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邓铂鋆:假如我是“赵总”——格列宁与疫苗的躺赚逻辑

通过包括“飞行检查”在内的一系列严加监管,2018年1-5月,我国各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共查处并公布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行政处罚案件19723件(药品13751件、医疗器械3287件、化妆品2679件,既有药品又有医疗器械6件)。其中,通过企业内部知情的良心员工向钦差御使老爷鸣冤告状的历史路径依赖,我国近期曝光了几起涉及疫苗生产的重大案件。



没有新闻


这个周末,朋友圈被长春、武汉的两大疫苗生产企业惊爆出的丑闻刷屏了。具体内容不再赘述。


相信各种抨击,情绪的刷屏文章大家都已经看了很多了。舆论在愤怒之余,也产生了些过度的恐慌情绪。涉及孩子健康问题,没法不让人担心。不过,这类丑闻曝光出来的时候往往已经时过境迁。所有暴露出来的“问题疫苗”的生产时间距今都至少一年以上。早在2018年2月,现在朋友圈里热议的那位“麤奶粉局长”就已经解除了分管疫苗工作的职位。医药行业揭露的丑闻都有这类特点。比如说《焦点访谈》曝光的“毒胶囊”,看产品批号,毒胶囊在曝光的时候早就由市场消化掉了。还比如说《焦点访谈》曝光的上海、长沙知名医院医生收受药物回扣,曝光距离事发有数月之久。这些丑闻曝光的时候,市面上已经没有痕迹了。虽然很值得吐槽,但事情就是这样。


还有用到涉案疫苗的朋友如果不放心,可以带孩子去医疗机构检测抗体,如果发现未产生抗体可以及时采取补救措施。本次假疫苗事件,实际上是涉事长春“长生生物”,按照规定需要使用小型发酵罐生产的疫苗,他们为了压缩成本和扩大产量使用了大型发酵罐。按医药标准来说,不符合生产流程工艺就是假药,但是由于医药,尤其是疫苗生产的性质,他们这个“假药”虽然不符合生产流程工艺规定,但理论上确实还能起到效果。“虽然偷工减料,但是仍有药效”。最近热烈探讨的“药神”仿制药,其实就是这个逻辑下诞生的产物。所以这里建议涉及涉案疫苗的朋友一定不要恐慌,要冷静应对,除了可去带孩子去医疗机构检测抗体之外,还可以关注事件后期有关部门和涉事企业事后会否发公告要求接种了不合格疫苗的居民补种疫苗。总之,如果因为过度恐慌导致相信疫苗无用论之类的言论,受害的只能是自己。



假如我是赵总



既然没有新闻,笔者选择在这个周末消遣一下,跟着家母去观看理财公司组织的《我不是药神》包场。然后借着电影再跟大家讨论一下高药价问题。


说起理财公司,我妈买的这个理财利率高达9.98%。听到这个消息,笔者脑海中闪出郭树清同志音容宛在:“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于是,笔者决定跟着亲妈参加理财公司的活动,毕竟理财公司这么盛情,不好拒绝。他们前几天还邀请我妈参加外出考察团,承诺为客户支付考察团的一切费用,帮助客户深入了解公司一百万门槛的私募基金和避暑消夏的山东海景房。


放映前播出了理财公司的广告


片子放映完了,理财公司搞活动。理财经理站在影院大银幕前,提问:“你们要是剧中人物,你们该怎么办”?理财公司的主旨是说“多增加现金流,什么病都不怕”。一个个叫起来发言的客户能说会道,比剧中“张院士”请的大妈还会讲。我心想,我要是《我不是药神》里的“赵总”,我绝不能像剧中的赵总那么蠢。


我要是赵总,我高薪雇佣张长林和谭卓,天天组织病友造势,说老百姓吃不起药,没命可活。“看完公众号的这篇推送文章您只用了N秒钟,转发朋友圈你就可以帮助更多的病友!”学习友商经验,先造势农村学校需要正规校车,再递交提案告诉大家我才是正规校车,国家应当公款来买,把“校车”替换成“格列宁”。病人天天来围诺瓦公司我也不怕,为了保持热度,我请病友吃加鸡腿的盒饭。适时,我推出慈善赠药计划,买三盒送九盒。有多少病人能享受到不管,公司的社会使命完成了。(“格列宁”“诺瓦”均为影片中名称)



我赵总把宋神父往外一推,“V〇A”、“柿油亚洲”、“大寂圆”一采访,“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汝教友吾养之”,搞不好还能帮宋神父弄个国际人权奖,地位比肩河南的那位高老教授。


我教程勇利用吕受益干脏活,反正现实中不敢像剧中那样把一群病人抓去审问。万一居剧中的大妈控诉“我吃了三年,房子没有了,家庭拖垮了……”的时候突然内出血死了(在白血病患者当中是常有的),这要丢多少乌纱帽啊?


吕受益为了保命走私药物既没把柄又有爆点。就算法院判他有罪也是监外执行,不然送个随时有生命危险的重疾患者去监狱享受犯人的公费医疗,典狱长会去法院门口叉腰骂街。平常凡是在造势活动中出场站桩的病友,我诺瓦公司通通入选慈善赠药计划。


不就是被社会骂“为富不仁”么?舍得不要脸,产品早入医保目录十年。我赵总把国内市场占领了,国内即便有了更便宜的仿制药,已经形成的用药习惯要改还是需要时间的。国际名厂——伟哥厂的某款降压药,国产仿制品是伟哥厂原款价格的三分之一,这不还有大票的病人点名要进口货嘛。前提是我们诺瓦别像“SGK公司”那样被朝廷宰了……当然,我要是赵总,我跟亲爸爸解释啊,我这不是为了帮助更多病人得到好药么,我爸爸肯定理解我啊,这能有啥风险。嗯,再请人以吕受益为原型拍一部电影……“老吕,你来演自己,盒饭里的鸡腿按照你来诺瓦公司参加抗议活动时的标准加”。



“宋神父”的角色在《我不是药神》中指责假药贩子有罪。其实,全片当中罪恶最深的就是卖真药的赵总,他犯下了蠢罪。格列宁这么好的药,因为他的愚蠢和自大,迟迟不能进入医保,少造福了多少病友啊!这都是人命啊!我看这个赵总的家风不行,我要是赵总,豁出去犯错误,也要想办法帮助病友用上好药啊!行贿国家公职人员……啊不,销售公关工作交给张长林、程勇他们处理。事后论功行赏,我赵总拿出某省某市的格列宁代理权,“张总、勇哥你们分,这可是躺着赚钱的合法买卖”。


电影说到底还是电影,现实中的“赵总"们是不会像电影里一样傻白甜的。



何来“躺赚”?



为什么说药品生意是“躺赚”呢?2005年以前,我们国家的“格列宁”是全世界卖价最高的“格列宁”,比韩国高一倍有余。后来,美国的格列宁涨价了,“第一”这才拱手让出。当然,现在为了“格列宁”进医保,在一揽子谈判中药价进一步下调到了一万余元。毕竟原研药的专利保护期已经过了,必须先下手为强争夺市场占有率。“诺瓦公司”这样的医药巨头在哪国卖原研药 ,都讲“我们是原研药,研发成本几十亿美元”,为什么偏偏在并不富裕的中国卖的最贵?企业、有关职能部门、药品流通体系中层层级级的代理公司、医院和医生,都在有意无意的促成药价虚高,谋取利益。


然后,绝症病人们因为负担不起高药价哭哭啼啼。坐视药价虚高的有关职能部门当了一把善人老爷,世界上价格最虚高的药物进医保了,全体纳税人买单。老百姓被人调动着情绪了一把,然而赚大钱的是谁啊?大家都知道盯着药物回扣看,药物回扣是点多面广“撒胡椒面”,利益集中的那几个“点”有谁看见?《我不是药神》中,“张长林”愿意花一百万从“程勇”那里收购药品销售渠道。现实中的药品流通渠道是正规的商品经济活动,不像“程勇”那样靠病友之间口耳相传,只要打通环节,就能对接医院和医保。



从“格列宁”到“长生生物”


公众号“招财大牛猫”在文章《钱挣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害人》中提出,接连发生狂犬病、百白破疫苗质量丑闻的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公司的25个销售人员,人均销售费用2330万元。长生生物的销售费用是另一家业内公司的47倍。长生生物涉案的“百白破”疫苗是卖给国家防疫部门用于儿童强制免疫接种的免费疫苗,出售价仅为几元钱一支,笔者相信这样廉价的、国家包销的产品,肯定不会给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送回扣。


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家属院附近的一位居民展示自家宝宝接种“问题疫苗”的记录


近水楼台先得月


至于涉案的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为什么都卖给了山东省……大概是长生生物在山东省药品采购招标中出价合理。山东人民真倒霉,用国家免费提供的计划免疫疫苗,有可能遇到长生公司。自费购买进口疫苗,可能遇到去年处理的山东非法疫苗案的那类“货串串”。“货串串”供货名义上是进口疫苗,但是不能提供全程冷链,疫苗的效果还是打折扣。


“问题疫苗”大行其道,根源与降不下价的“格列宁”是一至的。



价格虚高的不是药,是销售渠道


围绕“格列宁”展示出的虚高药价现象会传染。印度仿制药使用从我国进口的原料,结果格列宁专利保护期终止后国产的仿制产品卖的比印度的贵。我国很多药物都是如此,就算是搬来《我不是药神》里那位讲商誉的盗版药生产商,估计他也难免入乡随俗。



除了渠道成本,构成药品价格的因素还有许多。说话这阵子,俺们乡下的“呤蝶氨甲”(化名)又断货了。这个药品厂家没赚钱,出厂价很低了。但是病人也没省钱,药还没有了,这是啥情况?除了渠道造成的虚高,还有许可证造成的虚高。一些原料生产商拿着许可证,可以漫天要价,于是下游环节的厂商就没利润了。


国内的药品原料商既帮助印度友商制造出了比国产仿制货还便宜的“格列宁”,还让我国成为了输出癌症风险的大国。近日,包括欧盟在内的22个国家和地区正在忙着召回各种控制高血压和预防心力衰竭的常用药物。因为很多这些药物都使用了被高致癌物质NDMA污染的我国产缬沙坦Valsartan原料药。周一,股市医药版块会很惨淡的。


我们的一些商人好像没有《药神》里那位印度企业家有良心,偶尔还比不上剧中的张长林。我们的药价管理也很有趣,一方面贵的药价降不下来,另一方面便宜药价的维持不了生产。如果我们的身份是“赵总”之流,日子过的倒是蛮开心。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7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邓铂鋆:假如我是“赵总”——格列宁与疫苗的躺赚逻辑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