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周小川、明斯基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随着大会闭幕,一个叫「明斯基」的非著名的经济学者突然成为了热词,而让明斯基成为热点的,就是现任央行行长周小川。


周行长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发表题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署名文章。此后,就这篇文章在大会回答记者提问时,周行长表示,中国要重点防止「明斯基瞬间」出现所引发的剧烈调整。


随即,这个「非著名」的经济学者瞬间就成为了热榜,一大群经济学者和专家们你抄我我炒你,试图从这位过世许久的经济学家的著作中,寻找到一些爆点。


我们还是重新回到这篇文章,看看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和明斯基瞬间」之间的关系:


周行长认为,之所以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内金融工作的重点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是因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


而金融风险则主要表现在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和流动性风险、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以及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


特别是,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


在文章中,周行长不仅「点名」了当前金融领域存在的几大乱象,其表述甚至颇为罕见的严厉。例如,「各类金融控股公司快速发展,部分实业企业热衷投资金融业,通过内幕交易、关联交易等赚快钱」、「交易场所乱批滥设」、「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火中取栗,实施利益输送,个别监管干部被监管对象俘获」等。


之所以称之为「罕见的严厉」,是因为说起周小川,在大部分经济学观察者眼里,他就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一样:「模棱两可」和「超长待机」。


从2002年开始至今,周行长已经担任了15年中国央行的行长。


1998年,周小川接替前赴广东处理97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救火队长,出任建行行长,他一改前任王老行长积极进取、敢为人先的作风,为建行开启了大规模的收缩战略。


而事实却证明了他的正确,当他一路高升,借道证监会飞速升至央行行长的同时,他身后的建行却接连落马了两位行长。直到郭行长上台才堪堪稳住了建行大局,不过,雷厉风行的郭行长也一度被「右迁」山东而远离中枢。


也许这就是周行长的智慧,宛如一位「薛定谔的猫」一般的政策制定者,大部分的时候,他的回答总是介于模棱两可之间,极少作出明确的回答。


譬如在2015年3月的两会上,周行长是这么说的:


有一些股票市场和金融市场中其他的环节中有一些金融交易有可能脱离实体经济,是一种纯粹的投机炒作的做法。


股票市场有这么多实体经济的企业,他们都在股票市场上融资,这些资金非常直接地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


于是呢,股市的多头们就会用媒体作出发声「资金进入股市,是支持了实体经济」,空头们就会利用媒体发声「股票脱离实体经济,是纯粹投机炒作」。


无论是哪一方,都能够从周行长的发言中找到支持自己的论据,而那一年随后股市的先暴涨再暴跌,似乎又充分的证明了周行长判断的英明。


其实,作为一名负责任的央行行长,很多问题上都需要像外交官一样,通过模棱两可的话,让市场自己去判断,以避免自己成为市场波动的源头。


格林斯潘自己也承认:我花了不少时间努力回避问题,因为我担心自己说话过于直白。最后,我终于学会了「美联储的语言」,学会了含糊其辞。


而这次「罕见的严厉」以及后面「明斯基瞬间」的表述,让一贯玩模棱两可的央行行长,终于在退休前说出了一些干货


我们再看一下周行长回答记者提问时的原话:「防止明斯基瞬间引发的调整」,而非防止明斯基瞬间本身。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明斯基瞬间快来了。


关于明斯基瞬间的解释:


经济好的时候,投资者倾向于承担更多风险,随着经济向好的时间不断推移,投资者承受的风险水平越大,直到超过收支不平衡点而崩溃。这种投机资产促使放贷人尽快回收借出去的款项。「就像引导到资产价值崩溃时刻」


专业术语太费劲,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庞氏骗局」太多了,傻子够用了。


说到庞氏骗局,你可能第一个想到的是贾布斯,其实看了周行长的点名」,他不过是九牛一毛。


中国金融行业现在谁不玩庞氏骗局?就像号称用户借钱不换一律不催收,在美国上市股市百亿美金的趣店罗敏,其套路不就是把各种小额贷款打包卖给银行等金融机构嘛。这特么不就是诱发美国07金融危机的次级债原型吗?


那么,按照这么说,明斯基时刻来了,真会导致崩溃吗?


其实也不会,周行长这一句的潜台词是:明斯基时间会来,但是会有「中国方案」将其解决。他开出了三大「药方」。


首先,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开放。


周行长特别提到了要严把市场准入关,加强金融机构股东资质管理。建立健全金融控股公司规制和监管,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从制度上隔离实业板块和金融板块。


言外之意就是,金融不是谁都能来玩的,别都琢磨着来玩金融割韭菜,好好做你们的实体经济。一旦明斯基时间来了,不会传导到实业板块。


其次,完善金融管理制度,加强金融监管体系统筹协调。


周行长则着重论述了中央监管部门(特别是央行)与地方监管部门如何协调监管,表示要「充分利用人民银行的机构和力量,统筹系统性风险防控与重要金融机构监管,对综合经营的金融控股公司、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金融产品,明确监管主体,落实监管责任,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统筹金融业综合统计」。


中央和地方监管部门未来监管的几大重点领域就是:「一手抓金融机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一手抓非法集资、乱办交易场所等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非法金融活动。」说白了只要是金融业务,就要纳入监管,你们别想玩套路、打插边球。


最后,加强党的领导,确保金融改革发展正确方向。


周行长强调,党的领导要同金融企业法人治理必须一体化,必须贯彻到公司治理全过程,形成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企业公司治理机制。这个就不用我解读了,你们都懂的。


其实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此次金融系统代表团中,只有坐在正中的三位是中央委员。



不过,相比于周行长的低调,身旁无论是银监的郭主席还是证监的刘主席,都是说话直抒胸臆,办事儿大刀阔斧,从刘主席打击「妖精」、「害人精」,收拾「大鳄」,到郭主席旋风般发布监管文件和罚单,也昭示着严格监管取代了过去的经济强刺激。


而坐在正中的这三位中央委员,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出身老体改委,并都在建行与央行任职过。


这几天最重磅的新闻,莫过于在昨天,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首场外事活动,是赴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会见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



这座始建于1984年的学院,首任院长便是曾经担任央行行长、体改委主任的朱总理。



而该院顾问委员会的首位主席,是时任小布什政府财长的保尔森。保尔森曾担任尼克松的总统幕僚助理,是中美建交的活化石之一,也是几十年来中美之间沟通的重要桥梁。


恩,他担任财长之前,是高盛的董事长兼CEO。如果大家联想到即将来访的特朗普,其内阁被誉为高盛内阁,就知道这哥们在美国的影响力会有多大,也会明白此次会后的首次外事活动有多重要。


据保尔森回忆,这座学院的朱院长由于「不想看到自己一手推进的国企改革计划由于管理不善遭到搁浅」而邀请他帮忙的,当时朱院长是这么说的:


许多年来,我一直想要建成一所世界一流的管理学院,使中国改革能走得更好。这件事我们需要依靠你。


因此,哈佛毕业的保尔森,拉着哈佛商学院与清华经管结成姊妹院系,大批量的引入哈佛的管理教育课程,之后,又仿照旧历,为学院成立了顾问委员会,邀请大量的全球商业领袖参加。而中方这边负责牵头的,就是早年留学美国的周行长。


如今,该学院的顾问委员会极为绚烂,不仅囊括了大陆、香港、台湾的首富们,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中,也有五家公司掌门人位列其中.....


而刚退休的建行王老行长,与保尔森一起,也是该委员会的四位名誉委员之一。


除了顶级的企业家之外,委员会内还有中财办的刘主任,国务院的马副总理,原国开行的陈行长,央行的周行长,银监会的郭主席,证监会的刘主席,社保的楼理事长等人......


所以,看这架势,大家就能明白,周行长口中的「明斯基时刻」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可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明斯基时刻,也许正是他们这批从计划经济时代就开始重点培养的人才们所期待的。


如果你真的关注中国经济,就一定要认真研究刘鹤《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这篇文章(请浏览本期第一篇文章《【新时代宏观理论】习近平智囊刘鹤: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可以说,这两年的经济改革,都没有脱离这份研究报告的轨迹。


而这篇报告的最后,认为危机只有发展到最困难的阶段,才有可能倒逼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世界每隔百年会出现一个新的全球大国的原因,是危机具有强烈的再分配效应,它将导致大国实力的转移和国际经济秩序的重大变化。


两百年前,鸦片贸易与英国的舰队轰开了中国的贸易大门,一百年前,大萧条让世界经济重心由欧洲转向美洲,那么,大萧条的一百年后,全球的经济重心又会从美国转向哪里呢?


如果你还没理解的话,请阅读本期的第三篇文章《【新时代发展大势】即将到来!伟大的经济卫国战争!》,笔者将用更加通俗的表达方式为你抽丝剥茧,也算是为刘鹤的那篇研究报告做注吧。


别的不说了,兄弟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吧!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031/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周小川、明斯基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