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滴滴的求生之路

连续黑了两天的滴滴,今天换一个角度,理智的思考一下相关的问题,我想,这样才是铁杆读者们追看的政事堂。




顺风车是一个非常sexy(性感)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在2015年接受网易采访时,滴滴顺风车的创始人黄洁莉,给予了顺风车的定位——社交,而且还是一个性感的社交。


因此,主打“性感社交”起家的滴滴顺风车从出生一开始,就充斥着各种的性暗示和暧昧。



其实,这种文化也是有传承的,滴滴2013年4月的B轮,2014年1月的C轮,以及2014年12月的D轮,三轮投资中,以社交起家的腾讯都是一马当先。


而随着这三轮的投资,前腾讯微博、微视的负责人黄洁莉,也在2014年加入了腾讯投资的滴滴,给滴滴带来了腾讯的社交文化,也让滴滴赶上了腾讯的“顺风车”。


也许是继承了当年QQ时代的装妹子陪聊和微信时代的附近人摇一摇,腾讯出身的黄洁莉来到滴滴后,随即就借助社交的元素,给滴滴顺风车注入了强大的动能,上线后凭借着“性暗示”仅用了三个月,就做到了出租车几乎用两年才完成的成绩。


只不过,当年无论是QQ还是微信,在利用“性暗示”完成初期扩张之后,迅速就扭转了自身的形象和定位,尤其在“技术宅”张小龙的强硬之下,宁可把市场让给陌陌、探探等软件,也要保持微信的纯洁性。


可是,依靠着“性暗示”起家的滴滴顺风车,却没有继承腾讯的优秀基因,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依赖“性暗示”来扩张。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过分的“性暗示”自然也就导致了顺风车成为了“性犯罪”的重灾区。今年5月14日,海淀法院曾发布一篇“办案札记”,文章整理了滴滴车主的犯罪行为,发现强奸、猥亵等案件基本都集中于顺风车,一年爆发几十起的强奸迷奸猥亵等案件。


因此,3个月的连续两起顺风车强奸并杀害的背后,也遵循了“墨菲定律”,在顺风车强烈的性暗示和塑造的暧昧氛围之下,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只是迟早的区别和不同人的区别。




滴滴的老板叫程维,程维的天使投资人叫王刚,程维在阿里8年,从中供铁军一个小兵干到事业部副总经理。王刚在阿里任职超过10年,主管支付宝商户事业部,花名“老聃”。


程维和王刚虽然都是从阿里跳出来,但心里觉得自己还是阿里的人,在滴滴刚启动B轮融资的时候,俩人还相互约定,一定不能拿腾讯的投资。投资滴滴的王刚还想着以后发达了,回杭州继续跟马云打牌吹牛逼呢。


不过,已经投资了竞争对手快的的阿里,使得滴滴别无选择,再加上一向宽厚的马化腾给哥俩开出了一个不能再优厚的条件,最终,哥俩不得不违背初心选择了腾讯。


随着滴滴和快的开启的世界级烧钱大战,“老聃”再想回杭州找“风清扬”打牌吹牛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逐出师门”,踢出了阿里的社交圈,不禁黯然神伤。


不过,这场烧钱大战实在是太烧钱了,烧到连“不差钱”的二马都打不下去了。最终,在投资人们的撮合之下,大家坐在一起谈合并,滴滴最终又接入了支付宝和高德地图,程维又一次跟老东家走到了一起。


而随着阿里的爸爸软银成为了滴滴的第一大股东,“老聃”最终又可以回杭州的朋友圈继续玩耍了。


伴随着滴滴与阿里愉快的玩耍,此次顺风车处理结果中,被开除的顺风车总经理黄洁莉来自腾讯,客服副总裁黄金红来自腾讯系的京东。


按理说,科技类企业的高管们身上都是有竞业协议,除非是投方空降过来的高管,否则没有老东家的同意很难那么快上岗,因此多半她俩的加盟滴滴,本身也有腾讯系背后的默许。


而此次他俩的一起离职,也可以说是腾讯力量在滴滴内的再一次削减。





就像叙利亚是美俄两个超级大国们的代理人战场一样,2014年滴滴和快的的补贴大战时,背后是阿里和腾讯正在进行的“支付决战”。


在马爸爸们的美元攻势试下,双方的订单量数都是十倍的激增,眼看滴滴的40台服务器就支撑不住了,程维连夜电话马化腾,马爸爸连夜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部队和一千台服务器。


在腾讯“军事顾问”和美械装逼的支持下,联军奋战奋战七天七夜,重写了服务端架构,使得这场烧钱大战,滴滴占据了上风。


更不要说马化腾不断给程维分享自己的人脉网,以至于有一次马化腾拉着程维去跟地方政府谈合作,当地书记问马化腾,“你们在滴滴占多少股份,也太重视了?”


只不过,随着软银的孙正义吃下阿里的部分股份,成为了滴滴的第一大股东,程维在腾讯阵营的位置也在持续下滑。


在去年的东兴会上,作为国内估值仅次于BAT的超级独角兽、马化腾曾经最亲密的战友,程维却只坐在了六号位上,被新宠三号位的王兴,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甚至在今年美团收购摩拜的过程中,也是马化腾在其中牵线和一力推进。最终使得滴滴试图控制摩拜ofo,建立的出行超级集团的大梦,也随之破碎。


更不要说,美团和滴滴俩曾经的腾讯阵营的兄弟,一场东兴会的饭桌上几个月后,就开启了在出行和餐饮方面的全面战争。


可以说,这场东兴会之后,六号位的程维和七号位的张一鸣,都逐渐走向了腾讯的对立面。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在程维失宠之后,搞娱乐电商的拼多多,取代了当年滴滴在腾讯阵营中的地位。


据说马化腾每个月都会跟拼多多老板黄峥进行亲切友好而深入的沟通。至于有多又好,回忆一下隔壁那憨态可掬的笑容就能猜得一二。


说起来靠,着腾讯流量孵化起来的拼多多购物,跟腾讯原员工孵化出来的拼客顺风车,在使用“社交”的逻辑上颇有相似之处。


两者都是面相“消费降级”的市场,都是面对几乎没有利润的消费群体,因此就只能通过“社交”和降低服务标准,来解决“劣质服务”的问题。


就像拼多多上频发的质量问题一样,滴滴顺风车的问题,实际上是无法避免的,一旦滴滴按照专车和快车的标准去监管顺风车,结果就像按照京东和天猫的标准卡拼多多商户一样,要么流失客户,要么就得接受巨额的亏损,要么就彻底放弃。


所以,滴滴未来就必须做出一个抉择,到底是放弃什么。


而在我看来,人类最原始需求的衣食住行玩五大领域中,目前吃领域的美团和饿了么未分胜负,住领域还未开始竞争(我看好谁大家都懂)。剩下的吃乐行三个领域中,阿里腾讯滴滴已经率先实现了一家独大。


因此,面对着一个堪比阿里腾讯的市场,如果程维有足够的野望,就向马云和马化腾这俩超级大佬学习,阿里不赚拼多多的钱,腾讯不赚陌陌探探的钱,某些领域不应该追求完全的控制,才能够缔造一个超级巨头。(但是阿里可以投资探探陌陌来制衡腾讯,腾讯可以投资拼多多来制衡阿里)


如果贪得无厌,连底层的生意都做,就会落下无数的把柄在竞争对手的手上,就像滴滴昨天被浙江收拾今天被深圳收拾,再这么继续以自家品牌将顺风车干下去,滴滴迟早会把整个品牌都坑进去。


所以呢,“东兴会”上六号位的程维,一方面应该壮士断腕,该舍弃的果断舍弃,留点股份和流量就好;另一方面则应该学一下七号位的张一鸣,趁着这轮事件导致估值被调低,在IPO之前,引入新的股东。


凯撒的归凯撒,从哪来的还得回哪去。


关联文章:

顾子明:滴滴的狂欢必定要被终结

顾子明:夺命的滴滴,谁来管?

顾子明:滴滴摊上了大麻烦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04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滴滴的求生之路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