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顾子明:马云看衰传统制造企业背后的逻辑

最近几天,被“退休”新闻包围的马云,人如其名,马不停蹄的在大量活动穿插中走马亮相。

从杭州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云栖大会,到上海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和天津夏季达沃斯。准备从公司退休的马云连续重磅亮相,似乎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政治和经济的舞台。

不过,最近马云演讲,一改其教别人“如何创业成功”的传统形象,转变为教别人“如何避免失败”,并对经济形势,以及传统制造业企业表示非常的不乐观。

譬如说:

未来10到15年,
传统制造企业会非常痛苦。依靠传统资源消耗性企业,挑战会越来越大。
在过去20年,中国的经济工作会议中,几乎都会有“经济形势错综复杂”这一句,说明这是常态。但
(形势)坏的时候,容易诞生了不起的企业。
顺风能跑不奇怪,
逆风时候能跑,才了不起。
如今不少中国企业已达到一定规模,但没有经历过打击,没有经历过经济周期,公司就不值钱,
抗打击能力非常重要
自信不是相信明天就会好。自信是
明天不好,也能活下去
顺应时势,
未来几年少做事、做好事,做对的事,
不要捞浮财

甚至面对经济下行应该怎么做,马云还举了一个例子:

家长让三个孩子出门取东西。天下着大雨,老大穿好雨具,老二带上雨伞,老三什么也没有。结果,老大仗着有雨具,把腿摔断了,老二仗着有雨伞,把腰伤了,只有老三在山洞里,认为暴风鱼总会过去的,躲过了大雨,把东西顺利取回来了。

其实,把马云这个故事翻译翻译,就是“冬天来了,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马云做出如此判断的依据,在于他判断,本次贸易战不可能在两个月、两年内解决,要有二十年的长期思想准备,因此必须要踏踏实实做好自己。

“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

这位风清扬引用了《九阴真经》,对中美贸易前景,做出了他的展望。

今天下班接儿子去治牙的路上,问儿子今天在幼儿园学了哪些单词,儿子说了“farmer”,并告诉我这是“农民”的意思。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我小时候,同学们在刚学了farmer这个单词之后,之间相互骂对方是farmer(农民)。也许,这也是当时城里人的一种自豪吧。

直到很久之后,接触到国外的信息之后,我才明白自己这个“城里人”是井底之蛙。farmer在外国指的是富裕的农场主,人家有权有势。我们这次关税第一波反击,就是逼着美国的farmer(农场主)给特朗普施压。

说起来,当年的幼稚,主要是视野的不同,知道中国有大量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却不知道美国有大量富裕的农场主。

而随着知识的累积,我也进一步明白了,未来农业的发展,是像工业一样,朝着规模化方向,大规模的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但是,我们却不能模仿美国人那样做,因为农场的建立,在残酷的流血之下进行的。

美洲能拥有在大量的农场主的根本原因,在于美洲的的农民,绝大部分已经被欧洲人带过去的“枪炮、钢铁和病毒”杀绝了,譬如巴西原住民人口只占5%,美国曾经上亿的印第安人,如今仅剩的几十万龟缩在保留地。

同样,以英国为代表,资本主义早期的发家史,也是建立在“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之上,大量农民被剥夺土地之后,成为无产阶级的工人,为资本家们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廉价劳动力再加上圈地运动积累的资本,迅速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崛起。

所以呢,有些时候我们也不能完全学美国,照搬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如今我们不可能模仿英国实施暴力拆迁般的圈地运动,更不要说,美国的规模化农业,是建立印第安农民被干掉了99%的基础上,美国的工业化,是建立在南北战争阵亡人数远超一战二战之和的基础之上。

毕竟,你我和印第安人都是黄种人,你能保证你是那幸运的1%躲过一劫,然后还在内战中不被派做炮灰?

想明白每一个毛孔都是鲜血的资本主义,他们的原始资本是怎么积累,再琢磨琢磨你是不是原始资本积累所需要的“代价”,大家就会明白自己的屁股在哪里了。

所以呢,中国不会采用英国暴力拆迁的“圈地运动”,我们用城镇化和棚户区改造,来推动农业规模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用时间的力量和定向的财政支持,慢慢冲淡和缓解改革带来的痛苦。

但是,效率和公平只能二选其一,为了追求效率,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搞起了各种的特区,来实现效率方面的高速追赶,愣是用40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上百年才完成的进步。(甚至江沪浙包邮区的经济,在发达国家中也算中等偏上了)

同样,面对即将到来的互联网革命引导工业转型,相信所有国家都会再次面临历史上,农业集群化和工业产业化过程中出现的分裂和阵痛。

而每个国家的历史,也都会决定了他们走不通的道路,譬如英国继续他的“圈地运动”赶人,忍痛退出欧盟,而美国继续南北战争时期的“两党分裂”,开启国内的大撕逼。

而中国在迈向互联网工业化的道路上,必然又会像拿起改革开放时的双轨制,在一些特区、试点城市推动产业升级,追求先富带动后富,以实现最终的共同富裕的同时,避免结构落后地区,过快改革对落后地区带来的巨大冲击。

于是乎,有了雄安,也有了海南,有了大湾区,也有了长江经济带上那一颗颗的明珠。

但是,就像英国需要忍受退欧剧痛,美国需要忍受两党内战剧痛一样,我们也会面对宿命的双轨制剧痛,像20年前一样,大量的落后产业势必将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关停并转”,把道路和市场让出来,给新经济起航。

这也就是马云今天说的,“未来的10到15年所有的制造行业所面临的痛苦远远超过大家今天的想象。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并且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所以我们要理解,中央一系列积极的财政政策的背后,本质是替这些传统制造企业和就业人群,在改革的剧痛之下,争取更多的准备和缓冲空间。

政策上争执的主要方向,在于对于这场手术,究竟应该打多少的麻药。

危机危机,危中也会带来机遇。

20年前的数千万过剩产能的国企工人被迫大下岗,让大洪水和东南亚金融风暴之下的中国一度风雨飘摇。

但是,就在大下岗的第二年,马云在杭州召集了他的十八罗汉,马化腾在深圳仿制出了OICQ这个QQ的前身,李彦宏抛弃美国的阳光和空气回国创业,刚毕业的刘强东在中关村卖光碟.......

恐怕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几个愣头青能够闯出如今的这么一番事业,谁也没有想到互联网技术,竟能够如此的改变我们的生活和世界。

而技术的转移,往往是新产业爆发的根源。

就像没有军用技术的internet民用化,就不会有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没有军用技术的GPS民用化,就不会有美团、滴滴这些新独角兽。

未来,随着全球进入一个新的竞赛周期,大量的军用科技势必会加速民用化,届时大量的新产业和商业模式必然会加速涌现。

这对新动能是利好,但是对旧动能却是打击。

当资金向战略新兴产业开启转移的时候,势必引发传统产能出现资金紧张。而且,待新产能迸发之后,就像阿里干掉了旧零售,腾讯干掉了短信那样,零售和短信这样曾经的超级暴利行业,如今却在新动能的打击下变成了一地鸡毛。

那么,我们能拒绝改变吗?

记得高中课本里面有一段,《触龙说赵太后》,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我今天给孩子治牙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孩子痛哭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治这几颗坏牙,他所有的牙也都会坏掉,为了孩子以后着想,现在必须忍痛下这个狠心。

同样,面对马云说的“要做二十年的长期准备”。目前国内大量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以及过剩产能,在供给侧改革推进之下,不要以为像小孩子那样“哭几嗓子”,就不会被“拔牙”了,哭最多只能晚几天再“拔”,多打点麻药再“拔”,但是“拔牙”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共同作用的,是不明白道理的“小孩子”无法阻挡的。

冬天来了,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这句话对绝大部分人,都有效。 关联文章: 马云的“平头哥”和未来的总参谋部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209/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顾子明:马云看衰传统制造企业背后的逻辑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