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王陶陶:勿慌!为何“公私合营”不会再现?

这几天,吴小平一篇题目为《私营经济离场》的文章震撼了公众,该文正好发表于“国进民退”的大背景下,与当前空气中的焦虑形成了共振,进而在社会舆论的海洋中激起了千层大浪。

面对这一情况,官媒《经济日报》和《侠客岛》迅速驳斥了吴小平的认知,刊登了多篇文章,重申了中国社会对“民营经济”的容忍,以安抚人心。

不过,似乎还有很多人抱有忧虑,在此,我想为大家再安个定心丸,即——仅从现实的情况看,重返计划经济都是不可能的,当前的中国社会绝不可能再出现当年那种“公私合营”的现象。

首先,政府任何对有产者或资本家的成功公有化,都必须依赖于一点,即政府的权力基础扎根于穷人。

与大多数想的不一样,在现实政治中,政府的力量并非万能,历史上政府多次对富有者财产征收的努力最终失败的原因(清教徒革命、北美革命、法国大革命、清末辛亥革命),就在于其无法获得穷人的支持,粗暴的征收反而促成有产者与穷人的联合反抗,进而瓦解了政权的根基。

实际上,若想成功接收富人财产,政府必须获得穷苦大众的真正信任和支持——英国议会、荷兰、法国式的三级议会即是如此,在与议会的斗争中,国王必须依赖贫穷的市民阶层才能有力量征收有产者的财产——历史上所有成功对有产者的征收都是如此,这是千年不易的政治大道。

三级会议就是关于人类社会政治力量分布最典型的模型,政府、穷人和有产者,历史经验显示,孤立的一方无法真正改变现状。

当前的中国致力于发展经济,巩固秩序,现实基础决定了我们并非民粹式国家,也不可能成为革命式民粹国家,所以,现实决定了当前中国不会再有这种可能性。

其次,中国当前的经济和社会形态完全无法承受全面公有化的冲击。

由于国有企业效率相对有限,不得不依赖于行政垄断,很多情况下难以适应国际竞争,这就意味着一旦全面国有化,中国将不得不更加严格地限制中外贸易,这是中国经济无法承受的——但在1956年,中国与西方的贸易交流是近乎隔绝的——拉美国有化的国家,大都伴随着关税幅度的急剧提高;

而且,由于人员成本很高,国企在容纳就业方面无法与私企并论,一旦全面公有化,失业问题就会出现失控。除非实行城乡二元化和更苛刻的户籍政策,否则不足以应对这种冲击——但这意味着居民消费能力急剧降低,反过来将伤及这些企业——如果他们被国家完全控制的话。事实上,1956年公私合营后,伴随着失业率失控,随后就开始了更严苛的城乡二元化政策。

而当前的社会,根本没有实行全面国有化的内外环境。

最重要的是,国企全面垄断对于政府财政来说,很可能是压力而非财富。

从1949年到1985年的财政历程来看,一旦私企被消灭,伴随着居民财富急剧降低,很多国家控制的企业将因丧失有效的市场而沦为依靠政府补贴生存的吞金巨兽,这对政府来说是难以承受的——对于那些利润微薄的制造业来说,这种负面效应更为明显。1986年的苏联财政、1998年的中国财政,以及当前的古巴财政问题,都证明了这一点——相比之下,这些私企的生存还可以为政府缴纳税款。

所以,国家绝不会让私营经济离场,这不仅仅与政府的理念不符,也与当前的时势和政府的利益不符。除了少数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公众号,不会有多少人认可、赞同这种政策。

事实上,当前的国进民退,仅仅只是政府财政困境下的政策表象。真正的未来大方向是:

政府可能会更多涉足那些盈利丰厚的产业如新兴互联网等,同时对那些容易亏损的政府产业如教育、医疗、养老等不断放手,并交给市场运作,这才是一个政府在财政困境下的真正可预期走向。

因此,国人根本不必恐慌,要相信国家,相信这个伟大的民族,要懂真正的历史规律。在当前的复杂情况下,只有真正认知和视野,才足以做出正确判断。笔者和大家一样,虽然看到吴小平文章那一瞬间非常生气,但也很快醒悟到:

私营资本离场是不可能的,这不是意愿决定的,而是时势和利益的必然。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15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王陶陶:勿慌!为何“公私合营”不会再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