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老蛮:人心之战【上篇:里根之后,天下无神】——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人心之战

——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有一句话我经常说,现在我也不妨再说一次:经济的本质,就是人心。人心所向,浩浩荡荡。违背人心,就是逆天行事,就是违背经济规律,最终也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题记


序章——薅不着的羊毛


2018年已经过半。这半年来,中国,以及全球发生无数大事,每一刻都堪称在见证历史。其实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中美之间爆发了全方位的外贸冲突,双方互加关税,斗得不可开交。而与此同时,美国与欧洲和日本却开始商讨双方之间零关税零壁垒的贸易新模式,似乎中国一下子就被发达国家给孤立了。这种局面真是前所未见。根据经济学家们的说法,这意味着美国要薅中国的羊毛了。关于美国这个薅羊毛的事,我们必须要认真的回顾历史,我们一定要看明白:美国所谓的薅羊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一个在政治经济上处于完全独立状态的国家来说,它的经济利益和资产价值,是美国想拿就能拿走的吗?难道玉石俱焚都做不到吗?美国的具体操作手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唯有真正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给这场贸易之战,定下应对的基调。


一直到二战结束,人类世界没有所谓薅羊毛的说法。一个国家要从另一个国家获得经济利益,只有两种做法:殖民掠夺或者更加赤裸裸的战争掠夺。这两种掠夺方式,都需要直接占有它国的自然资源,压低其资源价格,以便胜利者可以用低廉的价格享受到丰富的资源。同时,胜利者会将自己的商品在被占领国高价倾销,再一次掠夺被占领国的财富。


二战之后全球各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民族意识觉醒,想要再廉价获得它们的资源,首先就要面对这些国家刚刚觉醒的老百姓的冲天怒火;至于高价倾销商品,更是不用指望。既然已经是各自独立的国家,各自都有货币的发行权,那么相对美国之间,总归有一个汇率存在。二战刚结束时美元是与黄金挂钩的,币值相对恒定。而各国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也是相对恒定的,这种汇率的形成有很多机制,有些是小国政府自行规定的,有些是在市场交换过程自由形成的,强势的美国大概总是会尝试寻求对自己最有利的汇率。但是要说全球各刚刚赢得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统统都被美国用飞机军舰逼着制定了一个不合理的汇率,让美国占了大便宜,这就是扯淡了。


这是因为汇率是一把双刃剑,一进和一出,都有个兑换过程。各国本币相对美元的汇率贬值,美国可以在进口资源上占便宜,但是在出口商品时就要吃亏。但凡有汇率这个因素存在,美国就不可能同时在进口和出口这两方面同时占便宜。考虑到二战后全球市场逐渐形成,美国干预某一国的汇率更加没有必要。比如美国强行逼着阿根廷比索贬值,有意义吗?这种风骚的操作之后,美国从阿根廷进口木材可能确实划算了,但是美国产的高端电脑,阿根廷人也买不起了,他们会转身来买中国产的便宜电脑。这么一来二去,整盘贸易帐说不定还是亏的,甚至可能亏得很惨。所以二战之后反殖民运动一兴起,直接掠夺模式就不存在了。即便是美国这样的第一强国,想要挣钱,也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汇率强制手段实现,也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发展工商,提升商品的竞争力。


历史继续往下走,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的币值开始进入浮动时代,不再具有一个相对恒定的币值。各国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因此同样进入浮动时代,时不时就大涨大跌一把。当然了,由于没有其它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家信用比美国强,因此也没有美元更好的世界货币。所以美元即便不再挂钩黄金,也不再保持相对恒定的币值,但是依然是最强的世界货币,具有最强的货币信用,也是各国作为外汇储备的首选货币。



币值浮动时代,声称美国政府能通过控制相对之间的汇率涨跌获益,那更加不靠谱。没有任何一种数学模型能够计算出在各自汇率相对自由浮动的情况下,到底哪种操作策略能够获利。有时候美元很强悍,相对于其它所有国家都升值,也就是美元指数持续提升,这意味着美国能够在进口时占到便宜,但相对应的就是牺牲出口,各出口企业都要因此哭爹叫娘。如此利弊综合的结果非常复杂,一定不可能让美国人获得普遍性的获益,甚至一个相对多数的获利方都找不出来。经济学界口口声声声美国人能够通过控制美元币值薅全球的羊毛,这纯属无知臆想。


这么说吧,无论美国政府怎么想,怎么用飞机战舰逼迫其它国家调整对美汇率,汇率总归是一把双刃剑。就拿我们长期拿来说事的广场协议来说,日元相对美元大幅升值,日本对美出口固然因此受到负面影响,而美国对日出口则会相对受益,但是反过来,日本从美国乃至从全世界进口就要受益,反正日本是粮食和石油钢材等大宗商品的纯进口国,这种升值事实上对当时的日本来说,还真谈不上有多少坏处。再综合日本当时强烈的对外投资欲望来看,日元升值也可以让它在对外投资中占便宜。这么一综合,二比一,日本恨不得在广场协议中属于纯粹的获利方,所以它对广场协议持绝对欢迎的态度,而美国从中占了多少便宜,还真谈不上。1985年在里根政府的坚持之下,美日德法英五国之间达成广场协议,美元指数确实应声而下,日本德国法国英国的货币汇率相对美元一致大幅升值,但是在当时来说,没有人将这份协议当成是薅羊毛。然而,一个在当时没人想到的因素最终发作,带来了非常奇妙的结果:日本的经济泡沫在七年之后的1990年代初期破灭,而美元指数在1992年达到谷底之后,就逆势反弹,这意味着美国经济的真正复苏。至于德法英这三个欧洲国家,却几乎没怎么受到广场协议的影响。


下一章,老蛮我将会向各位详细阐述这个奇妙的因素。唯有真正理解了从1985年到1992年这七年间的历史,我们才能回过头来,真正理解现在中美贸易冲突的本质。




上篇——里根之后,天下无神


1981年里根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当时美国的经济情况非常惨淡,1980年通胀率达到13.6%,而失业率高达8.5%,显著超出7%的国际失业率警戒线,这已经是典型的经济滞涨情况了。为了遏制通胀,美联储按照传统的治理思路,不停的提升联邦基金利率,1980年底的利率高达18.9%。就这种情况,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同时爆发,美国经济已经濒临瘫痪了。想想本来就失业率高企,老百姓的生活水深火热,物价飙涨,连饭都要吃不起了,而同时你的基准利率居然接近20%,干啥产业能挣到这么高利润?这不是瞎扯吗?


作为美国历史上在经济管理领域成就最突出的总统,里根上任之后独辟蹊径,坚决实施货币宽松政策,坚定不移的引导美联储降息,1981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就降到了12.4%,1982年底降到8.5%,此后就维持在这个水平线附近,到1985年底,也就是广场协议签订之后为8.3%。利率下降之后社会资金泛滥,如果涌入消费领域,必然引发更加惨烈的通胀。要预防这一点,就必须给资金以出路,也就是给它们一条切实可行的投资路径。


(年轻的里根夫妇)


里根的办法是没有产业就创造产业,于是“星球大战计划”(这个计划的英文名真的叫Star Wars Program横空出世。里根鼓励美国与苏联开展军备竞争,乃至向太空竞争。这个计划的雏形开始于1983年,1984年全面实施,整个计划的支出预算高达1万亿美元。计划的内容非常扯淡:构建从外太空到覆盖全球每一寸土地的攻击和防御体系,武器系统非常全面,包括导弹、激光和电磁波等等。美国政府因此每年要花掉上千亿美元的预算,向各种各样的企业发布千奇百怪的产品订单,乃至直接资助企业的科学研究。至于军方在星球大战计划中所取得的技术成果,只要可以民用,都一律低价乃至免费供各路公司随意调用。在当年来说,千亿级的预算当然是一笔惊人庞大的开支。美国政府手里也没钱,于是就发行国债,卖给美联储和全世界。自此一条新的货币发行路径被发明了出来:以债为锚,发行货币。要知道1970年代之前所有的货币发行都是要跟黄金挂钩的,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全球经济学界都处于懵逼状态,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发行货币。现在里根抛开此前所有的经济学定义,以债为锚发行美元,这就算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数据上,1981年里根刚上任时,美国国债积累起来的余额规模仅为9979亿美元,1983年星球大战计划实施前夕为1.38万亿美元,到1989年里根离任时增加到了2.86万亿美元。美国政府可以通过发债融资,对税收的依赖下降,于是里根开启连续的减税计划,到1986年,也就是广场协议签订后的第二年,美国个人所得税从此前最高的70%下降到28%,企业所得税则从46%下降到了33%。


当然了,星球大战计划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带来了全新的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以及减税,虽然这已经是划时代的意义了,更关键的是:它带来了一次新的技术革命:信息时代就此到来


各位必须知道的是,1980年代之前,日本的产业经济发展势头根本就不可遏制,在各项传统制造业领域,日本依靠“通产省”的统一领导,取得了美国企业无法对抗的竞争优势。日本通产省类似于我国的发改委,二战之后,它统筹资金,统一从欧美各国购买各种先进的专利技术,分配给国内最合适的财阀集团,并规划和引导各种产业的发展方向。这在本质上其实是一种资源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初期,总是能取得更加强大的产业竞争力。到1970年代之后,日本在家电和汽车领域已经后来居上,将美国企业打得落花流水。不仅如此,即便是在芯片领域,日本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1980年代初期,存储器的市场被日本全面占领,以英特尔为代表的美方被迫退出。每失去一个行业,就意味着成千上万的美国工人失业。而失业,就是美国经济陷入滞涨状态的根本原因。


然而里根上任之后,竟然就神奇的遏制了日本的产业扩张步伐。在星球大战计划的资助之下,英特尔公司财大气粗,不再计较一时一地的商业得失,而是着手开始另一个方向的芯片研究:CPU,也就是中央处理器。到1985年,可以随便调用军方专利技术库的英特尔公司,终于推出了划时代的80386芯片,再之后,美国就始终站在了CPU产业的最顶端,再也没有给日本或其它国家以超越的机会。386在提升电脑的运算速度的同时大大的降低了生产成本,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只能在大型企业才能小范围使用的电脑开始降价,体积开始缩小,维护难度下降,并因此逐渐普及到千家万户而作为中国人来说,最早接触个人电脑的,无疑都是从386开始,从这个意义上看,今天我国40-50岁这一代人,真是很有必要向发起星球大战计划的里根总统说一声“谢谢”。



再到1989年,英特尔的486处理器问世,个人电脑价格再降一级,功能还足够强大,足以让有志之士在家里研究软硬件技术并进行性能测试。并且,在星球大战计划的支持之下,随便找个借口,比如该信息技术有利于导弹弹道分析,就能拿到高额的政府资助,而且政府还不会限制该技术的商业用途,于是信息技术开始了大爆炸,信息时代就此来临。英特尔公司在486处理器之后,就成为了引领了信息时代的帝王,技术进步就没有停止过。1989年里根总统任职期满后,他的副总统老布什竞选成功。老布什在任职期间延续了里根总统的政策,依然执行星球大战计划。一直到1993年,老布什竞选连任失败,克林顿走马上任,停止星球大战计划。然而在此期间,美国的信息技术已经发展到了无可匹敌的高度,其它国家根本就是望尘莫及。


1993年英特尔在486的基础上研发出第一代奔腾处理器。一开始的奔腾处理器还缺乏足够强大的操作系统与之相匹配,原始的DOS系统在奔腾处理器的强大数据运算能力之下就如同老掉牙的算盘一般幼稚可笑,因此奔腾处理器的销售在早期竟然遇到了困境。一直到1995年,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推出了win95系统。强大的奔腾处理器匹配上windows系统,就如同王与后相遇,诞生了无数的子系统,无数的信息技术企业在这套系统之下创业成功,并向美国提供了数以千万计的就业机会。英特尔的王者地位一直延续到2010年代,此后苹果公司异军突起,凭借智能手机抢走了个人电脑的风头,成为了信息时代的第二任帝王。然而这种王位传递,依然是发生在美国内部,美国之外的企业只能看着美国兴旺发达的信息产业流口水。


到这里,我们必须说回广场协议了。1985年,在里根总统的坚持之下,美与日德英法四国签订了广场协议,约定这四国的汇率相对美元升值。就在协议签订的当年,美元兑日元汇率就从1比240贬值到1比120。这份协议在当时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作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的当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刚好踩在警戒线上,到1989年里根总统离职的当年,美国失业率下降到5.4%,这是由于星球大战计划带来的新增就业。而在日本这边,日本人民集体高高兴兴的,根本就没把广场协议当回事。1985年日本的失业率只有2.6%,到1989年甚至下降到了2.1%。这还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要说广场协议薅了日本人的羊毛,至少在这五年里,根本没有任何数据予以支撑。



1990年之后,伴随着个人电脑的普及,信息时代的到来,日本原本相对美国强大无匹的产业经济逐渐表现出颓势。信息产业发展成所有行业的上游,再不可一世的日本汽车商也得使用英特尔+WIN的电脑系统,并且这个产业还无法山寨,美国人吸取此前被轻易就被日本政府买走专利的教训,给信息技术转让设置了非常严格的法律壁垒,“专利壁垒”这个词事实上就是信息技术壁垒。


信息产业的发展相当于在上游截断了日本人的现金流,暴利的日本制造业突然之间就陷入被美国人分走一杯羹的窘迫境地。体现在GDP增幅数据上,整个1980年代日本的GDP增幅都维持在4-5%之间,增幅非常稳定,1990年依然维持4.89%。然而此后面临着美国信息产业的入侵,日本的GDP增幅迅速下降,到1993年下降到-0.53%,此后就长年挣扎到正负1%的区间内。而与此同时,日本的另一项硬伤也发作了出来:地产泡沫破灭了。


话说日本的地产泡沫的始末,跟我大中国现在的情况简直是一模一样。广场协议签订后,日本政府一边手动拉升日元汇率。另一边,则莫名其妙的开始降息,从1986年1月到1987年2月,连续五次降低利率,把基准利率从5%降低到2.5%。然而这个时候骄傲的日本金融界已经找不到新的实业投资方向了。对美国政府当时通过“星球大战计划”极力扶持的信息产业,日本人也没啥投资兴趣,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英特尔手里的CPU技术才代表了全社会产业经济的未来方向。新增资金没有了去向,于是就投资房地产。1987年后,日本各大企业纷纷在东京都市圈内开建总部大厦,一栋比一栋建得高,而普通国民受此影响,纷纷开始买房。日本的房价因此开始迅速攀高,东京的房价每年要翻一番,其它中小城市每两年翻一番。急剧上涨的房价加剧了投机风气的形成,于是更多的资金涌入地产领域。到1990年的时候,东京的房价达到12万人民币/平米,相当于当时东京白领家庭平均收入的40倍。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房地产已经割完了日本的全部韭菜,接下来就只能是调头往下。如果只是这样,日本如果还能维持产业领域的优势地位的话,那无非也就是房价停止上涨而已,老百姓还有工作,还有升职加薪的机会,贷款总是还得起的,不至于由于失业潮的涌来,诱发房产的抛售潮,并因此击碎地产泡沫。


然而,正如我们前面详细阐述过的,美国一手引领的信息技术革命时代的到来了,日本的产业竞争优势完全消失,所有的日本企业都变成了美国的下游企业,被迫要让渡利润,这当然要带来失业率的提升。1990年之后日本的失业率逐年上升,1995年上升到3.2%,2000年上升到4.7%,2003年达到峰值的5.3%日本房价于是从1991年开始调头下跌,仅仅到1994年,东京的房价较高峰时期已经直接腰斩,跌到6万人民币/平米左右,而中小型城市的房价普遍下跌3成。此后整个日本的房价就丧失了增长性,一直到今时今日,东京中心区的房价依然维持在6万人民币左右。如果考虑1994年至今的货币通胀率,这事实上相当于又腰斩了一次,或许还不止一次。在这里顺带说一下,英国那边同样受美国新兴的信息产业的冲击,失业率在1990年之后同样表现出上升趋势,1990年为7.1%,到1993年上升到10.4%的峰值。不过英国没有房价泡沫,1993年之后英国就基本消化完毕了信息产业的冲击,此后英国的失业率又开始逐年下降,1997年就下降到6.9%,2000年下降到5.4%。


这么总结起来看,所谓广场协议薅了日本的羊毛,只不过是日本自己作罢了。协议的另外三个签约国英德法固然没有抢到信息产业的蛋糕,但是也没有吹出房地产的泡沫,所以广场协议签订之后,英德法经济也还能大致维持平稳。如果一定要说存在薅羊毛现象的话,那只能这么说:美国新兴的信息产业,薅了日本房地产泡沫的羊毛


以星球大战计划促进信息产业发展的美国,最终击败了吹起地产泡沫的日本。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唯有真正的产业经济的兴盛,才能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并真正击溃对手,这才是1980-90年代美日经济消长,留给我们的真正教训。至于所谓的广场协议,所谓的汇率升跌,在国与国的宏观博弈层面,根本就没有意义。里根能够封神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所谓的广场协议,而是因为他一手创造了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更重要的是,他开创了全新的信息时代


里根之后,天下无神。人类世界再也没人能够在货币领域和产业领域创造出如此神迹,在面对经济危机的威胁时,除了惊慌失措的开动印钞机之外,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自里根之后,人类世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逢八必乱。98年亚洲金融风暴,08年全球金融海啸,而现在的2018年,又会发生什么呢?在所谓逢八必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经济规律?请期待中篇:逢八必乱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08/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老蛮:人心之战【上篇:里根之后,天下无神】——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