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创投、网游也要被供给侧改革了


昨天白天,整个创投圈里面一片哀嚎。国税总局昨天的政策解读会,对创投LP由20%提升至最高35%并进行补缴,创投大佬们一边表示干不下去,又一边编段子调侃自己:


创投有机会就吹自己的成功案例,动辄赚几百倍,结果LP(投资人)没信,税务局信了……



而令创投大佬们更苦恼的是,昨天夜里,根据教育部等八部委发布文件,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美股腾讯ADR和网易均现7%的大跌,带动中概股集体重挫,更将多只A股游戏领域的股票打至跌停。



说起来,这次令很多人懵逼的突然袭击,其实并非没有预兆。


早在今年3月,监管机构就已经暂停了游戏的版号审批,到现在小半年的时间,大概累积了五六千部游戏被监管卡住无法发行。


更不要说,本月初游戏巨头腾讯刚刚上架的不到一周的游戏《怪物猎人世界》,就因接到群众举报,发现不符合相关的政策法规的要求而被下架(相信政事堂的读者看到这段话,都会觉得特别熟悉)


要知道,《怪物猎人世界》是腾讯运营平台引进的第一款3A级游戏,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经历了层层的审批才得以上市,而竟然在上市后被紧急喊停,这意味着喊停的能量已经远超腾讯的公关能力了。


再加上本轮刚刚发布的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的定向爆破……


这一系列组合拳下来,仅游戏一哥的腾讯,一天就被干掉了一千六百多亿的市值。急的微信上午匆匆忙忙推出了公众号广告“推广我的小游戏”。




而我们把从今年监管层一系列的举动联系到一起,很容易发现,此次绝非像是去年人民网炮轰腾讯那样的孤立事件,而是在更高层面对游戏领域有统筹的系统性针对。


至于这次针对的级别究竟有多高呢,看一看教育部起草的文件,是在贯彻谁的批示精神,就能见微知著了。



所以呢,以后势必会出台更严格监管措施,这帮游戏公司还没跌到位,短期必然还会有一波跌幅。


而如果把对游戏的监管,放到整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之下,我们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对比。


参考去年华北大地上对小钢厂的供给侧改革,可以预见的是,在一系列组合拳之下,中国的游戏市场势必会迎来一场供给侧改革。一方面,整个市场规模会在监管之下大幅的缩小;另一方面除了有特色之外,大批的中小游戏公司将面临一场如去年中小钢厂一般的推倒洗牌。


所以呢,那些重仓游戏的创投们,有可能在昨天迎来双重暴击,一方面征税率提升了,另一方面产业有可能会被打崩。


不过,未来如腾讯、网易等大的游戏公司,即使在大鱼吃小鱼的过程中,恐怕也很难赚更多的钱。毕竟,游戏也被誉为电子鸦片,因此未来国家很有可能就像烟酒一样,以为了“人民的健康”为由,加征额外的消费税。


这和大钢厂在扭亏之后,大规模向中央上缴利润也是一个道理。


而这种消费税最终能够落实,那么就和昨日沸沸扬扬的对创投LP提升税率类似,从国家的宏观层面上来,就是通过税收的杠杆,用市场出清的模式,来进行供给侧改革,针对某些“过剩”的领域来去产能。


而这个套路,这几年在各个领域已经开始全面铺开了。



至于这些网游巨头们的反击和游说,就别指望了。


我在之前几篇文章中已经说过,目前中国对内改革的两个长期重点,一个是城镇化,一个是教育,这都是百年大计。


而且,这些钱都是中央财政掏自家口袋,会计们自然会精打细算。


所以,就像推动城镇化之前要进行扫黑除恶,避免中央的投入被黑恶势力截留一样。在大规模推动教育投资之前,也一定要对教育的死敌网络游戏进行全面的打压。


否则,那些投入最终都会打了水漂,百年大计也就会成为笑谈。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进一步对网络游戏的监管和改革,绝不是腾讯网易这种公司能够游说改变的。




那么,游戏领域就一定是要被改革的旧动能吗?


其实也不尽然,哪怕是给中华民族带来百年苦难的鸦片,在解决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之后,也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变成了清朝的出口利器。在中国物美价廉的鸦片冲击之下,最后用鸦片打开中国市场的列强们纷纷主动压迫清政府来一起戒烟。


所以呢,同样都是卖“鸦片”,背负着原罪的中国游戏巨头们,他们真正的未来,不在国内而在海外。


随着游戏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整个行业的集中度会大幅提升,大量中小公司将破产,人才涌入大公司的几个少数项目中,大幅整个行业的成本。而剩下的中小公司,也不得不利用大公司送审和客户基础的优势,将产品卖给大公司或者联合开发。


因此,如腾讯和网易等巨头,一方面,拥有国内劳动力成本下滑、产品创新能力增强的优势环境,另一方面,又要面对国内市场在政策引导下大规模的缩紧。因此,势必在危机之下倒逼改革,去主动开拓海外市场。


而随着这几年中国的华为、小米、OPPO、VIVO在全球市场上开疆扩土,大量的游戏厂商势必可以凭借我国手持终端杨帆出航。从东南、南亚到中东和非洲。这些地区巨大的人口红利,必然给中国的游戏巨头们带来巨大的机遇。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监管的方向,对自主研发,面相海外市场,植入中国文化扩张影响力的游戏,将非常容易过审。反之,搞海外游戏引入的中间贩子,搞欧美化的,就像腾讯被突然砍掉的《怪物猎人世界》,将面临日益严格的审查。


而这,就是游戏领域的“新动能”和“旧动能”。


最终伴随着监管,也将倒逼腾讯和网易等巨头们,从旧动能转向新动能,通过竞争迫使他们把重点从躺着割韭菜收智商税,转向AR、VR、AI等科技游戏领域进军,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优势成为“头号玩家”。



最后,今天的文章说的也不仅仅是游戏,如果你把游戏的“致瘾”换成“环保”、“安全”等要素,这个逻辑适用于几乎目前中国大部分正在改革的领域。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065/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创投、网游也要被供给侧改革了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