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岱岱:那些人,那些话(一)完整版


《那些人,那些话》和《人物小志》一样,想写成一个系列。


今天有瓜友提醒,单纯附上一段话,虽然含金量足,但过于单薄,希望能说明这句话产生的背景,这样能促进对这句话的理解。


岱岱点头颔首,深以为然,因而重写之。






真理,都是有度的  




题记







看来改革不能搞目标模式,正确与否要看是否发展生产力,看能否稳定局势。


以后不能只听那些既没有实践经验,又不了解国情的“理论家”的意见了。

 


——李鹏




背景:


1988年,体改委和体改人有人建言,认为高通货膨胀并不可怕,不会导致国民经济失调,拉美经济一样高膨胀但国民经济很好,国家随后决定放开价格闯关。


其后,中国物价暴涨,人民全面抢购,这被认为是1978年改革以来最大的一次经济失控,随后,“闯关”失利,中国宏观经济陷入紊乱,全国上下弥漫着阴郁的紧张气氛。


该年年末,中央民主生活会上高层对工作进行总结反思,时任总理李鹏说出了这段话。






政治改革必须从根本上、体制上去理顺,切忌用高压政策压住、捂住,否则,终究会因为一件小事,引发发积压已久的社会矛盾,后果不堪设想。只能用改革来求稳定促稳定,舍掉改革来求稳定,那无疑是“缘木求鱼”。


稳定压倒一切,最后就压倒了稳定。 


——改开闯将,任仲夷




背景故事:


任仲夷,曾主政广东,思想解放,动作很大,为全国改革开放急先锋,颇获邓小平的赏识。


离开权力舞台后,经常在媒体上议论风生,当年曾一度提出深圳建设“政治特区”的设想,这是他的一句名言。







国家要搞工业化,就得积累,这就得让一部分人作出牺牲,中央反复讨论,决定只好让农民作出牺牲,作出贡献。



——当年八老,薄一波




背景:


工业化需要资本原始积累和工业消费市场,但新中国两样皆无,中苏交恶后中国资本严重匮乏,中国小农经济天然自给自足,甚至无法消费生产出来的拖拉机。


因此,新中国奉行工农业剪刀差政策,从农业向其他产业转移资金,并并进行人民公社化运动,人为地将小农经济整合为工业品消费的规模化市场。


有关部门测算,1951至1978年间,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形式,国家从农民手里拿走了5100亿元。


十一届五中全会给历史问题定调以后, 薄一波写了两大本 《建国以来的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回顾》 ,其中专门提到了中国农民对国家工业化的奉献和牺牲。






中国的事,不在于你想要干什么,而在于只能干什么,不在于你想要怎么干,而在于只能怎么干。



——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




背景:


杜老一生为改善农民命运、解决三农问题而奔劳不辍,他在农研室培养出一批门生学人,如王73、温铁军、翁永曦、周其仁等人,后来成为中国改革的中坚力量。


包括习、刘源、万季飞等在内的基层任职的高干子弟,都在九号院参与过杜老主持的关于农村改革的讨论。


杜老将“包产到户”写入“75号”文试行,并随后主持了1982-1986年连续五年的中央一号文的起草工作,杜老的思想精髓是“看汤下面”,即认为中国只能根据自身的资源状况和局限约束,寻找提高效率的办法,而不能照搬照抄,随意嫁接。






大量车辆堵在交通隧道之内后,驾车人只要相信和看到车辆缓慢有序前进,就不会产生混乱。


但如果车辆完全无法移动,甚至出现交通秩序的混乱,人们不相信会出现变化,就会失去耐心。


因此,理性对待经济“堵车现象”,保持秩序并逐步改变现状,是社会宽容度的“天花板”。


——权威人士



背景:


“他对我很重要”的权威人士,在《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和扩大国内市场》文中特意提到, 赫希曼的“隧道效应”。


权威人士认为:


“当绝对贫困现象被逐步消灭后,相对贫困现象更令人难以接受,人们可能相信一些貌似有理但实际有损于自身利益的极端主张。

 

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以执政党而不是革命党的立场,主动引导改革向上的社会舆论,鼓励人们艰苦奋斗和创业致富。”





实际上,在大多数国人的血液中,有一种不能消失的民族主义。


你能深刻的感觉到一种心理的认同,一种不能消失的民族主义。


——王教授




背景:


出自王教授日记,该夜中国女排夺冠,升国旗奏国歌,场上中国人群情激动,电视机前王教授也感怀非常。







军队是权力的黄金储备,其他权力是纸币,没有军权,其他权力都会通货膨胀。



——曾经国师,吴稼祥




背景:


吴稼祥,曾为胡、赵智囊,参与过政治体制改革的文件起草,是当年核心决策圈子里的人,春夏之交的风波后,受三年秦城之灾,复出后处江湖之远。


也正是因为这段特殊的人生境遇,吴得以从胡、赵的事例中,深刻认识到在中国政治现实中,军队的极端重要性。


得到教训的他认为,改革没有权威是不可能的,而中国政治权威的最大来源,就是军队。






划分左派右派一个最简单的标准,是看谁站在劳苦大众一边。


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是左派,站在资本一边的是右派,无论是站在国资、民资、外资哪边,都是右派。


有些人很勇敢,公开宣称站在资本一边,我很尊重他们,比那些口头上站在大众一边的,好得多。


按照这个标准,我是左派。



——良心学者,温铁军




背景:


温铁军,良心学者,杜润生高徒,著名“三农”问题专家,他是中国少有的替农民发声的人,体制内少有的敢有批评言论的人,学界少有的超脱于左右之争的人。


他曾受高层之命编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经济卷》,因此得以阅览过一些相当有分量的“有关材料”,然而,因温铁军坚持“危机就是对不合理制度的不合理的合理化”这一学术态度,秉笔直书,书稿因此被认为“颇多微词”,所以他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经济卷》,被高层枪毙,未能面世。


这是记者采访他对左右之争看法时,他的回答。





房产税能降房价吗?


从上海、重庆已进行的征收房地产税的试点情况看——不能,从世界各国已开征房地产税的情况看——也不能。


因为房地产税从来就不是为控制房价而产生的,也并不能起到限制房价的作用。相反,全球凡是房地产税税率高的地区,房价反而更高,因为税收让该地区的财产保值,环境更好了。


——任志强




背景:


任志强,号称“任大炮”,中国地产界名人,红二后,对房产税十分抵制反对,这是他对房产税的看法。






说房地产税对炒房没作用的,要么是弱智,要么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黄奇帆




背景:


黄奇帆,原任职上海,后转入重庆,主持重庆经济十五年,经济增长迅猛,各方成绩优异,全国瞩目,其上海老领导吴,曾于北京赞曰:“黄奇帆,有总li之才。”






其实李鸿zhong能力不错,他在惠州当市长我就认识,踏实,精明,抓的住重点,比吹牛本事比较大的黄奇帆强,这是很多圈内人士一致看法。



——忙总




背景:


忙总,贵州遵义人,本名文小芒,少年早慧,博识多才,为海航创始人之一,曾在当年只凭一把计算尺和几支粉笔,就在黑板上现场计算出风险系数等参数,且各项参数与建总行凭借大型机计算出来的结果相符,在场的有时任建行行长的老同志,对其印象深刻。


忙总持才傲物,体制难容,后去职下海,曾任大润发超市总经理等职务,生病期间活跃于西西河论坛,网名忙总,为世人所知,现活跃于豆瓣。







如果说投行有问题,那就是对文小芒这样的同志,怎么用他的长,避他的短。


我看是用其长了,没有避其短。


投行在这个问题上接受点教训,对一批有专长的人怎么用,可以用这件事教育那些高学历、但缺乏实践,对于中国社会、文化和历史不够了解的人。 


最重要的在于怎样教育干部,使用干部,这样事就这样了,不要背包袱。


——时任建行董事长 王



背景:


忙总时任中国投资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负责处置投行信贷中不良资产,曾成功重组危机中的桦林公司,后来桦林成功上市。


然在该次重组中,忙总因个性自信且行为张扬,得罪了副部级企业桦林的领导和部委有关领导,他们拿文小芒对朱相的评价告他状,后国务院和央行下文,通报批评中国投资银行领导,并取缔了文小芒在银行业的任职资格,忙总因此去政下海。


此为时任建行一把手的王,对上面处理忙总问题的一些发言。










任志强——黄奇帆——忙总——王行长




真是一物降一物



本文地址:https://wuxiareview.com/archives/4252/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岱岱:那些人,那些话(一)完整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