封禅台”,这些汉武时代比我条件好的地方,我们努力,就可以做到一样,然而,汉武时代却有一种情况,是我们极不愿意重现的。

汉武帝刘彻,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大兴土木,不仅把文景留下的家底折腾完,还给天下苍生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为了筹集钱财,汉武实行国进民退,将盐铁等收归国有,然而国有经营效率极低,价格更高,质量粗劣,而且还摊派指标,强买强卖,这引起了民间广泛的愤慨,史料记载:

“盐铁贾贵,百姓不便,贫民或木耕手耨,土梗啖食。”

因为武帝的国进民退,百姓退化到用木头耕地、用手除草、吃带咸味的土和草梗的程度。

同样为了筹集钱财,汉武实行新的货币政策,想通过滥发货币从民间大规模购买物资,来填补财政亏空。但民众不是傻子,新的货币“白金三品”在防伪上没有技术含量,一时间,“吏民之盗铸白金者不可胜数”,酿成了西汉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货币危机。据《史记》载,因武帝的严厉打击,有至少两百万盗铸者被投入了监狱,整个国家的货币秩序都崩溃掉了。

武帝时代总人口估计在3000万-4000万之间,200万人被投入监狱,也就是说20个人中有一个人就在坐牢,史书记载“犯法者众,吏不能尽诛”——这是不折不扣的白色恐怖。

白金三品没能搜刮到钱,武帝就用“算缗告缗”,要非农业收入的家庭向政府纳税。并鼓励民众向政府举报周围其他人隐匿的资产,举报成功后,被举报者资产全部没收,没收之半奖赏给举报人。随后,一场持续四年之久的全民告密运动就开始了。据《史记》载,这场运动带来的后果是:商人、中产之家几乎全都遭到举报,全都破了产;新民风出现,民众仅满足于吃喝,再无用心经营、积累财富的欲望;官府盐铁缗钱丰饶,多到用不完。

“算缗告缗”可以说是古代中国最严重的一次打压商人运动,汉武帝几乎毁灭整个国家的商人和中产阶级。

如果汉武帝的暴政,都是为了讨平匈奴,是一心为公,那还好说,可是汉武帝搜刮民间财富,却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

仅仅举一个例子,史料记载,汉武帝曾广招四方美色,充盈后宫。因后宫佳丽太多,一时住宿紧张,于是在太初元年便修建了“建章宫”。“建章宫”宫长有三十里,千门万户,每个房间容置一个美女,第一批入驻“建章宫”的来自燕、赵两地的美女就有二千多人,当时各宫中供养的美女共计在一万八千人之多。

对民间如此敲骨吸髓,却用来大兴土木,后世的黄宗羲说的好:“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

汉武帝虽然有攘除四夷奠定千年制度基础之功,然而他的暴政导致了汉朝人民的极端困苦,在他的统治时期,天下虚耗,汉朝人口锐减一半,百姓流离,以至于人民相食,汉武帝的这些暴政,是清清楚楚的写在史书上的!

以至于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将刘彻评价为“第二个秦始皇”:

孝武帝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资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

武帝时代,20分之一的人在坐牢,全部的中产阶级已破产,人口锐减一半,百姓流离失所,人竟相食!

你还想活在武帝时代吗!?

你还期望某人是汉武帝吗?

汉武帝的功摆在那里, 汉武帝的过也摆在那里,我们呼唤新时代的汉武帝,不是那个穷奢极欲的汉武帝,而是那个威服四夷的汉武帝,我们呼唤新时代的汉武帝,不是那个横征暴敛的汉武帝,而是那个打压权贵的汉武帝,我们呼唤新时代的汉武帝,不是那个迷信鬼神的汉武帝,而是那个敢于担当的汉武帝。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


“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相信他,不会是汉武帝。


三、小结

文章有点长,但层次很分明。

第一部分,从政治,国际等方面,点出天朝和汉初的种种相似,特别是新时代和武帝时代的相似。

第二部分,从经济对比、削藩对比和美国匈奴对比中,点出新时代和武帝时代的不一样,这方面条件,武帝比我们更优越。

第三部分,从武帝暴政方面出发,提出我们对新时代的期望。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得出,某人之强敌,强于武帝,某人之困难,难于武帝,而某人更不能重蹈武帝暴政之覆辙,这些无异都对某人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汉武帝崇高的历史地位不言而喻,而和武帝相比,更身处逆境面对强敌的某某,如果真的实现了中华的复兴,那么他的历史地位,将毫无疑问的超越汉武。

是的,超越汉武,毫无疑问。

我们真的在见证历史。

哲人说:“没有英雄的国家,是不幸的。”

我们不得不认识的是,中国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封建历史的国家,人治社会年久月深,国人“明君”思想深厚,“明君思想”或者说强人政治在中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因其能唤醒民众凝聚民心,因此在实践上,强人政治也有着很高的可行性。

然而,哲人也说:“需要英雄的国家,是不幸的。”

同时我们不得不认清的是,一个理性公平的社会,是不需要英雄的,只有在失常的国家,人民才将希望寄托在英雄身上,庄子曰“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即是此意。

现在是21世纪,时代已经不同,“强人政治”虽然一定程度上能促进国家发展,然而稳定高效的制度,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千年强大兴盛之基。

因此,在某人走向神坛之刻,某人能否打碎神坛,是一个很值得思量的问题。


历史虽然惊人的相似,但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某某与汉武相比,面临着更严峻的国内外局势,承担着更重的历史责任,需要更高明的政治智慧,我们简单的把某人比喻成汉武帝,请问这是高看他呢,还是小看他呢?

是的,把他看成汉武帝——

这是高看他呢?


还是小看他呢?

他,不会是汉武帝

因为他要——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4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他,是汉武帝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