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火神八号:“生育基金”?你他娘还真是个天才

 春秋吴越争霸的时候,人口是重要的战略资源,越王勾践曾经有个人口政策:


“令壮者无取老妇,令老者无娶壮妻,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三十不娶,其父母有罪。”

 

这是对那些适龄不婚男女青年,采取强制性惩罚措施,当时的越国提倡早婚早育,女子十七岁,男子三十岁,如果还不结婚,他的家庭要遭罪。还必须提高人口质量,男女双方年纪悬殊的,不允许结婚。


同时,勾践也鼓励生育,越国的妇女,快要分娩时,得上报官府,官府会委派医生上门,点对点无偿守护,接生。倘若生了男娃,奖励两壶酒一条狗,生了女娃的,奖励两壶酒一口猪。生三个子女的,将义务派给乳母哺育。


这福利,在生产力低下的春秋时代,不算差了吧?


但我们透过历史的尘埃,依旧没有能够闻到“人性”的味道,越国的人民,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个数字,是“三千越甲”,是争霸的工具。


那么在20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人口政策是不是能够人性化一点呢?




(一)


在笔者印象中,鼓励生育成为社会热点是一件忽如其来的事情,2016年专家们还在担心开放二孩会导致出生人口爆炸,2017年卫计委还在表示出生人口将继续保持增长态势,大家至少还有5年马照跑舞照跳的日子,2018年上半年,各地还在积极征收社会抚养费,然后到了2018年下旬,中国的出生人口断崖忽然就近在眼前了,好像1912年泰坦尼克号一直到被撞之前才发现近在400米的冰山。


 

面对这样的紧急状况,中国卫生计划委员会反应非常迅速,应对措施也非常有力——它像西方承担责任的政客一样,直接鞠躬下台,撤销编制了,2018年3月之后,中国国家层面上再也没有名字里面带着计划生育的部门,新成立的卫生健康委员会甩掉历史包袱轻装上阵,重要职能之一就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然后各地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励生育政策,具体在平原前天的文章中已有涉及,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8月14日某专家在新华日报上提出的建议:

 

文章建议设立生育基金制度,尽量实现二孩生育补贴的自我运转。可规定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并进入个人账户。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时,可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并领取生育补贴,用于补偿妇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断劳动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损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账户资金则待退休时再行取出。

 


这个建议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很容易看明白,建立生育基金的本质跟当初用高额的社会抚养费来阻止大家的生育热情一模一样,希望用经济损失来逼迫大家增产报国。对此大家的反应也非常佛系:生育基金爱收就收呗,反正我不生,房贷,医疗,个人所得税,哪个不是让我喘不过气?事到如今再加一个生育基金也无所谓,民不畏交费,奈何以交费惧之?

 

笔者一个朋友看到这条消息,沉默良久后是如此评论的:

 

如果这个国家真的有生育基金落地的那一天,那么不管惩罚多重,我都不会再生第二个孩子了,因为到了那一天,我就无法向我未出生的孩子证明,他是因为爱而来到这个世界的,而不是为了少交生育基金。

 

 


 

刘志彪提出建立生育基金的建议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提取存量社会抚养费资金用于生育补贴,减轻财政压力。目前不应再对超生子女的家庭收取社会抚养费”,这一条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中国社会抚养费从来没有存量,唯一的存量是今年收上来还没来得及花的部分,另一个是没有最高层意志的直接介入和强制命令,社会抚养费的征缴绝对不可能停止。

 

中国行政领域的一个常识是,社会抚养费是县乡政府运转经费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很多没有直接收入的地区唯一可以自由动用的资金,用来应付一切财政编列之外的支出,从村干部们的工资,到迎来送往的餐费,从修桥补路的资金,到乡镇干部的通信费,无一不依仗着当年的抚养费,当然学院派可能会说这些费用理应乡村的集体资产收入来缴付,但是又有多少乡村的集体资产是活在经管所年末突击伪造的账目里的呢?

 

正因为基层政府的运转离不开社会抚养费,所以即使在人民日报这样的国家喉舌都出来提倡生育,鼓励大家增产报国,恨不得发动公务员去给避孕套扎眼的档口,河南省柘城县依然启动了对三孩家庭的社会抚养费征缴工作,虽然从政策上来说并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中国的生育率跌落了到非常危险的界限,柘城县简直就是君王正欲死战,臣下临阵先降的赤裸裸的打脸。

 

这是我国有关部门的共性,在小事上唯唯诺诺,一切以上级指挥杆为准,但是关系自己的切身利益的时候,则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卫部门利益,就算是神也杀给你看。

 

至于XX大计,XX未来,对于小民百姓来说,能吃吗?

 

 

我一山东的朋友有个让人感觉爹妈不大爱他的名字:梁上君。如大家所知,梁上君子,就是小偷的意思。他之所以有这么一个诲淫诲盗的大号,不是因为他家祖传扒包,而是因为当初他妈为了让他顺利出生,大着肚子跟如狼似虎的计生干部们斗智斗勇,既经历在计生干部连夜抓人的时候独自跑出家门过了三天的野外生存,也有被抓紧计生院被引产之前翻窗逃跑的飞檐走壁,最后在自家房梁上生下了他。然后去给他上户口的老爹灵光一闪,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倒霉名字。

 

托了这个名字的福,梁上君同志的人生格外精彩,自报家门总是让友邦惊诧,写文章不用费心想笔名,每次坐火车都有五六个服务生环侍,享受刑满释放人员待遇,按理天天都这么折腾,一般人早该对自己的名字有心理阴影了,但是我的朋友从小到大都以这个名字为傲,他一直认为,这个坑了他很久的名字,和这个名字背后的辛酸,是他没什么文化的父母所能给予他的最大的礼物了。

 

像他这样的孩子,山东有超过一千万。

 

作为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山东生孩子,就跟南京吃咸水鸭,四川摆龙门阵,江苏各地互相鄙视一样,是刻在一个地区人民基因里面的本能需求,在过去的四十年里,齐鲁大地的人民为了生孩子跟计生干部的斗智斗勇,其曲折,激烈,壮阔,不下于任何一部你叫得上名字的史诗。在过去的两年里,山东新生人口达到350万,以一省之力贡献了全中国十分之一的新生儿,堪称中国的人口泉眼。

 

然后呢?

 

在过去的两年里,山东推动货币化棚改,房价一路飙升,短短两年中,山东大部分城市房价上涨了一半以上,青岛的住房均价已经达到2万元/平米,超越天津成为北方第二房价高低,以住房低廉而闻名的潍坊,“新市长嫌潍坊市房价低,与经济增长不匹配”,接着地产价格跟胖大海一样见风就涨。


 

无论对外如何强调要管控房价,据笔者所知,政府内部对这一轮涨潮评价是比较正面的,房价上涨带动了地价上涨,增加了税收,让当地多个正部门提前完成了任务。还是以潍坊为例,政府地价在一年中上涨了1.5倍,达到500万一亩,部分税务局在去年10月份就完成了全年税收。借着房价上涨的东风,2018年上半年,山东在数年中第一次拉近了与江苏在经济规模上的差距。

 

政府满意了,而群众如何喜迎房价上涨的呢?跟中国任何一个地区的群众并无不同,山东人民在飙升的房价面前选择了佛系的态度,不谈恋爱,不结婚,不生孩子,2018年上半年,潍坊市出生人口减少21.0%,德州出生人口同比减少21.9%,烟台市一孩同比减少10.7%,二孩同比减少19.9%,合计同比减少16.2%,虽然全省生育数据尚未公布,但是完全可以想象,作为头号生育大省的山东,今年的新生人口跌幅最高可以会达到五分之一,几乎可以肯定比中国总体出生人口的跌幅更大,山东,生不动孩子了。

 

但是生不动孩子的,又岂止是山东?


 

 

四 

 

我想说的是,我可以在此下一个断言,无论如何挣扎,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在没有新的破局思路之前,中国的生育率不会再回升了,我重复一遍,中国的生育率不会再回升了。在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里,中国21世纪生育的巅峰会一直停留在2016年的1786万,然后是2017年的1723万,尽管今年之前,人口学专家们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们,这只是新中国第四次婴儿潮的前奏。

 

这句话笔者从来没相信过,大家都是80,90后的育龄人口,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同一个房价同一个补习班,我们想不想生孩子,自己还不知道吗?

 

而且我们对于生育的态度不会因为现在的鼓励生育政策而改变,我们不缺几百上千元的医保支持和生育奖励,缺的是几十上百万的购房款,我们不缺一两个月的生育假,我们缺的是在十几年的育儿周期里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我们不缺恩赐一般的“二孩以内不审批”,缺的是高达276万的育儿全成本。指望这些政策能够激励人们的剩余热情,只能说不如跳舞。

 

哪怕奖励政策不是如此杯水车薪,放眼国际,鼓励生育的政策基本都收效甚微,新加坡二孩家庭可以领到80.4万元人民币的津贴,芬兰教育医疗全包,德国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全年每月可得到相当于税后月收入2/3的补贴,每月最高可达1800欧元,但是这些国家要么照样生育率雪崩,要么是外国的贫困移民愉快的上演杜拉拉生殖记,本土中产人口是无论如何都不去生育的。

 

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社会现象的根源在于经济基础,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不愿或者不能抚养更多孩子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从除却传宗接代的本能之外,一个家庭其实并不需要孩子,医疗养老都可以全靠社会,只从家庭财务角度出发,生孩子是亏损的,而且这个亏损之大,完全不是“补贴”可以弥补的等级。

 

但是对于国家而言,每培养一个合格的劳动者,都是对社会的巨大贡献,一个劳动者在社会中不仅生产财富,还会消费和支撑房价,还会为老人付养老金。人民日报曾经指出,生孩子是家事更是国事,但其实生孩子的“国事”属性,已经在“家事”属性之上了,说的更直接点:抚养子女本质是用自己的钱补贴全社会,为社会承担抚养下一代的劳役。这是家庭解体,人类更进一步走向社会化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国家和个人的位置已经改变了,是国家比个人更需要孩子,微观角度上一个家庭可生可不生,谁爱生谁生,但是国家却不能承担全社会一起不培养后代,或者只生少量后代的代价。


生孩子,是人权,生几个,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们要做的,是为想生孩子的人创造好的社会环境。

 

比起用糜费庞大却很有可能收效甚微的生育补贴来把孩子留给越来越无法承担哺育责任的家庭,不如真正把生养下一代当成全社会的公共事业来办,改善民生和社会环境,降低生育抚养成本,或者更激进一点,尽快建立社会化抚养制度,把家庭从养孩子中解放出来,这才能才能保证公众的生育意愿,我们这个社会才有未来。

 

不然的话,我只能选择退休时提取生育基金了。


 (为生想孩子的人创造好的环境,这是安倍都明白的道理)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397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火神八号:“生育基金”?你他娘还真是个天才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