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邪不压正:我不是你爸爸,你得找个自己的儿子

《邪不压正》到底是不是个好电影,我也说不出来,但有一段我喜欢。


蓝青峰和朱潜龙对着朱家太祖爷的鞋拔子脸画像叩拜,然后一块喝酒吹牛,谈到写日记的事情,大肆嘲讽写日记的蒋校长。


“正经人谁他妈写日记?你写日记吗?”

“我不写,谁他妈把心里话写日记上?”

“日记都他妈是写给别人看的。”

“下贱!”



大夏天在南京城看电影,看到这样的段子,比吃了冰镇西瓜还痛快。正经人谁他妈写日记?这世上有的是堂堂正正的表达方法,只有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才会神神叨叨自己说话自己听,真的猛士,就算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需要写日记,人家坦坦荡荡让后人评说,你看那女皇帝武则天,直接立个无字碑,随便你们怎么评价老娘,老娘不在乎。


只有那些弱者和怂货,不敢公开辩论,不敢著书立说,才会扭扭捏捏写个日记,假装说给自己听,其实满篇都是甩锅和推卸责任,不是我无能啊,我是英明神武的啊,是你们这群猪队友误了我啊。


邪不压正中起初的李天然,也有这个毛病,不自信,所以总想找个人吐露心声,说自己不是不想报仇,只是要听爸爸的,要等时机。你想想,七七事变之前的蒋介石,乃至于西安事变之前的蒋介石,是不是这副嘴脸?总觉得时机还不好,总觉得私仇还没报,攘外必先安内,总想着英美列强能够“调停”,总指望着爸爸们的神机妙算,日本人都在北平城下军事演习了,他还觉得时机不合适。



姜文这人,一向我行我素,你说他拍的好,他未必理你,你说他拍得烂,他依旧笑嘻嘻,反正太阳照常升起。


有人曾经采访他,问:“你为啥喜欢看《毛选》”。他说,《毛选》他老人家说人话啊,透彻,不绕弯弯,说人话,比如开篇一句:“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你看,多他妈透彻。


还有人问他,如果你拍的电影给毛主席看,他会喜欢看吗?姜文哈哈大笑,说“他肯定喜欢看”。如果他不喜欢看呢?姜文说:“那就是他错了”。


姜文喜欢毛选的透彻,但他却不能学毛选那样说话,他那些“不好看”的电影,大多都“不说人话”,各种隐喻和段子,聪明得过了头,从艺术的角度看,这些都是失败的作品,


从《让子弹飞》到《邪不压正》,你可以看出,姜文是一个精英主义的人,他理解被压迫者,支持被压迫者的反抗,但却不同情被压迫者,所以我们看到了让子弹飞中懦弱、首鼠两端的群众,所以我们看到了《邪不压正》中一开始犹豫不决、懦弱自卑的李天然。



什么是邪?什么是正?这是个话语权的问题。失败者就是邪,成功者就是正,既得利益者是万众敬仰大英雄,失败者就是万人唾骂一条狗。朱潜龙是个狗日的汉奸,欺师灭祖,草菅人命,勾结鬼子,贩卖鸦片,然而他在北平城是人人景仰的好汉警察局长,是正义的化身,是忠臣孝子好徒弟,他给师父立了个不朽的雕像,年年祭拜,徒子徒孙漫山遍野,而无辜的李天然,却被雕刻成了一条狗,跪在师父的雕像前,任万人唾骂,在大家看来,李天然才是个欺师灭祖狗杂种。


荒谬吗?荒谬!然而历史上有太多这样的荒谬,许多英雄被刻在纪念碑上,成为不朽的图腾,但后来人却扭曲了英雄的本意,庸俗化了英雄的努力。而那些以英雄正统继承人自居的,八九都是英雄的敌人,而真正的继承人,都被钉上了耻辱柱,活得连狗都不如。


电影和原著其实是有所不同的,原著的名字叫做《侠隐》,原著张北海在1996年的一本武侠小说,充满了老北平的味道,全书满满都是“天棚、凉亭、金鱼缸”,“先生、肥狗、胖丫头”之类的市井段子。


李天然的美国爸爸不叫亨德勒,叫马凯,是个文雅的美国“老北京”,李天然的职业也不是医生,而是一家报纸的编辑,蓝青峰没有电影中这么老谋深算、手段残忍,朱潜龙也和交际花唐小姐没啥关系,关巧红没电影中这么大本事,只是一个温柔而又热烈的年轻貌美小寡妇。小说就是一本传统侠义小说,李天然在小说中有四个女人,关巧红、蓝兰、唐小姐、和美国姑娘玛姬,相当于张无忌四美同舟,最后他选择了最传统的中国女人关巧红。


电影中的李天然更单纯、鲁莽、懵懂,充满年轻人的一切毛病和美好,而电影中的朱潜龙比原著中的形象更丰满,更有血有肉,特别是胸口纹着朱重八的头像,一边压着唐小姐一边打电话的时候,整一个疯狂自恋的大变态。杀人不眨眼,控制欲极强,极度惜命,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野心和欲望的味道。




有一点小说和原著是一致的,那就是李天然的成长,从一个执着于用传统方法报仇的江湖人士,进化成了一位置身于抗日大洪流中的爱国者。在电影里面,我们看到了在时代大洪流中,棋子的力量,历史是由千万个偶然推动的。革命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复仇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不要等,不要依赖他人。但最终,你要看到大环境的变化,日本人打进了北平城,你不可能独善其身,龟缩在你的江湖之中,你必须做出选择。所以,李天然掩护了张将军,这位张将军,在历史鼎鼎大名,就是那位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的张自忠将军。


其实在张将军殉国之前,中国还牺牲了佟麟阁、赵登禹两位将军,世界发生了变化,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你个人的私仇,早已不是你个人的事情,小说中蓝青峰是一个爱国者,他的儿子加入了国民党空军,牺牲在淞沪的空战中。小说中,李天然的复仇,靠的不是江湖的约战,靠的不是师门的武学,而是蓝青峰的谋划,和两颗子弹。



姜文不管这些,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拍电影,把一切都推倒重来,都拍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李天然可以在唐小姐的屁股上盖章,朱潜龙可以把朱家太祖的头像纹在胸口,蓝青峰可以阴险恶毒,试图拉拢朱潜龙而出卖自己的义子,更能把亨德勒大夫推下城墙,关巧红更能成为一位施剑翘那样的传奇女侠,自己去报自己的仇。



原著中有句话,叫做“报仇,就要解饥又解渴”,非常痛快,想必姜文最喜欢这句话,给了大家一个解饥又解渴的结局,一番荒诞而又激烈的搏杀,李天然刀劈日本人,枪杀师兄,留下李天然三个大字。而机关算尽走投无路的蓝青峰,却靠着一个棋子解决了问题。


最后被拔了满嘴牙的姜文(蓝青峰}含糊不清地说:“我不是你爸爸,不要到处认爸爸,你该有自己的儿子了”!这是啥意思?意思是,你得靠自己,你得自个人走下去,你得找到你自己的革命继承人。


讲实在的,这不是一部好电影,比《让子弹飞》差远了,让子弹飞简直是天赐之作,完全超越了原著《盗官记》,虽然姜文通篇卖弄他的聪明,但卖得天衣无缝恰到好处,他表达了自己的价值观之后,还讲出了一个有头有尾精彩绝伦的故事,正如他说的——“站着把钱挣了”。



这一部邪不压正,他也把他想说的话都说了,不管是不是人话,以至于故事就弱了,有点火急火燎,支离破碎,以至于普通观众只把注意力放在他的那些抖机灵和小聪明上,以至于许多天后,大家只只记得彭于晏肌肉饱满的肉体,唐小姐丰腴妩媚的色气,以及被拔了牙齿的姜文满嘴的胡话。


但是,他想说的都说了,邪不压正,那是掌握话语权的人说的,失败者,就是一条狗,报仇这种私人的事 ,不能等,你不是等,你就是怕,不要叫我爸爸,你该有自己的儿子......


你们注意到没有,最后李天然跳到屋顶,撩起他的中式长袍,那发型,那姿势,像谁?就差没给他手里塞一把雨伞了!



我们用姜文的打油词儿结尾吧:



云飞风起,莫非是、五柳捎来消息?一代人来,一代去,太阳照常升起。浪子佳人,帝王将相,去得全无迹。青山妩媚,只残留几台剧。


而今我辈狂歌,不要装乖,不要吹牛逼。敢驾闲云,捉野鹤,携武陵人吹笛。我恋春光,春光诱我,诱我尝仙色。风流如是,管他今夕何夕。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7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邪不压正:我不是你爸爸,你得找个自己的儿子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