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新潮沉思录:野蛮生长的时代,我们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就在刚刚,迅雷跳出一个付费提示框,告诉我做活动只要129就能再续一年会员,犹豫了一下,果然支付了,于是我的会员已经到了2020年以后了。虽然我越来越不满意这个软件,系统占用超高,越来越多的资源无法下载,冷门资源常常带不动,年初还在哀嚎中下定决心不续费了,到了年中我必须承认我实际上已经不太能离开这个软件了。


使用百兆光纤,其实不用这个软件,很多时候热门资源下载的速度也不会太慢,甚至可以完全在线并不需要下载,享受同样待遇的还有网盘,由于百度的限速策略,我也习惯于付费了。更多的还有比如京东的plus会员,爱奇艺的会员,小米的付费去广告,甚至我用了好几年的火狐浏览器,就因为我存了一堆网站在书签里懒得换了。在消费的过程中我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惯性,早几年我可以为了省几块钱花大半个晚上找破解软件,哪怕付钱也会勤快的货比三家,现在我犹豫片刻只要价格不离谱就会乖乖付钱,也许再过几年,连价格也不会再考虑而是习惯性的付钱了。



这让我想起我的父亲,他退休后超级爱看电视,我的小米盒子和会员就是为他买的。他宁可使用一台更小更旧的电视,就因为更旧的那台系统没刷过可以开机直接进入盒子,不用从电视遥控上多按一次选择键。至于用我买的智能手机把遥控器统一起来,那更是天方夜谭,他早已明白的告诉我都退休了懒得学了。电视坏了,帮他刷完系统,因为比原来多看一分钟的广告,其实十有八九是系统升级取消了某个连播的漏洞,他能唠叨我半天,逼的我当场买了会员,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现在看来,其实我也走在变成他的道路上。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懒惰,越来越习惯用一点小钱买舒服。我们以为是消费者的需求促生了商业的发展,回过头来,我们才发现其实是商业营销塑造了我们。在我们不知不觉间,世界已经从消费者觉得自己需要什么,然后商家卖什么,演变为商家告诉消费者需要什么,然后再卖什么,并美其名曰深入挖掘消费潜力。


我们要承认,人的惰性是这样的,能简单得到的,很可能不会再费力去争取更好的,好逸恶劳本来就是动物的本能。但不能把这种现实仅仅归结于消费者越来越懒了,如果有这种懒惰那么也是商家依靠技术的进步塑造而来了。


就在当下,我们熟悉的外卖点单,滴滴叫车已经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只要你心有所想,商家就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大数据的收集就是这样,你的搜索信息,你的浏览记录,你的聊天记录,在综合平台的分析面前实际上都是透明的。甚至有的时候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消费冲动的时候,商家已经感知到了。



当然商家是不会停留在这里的,比起被动的等待,他们更希望的进攻。比如现在流行的心里种草,这不过是依靠喜好来推荐而已,随着技术的进步,很快他们就会知道你家米袋子的消耗速度,你家电器的老化速度,甚至你喜欢的新游戏需要更新硬件了。全方位的覆盖下,可以预见我们只会越来越懒惰,这是被迫的懒惰,就和养猪场里的猪没什么区别毕竟你想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用什么,甚至在你想到之前都已经送到你的面前了,你能不懒惰下去吗?


当然,这样的美丽新世界还没有到来,但在这个大门口很多事情已经有了变化。在这个时代,对于商家来说重要的已经不再是他们能造出什么,造的怎么样,而是他们掌握了多少消费者,这就是信息和渠道的价值。也可以这样说,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巨头们的生存方式。


就在不久前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例子,著名的拼多多。这是一个能卖出 “小米新品”的杰出平台,我都很佩服他们的创意。这是一个典型的渠道为王的存在,大约八成的精力和资金用在营销和拓展上,几乎不关心货源和体验成本,但一样能滚雪球一样壮大。很多时候消费者要比大家能想象的还有懒惰,在我们的身边能打开百度时不时去查查的人恐怕已经算勤快了,因此拼多多或者叫宰多多或假多多的做法无可厚非,完全是符合市场最优化原则的,这也是他成功的基础。如果说他不幸也只是说他纵然做不到垄断,也还没形成足够稳固的基本盘,就急于冲上风口变现,于是遭遇了舆论的狙击,仅此而已。即使拼多多真的失败了,他的道路也还是会更多微商,网商走下去,继续走在快速割韭菜的道路上。



其实如果说只是满足需求,哪怕是提前满足需求,这都应该说是好事,至少还是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不是吗?但我们都知道,资本天然的本能是榨取最大的利益,因此就要制造需求,这就是过度消费的问题。美丽新世界虽然看上去有点可怕,但如果一天就卖三顿饭一个宵夜,那还算资源的合理分配,而我们要面对的是,资本拼了命打算让我们一天买下十顿饭三场宵夜这当然是个形容,就像真吃了这么多我们大概就有撑死,我们的钱包相应的要饿死。


过度消费无疑已经是一个大问题,以打折,优惠,机不可失,制造窗口和引发忧虑来创造消费的冲动。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自己有多少从来不穿的打折衣服,完全没开过包的游戏玩具,有多少根本吃不完的零食,多少根本没用的会员,就像最开始描述的我一样。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过度消费的时代,大量远非必不可少,甚至完全没有必要的消费被诱导到我们的身上以一种软刀子割肉不觉痛的方式


仅仅满足于多卖出些商品那就未免太小瞧资本的努力,过度消费最终的目标是形成一个过度消费的生活方式,就像我一开始遭遇的那样,在惯性和引导的双重压力下,甚至你身边的其他人的压力下,最终过上一种本能的过度消费生活,成为一架新时代的提款机。


过度消费相适应的当然就是超前消费,两者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这就是我们熟悉的从信用卡到分期付款,到小贷,当两者终于双剑合璧的时候,应接不暇的消费需求,还不完的贷款,拆东墙补西墙,以明天来透支今天,然后得到其实没什么实际价值的今天,榨干最后一个铜板后把债务传承下去,一个漂亮的资本主义新世界就打下牢固的基础了。



比富有而贪婪的资本家更坏的,恐怕只能是不够富有而更饥渴的资本家了,如果说过度消费,超前消费是难以避免的未来,更困扰的是垄断下的劣质化捆绑和强迫消费。事情这里由脉脉温情的欺诈诱导直接转为了气势汹汹的强抢了虽然我们常说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不过在现实中消费者这个水塘似乎总是榨不敢的,毕竟这是一块会自己移动去吸水的海绵。比如某些搜索引擎,比如各种全家桶,各种钻,捆绑式销售,几乎看不见的选项,在点击率或者说渠道就是王者的时代,只要占领了这个渠道,并不需要太过顾忌消费者的感受。甚至很多时候这些都已经不是消费者,只不过是一堆用来交易的数据而已,这时候免费和昂贵就发生了定义上的模糊,免费是获取渠道的手段,免费的有时候未必不是昂贵的。


所以我们在不少人的机器里能看到三四个杀毒引擎,本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装上去的一堆莫名其妙的软件。就比如我一开始充值的迅雷,你可以看到它不但会为自己的下载服务收费,它还会致力于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营销平台,一个评论平台,这是典型的横向生长,只要有渠道就能支撑这种生长。


应该承认,资本下的垄断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互联网时代,天然的资源向巨头集中。随着版权制度的落实,最终将形成掌握了水源头的唯一卖水者这样无可回避的绝对垄断。有一个现实是互联网经济很多时候是资本燃烧的经济,除了顶端的巨头,大部分项目即使在今天也无法实现盈利,而那些成功掌握了渠道的幸存者所面临的变现的压力是实实在在的,这就不可避免的要去追求横向生长,不顾一切的去最大化的利用已经开拓的渠道。



到了这个时候,技术的进步将是围绕营销而发生的,而不是围绕产品的进步而发生的产品完全成为营销渠道的附庸这就是我们常常看到的不少曾经成功的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如今主业荒芜,甚至是退化,副业丛生,什么好像都想去尝试,用户不可避免的被塞了一堆垃圾而无可奈何。


而作为普通人,在这样的时代浪潮面前,我们所能做的确实不多。遏制消费的本能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过古人说凡事三思,如果不想被这些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公司安排的明明白白,至少明白自己在一定时期内需要什么,有计划有目的的去实现它,更少头脑一热的冲动,量入为出也许是这个时代稀缺而不得不有技能吧。


关于互联网时代,我们还想与读者一起看清更多,下次我们继续讨论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背后的逻辑,请关注。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4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新潮沉思录:野蛮生长的时代,我们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