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是谁摧毁了人们的信任?

80后的手臂上,往往会有一个小小的疤痕,圆圆地凹陷下去,长大后没事总会摸摸这里,感觉很好玩。


其实,这是小时候接种卡介苗留下的疤痕,这是预防结核病的疫苗,我们那时候的所有小朋友强制接种,卡介苗的接种是皮内注射,接种过卡介苗之后,疫苗中的减毒细菌会引起局部化脓结疤,这是正常的免疫反应。


我们小时候,会被学校的老师带领着,排队接种各种各样的疫苗,我曾记得有一种红色的疫苗药水,打得同学们哭爹喊娘,我算是比较能够忍痛的小孩,依旧被打得哇哇大叫,那是一种奇妙的胀痛,又酸又痛,疼得你一个星期手臂都举不起来,还有些坏同学,下课打闹的时候,忽然一拳就捶在你打过疫苗的上臂肌肉上,疼的你眼冒金星。



后来等我30多岁了,被自家养的狗咬了,紧张兮兮去打疫苗,花了两百多块钱,看到医生从冰柜里小心翼翼取出冷藏的疫苗,一针又戳在我手臂上,嗯,就是这个味儿,疼的我龇牙咧嘴。我这才晓得,原来小时候疼死我的,就是这个狂犬疫苗。


小时候,也听长辈说,中国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活下去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在1949年之前,一个小孩子生下来,能够活到成年,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疟疾、血吸虫病、大脖子病、肝炎、天花.、肺结核.....等传染病曾在神州大地上到处肆虐,能够健健康康过完一生,真的不容易。上一辈的农村老人,很多人脸上都留有坑坑洼洼的“麻子”,那就是天花“出痘”留下的“遗迹”。然而你看这几代的中青年人,还会有这些情况吗?


共产党和新中国的医疗卫生体系,在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付出了极大的牺牲,做出了功盖千秋的贡献。中共执政后,把消灭传染病当成重大战役,一个一个病来消灭!乃止十几年后,很多今天还在国外流行的传染病竟在当年那个一穷二白的中国大陆绝迹!肺结核、疟疾、天花、血吸虫病....各种性病,一个一个被消灭。在七十年代,就上百万名“赤脚医生”深入农村,成立合作医疗,给人们免费接种疫苗,治疗疾病,消灭传染病。1958年的时候,肆虐中国2000年的血吸虫病在重疫区余江被彻底消灭,100万医务人员深入余江,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根绝了血吸虫病。毛泽东主席激动万分,写了一首《送瘟神》的诗,歌颂人民群众团结一心的伟大力量——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1980年之前出身的人们,手臂上往往有两个圆圆的伤疤,除了防治结核病的卡介苗之外,还有一个,是防治天花的牛痘疫苗,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中国进行了3次强制性全民种痘和2次接种行动,5亿多人口共发放了18亿剂牛痘疫苗。而从1963年之后,中国每隔6年仍然要普种一次天花疫苗,直到1981年,中国彻底扑灭了天花这一传染病。


在中国,医疗是为全民服务的,这是公共卫生事业,所以历史上的中共竭尽全力,把这一切当作伟大历史使命去做,才奇迹般地创造了世界医疗卫生史上的奇迹,1949年,中国人均寿命只有不到35岁,是世界上人均寿命最低的国家之一,很多婴儿未能长大就早早夭折;而到了1979年,中国人均寿命已经到了69岁,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的57岁。这实在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成就。



医疗卫生,是事关国家安全的事业,疫苗,是事关中国未来的事业,那种在孩子身上的疫苗,本是一道防火墙,挡住传染病的侵袭,保护他们健康成长。没有孩子,就没有未来。在那些一穷二白的年代,我们没有钱,但我们依然用政治动员和举国之力去消灭传染病,去研制疫苗。不但如此,还自主研制人工结晶牛胰岛素、青蒿素等伟大的医学成果。新中国之所以伟大,医疗卫生就是其中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今天,我们国家发展了,经济繁荣,文化昌盛,市场经济稳步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我们不缺钱了。但在这个时候,却发生了狂犬疫苗造假的事件,吉林长春长生生物这家医药公司,却在狂犬疫苗的生产记录上做了手脚,引发了全民的恐慌,很多父母都在愤怒而焦急地质问:“我们的孩子到底接种了什么?”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称,近期查获一批生产记录造假的狂犬疫苗,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紧接着,其公司子公司长春长生日前又因“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简称“百白破”)检验不符合规定,遭到吉林省药监局行政处罚。


7月2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通报,经查明,长春长生公司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国家药监局已责令企业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国家药监局会同吉林省局已对企业立案调查,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7月23日下午15时,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同时间,谣言四起,各种反智的言论也此起彼伏,甚至有些浑水摸鱼的公众号,喊出了“疫苗无用,损害健康”的口号。这不只是医疗事件,还是一次严重的信任危机,无论你怎么科普,告诉大家长生的疫苗只是劣质疫苗,不会伤害人体,大家都不会相信你了。



事件的后续发酵非常可怕,人们开始大规模质疑接种疫苗的意义,甚至有人直接把提高医疗卫生水平的方案,直接带到了“私有化”和“市场化”上,甚至有人认为接种疫苗只是敛财手段,而不是为了防治传染病。


美国历史上,曾经三次出现过大规模的疫苗事件,第一次是1955年卡特实验室的脊髓灰质疫苗病毒灭活不彻底,导致了4万人被感染,最终让164人瘫痪,5人死亡,人们开始恐惧接种疫苗;第二次是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部分人在接种百日破疫苗产生不良反应后,抗议要求药企赔偿,从而导致了疫苗生产企业退出市场,而这加重了美国家庭对于疫苗接种的不信任,美国百日破的发病率居然出现了回升;第三次是1998年,一个叫做安德鲁的医生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论文说“接种MMR疫苗的12个儿童,9个患了自闭症”,从而得出结论,接种MMR疫苗,会让孩子患上自闭症。虽然在后来,英国、日本、美国的医学研究都表明,安德鲁的测试纯属无中生有,300万的测试标本表明,自闭症和疫苗接种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安德鲁也在2008年被吊销了行医执照。




但安德鲁这个“民科”却赢得了广大家长们的支持和欢迎,人们把对政府和大企业疫苗的不信任,转嫁到整个公共医疗体系中去了。至今在欧洲和北美,也有大把的家长认为疫苗接种纯属政府和资本家的骗局,而那些心怀不轨之徒,更是利用民众的恐慌和不信任,诋毁公共医疗和生物工程,鼓吹他们的伪科学和宗教神秘学,甚至有人乘机推广他们的有机食品和反转基因。


人们也因无知和反智遭到了新一轮传染病的侵袭,2000年的时候,由于疫苗的广泛使用,美国已经消灭了麻疹,然而,因为对疫苗的不信任,众多美国家庭开始抵制麻疹疫苗,这导致在2016年,麻疹又回来了,近15年间,美国一共发生了1416例麻疹,其中有804名患者从未接种过疫苗。所以,疫苗事故只不过是个引子,有可能带来的是更严重的医疗防疫信任危机,和更可怕的未来!


恐慌和疑问就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人们的理性思维,以至于大家都放弃了思考,只顾着发出自己的声音,被很多浑水摸鱼的人带了节奏,甚至高喊着“不用国产疫苗”,却忽略了,中国百白破问题疫苗事件,共有8批不合格的疫苗,其中2批是国产的,剩下的6批全是进口的法国赛诺菲巴斯德生产的疫苗。



但人们恐慌的根源是什么?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就是那些利欲熏心,为了利益不惜出卖良知,置中国未来于不顾的硕鼠巨贼!是他们毁掉了人们对国家医疗防疫的信任,毁掉了我们的公信力。


长生生物科技公司,是中国自营疫苗规模最大的民企,它的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都是一个人——生物医药业唯一的女性CEO高俊芳


长春长生的前身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一家国有生物科技公司,而高俊芳,是国企的财务处长。1995年,长春高新以国企的身份获取了疫苗生产资质,开始生产狂犬疫苗,这就是高俊芳神话的开始。


2003年,长春高新董事会决议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长春长生股权,高俊芳玩了一手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运作,她让韩刚君——一个江西省卫生防疫站的一名普通员工,从兜里掏出1932万元巨款买入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一跃成为长春长生的第二大股东。没过多久,韩刚君就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了高俊芳,这时的高俊芳摇身一变,成为了长生生物的绝对控制人。同年,她又通过另一个男人杜伟民,让他用43.70万元从长生所拿下了长春长生0.68%的股权,兜兜转转几次倒手后,股权全部给了自己丈夫张友奎。长春长生十多年间,期间经历19次股权转让以及2次增资,从国企变成了高俊芳个人的商业帝国。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些企业家的创业神话司空见惯,一个人吃掉国企也并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事情。


高俊芳也一跃成为了著名女企业家,2014年长春长生净利润是2.08亿元,是2002年的10倍。2017年,高俊芳家族资产已经破了50亿!


高俊芳家族掌握着中国6款疫苗产品,其中狂犬疫苗和水痘疫苗已经位居国内第二位。仅去年一年,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签发数量高达355万人份,而2018年长生生物的销售毛利更是高达惊人的91.59%。在疫苗相关上市企业中,长生生物以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比贵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还高。


看了这位高董事长的创业史,大家还会认为“私有化”、“市场化”可以解决中国医疗防疫的问题吗?高俊芳正是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典型案例,正是当年侵吞国有资产的“资本英雄”,那么,请问“充分的竞争、自由的市场”,让这位高董事长良心发现了吗?


当下,中国有14中疫苗是免费的,其中包括卡介苗、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日破疫苗、白破疫苗、麻风疫苗、脑膜炎疫苗、乙脑疫苗、甲肝疫苗等。



卫生防疫本不是应该拿来盈利的事业,更不是拿来为某些人牟利的事业,如果这些有关国家命脉和未来的卫生防疫事业,完全交给自由市场和资本,结果将会是什么样?高俊芳的长生生物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们需要的是彻底地问责,严格地监督,那些拿国家未来、孩子健康牟利的硕鼠,那些摧毁民众信任的蟊贼,必须为他们的贪婪和傲慢付出代价。


而我们普通人,要擦亮眼睛,充实头脑,相信科学,相信我们的国家和政府,相信中华民族的未来。科学和理性,公平和正义,终究不会让我们失望。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8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是谁摧毁了人们的信任?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