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来自中国基层的“智慧”和“困窘”

前几日和两个基层公务员朋友吃酒,两位都是高材生,大学毕业后就下了基层,多年不见了。


有一位从内陆城市过来,晒得黑漆麻乌,满头大汗,脑袋上还裹着一条毛巾,如果嘴上叼个长烟嘴,腰里别个盒子炮,仿佛电影里的敌后武工队。


我们暂且叫他甲科长。


(差不多这个样子)


我们聊到基层工作和生活,他就拍桌子骂娘:“老子堂堂一个副科,天天扫大街”。


我问:“你堂堂一个副科,为什么要天天扫大街?”


他说:“别提了,县里要创文明城市,一根草都不许长歪了,每块石子都得立正排队,县委的所有公务员,都得亲自去干活,基层公务员,一个科室六个人里头,三个人是官儿,两个人是混吃等死快退休的,什么事情都是老子干,仿佛老子长了三头六臂似的。”


我连忙说:“别抱怨,别抱怨,你这是人民的公仆,社会主义的服务员,有点责任心好不好?”


他仰起脖子灌下一杯酒,骂骂咧咧道:“我手上还有那么多正经工作没做完,几天没去窗口了,该办的事情都没办,老百姓天天骂娘,可是还得去大扫除。”


他说的这个事儿,其实我了解,中国的社会生态,向来如此——要面子,领导一声令下,啥事情都要办,有困难要办,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办。


有一年西部某个城市,要搞山体绿化,搞不过来,居然往山上喷绿色的油漆。



还有一个城市,公路两侧存在棚户区,农村房子破败,有碍观瞻,领导要来视察,改造房子是来不及了,基层人员脑袋一拍,计上心来,就在道路两侧修上两堵漂漂亮亮的白墙,那不就遮住了嘛?遮不过来,就把住户的墙也刷上新油漆,再摆上几盆花,岂不美哉?



还有个退伍军人告诉我,有一次上级领导下来检查,基层指战员居然让所有的新兵把营房打扫得一尘不染,连花坛里的小石子,都要用牙刷刷两遍......


我们正在吐槽形式主义害死人,这种“运动式”创建文明城市,和当年蒋介石搞“新生活运动”有多大区别?


另外一个朋友,公务员乙表示反对意见了(我们叫他乙书记),他说:“你们俩都太理想化了,对真实的情况有所不知,中国太大了,区域发展不均衡,平原你长期在一二线城市,对一些现代社会的东西习以为常,但你不知道,在很多地方,老百姓的生活习惯和几十年前没有区别,这种‘运动式’的创文明,虽然形式主义,但时不时来一次,形成规律之后,就能带来改变。”


他说,他所在的西部某个城市,以前老百姓过马路从来不看红绿灯,螃蟹一样横着走,车辆也不知道避让行人,个个横行霸道,随意的很,经常闹出冲突和事故,有一年,上级领导一拍脑袋,想出个注意,让基层公务员全部下去,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手里拉着一根绳子,每当红灯的时候,就用绳子拦住行人,绿灯的时候,就放下绳子,让大家通过。


这方法非常简单粗暴,消耗了基层的大量人力,但也非常有效,半年之后,这位领导撤掉了绳子,大家由于习惯,就开始按照交通规则过马路了,再过半年,基层指挥交通的人员也不需要了。


我们一听之后,拍案叫绝,这个领导绝对是个人才,高层需要这样真正了解基层生态、了解老百姓真实情况的人。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当年印度莫迪上台,为了改变孟买的卫生状况采取的一条妙计,当年印度人习惯很差喜欢随地大小便,哪怕在大城市也这样,有碍观瞻。莫迪政府就弄了几辆喷水车,谁敢随地大小便,就冲谁喷水,据说颇有奇效。



赞叹完这个领导,甲科长却哼哼了一声:“可惜啊,咱们这个体系中的这种实事求是的人才,往往省里不如市里,市里不县里,县里不如镇上,镇上不如村里驻点的。”


我大惊失色,问道:“怎会如此?不是越往上,公务员考试选拔的时候越难吗?”


甲科长说:“你知道什么?公务员考试,越往上,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严格限制了学历、专业,报考的人其实很少,计算机就是计算机,统计学就是统计学。但是基层县、乡镇的考试,往往不限专业,那才叫一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在一个贫困县考中一个职位,几百选一,起码表明你这个人智商出众,学识渊博,抗压能力强。”


乙书记笑道:“你这是在吹你自己吗?”


甲科长脸一红,说道:“老乙你别抬杠,妈的你凭良心说说,就是不谈考试,是省里干活的人多,还是县里干活的人多,还是村镇干活的人多。”


乙书记点点头:“越往下,干活的人越少。”


这回我又吃了一惊,这不符合正常人的理解,一般一个组织机构,都是金字塔状的,基层人员要远远高于中高层。


但是他俩告诉我,公务员体系,是相反的,越往上,人越多,打个比方,同样一件事,在省里是五个人干,在市里就是三个人干,在县里,就是一个人干,在乡镇,很可能是一个年轻人干五件事。不是基层没人,而是如开篇甲科长所说,在基层科室五个人,三个人是官儿,还有两个养老,剩下一个刚刚考进来的研究生本科生,自然就得当三头六臂的哪吒了。而且,基层的体系,越来越难留住年轻人了,虽然这是个铁饭碗,但基本工资真是低,在那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基层公务员也就三四千的月薪,同等学历下,他们过得远不如大城市的私企员工,于是,很多人干着干着,就离开了体制,有关系的往上走,没关系的干脆离职去私企,甚至做小生意。


前不久,不就有个新闻嘛,一位副镇长,工作之余还得开滴滴赚点零花钱,载了一回客,却还被出租车司机们举报了。



我听他们俩吐槽了大半天,实在过意不去,就安慰道:“你们都是一个个都是人才啊,基层锻炼好了,哪一日升迁了,不就能改变这一切了吗?你们现在就在改变世界了啊,我听说甲科长的那个X市,如今人均收入涨了好多啊,GDP也在飞速增长啊,这都是你们基层公务员的贡献啊!”


甲科长怒啐一口,说:“呸,不错,都是我的贡献,你看的那个数据表格,都是老子瞎编出来的。”


这回我真是吓傻了,这是正经上新闻的经济数据,还能瞎编?你就不怕影响中央的判断?


甲科长怒道:“我不瞎编,他们比我瞎编的更狠,你知道吗?现在国家在搞城乡居民收入调查,一开始是各个村组发记账本儿,后来统计数据的人嫌累,于是找了个程序员写了个APP,让村民们手机记账,统计自己的收支情况,你要知道,现在农村大部分都是不能出门打工的老人和留守儿童,有几个人能够熟练使用这个统计收支的App,结果报上来的数据荒谬无比,都是瞎说八道,照他们那个收支,国家不用扶贫了,我怀疑都是村干部自己瞎写的,家家月收入五六千,咱们这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吗?”


这回,连乙书记都目瞪口呆了,说:“原来,我写报告的重要参考资料,都是你们这些王八蛋编的啊?”


甲科长白眼一翻:“废话,你当我不了解你们啊,就好比这个让农村人app电子记账,也是你们这些王八蛋拍脑袋做的指示和意见啊!”


我出了一身冷汗,乘着撒尿的机会出门吹冷风,忽然接到老家农村我妈的电话。


“妈,啥事儿?”


“你不知道哇,村干部在村里搞什么居民收入调查,原本全村就你爸和我是高中生,这活儿给我们家干了,我们家都是老老实实写收入支出的,可是不久前,那个村里的X主任忽然收回了这个记账权,给了别人。”


“给谁了?”


“你X婶,她住在镇上,根本不了解村里的情况,但是X主任非说现在是电子记账,她那个iPhoneX手机记账方便,说国家统计局亲自给她打电话....让她来记账。”


“扯什么蛋哪?明天我也给你买个iphoneX手机,看看国家统计局给不给你打电话?”


“没用,你X婶在镇上开了足疗店,X主任经常去大保健,关系好着呢.....”



我.......


(本故事纯属道听途说,如有雷同,请找甲科长和乙书记)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4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来自中国基层的“智慧”和“困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