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疫苗之后,更应警惕的是网售处方药


昨天晚上,震惊全国的疫苗案迎来问责。


在雷霆万钧之下,多名省部级高官遭到处分,而值得注意的是,毕井泉是其中唯一一名正部级官员,也正是这次事件中国务院调查组的组长。


作为前食药监总局局长,媒体普遍认为,他在过去3年对中国医药行业的变革,比过去30年的总和还要多,因此这位“毕姥爷”更被业界认为是多年来成绩最好的药监局局长。(以上内容取自财新网)


而伴随着“毕姥爷”的引咎辞职,近期中国医药领域有一个重磅改革即将公布。


几个月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出完善“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也就是说,万众瞩目的网售处方药很可能会被推进。


而据目前网上媒体的报道,这次网售处方药是否被许可,就将在本月知晓。


说起来,一直以来,网上售药只能售卖非处方药,处方药不管在药店还是在医院,都需要拿到主治医生的处方单才能够拿到。虽然2014年,原食药监总局曾试点处方药在互联网上销售,但在毕姥爷上台后的2016年被叫停了。


因此,“毕姥爷”的突然离开,也将使得本月即将公开的网售处方药方案,变得扑朔迷离。



说起来,对于“互联网+”的模式,我一贯是支持的。但是,在准备尚不充分的情况下,盲目全力推动“互联网+”,我是坚决反对的。盲目上马,就会像如今全国上下此起彼伏的“互联网+”金融雷爆,令多少家庭倾家荡产,令多少政府焦头烂额。


看看这停不住的雷爆,我们就会明白,在政府准备不充分下,在监管没跟上的情况的时候,加速推进“互联网+”,只会肥了少数人,最终让大多数民众来买单。


而且,医药相比于金融,更是关乎于全国民众的生命健康的问题。按照目前网上流传的“互联网+处方药”版本,意味着哪怕是街边小药房,未来都可以进行互联网卖处方药。


对于这种初期的野蛮生长,看看前几年美团和饿了么崛起时,在利润的驱动之下,大量的黑作坊充斥其中,而缺乏监管能力的美团和饿了么,不仅不去监管,甚至一度为了市场规模还对其进行纵容。


我们可以想象,一旦开放网售处方药,势必也会引发行业内初期的混乱。可是,黑作坊吃了顶多坏肚子,去医院打个吊瓶就能好,一旦黑心药店如果卖假药劣药,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要以为公司做大,就一定会确保质量,此次被处罚的长春长生还是上市公司呢,掌握着90%以上利润躺着印钱的疫苗,可依然丧心病狂的无所顾忌。


试想一下,在缺乏监管下,连上市公司都能搞出来劣质疫苗,更何况于在近乎于无监管的"互联网+"模式刺激下,那些如雨后春笋般迸发的小作坊呢?


要知道,就连中国网购安全水平最高的京东,拥有自营平台+自营小哥送货,都无法保证绝对正品,在几个月还爆发了著名的掉包“假茅台”事件。那么我们凭什么相信匆忙搭起来的互联网草台架子,卖的药都是正品呢?快递的都是良心的小哥呢?


而且,网售处方药的市场实在是巨大,一旦全面放开,由于其巨大的利益推动,虽然可能会诞生医药领域的阿里和京东,但是按照市场规律,也一定会出现医药领域的“拼多多”.....


一想到未来,四五线城市的医药患者们,在网上拼团购买“康泰克新品”、“黑加白”、“斯大舒”、“青开灵”.......就让我不寒而栗。


(拼多多上山寨的“小米新品”电视)


而且,哪怕卖的都是真药,就没关系了嘛?


前段时间听说长春长生的狂犬病疫苗造假之后,我一度见到楼下的狗都客客气气的。直到前几天看到一则《遛狗要拴绳,异烟肼倒逼中国养狗文明进步》的爆款网文。


这篇文章指出,异烟肼对犬类有非常强的毒杀作用,可用于小区投放,倒逼文明养狗。此文一出,就有很多人付诸实践,各地纷纷出现宠物狗误食被恶意投掷的毒香肠,毒发惨死的案例。


而据南方都市报对此的跟踪报道,异烟肼作为一种处方药,一般不能在药店轻易买到,但网上却有批量出售......记者轻松就从网店购买了大量的异烟肼。


说起来,很多药品对成年人没有害,但是对儿童和动物却是致命的。很多单一的药物没有害,但是与其他药物同服就会变成毒药。而且,还有一些药物,稍微加量,就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之前浔阳晚报报道,今年5月,江西九江19岁女孩在网上因痛经,购买秋水仙碱片止疼。有一天,随着痛感加强,她开始不停地服用秋水仙碱片止痛。等到其父母发现不对劲,将其送往医院后,才发现因过量服用碱,已无法救治。这个刚过完生日的花季少女,在没有医生叮嘱的情况下,仅仅因为过量使用一种常见处方药而去世。


这种例子绝非少数,只是目前网售处方药都是在跟政策打游击,使得绝大部分人还无法从网上直接购买处方药。


试想一下,随着网售处方药一旦全面放开,药店在竞争和逐利之下,原本限制数量以及限制患者的很多药品,都会在利益的驱动下开启网上大规模销售,届时势必引发我们难以想象的问题。


毕竟,这是一个每年上万亿的市场,背后势力的推动力,远超我们的想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医药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且,通过互联网倒逼改革是一个绝佳的手段。但是,任何的改革都不能一蹴而就。


就像十几年前,宿迁市通过一刀切的私有化,对所有的公立医院进行大刀阔斧的医改,一度赢得了全国上下的满堂喝彩。


可随着公立医院的私有化,宿迁人民却迎来了苦日子,去医院门诊就医的时候,只要有点疼,就被安排做CT,妇女生孩子几乎一色都是高消费的剖腹产,甚至骨折去了医院,都被要求换人工关节。


苏北的宿迁穷啊,缺乏信息农民,对挂着市医院牌子的大夫说什么就是什么,过度治疗和高额的治疗费用,使得大量病人因病返贫。


后来没办法,宿迁政府出价20亿,也没有收回之前7000万卖出去的市人民医院。毕竟,哪个商人会卖下金蛋的鸡呢?


同样,把视野放在现在,我国现行的公立医疗体制,随着经济和人民生活需求的高速发展,政府对医院拨款的减少,和“为人民服务”精神的逐渐远去,使得医生们微薄的薪资显得越来越单薄。因此也就形成了现在的“以药养医”的病态结构。


“以药养医”虽然弊端极大,但是在这个扭曲的机制下,还是能够保障最优秀的公立医疗人员能够以极低的价格,向普通百姓提供服务。记得之前看过一个玩笑,说去三甲医院看个几十年临床经验的大夫,还没动物园看个猴贵。


因此,面对改革,我们不能盲目,就像当年宿迁卖医院,虽然马上就能获得短期收益,但是因此垮掉的公立医院系统就彻底完蛋了。同样,一旦在没有大规模对医生待遇提升的前提下,贸然通过互联网降低药价,结果就是导致公立医院大量的医生不得不离职去私立医院,届时将导致中国公立医院系统不可逆的崩溃。


迅速推动互联网医疗,的确竞争会使得药价大幅下跌,让所有的患者短期内都会受益。但是这却是一个短期效应,医药毕竟涉及人身安全,在未来竞争后剩下几个巨头之后,势必再次形成民营机构的大垄断。最终的结果,就是像宿迁的医院民营化之后,价格迅速攀升,大量的过度治疗使得老百姓根本看不起病。


说起来,医疗价格上升和优质医生跑去私立医院,这对有钱人自然是好事儿,就像现在教育领域盛行的私立学校一样,多花点钱,就可以把“屌丝”排除,享受到更优质充分的服务。


可是当优质教师和生源都向私立学校集中之后,公立学校的质量就开始大幅缩水,这个相信适龄的朋友都会深有感触。


医疗行业也是如此,一旦开启了不可逆的私有化,普通中产未来就像美国现在那样,治个急性病还得提前预约,得了小病都甚至不敢医院,因为根本承担不起巨大的医疗费用。


所以呢,“互联网+”处方药这事儿,就像几年前“互联网+”金融一样,如果你能从互联网化和私有化上获益,自然就应该全力支持。而如果你就是个普通韭菜,那么就应该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的屁股。


毕竟,看看最近那些对生育的舆论吹风就会发现,如今连韭菜都不够用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7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疫苗之后,更应警惕的是网售处方药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