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伟人已逝,星火长存

毛主席逝世纪念

在四十二年前的今天,一颗巨星陨落,一个伟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他的逝世之后,中国开始了深切的政治变动和体制变革。计划经济的时代逐渐结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幕逐渐拉开。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那个延续了近30年的“毛时代”已经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过去。但毛主席对中国的影响却还是不足以被这数十年时光抚平的,他的思想和人格仍旧像一盏明灯,指引着现在的我们。


笔者比较幸运,在笔者开始建立三观的时候,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已经日渐衰微,所以笔者对毛主席的认识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所谓的极端否定的阶段,没有听从自由派的宣传把毛主席看成一个为了自身权力鼓动各派政治斗争,在中国大地带来浩劫的大独裁者。这样笔者也就幸而在这个问题上避免了暴露自身相对伟人的渺小和无知。事实上,有很多人在年少时产生的对主席的负面观点,但是这些也在他们逐渐加深的对主席的了解中烟消云散了。毕竟,歪曲史实的诋毁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每个人实事求是的心呢?


在小的时候,笔者对主席的印象曾经是2001年版《长征》里唐国强所展现的那个运筹帷幄的战略家、革命家。我还依稀记得我那时学着唱过的片尾曲《十送红军》。这应该给尚不通世事的我留下了最初的关于主席的好印象了。


再长大一点,笔者对主席的印象是中学课文里的那几首气势磅礴的诗词,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当时的笔者看来,中学课本里其他诗人词人的作品,甚至包括辛弃疾等豪放派词人的作品,都没有主席的作品展现出的恢弘气象,主席不愧是改天换地的伟人。在这之后,一些说主席的诗词文学性不够,纯粹是因为政治需要才得以入选课本的诋毁就再不可能被笔者接受了。


高中时,笔者对主席的印象是《恰同学少年》里的那个坚毅的青年。中共武装斗争后的历史当时有太多的文艺作品进行描绘了,那个坚定的领袖形象可能都已经让很多人感到麻木。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部剧里面展现的青年毛泽东不免让人眼前一亮。看到这剧时,笔者比剧中的毛主席稍小,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这样一群以天下为己任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探讨如何拯救积贫积弱的中国又怎能不打动我呢?但也是在那时,笔者也隐隐感受到了和伟人的巨大差距,毛主席敢于在那个年纪和同伴光凭双脚出门游学,靠数百学生军逼退荷枪实弹的军阀溃兵,这样的能力就算是目前的我也绝难望其项背。这些暂且按下不表。

《恰同学少年》剧照

再后来,笔者对毛主席的印象是那个在《我们的法兰西岁月》里露过一面的青年。他在码头送周恩来、蔡和森等旅法留学生上船。当提及他自己为什么不去法国时,他说需要有人留在本国,研究本国的问题,而对于本国的问题,他还了解地太少。在主席此后的革命生涯中,他始终坚持把理论和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而调查分析中国的实际,对主席来说绝非口号和空谈。《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和《寻乌调查》是这一思路的最好体现。《寻乌调查》所做的社会调研极为细致,把一县之内的生产、贸易情况、土地革命现状摸了个门清。现在好多大学生的社会调查报告都没有《寻乌调查》详实清晰,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在历史的下游近100年了。如果再考虑到毛主席做这篇调查仅用了20余天,就更能知道毛主席在社会调查上的造诣了。对社会调查的重视伴随着毛主席的一生,甚至随着“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宣言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工作信条之一。


到了现在,我对毛主席的了解越来越多,在我心中毛主席的形象变成了“纸船明烛照天烧”里那个欢欣的领袖。当这位人民的领袖听说了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之后,他竟开心地“夜不能寐”,满腔的欢愉,化作了两首《送瘟神》。那时的毛主席,想必是非常乐观的吧。具有全新精神风貌的中国人,靠着集体的组织和动员,把困扰万亿中国人民的瘟疫都消灭了,那还有什么是人民不能战胜的呢?就在这样的情绪中,他还写下了“六亿神州尽舜尧”的诗句,不知是对当时参与防治血吸虫病的群众的赞扬,还是他对未来中国的期许呢?


当然,这时的毛主席也是那个坚定地反抗官僚主义的斗士,是拖着中国和中国人民这艘几乎满载着历史包袱的巨轮艰难向前的纤夫,还是那“满路新贵满目衰”中的无奈之人。在新中国,动员起来的群众取得了许多伟大的成就,但党员干部的官僚主义的作风带来的损失也绝不是可以忽视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死了多少人?起码是成百上千万。对于已经建立起现代政府体制的新中国而言,这不可以不说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而这个教训的来源无疑是党员干部的腐化,为了自身的官职,干部们可以欺上瞒下,谎报粮食产量,甚至把外出逃荒的群众都赶回根本没有存粮的故土!在北京的“满路新贵”们靠着自己在行政体制内的特权横行霸道,住所越换越豪华,也难怪毛主席会发出“人民胜利今何在?”的喟叹。但随着整风、纠左等反抗官僚主义的政治运动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不知道毛主席这时对中国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看法?是无奈、悲凉,还是对人民必将胜利的期待呢?


当然,毛主席还是那个在小柜子里珍藏已经牺牲的儿子的衣物的父亲。在毛岸英牺牲后的二十六年里,在新中国取得成就的欢欣中,毛主席会不会想让他的儿子也看到这些成就呢?在遇到挫折的痛苦、无奈和悲凉里,毛主席会不会也想有人和他一起分担?作为人民的领袖,他必须心如钢铁,但在夜阑人静之时,不知他会不会和斯大林一样,轻声呼唤子女的名字?


伟人背负的已经太多太多,在他逝去之时,虽然他所想看见的理想国度远未建成,但想必他当终于可以放下他所需要背负的负担之时,他一定也是轻松的吧。当下的中国虽然离那“六亿神州尽舜尧”的目标的差距仍是不小,但欣慰的是,我们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建成这样的社会的希望。物质的生产日渐丰富,人民的受教育程度也逐渐提高,人民已经越来越有能力把握住自身的命运。那个毛主席所期盼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所发出的光芒已经如初生的旭日般越来越闪亮了。而新世纪的共产党人,也一定会秉着毛主席留给我们的星星之火,朝着理想奋勇向前。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12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伟人已逝,星火长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