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王陶陶:房租暴涨之下:年轻无产者不能无路可走

前几天在北京做一个项目,与两位90后的年轻小伙子合作。大家间隙聊天时,笔者发现两位原本豁达的小伙子突然开始愁眉苦脸,长吁短叹了,不禁问他们为何,两位小伙子叹息道:

“房租涨得太厉害,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活”。

说实在的,这句话不仅仅让我感到难受,更让我感到忧虑。

因为,小伙子们的愁苦,并不是闲得蛋疼的“无病呻吟”,而是真真实实的生活困难。要知道,当前北上广地区,大多数年轻人到手的月收入最多不过5000元左右而已,但当前的房租已经以惊人的幅度快速上涨到一个极高的价位。

以笔者自己过去所在的小区房租价格为例,2016年1月,笔者刚来此地租房的时候,价格为900元/月,当时笔者的收入为4000元多一点,2017年1月,房租上涨到950元/月,到了今天,在一系列事件的推进下,笔者所在小区的房租已经极速上涨到了1900元/月,即一年内房租整整翻了一倍。在这个过程中,笔者每月到手的工薪收入为5000多元(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表现)

任何一个稍微了解数学的人都会意识到,房租的翻倍对一个人的生活将造成怎样的影响。5000元的月收入,扣除1900元的房租,只剩3100元可以支配,考虑到每月食物至少需要2000元的支出,出行费至少需要600元,那么普通租房年轻人恐怕仅剩下500元可以用来应付其他非刚性开支。当90%的收入用以刚性支出时,普通租房年轻人生活的压抑可想而知。

有人说,这些租房的年轻人可以选择回自己的老家。事实上,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行的。笔者当年毕业后(我是工科),就曾回老家找工作,结果老家除了国企、财政编制单位以外,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当时我只能躲在家里待业一年,最后不得不出走外地。

所以,今天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如果不能在大城市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那么他们也很难在家乡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房租暴涨之下,他们将面临走投无路的现实困境,这就是都市年轻人的现状。

在理解这种现状背后的风险之前,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走投无路之90后年轻人的群体面貌。

他们是中国自我预期最高、自我意识最强和羁绊最少的群体。作为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人,今天中国的90后无疑对自己的未来怀有更高的期望,这也意味着他们更难接受现实的局促;同样,考虑到独生子女“小皇帝式”的过往经历,相比于其他年龄段的中国人,这些年轻人对上级、对国家,甚至对父母的态度,都更为自我,且不愿被传统思维所羁绊,其对现实痛苦的体会也更为敏感;而且,考虑到这些年轻人飘零于大城市和家乡之间,居无所定,且属于实质意义上的无产者,他们很容易因缺乏羁绊而行事无所顾忌。

因此,当我看到那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对自己生活能否维持下去产生怀疑时,我不仅陷入忧虑,毕竟,如果这些年轻人不能在现存规则中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那么他们的大脑很难避免被一些危险的想法所影响。

据《牛津版法国大革命》记载,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巴黎普通工人的面包支出占其收入总量的60%以上,这成为巴黎动荡不安的根源;

法国大革命,欧洲1848年革命,俄国十月革命,日本二二六之变,法国五月风暴,伊朗的伊斯兰革命,阿拉伯之春,究其根本,就在于勇健彪悍、精力旺盛之年轻人的生活品质急剧下降,他们被迫放弃规则,直接以暴力摧毁了老人控制的社会。

是以,一个自我预期较高、自我意识很强的年轻群体,一旦承受超出极限的刚性支出,就很可能蜕变成一个最不安定的强大反社会力量。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无论从各方面看,这都是一个应该被极力避免的现象。

正所谓,“天下安,在乎人心惜安,天下乱,在乎人心思乱”,一旦数量庞大、精力旺盛的年轻人被现存社会遗弃盘剥到极限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内心“惜安”而不“思乱”,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被异端邪说所蛊惑煽动。因此,大城市房租暴涨不只是一个经济事件,而是一个必须引起警惕的社会问题,更是中国各个阶层亟待正视的重大挑战。

毕竟,当一群莽撞健壮的年轻韭菜被几位精明衰朽的老人盘剥到难以生存时,这不仅仅是一种不义了,更是一种危险。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00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王陶陶:房租暴涨之下:年轻无产者不能无路可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