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方镇恶:再看汤兰兰案——嗜血而“神圣”的“无冕之王”们

一、黑色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是黑暗的:十年前,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女怀孕了。

比怀孕更黑暗的是:她是因为性侵而怀孕。

比性侵更黑暗的是:她从六岁起就被一群成年人持续侵犯。

比被持续侵犯更黑暗的是:这群侵犯她的成年人,竟是她的亲人和邻居。

比被亲人邻居持续侵犯更黑暗的是:这些人是有组织的在实施群体性侵。

可以想象的是,在地处偏僻的村庄里,一个未成年的少女,面对这张大网时的窒息和无助。

无法想象的是,从六岁到十四岁,这位少女经历了怎样的折磨。

故事的主角是勇敢的:就在得知自己怀孕后,这位少女选择不再沉默。她求助,她报警,她勇敢的站起来,去对抗,去撕破这张吃人的网。

(来自团中央的报道)

故事的过程是漫长的:2008年报警,立案;2010年一审;2012年二审维持原判。十一人,四年,二审,不可谓不细致,不可谓不冗长。

故事的结局是圆满的:作恶者受到惩罚,少女在政府的安排下隐姓埋名,开始新的人生。

 

二、血腥的“神圣”

如果没有后续,一切都会平淡到似乎没发生过。绝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件事,甚至都不知道五大连池是在黑龙江,还是在大连。直到今年2月,一篇《寻找汤兰兰》的报道面世,我们才知道有这么个故事,有这么个女孩。她,叫汤兰兰。

事情从2月份到现在,网上争论热议了近半年。正方和反方,从各自角度出发,不断挖掘细节,进行大胆或合理的推测,加上官媒的跟进,黑色故事的细节不断明晰。孰是孰非各人自有答案,只是这后续满是腥红的血色。


《寻找汤兰兰》一文,像一柄手术刀,把汤兰兰已经愈合的伤口,又剖开来,翻开皮肉,单向展示在聚光灯下。更可怕的是,它还打算直接切开胸腹,大有把女主角五脏六腑掏出来晒一晒的架势。

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位叫王乐的记者,自诩公正的同时,却为何全程用一个当事方的视角进行叙事,将弱势方的汤兰兰置于对立面。

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位叫王乐的记者,自诩客观的同时,却为何用皮里阳秋的暗示,将所有她能了解到的鸡毛蒜皮暗示汤兰兰是诬告者。

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位叫王乐的记者,自诩正义的同时,却为何利用关系,人肉生活已上正轨的汤兰兰,甚至将汤兰兰的户籍资料公开曝光。

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位叫王乐的记者,自诩精英的同时,却为何面对别人的质疑,摆出一副满地打滚,不怕开水的架势:“我就是要报道我想报道的,汤兰兰死活与我何干。”

好了,续集的最后,这位集公正客观正义精英诸多美德于一身的王乐记者,就着汤兰兰的鲜血,吃了一肚子馒头,然后用纸壳做了个高帽,蘸血写上四个大字——“无冕之王”,戴在头上,面对激愤的网友,满脸不屑的喷出一个充满血腥味的饱嗝:“我……是……神……圣……的……”

神圣是什么颜色?我不知道。但如果神圣有颜色,肯定不是王乐同款的腥红。

 

三、若有伤害,必不神圣

我工作十多年,转战过销售、传媒、卫生、政府等好些行业。每个行业的从业者,都认为自己的工作神圣而不可替代。其实原本也是如此,每个职业都是不可替代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你奉公守法,爱岗敬业时,不论你的初衷是为社会添砖加瓦,还是为媳妇买房买包,你都是神圣的。神圣的平等的,没人的神圣比别人更高级。但凡有人真对你说:我天生更神圣。那么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因为她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想用她与你神圣之间的差价,从你这里拿走点什么。

正如那位记者,以及她背后的讼师。她们先给自己抹上一层神圣的外衣,然后以此为借口,对汤兰兰为所欲为,肆意伤害。

他们计划周密,他们谋定后动,他们专业熟练,他们很轻松就把汤兰兰放上自己搭建的神圣祭坛,一边开始血祭,一边高举双手,面向苍天,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啊……神圣如斯!

围观者不淡定了:“可是,你们在伤害汤兰兰。”

“愚蠢,这是神圣!”

“但汤兰兰受伤了,她很痛苦,她也许会死。”

“愚蠢,这是神圣!”

一开始,大家被这祭坛的瑰丽唬住了,只敢低声质疑。但很快,横流的鲜血就让大家醒悟,一个人站出来,两个人站出来,无数人都站出来:“不对,这不是神圣,这是伤害。”

“这是神圣的伤害,这不可避免,汤兰兰就是祭品,为了神圣!”

不对!神圣从来都是柔和,是宽待,是包容;特别对于弱者,是爱护,是怜悯,是善意。不会有给弱小带来伤害的神圣,如果有,那所谓神圣,定是假冒的邪祟,根本无需多言,踹翻那祭台就是。

于是,那记者和那讼师的祭台翻了,善良的网友救护了汤兰兰,也救护了自己。

 

四、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这次事件的意义,早已超出了汤兰兰案件本身。这是自媒体时代,普罗大众对行业资源垄断者的一次反制。

一直以来,舆论的力量都是无穷的,自古已然。半开化时代的暴君出征,都知道要“师出有名”。到传媒学、社会传播学系统化的现代更是如此。

先垄断信息渠道,再高呼“神圣”,然后名正言顺献祭弱者,来换取自己利益的方法,很多人驾轻就熟。为了不受良心谴责,他们通常会告诉自己,我所做的都是神圣的,但自己的收益和给别人的伤害,都是为了神圣必须付出的代价。

自古以来,多少卑劣和伤害,都借神圣之名来施行。

大约是给自己脸上涂抹了太多的神圣的缘故,这位记者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灵魂却飘到九霄云外,俯瞰苍生,一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架势。这也是许多所谓“强者”的心态,以及他们做事的方式。

所以这次汤兰兰事件,触碰到了普罗大众的痛点。一个是对这些人态度的出离愤怒。只是一份职业而已,只是有预谋的一次献祭而已,明明是在伤害他人,却还要把自己装扮成天道?却还要我们匍匐称颂?却还要我们万众一心,同仇敌忾?

一个是对自己的担忧。从事件本身看,这些人真是肆无忌惮。给自己的目的抹上一层神圣保护色,就可以不顾法律,无视程序,就可以直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然后就能随便牺牲一个或者一群弱者。长此以往,这个社会将成为他们为所欲为的狩猎场,每个个体都是他们潜在的猎物。

豆瓣上,一位网友总结了自己的恐惧:

 

                         

所以汤兰兰案的影响很快扩大。那个把汤兰兰当做猎物的王乐,也乐不起来了。愤怒的网友反过来把她人肉个底掉,然后大量的投诉如疾风暴雨。

那些习惯了制造舆论,运用舆论的传统媒体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他们驾轻就熟的传统套路,短时间内变成了普通网友与传统媒体人之间的对峙。

这无疑是中国传媒史上的重要一篇,自媒体时代中,利用舆论献祭他人换利益的玩法变得很危险。你今天献祭他人,明天就能被普罗大众用自媒体反制。

还是老祖宗总结得好——“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既然是做文字工作的,王乐记者应该对这句话非常熟悉,而当这句话应验到自己身上时,对其的理解,是不是又加深了一层呢?

 

五、希望这就是终末

7月27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布,经过5个多月的调查和复查,驳回“汤兰兰案”原审被告人汤继海、万秀玲等人的申诉。

我们来看一组数字:

走遍6个省12个市县、

讯问、接洽、询问144名相关人员、

制作笔录172份,合计40余万字、

210多小时的同步录音录像、

调取书证70份、

咨询8名省内外专家、

仅仅看20年前手写的案卷,就耗费了半个月、

由于案情时间节点复杂,制作了长达6米的案情卷轴、

321页厚厚的再审审查报告。

这是在再次开庭前,合议庭做出的努力。

在这之前,黑龙江地方政府没有屈从在“神圣”之下,顶住压力,没有公开汤兰兰新的身份信息。

再之前,已是实质上孤儿的汤兰兰,自己顽强的活着,一点点洗掉不堪的过往,考上大学,拥有了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没有神圣,如果没有王乐,如果没有王乐们,这或许就是故事的结局。

但可惜还是有王乐,还是有王乐们,他们口颂神圣而来,带着一兜人血馒头而去,沿路迤逦的,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但是,只要活着,就要向前。

伤口愈合也好,再被切开也好,只要活着,就要向前。

王乐们偃旗息鼓也好,卷土重来也好,只要活着,就要向前。

未来一帆风顺也好,未来支离破碎也好,只要活着,就要向前。

只希望,故事的终末,没有恶毒,没有伤害,没有王乐,没有神圣。

最后,引用鲁迅先生遗言第七条:“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59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方镇恶:再看汤兰兰案——嗜血而“神圣”的“无冕之王”们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