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姬轩亦:讲一讲贸易战问题

中美的贸易战,即将进入第二个回合了。近期以来,各种议论有很多,有些是正确的,有些是错误的,有些是帮忙的,有些是有害的。现在就是要把贸易战问题的一些重要的点梳理出来。


有一些议论是亡国论。亡国论是什么观点呢?是说美国不可战胜,美国也不需要战胜,在中美贸易问题上,中国是理亏的,美国是占理的,完全满足美国的条件,贸易冲突就可以停止。我们说,这样的议论是错误的。


还有一些议论是速胜论。速胜论是什么观点呢?是说美国是少爷兵,贸易战打起来,他们吃不住疼,就会妥协,我们说,这样的说法,跟义和团的符水救国有什么区别呢?不能把胜负建立在勇气身上,因为勇气的大小不是孤立的,是和手里的武器和身后的后勤成正比的。



正确的结论是,贸易战必须要打,而且贸易战不会很快胜利。贸易战是持久战,谁能够有长期的社会治理能力和利益协调能力、改革创新能力,谁就能够在贸易战中取得最终的胜利。


亡国论的主要观测对象并不是当前的中国和美国,而是历史上的中国和美国,日本和美国,苏联和美国。亡国论者把希望寄托在美国人对制度的维护上,觉得满足了美国人的要求,中国就能度过危机。满足不了,和美国打贸易战,最后还是要签订广场协议,最后还是度不过危机。我们说,这样的观点,犯了机械论的错误。


机械论是什么错误呢?机械论就是说,历史上的美国能够通过贸易战战胜苏联和日本,现在的美国就能够通过贸易战战胜中国,亡国论者完全不清楚历史上的美国是如何度过1967年以来的工业国危机的,甚至可能连1967年有过全球范围内的工业国危机都不知道。亡国论者也不懂得历史上的美国是如何取代英国,成为第一强国的道理,这不仅仅是机械论的问题,更是唯心论的问题,仿佛美国永远是优胜的。


速胜论是什么错误呢?速胜论就是说,美国已经毫无意外地进入了衰退通道,目前来看,最有可能取代美国的就是中国,因为中国GDP世界第二,工业制造世界第一。那问题就来了,同样在GDP层面逼近美国的日本如何就输掉了呢?或者再举一个例子,美国和西方国家进入收缩通道难道仅有现在一次吗?难道1929年和1967年在速胜论者眼里是不曾存在过的两个年份吗?



既然我们都清楚,亡国论和速胜论都不可取,那么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是持久战。要搞清楚为什么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持久战,就得搞清楚历史上的贸易战意味着什么,而要想搞清楚这一点,缺乏历史唯物主义训练是不行的。



历史上的贸易战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说,是当时的国际贸易体制出了问题,生产力发展了,人口繁衍了,但是国际贸易金融规则的制定者制定出来的规矩,既满足不了本国人民的生活需求,也满足不了外国人民的生活需求,一言以蔽之,国际贸易和金融规则的制定者和维护者已经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这个体制原本的服务对象。


历史上,美国成为第一大工业国,是十九世纪末期,而美国真正和苏联一起成为半个地球的规则制定者,是1945年,美国尝试着做整个地球的规则制定者,是1991年。这就是为什么贸易战是持久战的历史表现。背后的本质是,十九世纪末期的规则制定者,即欧洲老牌列强,是不愿意接纳美国这一第一大工业国成为平等的规则制定者的,是想继续维护旧制度的,是要继续脱离群众下去的,作为当时的第一工业国美国,他既不能通过发动直接的战争去推翻老牌欧洲强国,也不能俯首系颈,甘于屈从一个已经过时了的秩序,这就导致,美国和旧制度的斗争烈度是克制的,斗争周期而长久的。确切地讲,任何不愿意克制的战略,都不是好战略,都是容易被当时的规则制定者拿来做文章的糟糕战略。


那么历史映照出来的现实是什么呢?现实就是,中国经历了六十多年的建设,突飞猛进地成为了一个之前地球上不存在的国家,而旧中国这个在之前的世界上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国家没有了,消失了,被工业化的中国代替了。这就是1949年以来的现实。紧紧抓住这个唯一的现实,就是紧紧维护着历史唯物主义的底线。当前这个工业产值已经世界第一的中国,和历史上挑战英国失败的德国和法国,挑战美国失败的苏联和日本都没有任何的可比性。接下来我们就继续来梳理这四个国家的失败。


德国的失败是因为他没有进行自下而上的资本主义运动,德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完全是上层推动的,是俾斯麦这个有庄园的贵族推动的,在普遍存在着封建军事传统和封建生产关系遗留的德语区,内部市场的潜力非常有限,德国的生产力很容易面对需求不足的问题,这就逼着德国要尽快同已经建立起海洋霸权的英国争夺海外市场,这就导致了德国资本主义健康发展的夭折。


法国的失败是他的确开启了自下而上的资本主义运动,但是这场运动爆发的时间点和持续时间都非常不利于法国自身,法国在王朝末期和现代化运动过程中不断地失去海外市场,等到法国经历了一百年的现代化运动,建立起可以容纳左右派系的政治体制的时候,法国能够控制的海外地区非常偏僻,尤其重要的是,法国即失去了一支强大的海军,陆军也没有强大到可以开辟一条路上的商路。


苏联的失败是因为他在完全没有内部市场可言,自身和东欧国家的人口潜力和地缘位置又完全不如西方国家时,选择了一方面同西方国家进行争霸,一方面同人口最多、市场潜力最大的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错误道路,这种双头鹰式的竞争策略最终减弱了苏联自我改革的弹性,导致苏联晚期的政府已经没有财力和意愿去控制庞大的盟国体系。


日本的失败是因为他一方面过于依赖海外市场,本国土地狭窄,资源贫乏,内部市场的潜力非常有限,一方面在政治上受制于自己主要的竞争对手美国。



作为这四个国家的反面,美国同德国相比时,具备自下而上的资本主义运动,同法国相比时,具备不太需要维持一支强大的陆军的地缘优势,同苏联相比时,美国控制了当时世界上主要的先进工业区,并快速形成了内部的市场和人口优势,同日本相比时,美国国内的弹性更大,能够通过创新形成一个互联网资本集团,并成功带领美国走出制造业危机,通过第三产业的繁荣奠定当前美国的霸权基础。


而同这四个国家相比的中国呢?即具备自下而上的资本主义运动,又因为核武器的因素,导致中国不太需要维持一支庞大的陆军,随着内部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推进,中国已经和世界主要工业区形成稳固的合作体系,同日本相比时,中国国内的互联网经济的发达已经证明中国一直存在更加灵活的经济模式协调系统。


只有这样的比较,才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即中美在国际贸易和金融领域具备持久战的实力,既不会被快速击垮,也不可能快速取胜。


那读者要问——



如何在持久战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呢?


回顾之前的论述,我们分析过,贸易战的本质是,旧有的世界贸易制度和生产力的发展与人口的繁衍进程不相匹配,映射出来的现实是,相对于中国的经济实力,中国在国际规则制定方面的话语权是不成比例的,是需要提升的。


问题是,旧制度的维护者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世界历史不是说,英国发现美国的产值已经世界第一了,就去找美国,说请你制定下一个百年的世界规则,真实的世界不是这样的。真实的世界是,1967年危机爆发以后的美国绝不希望把世界霸主的地位让给日本和苏联,而是通过艰难的斗争,内部的改革,甚至意识形态的转变,激发出了美国主导下一个历史阶段的能力,这种斗争的胜利,是以牺牲掉美国的制造业和中产阶级,牺牲掉美国可能的贸易盈余和政府不欠债的底线为代价的。也就是说,旧制度的维护者宁可把自己变成另一个样子,也不能让后来者居上。


那么面对真实世界这样的规则维护者,正确的斗争应该是什么样的斗争呢?正确的斗争应该是不择手段的,维持几条原则,达成几个目的的斗争。


第一个原则是不主动挑起和卷入战争,尤其是不卷入和老牌强国和人口大国的战争泥潭。


第二个原则是要有比美国还大的国内市场,要有比美国还鼓励竞争和创新的规则体系。这就意味着,对于破坏规则的人的惩罚必须是严厉,公平和不留情面的。杀一人而三军震撼,杀之。赏一人而三军齐心,赏之。杀贵重,赏贵轻。这些老祖宗的方法,让美国人用到中国人前面去了,这是很伤自尊的。我们总是自持历史悠久,政治厚重,问题是,政治的原则,中外古今没有区别,你历史上明白的早,运用的妙,那是祖宗的荣誉,和你自己关系不大。要是让你的竞争者,尤其还是一个根本看不起你的竞争者用了这一套来增强自己,打击你,这种耻辱,我觉得每一个有历史感的中国人都应该记在心里。


第三个原则是要有更加广阔的第三世界的海外市场,记住,是第三世界。是穷人的海外市场。是全球七十亿人里,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在亚非拉,都穷的底儿掉,都被忽视的隐形人的海外市场,他们也要吃饭,他们也想接受教育,他们也想活的像个人样。而这一切,只有下一个阶段的主导国家能做。


第四个原则是要有一套比美国规则更加包容的世界贸易、金融、意识形态规则。英国规则比荷兰规则包容,美国规则比英国规则包容,那么中国规则,就得比美国规则还要包容,还要得人心。


然后,要达到几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让西方世界认识到中国是一个能够延缓他们衰落进程的朋友。我们对于欧洲移民问题,老龄化问题,意识形态问题,各种问题,不能只带着嘲笑的态度。嘲笑会让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少。不是说,欧洲人嘲笑了我们一百年,我们就要嘲笑回去,干大事不是这种态度,这是项羽,就是要把秦国灭掉雪恨,这不是刘邦,刘邦才是下一个伟大时代的开启者。


第二个目的是要让周边国家认识到和中国对着干没有好处,和中国商量着来好处很大,加入中国经济圈好处特别的大,这个任务不容易做,邻里关系最不好搞,需要人力,物力和耐心。孔子学院这样的是不行的。你去人家落后地区推广这些,人家不爱听,你得和人家打成一片,得唱他们的歌,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体系来谈未来。越落后的地方,自尊心越强,把自己的那一套看的越紧,我们一百年前也一样,洋人不屑于这样做,于是有了现在的中国,我们不能摔倒在绊倒过别人的石头上。


第三个目的是要让国内理解贸易战的意义,目前的宣传是不行的,十几个喇叭喊话,各说各的,听谁的?宣传的话,人民听不懂,人民不爱听,一定是宣传的问题,不是人民的问题。你宣传的不好,混淆视听的话才会遍地横行。放不下身段不行,大喇叭喊话不行,不把事情讲透不行。


第四个目的是通过内部改革维护公平,增长放缓的时候,公平就是社会秩序的稳定器,这个做不好,会威胁到中国第一大工业国的国际地位,会威胁到中国发展内部市场,建立现代化治理体系的计划,会威胁到中国通过持久战,最终完成对世界贸易旧制度的改革,迎来全球的中国时代的国家梦想。



那么,怎么用历史唯物主义看问题?


我们要谈一谈方法论。你知道,贸易战代表着新旧秩序的轮替,这还不行。你得知道,有几个秩序,怎么轮替的。


英国不行——美苏共治,这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的转折点就是29年的大萧条。要注意到,后来的胜利者美国,大萧条惨透了,所以不是说,受到冲击严重就会不行,而是看你是怎么处理的。事实上,罗斯福处理的非常好。


美苏共治——苏联解体日本衰退。这是一个阶段。转折点是67年,不要光觉得当时中国出了问题,事实上,全世界主要工业国都出了问题,关键是如何处理的?我们说,中国、法国和美国处理的就不错。67年美国的保守意识形态完蛋,嬉皮士横行,石油国造反,美国人怎么处理的?把这种新的意识形态合理化,用这一套去骗别人。石油国不是造反吗?好,给你钱,让你和钱捆绑,加入利益集团。这一套打完,美国通过干掉本土制造业,一部分石油工业,本土保守意识形态和家庭组织,拥抱新时代,就处理过去了。


苏联呢?苏联什么都没做。他当时处在进攻态势,觉得我社会制度最好,我改个什么?全球挥舞大棒。所以我们说,转折点,你不苟起来,你全球挥舞大棒,你标榜本国经济是例外,没有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把问题掩盖了。美国现在这么干,就是把问题掩盖了,不让矛盾继续发酵,压着,问题是,人口组成变化压得住吗?是通过全球挥舞大棒,树敌于外就能对付的吗?我们说,长期来看,这意味着一个国家开始保守了,进入了退步阶段。



美国独大——下一个主导国家出现,这是一个阶段。持续时间和上两个阶段差不多。转折点是哪一年呢?这个大家都看得出来,08年金融危机以来,整个世界都不好了。再怎么吹发达国家股市翻倍,都盖不住社会问题。你要是一个国家社会出问题了,经济是不是发达,也就没人关心了,包都被抢了,还逛什么罗马巴黎?美国穷白人都火炬游行了,你给他们说希拉里好,他们是傻子吗?不拿出真金白银不行了。


比较这三个阶段,你会发现,斗争是越来越文明的。美苏上位,可能死一地,美国上位,就没死几个人,虽然俄罗斯之后很惨,但总好过打二战。所以呢,不要觉得,到了新旧秩序的轮换期,就会世界大战。你要我说,在发明出针对核武器的武器之前,不会有什么大国战争。


这就更意味着,贸易,金融,意识形态,反恐与恐怖主义,反分裂和分裂主义的这一类的斗争,是主流,是持久的。没有心气儿不行,没有韧劲不行,没有脑子不行,没有良心,也不行。就是中美两国摆开来竞争,谁能赢得未来,在这个过程中谁低调,谁不挥舞大棒,谁社会治理上下功夫,谁敢于挑破矛盾,而不是假装矛盾不存在,不是天天说老子马上世界第一,制度人种宗教就是高贵,谁就有先机。至于夹在中美之间的国家,就像当年,夹在英美之间的,夹在美日之间的,国内生产率就是不行,而且越来越不行的,这些国家,是比较惨的。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总是这两句话。


胜利的要素只有一个,寻找战斗爆发前的先机,并且在战斗的过程中一直相信下去。以及必然会有的——



神学


那一天,帝都大雪。思念着旧制度的唐凤仪迟早要为过时了的优雅而殉难,比起上海的罗曼蒂克来说,帝都是一座恩怨分明的大城。师父的塑像依然耸立,罂粟花在他的脚下开的娇艳。对于这个帝国的青年来说,美国的父亲已经在不断作死中被扔下了城墙,而一直自以为捍卫着青年们的过去的蓝青峰们,也必将迎来自己的末日。因为,继承童年的唯一方式,就是摧毁它。就像继承汉朝的唯一方式,就是干掉所有自称的,汉朝的不成器的继承者们,并且在他们的墓地上修建一座叫做大兴的都城,虽然,许多年后,大兴仍然会被叫做长安,但是这座长安城,和汉代的长安城已经相去甚远了。


广陵散弹过了,罗曼蒂克消亡了。甚至弹奏者的儿子,都为了一个腐朽而精致的幻象而死去了,接下来的世界,是属于新人的。跪倒在师父的铜像面前,最终不会有什么出息。鲁迅先生说,我只希望死后的速朽,真正继承这些人的唯一方式,就是彻底地遗忘他们。你会最终明白,比起三国的惨烈悲壮,新世界的一切死亡都更加贴近死亡本身。死亡就是死亡,死亡不是复仇,死亡不是追念,死亡就是灯灭,就是落叶,就是落山,就是没有悲喜也不需要黍离的自然现象,只有这样的死亡才是正确,残酷和纯洁的。


在雪中,历史向前奔跑。沿着府右街走回住处的那天晚上,枯黄色的灯光驱散了所有幻象,重返历史并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当你遍历了帝国的壮丽山河、帝国的每一个彪炳千秋的名字曾经绽放过的湖海和山梁上以后,你可以把这时空穿梭中得到的一切,运用在一个时代的过去和现实之上,过往岁月里的每一个碎片都如同三月的种子一般,从二共的废墟下发出呐喊。汹涌澎湃的潮水随机性地不断扫落那些仍在品味过去的人物,随着GDP每波动一个基点,这场被历史屠戮的名单就相应地漫长起来。你甚至很难说他们真正犯了什么错,但是他们就这么消失了,就像石头扔进海里,泡沫漂浮的时间只有七天。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0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姬轩亦:讲一讲贸易战问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