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造假时代,被扭曲的“大数据”

这个世上假的东西太多,从科技创新、医药疫苗、大数据、到“民族企业”、到“慈善家”、到“商业领袖”,再到大明星的脸和胸,以及有钱人的节操,没几个靠谱的。


正经不掺水的,大概只有平原君可怜的几万个粉丝,和平原君一样老实,一样坦诚,一样傻,一样穷......


大概——只有穷才是不掺假的


前不久郭靖宇导演发文大骂各大电视台,说他们的收视率公然造假,而且是收费造假,一集90万,不给钱,你好剧收视率就上不去,给了钱,哪怕是烂到叫人牙酸的烂剧,都能收视率上天。


郭靖宇导演的《娘道》被某卫视购买以后,迟迟没有安排档期。卫视总监称,要按规矩办事,不花钱买收视率就不会播出,而且买收视率找谁也是这名总监指定。郭靖宇说,对方指定的“能搞定收视率的大神”开门见山“90万一集,还不保第一名、第二名”,这么算下来,80集的戏一共要花7200万元买收视率。而这家卫视买下《娘道》的价格才130万元一集,总共1亿多人。



很多人要问:刷假的收视率有啥意义?当然有意义啦,造假是一门生意,造假是有收益回报的,不然谁费那劲干嘛?


收视率不是给老百姓看的,是给傻逼土豪广告商看的,人傻钱多,看这个节目收视率高,好,他妈的,老子就在这儿投放广告了——不要用脑,多喝六个黄桃


收视率直接关系到制片方、电视台、广告商的既得利益。制片方和电视台为了更高的效益,广告商为了投放广告的效果,只能拿收视率做标准。


怎么刷收视率呢?太简单了,他们可以收买样本家庭的收视率统计设备、远程干扰服务器获取数据等方式来操纵收视率。


我听了这种烂事,一点都不觉得兴奋,朋友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步入中老年时期了,看到这种社会丑恶现象怎么不批判一番?你肯定是忘了初心。


我说放屁,你才忘了初心,你先解释解释你家公司出的那个艾瑞的大数据报告吧......他立马绿了脸。他是做电商的,他家公司动不动就找艾瑞出个大数据报告,艾瑞收钱吹牛逼,能把他家公司什么用户数、日活、GMV增长吹上天。


这个艾瑞,可不是什么野鸡数据分析公司,人家挂着工信部的名头呢。号称有多少专家,多少智库成员,数据分析体系多么强大。


我在企业上班的时候也和他们打过交道,当时我们出了一个新产品,需要吹一吹,所以就要拉艾瑞这样的大数据机构站个台,我们自己把自己的用户数、日活、增长速度先吹了一下,大概是乘以6,报给了艾瑞。


艾瑞的小伙伴一看,嗤嗤冷笑:”你们花上百万就为了出这么个报告?这不是自黑嘛?太保守了,这样吧,我帮你们改改,放心,我们是专业的。“


后来我们接到报告的时候吓了一跳,甚至不愿意这份报告在媒体上出现,为什么呢?按照他说的,咱们那公司现在早就上市了,那体量,可以和淘宝打个有来有往了。


现在可好,艾瑞的数据实锤造假,给钱就帮你吹,不给钱就给你瞎编,这回东窗事发,艾瑞的所有高管集体失联,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9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国内著名数据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多名高管失联,其中包括艾瑞咨询董事长杨伟庆、艾瑞咨询CTO郝欣诚等。



现在各大企业一个个跳出来怒骂,说艾瑞垃圾数据公司,欺行霸市,收数据保护费,老子们被它坑了许多年了。


我听了又忍不住要冷笑,妈的,现在一个个义正词严的,当初一个个赶上门送钱,比谁都积极。难道这样的造假专业户,不是自欺欺人的骗子们集体养大的吗?你们自己爱穿皇帝的新衣,自然就会有专业的骗子上门服务啊。


造假的又岂止是电视剧收视率?电影票房、豆瓣的评分、微博的热搜、知乎的问答、百度的推荐、app的下载量、乃至于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哪里没有公关水军操作的痕迹?哪里没有假?


君不见一些演技稀烂的明星,一些哗众取宠的公知大V,随便在微博一挂,就是几千万粉丝,随便说句狗屁不通的话,放个人云亦云的屁,照样是几百万几千万的阅读和转发,比古代皇帝老儿的圣旨都威风。





最近,有个大的传媒中介找我接广告。


他们看我阅读量还可以,就问我多少粉丝,我说不多,才几万,他们说,那么少?你怎么不花钱刷一刷?花不了几个钱!你把阅读量和粉丝都刷上去,几十万粉,篇篇10W+,我也好给你接大单啊。


我说:“卧槽,这也能刷”。


当然能啊,然后他们就给我推荐了好几个专业刷粉刷阅读的服务商,粉有真粉,也有假粉,阅读有真阅读,也有假阅读。掐指一算,还真花不了几个钱,但是老子十分动心,然后拒绝了,为什么呢?因为作弊、造假这种事情,就像是吸毒,一旦沾上了,戒都戒不掉。老子年纪轻轻,可不想变成个瘾君子。


就跟我以前玩单机游戏《三国群英传》一样,忍不住就想开后台秘籍,作弊弄一套神装,打着打着,就失去了探索的乐趣,变得索然无味了,然而每次开新盘,都忍不住会作弊,作着作着,又索然无味了。


这到底在欺骗谁呢?欺骗的只是自己的眼睛和大脑,获得片刻的多巴胺,春药用多了,必然会阳痿的。


所以,我还是很喜欢现在这个状态的,发不了财,也饿不死,每天和自己的粉丝们吹牛逼,甚至掐架,有了不同意见,还能兴致勃勃在评论区吵一下午,是在是人间乐事。


我就怕到了许多超级大号那个状态,粉丝几百万,篇篇十万加,其实已经没法做自己了。




有时候,我们自嘲”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却发现,资本家有时候也挺蠢的,被自己的公关骗子们忽悠得团团转。


比如说,一家世界五百强、民族企业要对外展示自己了,他们就会下单、投放一些自媒体大号,他们肯定不会找平原君这种嘴巴刁毒的喷子,因为太真实了,他的粉丝也很真实,同样是些嘴巴刁毒的雄辩之士,骂起人来一个个赛过两军阵前的唐国强。


你想想,如果找了平原君这种,要么只能关评论,要么下面评论肯定是炮火横飞、电光闪烁、有如世界大战,能把那个企业和他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你想想,他们的公关敢找我么?


他们会找那种”XX科技“、”互联网XX“、名字一个个逼格满满,一听就高大上,但背后肯定不是一个活人的自媒体号,先花钱把阅读量刷到10w+,然后再开始找一群人在下面评论,那个评论相当的和谐,一水的歌功颂德,连句式都不带变的,只在前三排假装来个渔樵问答,装得很专业的样子。


你肯定会惊叹?这么假,对,就是这么假,你要问,资本家是傻逼吗?这么好糊弄?对,资本家确实有不少傻逼,就是很好糊弄。他们只会看结果,什么是结果呢?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他们喜欢看数据,什么数据?百度指数、新浪指数、微信、微博的阅读量,评论的好坏。他们根本没时间去搞清楚这些狗屁阅读量是怎么来的,这些评论都是写什么狗屁东西。


有时候不能怪资本家,他们没工夫,一般都交给公关团队,然而中国的大部分公关团队水平臭屎一般,只能去找那些外包公关公司来解决,这些公关公司手上有资源有渠道,但是对业务根本不了解,那么就只能写个四平八稳狗屁不通的文字,专业词汇满天飞,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你想,这种狗屁文章会有阅读量吗?读者根本一眼都看不下去啊,古人说,好文章一字一珠,这些文章,是”一字一屁,千金不易“。兄弟们可以去搜一搜每年618、双十一、已经各种XX互联网峰会期间各家企业在网上发的水文,几千万字里头,都找不到一篇说人话的,全他妈吹牛逼放狗屁,文理逻辑不如小学生。


然而你看他阅读量,还都几十万几十万的,怎么来的?花钱就给啊!每年这些公关部门,也有自己的KPI指标,指标是什么呢?就是阅读量、转发量、评论数、点赞数,以及百度指数、新浪微博热度。说白了,就是做个好看的PPT,把这些数字叠加叠加,再乘以一个不小的数字,糊弄上司和老板呢。


你又要问了,上司和老板都是傻逼吗?看不出来造假?这个要说实话,有的是傻逼,有的不是傻逼也要装傻逼,因为他们也要拿这个PPT和报表糊弄更高一层的领导。


因为更上一层的,爱看好消息,更更上一层的,也爱看好消息,公司的股东和股民韭菜们,更爱看好消息。


这是一个唯上不唯实的机制,从个人、组织、企业,延伸到整个社会的各个角落,每个人只想着对上面负责。这就导致我们虽然是一个大数据社会了,但出于利益的考虑,每一层都会给真实的数据加点料,或者减点料,要么添油加醋,要么短斤缺两,总之,一切都不是为了反应现实,而是为了给领导看,希望能够从领导那里得到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需要好消息,就有人要造假,只要有人觉得有利可图,他同样会造假,只要有人觉得可以引导舆论割韭菜,他们更会造假。


罗永浩还说他的子弹短信下载量第一呢,还说腾讯求着他投资呢。




如果只是商业公司之间吹牛逼、打嘴仗的时候数据造假,也就忽悠了投资人和消费者而已,但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上数据造假,那就是良心被狗吃了。


美国在19世纪末曾经也有过一场”大跃进“运动,当时的美国东部工农业生产力过剩,人口饱和,而西部还是一片蛮荒之地,未能得到充分开发,于是资本家们心生一计,在报纸和杂志社吹牛逼“放卫星”,把西部吹成物产丰盛,插根筷子都能发芽的人间乐土、地上天国,然后奇葩的造假宣传就出现了,什么“亩产一万斤,母鸡赛大象”,都是美国人玩剩下的。






后来广大的农民工人被忽悠到西部,发现并既没有母鸡也没有大象,只有无数的矿井和铁路等着他们,于是劳动人民吃着黑面包、喝着凉水,把西部给开发了,许多人都倒在了铁路的枕木下面,为美国的伟大添砖加瓦。




有人说,那会人有人造假,是因为信息不发达,人们的掌握不了真实的数据,现在是信息社会,造不了假,骗不了人的。放屁——信息社会更能骗人了!因为信息的来源不在我们普通人手上,数据的采集、处理、分析都不在我们普通人手上,数据的维度更多,途径更复杂,普通人更加没法掌握真实的数据,只能“被数据化”。


什么叫“大数据时代”?就是你、我,还有他,亿万个普通人,都是可以被采集、处理的数据,把我们堆在一起,分门别类,分析需求,创造需求。我们,就是“大数据”。我们这个大数据,可以被人为地修改,我们可以扩张、坍缩,还能被涂脂抹粉改变形状,然后打个包卖给需要的人,赚上一大笔钱。


他们说,经过大数据分析:我们就是喜欢看烂片,我们只要效率不重视安全,我们不在乎假货,我们一会儿个个都有钱,一会儿中国人都很穷;我们一会儿是无耻的炒房客,一会儿是迫不及待的刚需;我们一会儿消费升级,一会儿消费降级;我们一会儿垮掉的一代,一会儿又是乌合之众;我们一会儿是996的奋斗逼,一会儿又是没出息的三和大神......对了,我们都喜欢用拼多多,我们的90后已经出家了,我们的坏人都老了,我们的中年都是油腻的,我们的女孩都是easygirl,我们还缺个保温杯,泡上红枣枸杞茶。


这就是我们的大数据,狗日的大数据。


然而我们看了还很喜欢,觉得哎呦卧槽说得太对了,说到老子心坎儿里去了,比天桥底下瞎了狗眼的算命先生说的都准,大数据果然厉害,大数据真是第一生产力(第一韭菜机)。


我们望着这一个个造假、注水、歪曲的大数据,被卖了还乐呵呵替被人数钱。


所以,在这个造假时代,没有一个数据是无辜的。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220/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造假时代,被扭曲的“大数据”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