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后沙:“九一八”时中国输掉的另一场战争:舆论战

“九一八”事变距今已有八十余年,从这一天开始,中国东北沦于敌手,数千万同胞终日苟活于侵略者的刺刀和铁蹄之下,资源被掠夺,人民被欺凌。


无尽的荼毒,无端的横祸,稍有失言可能性命不保,说你“赤党分子”便是灭门之灾。东北人民以歌为泣,以血为书,号恸之声天地可闻。

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政治,军事,外交,社会等方面著作已经很多,但对日本人的“舆论战”却涉及不多。


实际上,九一八舆论战到今天也没有完全结束,有的“历史发明家”正忙用八十多年前的“史料”来证明九一八还有另一个“真相”。


这些“史料”貌似珍贵,其实无非就是当年关东军宣传材料一部份。


日本制定侵略中国战略框架后,舆论战就已经开始部署,从层面上来说有两种:


一,国内舆论引导,团结日本社会,相信战争是为了保卫日本人民。


二,国际舆论引导,彻底破坏中国形象,颠倒战争责任,孤立中国。


日本国内层面就不说了,内阁和军部控制一切。


舆论战主要是在国际层面,以及对华宣传,它不但要在国际获得舆论优势,还要在中国培养它的代言人。


九一八的国际舆论


中国东北被公然侵略之后,中国在国际舆论上被动到什么地步?


九一八是不是一场战争?竟然模糊不清。它看起来似乎不是战争,中国军队没做多少抵抗就撤退了,南京也没跟东京宣战。


巴黎,伦敦,柏林,纽约媒体在谈论此事时,一开始把这一切当作是一件小事。


如果不是战争,那国际反战运动等组织就不会发声抗议,连侵略和非侵略都不用讨论。


1931年10月21日,事变过去一个多月,共产国际看不下去了,东方部部长,芬兰人库西宁召集各国共产党代表开会,严厉批评了法国英国德国等共产党报刊没有反战声音。


库西宁说,日本人行为比战争更恶劣,中国的城市被轰炸,居民被大规模屠杀,这难道还是不是战争吗?日本人的诡辩是满州没有发生战争,中国根本没有发战争,你们怎么能相信?


共产国际执委会责令各国党刊要发表反战呼吁书,并改正错误立场,没有发表呼吁书的一律警告处分。


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当时整个国际舆论对日本暴行是非常麻木的。而莫斯科官方跟南京政府关系坏得一塌糊涂,1932年蒋介石调整外交政策后,才恢复关系。


蒋介石知道日本人可能在秋天动手,但他的宣传重点是“剿匪”,对日本则采用“不刺激”方针。9月12日他在石家庄跟张学良提到:“他们(日本人)嘴大,我们嘴小,倘若抵抗,国际上就不好说话了。”


9月22日,蒋介石在南京国民党党部大会上说:“我国此刻必须上下一致,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愤,暂取逆来顺受之态度,以待国际公法之决断。”


指望国联给你公理?和平?国民党这种态度,已经决定了它在军事和宣传上的失败。


舆论引导是战争的重要部分,宣传到位,可以使自己代价减少到最低,甚至兵不血刃,宣传失败,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疲于奔命。


蒋介石不是不重视宣传,而是方向错误,全力宣传“剿匪”,1928年5月3日,日军制造了“济南惨案”,5月9日,汪精卫从欧洲来电,表示要纠合在欧同志,为之宣传,巴黎的胡汉民也来电表示可以承担国际宣传之责任。需要蒋介石提供日军暴行图文材料,告知全世界“济南惨案”之真相。


蒋介石却非常谨慎,到5月17日还要求请示是否向报纸披露的刘峙表示“对日案切勿擅自通电发表。”


之后,南京的国际宣传就一直非常薄弱,要经费没经费,要地位没地位,负责人只是股级,科级官员。


九一八之后,11月17日,外交委员员下面才设立了“国际宣传组”,由陈布雷,罗文干负责,这才有一个专门针对日寇的宣传机构。


在欧洲的顾维钧等人,则以个人名义进行宣传,跑到日内瓦(国联所在地)散发材料,巴黎的爱国留学生团队与东北学生会一起跑报馆,送文章,办演讲等等。


在日军侵略中国之时,海外中国人最能感受到舆论上的无力,他们的拳拳之心可嘉,但在国与国层面的舆论战来说,散松的,个人的,完全打不过日本的整体宣传力量。


另一个问题--经费,一封从上海发到巴黎的电报,当时价格是五字八元,而宣传经费不到一万元,你在国内向海外发一篇揭露日军暴行长电文得多少钱?写信,时效性就没有了,日本人的谣言满天飞。


国内呢,电台干不过日本人,在电影方面,国民党拍很多实地纪录短片,想让外国人了解东北人民的悲惨境地,但是租界电影院不让你播,连片头一分钟买广告播放都不行,因为人家跟日本又没翻脸。


1932年,为了粉碎伪满州国的谎言,中国的大学教授,学生,银行界的精英,爱国资本家自发地出来,利用个人关系向外国人宣传,才有了一些好转。

当时参加第十届奥运动的刘长春,在前往洛杉矶时说:我是去揭穿汉奸和日本人谣言的,让世界知道中国东北真相,比赛成绩不重要。


1932年11月12日,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才有了功率75千瓦能覆盖到夏威夷的电台,耗资40万大洋。每天播送11小时,语言有中文,日文,英文,法文等。


电影方面,由陈果夫负责,国民党宣传部批款,抗日电影一般是500大洋,好一点是1000大洋,1934年在蒋介石干涉下才批了十万大洋,拍了上百部。


日本人的反宣传影片有多少?1000多部,而且大多数请了中国人来演,有多少中国人被毒害?这宣传战怎么打?后来这些为满州映画拍戏的明星会被判汉奸罪。


日本人的宣传


甲午战争之后,日本人就着在中国舆论布局,最卖力的是日本知识界,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内藤湖南的《中国政治无能论》,矢野仁一的《中国无国境论》,稻叶君山的《中国愚昧论》等,以学术名义一波一波向国际涌去。


九一八前,日本舆论重点炒作“东北问题”,手段有:


满州被赤化之危险,


日本利益需要保卫,


各国利益需要保卫,


日本人口过剩,


满州人民有独立之意,


日本对中国决无领土野心

……

同时,日本议员纷纷前往欧洲,北美,联络感情,宣布日本的远东共荣计划。


因为北伐军歌曲里有“打倒列强,打倒列强,大联合!大联合! 打倒帝国主义”之词,被日本死死抓住,说中国人排外,民族主义高涨。


中国人排外,野蛮,这个形象被塑造成功后,什么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济南惨案,肯定都是中国人激怒了日本人。


舆论战就是这样,当你被植入一个思维逻辑后,你跳不出这个圈子,凡事都是中国人有错在先。


九一八刚刚爆发,《朝日新闻》就一口咬定是中国排外举动导致情形恶化。


不是国联谴责日本,反过来日本要求国联要注意“中国人的排外运动,反日运动,中国遵守条约以及外国人安全”等问题。


然后,通过汉奸去豫鄂湘赣等红军活动区域去收集“反日”材料,汉奸把“证据”交给日本人后,可以换钱。日本人再将“证据”加工成手册,以日文和英文印刷,送给各国外交使团。


日本人的舆论战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既可以离间中国与各国关系,又可以瓦解中国人斗志。


日本在国际上反而成了“自卫者”,一个在中国领土用枪炮“自卫”的自卫者。


国民党机关机《中央日报》九一八之后,基本就忙着辟谣,南满铁路明明是日本人炸的,但谣言起来时候,《中央日报》就得辟谣。


舆论被动到什么地步?我们是被侵略一方,却天天忙着自证清白。


如果不是后来广大农村抗日根据地的宣传是由中共主导,这战怎么打?


国民党一开始就没宣传战略,军事战略也没有,走一步算一步,现在在小岛上还不是一副可怜样?天天忙着自证清白。


历史硝烟早已散去,今天,打着学术名义为“关东军”招魂的小丑难道没有了吗?南满铁路谁炸的?“真相”又来了,它们是打算推翻东京军事法庭的结论吗?


纵容这种“学者”横行网络,带出来的只能是“精日”败类。

九一八,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用忍让来平息对手的欲望,用惨状来博取友邦的同情,用失地来勾起豺狼的争斗,想都不要想,一切只能靠自己的强大。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186/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后沙:“九一八”时中国输掉的另一场战争:舆论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