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后沙:安倍晋三22次会普京,为什么反离目标越来越远?

几乎每一次与普京会面,安倍晋三都会提出“北方四岛”问题。

在俄罗斯举行的远东经济论坛上,两人已是第22次会面。9月12日,普京突然提出,俄罗斯愿意在没有前提条件的情况下缔结俄日和平条约。并强调这并非开玩笑。


坐在边上的安倍晋三,听清楚耳机的同期翻译后,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显然日本人的应对方案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如何回应?必须权衡国内反应与美国的态度。


同一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表示“日本不会改变解决四岛归属问题后再缔结和平条约的立场”。


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又重新开始了。


“北方四岛”不仅仅关系到领土问题,经济问题,还有日本的战略安全问题,只有搬开这个障碍,才能为日俄发展铺平道路。才谈得上在中俄关系之间打入一个楔子,在战略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


普京将还岛与缔约脱钩,改变了原来模糊的态度,外媒说他被安倍搞得不耐烦了,干脆年底就缔约,“北方四岛”不再是前提,日本不同意拉倒。


这逼得日本必须调整谈判策略,“北方四岛”就像诱饵钓着日本,它冒着得罪美国的风险一再与俄罗斯进行经济合作,就是想趁着普京在位时,一举搞定“北方四岛”问题,现在却面临蛋打鸡飞的结局。


一旦俄罗斯坚持脱钩方案,那么几十年来的缔约+还岛方案将被废弃,安倍得到了与努力方向相反的结果。


日本在中国舆论印象中总是机智精明,俄罗斯则是粗犷蛮横,对不对?


安倍更是为了国家利益,不惜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不得不佩服,对不对?


那在“北方四岛”问题上,精明努力的日本人怎么会如此狼狈呢?


话说从头


“北方四岛”问题与中美苏日之间的战略格局变幻,就不说了,篇幅有限。先大致一下日俄交涉的经过。


鸠山一郎于1954年12月上台组阁,就急于推进日苏,日中邦交正常化,而外相重光葵则非常消极,这给后来日苏谈判埋下了隐患。


日苏不建交,苏联手里有一票否决权,日本就无法进入联合国,1952年9月,苏联就使用过否决权。其它四个都支持(包括蒋政权)


1955年1月7日,苏联驻日(占领)首席代表杜莫尼斯基拜会了可能出任首相的鸠山,25日表示愿意谈判北方领土问题。因为鸠山反对吉田茂实行的“从属美国”路线。


3月18日,鸠山以254票,击败铃木茂三郎(160票)再次出任首相,重光葵仍然是副相兼外相。


6月3日,鸠山任命松本俊一(驻英大使)为全权代表,在伦敦与苏联谈判。


苏联驻英大使马立克为全权代表。


双方谈的是《日苏和平条约草案》,一开始谈判比较顺利,谈妥的有:


渔业协议


通商协议


尊重主权及互不干涉内政


苏联放弃赔求要求权


实现日本加入联合国


分歧:


归还战俘。日本要求将失踪的一万多人全部归还。苏联表示这些是在西伯利亚的劳改犯,刑满遣返。


海峡通行权。苏联允许日本商船可在根室 ,宗谷,津轻,对马自由行,但军舰不可以,日本反对。


军事。要求日本放弃美日军事同盟,日本说臣妾做不到呀!


以上分歧都可以谈下去,北方四岛却难以解决。


日本要求全部归还。


苏联则要求日本全部放弃,承认苏联主权。


谈了两个月,双方无法达成协议。马立克却在8月上旬,在非正式场合暗示苏联可以归还色丹,齿舞这两个靠近北海道的小岛。


松本第一时间请示了直接领导重光葵,重光外相训令松本,必须按原要求坚持下去。


苏联放出善意的目的是,还你两个岛,其它就不要再BB了。


9月13日,见日本不肯妥协,莫斯科态度突然恶化,回到原来立场。


重开谈判


日本内阁总辞职,鸠山第三次组阁。1956年1月17日,重开伦敦谈判。


日本要求苏联无条件归还国后,择捉,色丹,齿舞四岛,就是延续到今天的北方四岛。


马立克代表则表示,苏联会在和平条约签定生效后,归还色丹,齿舞,其它岛屿明确为苏联所有。


3月20日,谈判停止。


3月21日,苏联以保护鲑鱼,鳟鱼为由,禁止日本渔民到该海域作业。这样,日方不得不主动要求再次谈判。


5月14日,日本农业相河野一郎与苏方农业部长,最终谈妥,日方渔民可以在苏联监督下捕鱼。


苏方让步,缓解了鸠山内阁的国内政治压力。7月13日双方进入和约谈判。


谈判级别升为重光葵外相与苏联外长谢彼罗夫。


重光葵方案:


“齿舞,色丹在和平条约生效后,必须归后日本。日本不再坚持对择捉,国后两岛的主权要求,但是和约上不写明,而日本实质上承认归苏联所有。”


面对日本让步,谢彼罗夫请示苏共中央。赫鲁晓夫拒绝了这一提议,他要求两岛归还后,其它必须写清楚为苏联领土,不能以默认形式存在。


赫秃子很有远见,日本连《和平宪法》都要明里暗里去改,一纸不写明的和约,日本在拿稳两岛后,肯定还会折腾。


9月鸠山与重光商议后,觉得拿回两岛,明确其它,可以接受,决定亲赴莫斯科谈判。


这样,北岛四岛问题将在1957前得到解决。苏联占领四岛的依据是二战结果,并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当时作为红军出兵的条件。


苏联同意还二留二,也承担着相当大的压力,双方都可以接受。就在日俄即将达成协议的关键时刻,却被人强行打断。


美国插手


一直闷声不响的美国终于跳了出来。


9月7日,美国国务院向日本驻美大使谷之正递交备忘录,承认北方四岛全都是日本领土,坚持支持日本拿回四岛。


经过媒体报道后,全日本为美国的态度兴奋不已,民众并不知道从老毛子手里争回两岛何等不易,在舆论推动下,反而认为鸠山内阁出卖了日本利益。


同时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重光和松本途经伦敦时,威胁日本人:“如果日本接受苏联方案,美国将永远不归还冲绳群岛。”


1983年松本写下了回忆录《莫斯科上空的彩虹》,解密往事,揭露美国破坏谈判的行为。美国不承认,反证死无对证。


美国把当时日本逼到了绝境。拿两岛,国内政治上扛不住,要四岛,怎么做得到?


1956年10月19日,苏日建交,发表《日苏共同宣言》第九条:两国继续和约谈判,和约缔结后,归还两岛。


至此,和平条约与还岛正式挂钩,后来的问题都因此而起。


死结难解


安倍晋三想单独谈两岛问题,而普京要和平条约,因为《宣言》依然有效。


日本最接近北方四岛是在苏联解体后,那时俄国被民主了,经济休克,考虑过把岛屿打包卖给日本,三百亿美元左右就OK。但日本人没有抓住机会,后来,俄罗斯政要提出将四岛租借给日本管理99年,换取日本投资,“精明”的日本人也错过了。


最终叶利钦搁下了这个想法,卖掉阿拉斯加的教训不会不记得。


中国与苏修有一段时间势如水火,边境双方陈兵百万,80年代在北方四岛问题上,偏向日本,支持日本找莫斯科死磕。


苏联解体,画风一变,中俄背靠背,中国不可能再去支持日本。2011年2月15日,NHK报道,中国和俄罗斯准备共同开发北方四岛的渔业资源。


中国外交部表示不了解情况。半官方组织说是企业行为,经济合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俄外长拉夫罗夫则公开欢迎中国,韩国参于开发。深深刺痛了日本的小心灵,美国这时不管不问了。


日本最渴望的结果是既不影响美日同盟,又能单独谈下色丹,齿舞。

安倍缠着普京多年,就是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安倍在2016年将经济合作与领土问题脱钩,迎合了普京的想法。


2016年9月,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安倍向普京表示出强烈合作意愿:


一,投资俄罗斯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一万亿日元。


二,日本企业参与当地基础设施建设。


三,提供贷款,帮助俄罗斯建设远东石油,天然气等工厂。


12月,普京访日,双方避而不谈还岛和缔约问题,只谈经济合作,努力维护正在升温的日俄关系。


然而,反对安倍的政治力量和舆论严厉批评安倍,说他营造的“日俄良好合作关系”是自欺欺人,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请敦促普京还岛。


俄罗斯则忙着择捉和国后两岛上修建220项军事设施,以断绝日本人发起军事偷袭的念头。


普京态度非常明确:


一,岛屿不可能以交易方式出卖。


二,历史问题,是日本战败的结果,俄罗斯本无谈判余地,但出于善意,同意谈判。


三,日本不要用经济合作来威胁俄罗斯,更不要跟着美国制裁俄罗斯。


为什么安倍对普京不死心?因为普京刚一上台时,曾答应过缔约之后归还齿舞和色丹两岛,也就是说,那时普京还是承认苏联方案。


但是,森喜朗首相认为普京好对付,说归还两岛之后,还要谈择捉和国后两岛的归还问题。结果森喜朗下台后,俄罗斯连两岛都不愿意谈及。


日俄矛盾尖锐,分歧巨大,但以俄罗斯目前国力,不是没有可能妥协。


普京这次把话说“死“,日本除了改变策略外,按老套路已经走不通。从地缘政治格局来说,普京拒绝了日本想将中国塑造成为日俄共同威胁的潜在意图。


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隐藏着很深的战略考虑,安倍会继续努力改善日俄关系,决不会怒而交恶。


日本没有外交自主权,这是致命伤,美国从全球战略角度考虑,决不会允许日俄关系加深。特朗普上台后,安倍访问美国时,特朗普就明确告诉他,改善日俄关系需得到美国同意。

一味指望俄罗斯在其它地方压力下向日本妥协,相信金钱的力量,只能离目标越来越远。


方向错了,一切白费劲,废除《美日安保条约》才是正路,否则,狗狗永远是狗狗。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16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后沙:安倍晋三22次会普京,为什么反离目标越来越远?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